《大唐双龙传》

第六章 洞悉先机

作者:黄易

茫茫夜雨下,天地一片苍茫,兼之秋夜深寒,份外有肃杀之意。
  淮水在前方涧流,秋风阵阵吹至。
  寇仲和杨公卿牵马在密林边缘观察渡河之处,这段河道特别浅窄,岸旁均是密林区,既是渡河的最佳位置,也是敌人伏击他们的好地方。
  下游十里许处隐见锺离城微弱的灯火光,在雨丝中凝起一团光蒙。淮水不见任何舟船行走。
  寇仲右手轻抚立在右肩的无名,眉头深锁的瞧着对岸。
  杨公卿讶道:"若少师怀疑对岸有伏兵,何不派出无名往对岸探察?"
  寇仲沉声道:"对岸纵或有探子,却肯定没有大批伏兵,现在我们是在风的下头,林内若藏有敌人,风会把他们的呼吸声和气息送入我的耳鼻内,这是突厥人藉风探敌的秘术。"
  杨公卿不解道:"既是如此,我们为何还不架桥渡河,做桥的树木已砍伐妥当,只要少帅一声令下,可在一个时辰内架起浮桥。"
  寇仲问道:"我正因对岸没有敌人,才心生怀疑,左孝友并非战场上的雏儿,怎会疏忽这渡河的好地方?等若任由我们长驱直入,偷袭锺离。若我猜得不错,对岸肯定有堡垒碉楼一类军事布置,只是最近方拆掉,好方便我们渡河攻打锺离,那时他们假若毁掉浮桥,我们将永无机会返回淮水北岸。"
  杨公卿剧震道:"少帅是说锺离的守军正布下陷阱,诱我们去上当?"
  寇仲点头道:"虽不中不远矣!锺离城不但有左孝友,还有李子通。锺离水师的倾巢而来可能是骗人的幌子。"
  杨公卿难以置信的道:"李子通有这么高明吗?不若由我派人到对岸探查,看看有否碉楼或堡垒的遗痕如何?"
  寇仲摇头道:"敌人必做好掩饰的工夫,例如铺上野草。派人去探查费时失事,我深信自己没有猜错,我们现在须立即退返梁都,迟恐不及。"
  杨公卿苦恼道:"敌人怎晓得我们会来偷袭呢?除非少帅军中潜有敌人内鬼。"
  寇仲叹道:"不是内鬼而是外鬼,我真希望自己猜错,此事可立即揭晓。我们是师劳力竭,敌人则养精蓄锐,所以纵使我们知机撤走,敌人必全力来追,那将可证明我没猜错。"
  杨公卿愕然道:"外鬼?"
  寇仲神色一黯,颓然道:"还记得来前我向你说过心中感到不妥当吗?问题出在我的好友桂锡良和幸容身上,他们甫离梁都,锺离的水师立即倾巢而来,时间巧合得教人怀疑。兼且李子通在江都的大军全无动静,显是晓得我没有到东海去。唉!我很悔恨没听行之的劝告,在利害关头前,父亲可出卖儿子,何况只是儿时的朋友。"
  杨公卿沉声道:"好!我们立即走。"
  寇仲摇头道:"我们疲乏的马儿若立即赶路,不到百里至少会倒下一半,幸好来追的是李子通而非李世民。哼!他娘的!我就教李子通看看我寇仲的手段,先派出二百人筑桥,并叫他们放慢手脚。"
  杨公卿一呆道:"筑桥?"
  寇仲道:"这是唯一缓敌之计,若能争取两个时辰,我可教李子通惨败一场,而我们则可全体活着回梁都去。"
  明月洒照下,徐子陵与虚行之、洛其飞、焦宏进、卜天志、陈老谋和白文原来到运河下游离梁都逾三十里的水峡上,两边崖壁高起,运河收窄,水势湍急。
  七人甩灯下马,移至崖沿俯瞰形势,虚行之道:"若要伏击敌人水师,这是最佳地点,只需在两岸布置投石机,整段河道将处于擂石羽箭的威胁下,美中不足处是水峡长不过百丈,敌人舰队转瞬即过,兼之投石机再装石块需时,故只能对最先入峡的十多艘船做成较严重的损伤。"
  徐子陵摇头道:"应只是对五至六艘船伤害较重,我见过他们行舟的状况,船与船间保持二十至三十丈的距离,若前方出事,后面的船有充足时间泊岸登陆反击我们。"
  焦宏进道:"那我们可于入峡前的下游两岸埋伏箭手,待敌舰泊岸反攻时以火箭招呼他们,不过由于敌人兵力在我们数倍以上,我们须冒上很大的风险。"
  徐子陵沉吟道:"宏进的提议不失为可行之计,风险大小要看如何配合。"
  转向卜天志道:"若先以投石机打乱敌人舰队阵脚,再以灵活的飞轮船顺流而下,凭船上装置的弩箭机对敌舰逐一猛攻,是否可行?"
  陈老谋怪笑道:"好计!由鲁大师设计,经我陈老谋改良的弩箭机每趟可连续发射十二支特制强弩,力能透穿船体,倘若把箭身以油布包起,发射前点燃,便成火箭,对敌人威胁更大。尤其飞轮船头尾均装嵌钢板,不怕碰撞,加上敌人从没梦想过世上有这么高机动性的快速船只,必被杀个措手不及。"
  卜天志道:"若在晚上,飞轮船可发挥更大的威力。"
  徐子陵道:"敌舰回航,可在明天正午前返抵锺离,给他们两个时辰装载瑙重兵员,应可在黄昏时起程北来,那么到达这段水峡的时间该在后天深夜时分,我们应有足够时间布置准备。"
  卜天志叹道:"幸好子陵及时赶来,识破敌人阴谋,否则…唉!"
  徐子陵见人人脸色阴沉,愁眉不展,晓得他们仍难解对寇仲的担心,笑道:"寇仲若是这么易被计算的人,早命丧多时,放心吧!我敢保证他会和杨公卿及众兄弟无恙归来。时间无多,我们立即回梁都准备一切。"
  寇仲和麻常立在淮水北岸,瞧着仍差一小截便可接通对岸的临时浮桥,此桥主要是靠木材本身的浮力,再以木桩长索固定位置,由于筑桥是虚应故事,并不实用,实是拒敌之计。
  事实上杨公卿和他的兄弟早悄悄撤往离淮水十里外一处山头,为安然撤走做准备工夫。寇仲的五百飞云骑则在林内设置陷阱,例如拌马索、以削尖的木桩布设在陷阱之内。
  寇仲仰首观天,漫天细雨下,以他超凡的目力,仅能辨出变成一个模糊黑点的无名。
  他打从心底感激突利赠他此头如有人性的灵鹰,在战场上对他的助力,不下于千军万马。
  麻常问道:"它在那里?"
  寇仲指往东面锺离方的天空,道:"它在锺离上方,且已有所发现,敌人正兵分两路,沿南北岸朝我们缓缓接近。现在离天亮尚有多久?"
  麻常道:"该是一个时辰的光景,敌人等得不耐烦啦?"
  寇仲微笑道:"不是不耐烦,而是发觉有异。我们用足三个时辰仍建不成一道浮桥,对方不起疑才奇怪。大白天去偷袭锺离是个笑话,筑起浮桥留待明晚才用更是荒天下之大谬!是时候哩!把筑桥的兄弟唤回来。"
  麻常发出命令,筑桥的众兄弟忙抢回北岸,脱下水靠换上乾衣登马离开。
  同一时间,两岸远方杀声四起,燃起千百火光,大批人马沿淮水南北岸杀至。
  对岸的敌人无法渡河,不能构成任何威胁,北岸追来的敌人兵力在二万人间,如正面交锋,寇仲他们必无幸免。
  寇仲向麻常打个眼色,麻常入林去了。
  寇仲好整以暇的取出射日弓,左手探入箭囊熟练的取出四箭,凝望不断接近的敌人。
  战争就是如此,你要杀的是从未谋面的陌生人,以后更不会认识对方,亦不想知道关于对方的任何事。
  敌人迫至千步之内,旗帜飘扬、军容甚盛,火把光明照亮淮水两岸,敌人的骑兵人人弯弓搭箭,只待寇仲进入射程,对方将毫不犹豫射出弦上劲箭。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飕!飕!飕!飕!"四枝劲箭从寇仲手上连珠发射,射的不是敌人的要害,不是跨下座骑,而是对方先头部队手持的旌旗。
  旗杆断折,旌旗被风吹得往后倒卷,照头盖面的罩往后来的骑士,登时人仰马翻,乱成一团。
  寇仲哈哈一笑,往后飞退,千里梦从林内奔出,他流水行云的飞登马背,往林内逃去。
  敌军潮水般拥进林内,蓄势以待的飞云骑五百战士,在麻常一声令下,箭如雨发地向被火炬照得目标明显的敌人射去。
  惨叫声和马嘶声震林响起,没被箭伤的逃不过被马索拌跌或踏进遍插尖木的陷阱中的命运,一时人仰马翻,乱成一团,侥幸未受伤或落马者纷纷后退。
  寇仲沿安全路线回到己方林内阵地,大喝道:"不宜恋战!兄弟们随我来。"
  麻常等连忙上马,五百人随他从密林另一边逃往长草平原。
  喊杀声起,另一队过万人的轻骑兵,从右后方密林疾驰而出,全速追来,摆明绝不肯放过他们。
  寇忡暗抹一把冷汗,暗忖今趟若非早一步发觉对方阴谋,纵想逃生亦有心无力。敌人深悉这一带的山川环境,他们却是初来甫到,所以敌人追他们容易,他们想逃走难比登天。
  麻常赶到他旁,叹道:"少帅猜得不错,来的果然是李子通,我看到他的旗帜。"
  寇仲回头一瞥,果如麻常所言,心中不由暗赞麻常的临危不乱,反而自已没他般处处着意留神,喝道:"你带头!我押后!"
  他们的战马虽休息足三个时辰,但仍未能完全从疲累中复元过来,若在抵达杨公卿埋伏处而被敌人追上将大大不妙,所以他必须押后以保己军安全。
  在麻常领头下,五百飞云骑一片云般在漫空雨雾的草原掠过,进入丘陵起伏的疏林区。
  后方敌人愈追愈近,蹄声轰得大地不住摇晃。
  寇仲堕在最后,一声长啸,射日弓在他手上张开,取箭弯弓,四枝劲箭在弦声急响中射出,箭无虚发,四匹马立时应箭倒地,翻滚地上,令后方追来的骑士纷纷碰撞失蹄,做成极大的混乱。
  敌队号角声起,敌阵立变,往两旁散开,像两个巨钳般追杀而来。
  寇仲故意堕后,却始终与敌骑保持八百步的距离,刚在敌方弓矢射程外,变成只有他射人,却不虞敌人还击。
  敌骑不断倒下,当寇仲发觉左右四个箭囊空空如也,这才施展人马如一之术,追上己方队伍,往一座小山冲去。
  战鼓声响,杨公卿和伏兵立时现身山头,劲箭雨点般向冲上山坡的敌骑洒下去。
  敌人那想得到会遇上伏兵,登时给杀得人仰马翻,溃不成军,退下山坡。
  寇仲正犹豫该否乘势反击,见远方尘头大起,知有敌军来援,忙下令撤走。
  在夕阳西下的美景中,水峡一带却是战云密布,杀气腾空。
  从梁都运来,本作守城用的三百座投石机,分布于高崖两岸,由一千五百名战士负责操作。卜天志指挥的二十八艘飞轮船,每船五十名战士,部署在水峡上游出口外,随时可突袭水峡内的敌舰。余下的二千战士,埋伏在水峡下游的东西两岸,可对任何想登岸强攻的敌人施以痛击。际此秋高气爽的乾燥时节,对付的又是正以木材制造的船舰,故以火攻为主。
  徐子陵、焦宏进、白文原、陈老谋、虚行之和卜天志在崖顶研究战略的当儿,洛其飞策骑来报道:"刚接到消息,敌方水师船一百二十艘,昨天黄昏经过运河和淮水交处驶进运河,该可在午夜时分抵达此处。"
  虚行之大喜道:"谢天谢地,少帅果然吉人天相,无恙归来。"
  陈老谋讶道:"这消息归这消息,说的是李子通全力来攻梁都,与少师有甚么关系?"
  虚行之欣然道:"李子通来得这么急,是因少师成功撤退北返,所以要赶在少帅前头先一步攻打梁都,断少帅后路。行之是据此作出判断。"
  虚行之言之成理,众人均感士气大振,战意更盛。
  卜天志哑然失笑道:"想不到少帅的引蛇出洞,竟是以这样的方式达到,事前任谁都没曾想过。"
  陈老谋恃老卖老的道:"少帅低估李子通,想不到李子通仍有两道板斧。幸好子陵及时赶来,否则待到兵临城下,恐怕我们仍弄不清楚是甚么一回事。"
  白文原沉声道:"少帅的计划本该是天衣无缝,今趟出漏子,该是另有原因。"
  虚行之欲言又止,终没有说话。
  徐子陵瞧在眼内,待众人各自返回自己的岗位做准备功夫,着虚行之到一旁说话问个清楚。
  虚行之把桂锡良和幸容两次来见寇仲的经过就所知尽告徐子陵后,叹道:"我们了解少帅的为人,对朋友推心置腹,不过利害关系下,确不可没有防人之心。"
  徐子陵道:"锡良和幸容亦是我的儿时好友,照看他们不会是出卖朋友的无耻之徒,且若他们真的为李子通办事,第一次来见少帅不该拒绝帮忙。事实上他们第二趟来见少帅前,李子通在锺离的水师早准备妥当,那些装在船上的假人至少要费两、三天的工夫,李子通显然早看穿我们引蛇出洞之计。"
  虚行之皱眉道:"少帅的计划全无破绽,且合情合理,除非是深悉少帅性格的人,否则怎猜得到移师东海不是要从海路逃亡,而是诱敌之计。"
  徐子陵知他仍在怀疑桂、幸两人,只是碍着自己情面,拐个弯把意见说出来,暗指桂、幸正是深悉寇仲性格的人。从容笑道:"还有一个人像锡良和幸容般了解少帅的人,我们还多次差点栽在他手上。这个人就是巴陵帮的香玉山,萧铣一向和李子通有交往,为李子通暗中筹谋的极可能是他。香玉山武功平平,可是诡计多端,我们必须小心应付。"
  虚行之叹道:"难怪天下传言少帅和陵爷两人联手,不论在武林或战场上,天下均难有能匹敌之人。听得陵爷这番心平气和,说理精微的分析,行之佩服得五体投地。"
  徐子陵目光投往运河南端尽处,天上的明月又大又圆,本是赏月的好辰光,他却要在这里恭候敌人的来临。
  石青璇是否已到达她的新居,会否在此时此刻仰首观月?会否像他般魂牵迁萦,想到他徐子陵?
  一阵长风吹来,徐子陵衣袂飘飞,猎猎作响。虚行之见他默思不语,悄悄告退,剩下他独立崖缘,俯视长流不休的运河水。
  天上忽然传来振翼之声,两岸崖上的少帅军无不举头张望。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