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十三章 转战千里

作者:黄易

三人疾如箭矢的沿河岸往林区奔去,李世民封河的手段确教人意料不及,早前以为闯过关口,使逃走有望,岂知给河道暗藏的尖木阵彻底粉碎。
  以他们的脚力速度,在短程内可胜过快马,但在长程比拚下,则迟早会给马儿追上。
  最糟是像这样没有歇息的长途飞奔,会大幅损耗真元,削弱他们的战斗力。
  若没有在天上追他们的猎鹰,他们尚可施展种种惑敌之计,摆脱敌人,现在却是行藏暴露,一筹莫展,形势对他们不利之极。
  他们不敢离开洛水,是在必要时河跳进河水里,暂避敌人。
  林区在里许之外。
  两岸迫来的追兵保持速度,仍紧跟在后方里许处,对他们造成庞大的威胁,仿如催命的符咒。
  猛地徐子陵低呼道:"前面林内有敌人!"
  寇仲和跋锋寒大吃一惊,若前无去路,他们只余两个选择,一是转西回洛阳,另一是跃往洛水去。返洛阳当然不可行,跳进河水更不见得是办法,因为敌人既能未卜先知似的埋伏前方,绝不会疏忽河道。
  跋锋寒叹道:"我终认识到李世民的厉害手段。"
  徐子陵喝道:"这边走!"改往西北驰去,希望能绕过前方敌人埋伏处,逃往在他们后方林木延绵的山野。
  战鼓声起,数百骑从林内冲出,喊声震天,朝他们杀来。
  三人暗叹一口气,却知至少避过箭矢穿身之祸,否则若进入埋伏有敌人的箭程内,林外平原光秃秃一片,数百箭手密集射击下,以他们的身手亦将难有侥幸。
  双方确实在比拚速度,敌骑力图在他们逃往远方山林前抢在前头拦截,而他们则务要赶在敌人前头逸往远处。
  后方追骑离开洛水,锲而不舍的在后狂追。
  一时喊杀四起,蹄声轰鸣,震撼大地。猎鹰则在三人头上高空盘旋,向远方敌人标示出他们正确的位置。
  领头的徐子陵见势不对,暗忖纵使能抢先一步,赶在敌骑前头,仍没可能把对方抛离,只要敌人在马背上弯弓搭箭,就背发矢,他们那时顾得挡箭顾不得跑路,迟早给敌人赶上。
  想到这里,把心一横,喝道:"这边闯!"改向横冲,反扑回早先敌人埋伏的林区去,迎上对方队尾。
  敌骑将领一声叱喝,敌骑勒马改向,队形变化,如翼开展,往他们包围过来,仍是阵形不乱,当得上灵活如神的赞语,尽显唐军的精良训练,而此队人数在五百间的战士,更是唐军中百中挑一的精锐,反应和骑功无不是上选。
  敌骑化为月形,从西北方往他们罩来,而他们的目标林区则在正北方。
  "嗤嗤"矢响,以百计的长箭从强弓射出,由前方和左侧铺天盖地的洒至。
  三人猛提一口真气,腾身远跃,避过大部份劲箭,余下的边走边以剑、刀和空手挡架挥打。
  寇仲在左侧最外档处,首当其冲,虽手和刀并出,肩头仍惨中一箭,幸好在箭矢入肉之际他护体真气自然反击,便把箭头挤出体外,但已血如泉涌,须运功止血。
  倏忽间,三人冲入对方原本的队尾,四方全是如狼似虎的敌骑,刀矛迎头当脸的刺劈而来。
  跋锋寒加速前冲,变成三角阵的前端,偷天剑显示出沙漠修行的功力,剑出如风,带起凛例的气劲狂风,过处总有敌人应剑坠马,凡进入剑势的敌骑,定必溅血跌坠。
  敌人从四方八面围拢过来,原先沿河奔来的追兵赶至二十许步近处,若给两方近二千人围拢,后果实不堪设想。
  寇仲和徐子陵施尽浑身解数,保持三角阵已非易事,可是只有这样才可令跋锋寒全无后顾之忧,全力突围逃往山林。
  在这近身肉搏,处处刀光矛影的战场上,连眼睛都派不上用场,纯凭感觉和身体意念与超人的感应对付敌人的攻击和反击,且绝不能让敌人冲近,否则一旦展不开手脚,势难应付其他敌人的攻击,且没法移动分毫。
  寇仲的井中月上下翻飞,也弄不清楚流的是自己的血还是敌人的血,只知竭尽所能减轻敌人剑斧砍劈到身上造成的伤害,另一方面则肯定自己的刀对敌人造成最有效的致命创伤。
  徐子陵两手仿如变成千百对手,每拳击挡上敌人兵刃,螺旋劲便以近乎爆炸的威力送出,敌人无不喷血倒飞。
  三角阵过处,人仰马翻,遍地伤死,鲜血处处,触目惊心。
  蓦地后方喊杀四起,另一支追兵终于赶至。
  即使以跋锋寒的坚毅不拔,亦杀得有点心疲力累时,正涌起一股杀之不尽的颓丧感,忽然压力一轻,原来是破出敌人重围。
  三人浑身浴血,暗叫谢天谢地,忙腾身踪跃,投往离他们只余百多步的山林去。
  三人同时倒地,躺在山林深处一道小溪之旁。
  寇仲仰望夜空,急喘着道:"谁来给我数数身上有多少伤口,唉!胁背这一刀插,还计较甚么伤势,不过战争仍未结得最深。"
  跋锋寒苦笑道:"拾回小命算我们好运气,不信可看看天上的畜牲。"
  猎鹰重现高空,盘旋不休。
  徐子陵一边运气疗治身体的九处伤口,一阵虚弱的感觉强龚心头,真想放弃一切,好好睡上一觉。叹道:"我们必须在天明前渡过大河,否则明早会落在敌人的重重包围内。"
  寇仲连翻数转,滚落溪水,呻吟道:"快来水里,让我们联手疗伤。我们尚未与敌人的真正高手相遇,已窝囊至此,真想不到。"
  跋锋寒勉力往小溪爬过去,道:"不要妄自菲薄,我们能逃到这里,是非常不错,刚才遇上的肯定是唐军中特选的精兵,手底硬得教人惊异。"
  "咚!"跋锋寒整个人沉进溪底去。
  徐子陵摇摇晃晃的站起来,道:"比起李世民名震天下的玄甲兵,这批顶多是次选的精兵,唉哟!"拌着溪旁一棵杂树,徐子陵一个"倒头葱",掉进溪水去。
  几经辛苦,三人在水里手拉手站好,溪水浸至胸腹间,血渍溶解,污染了的溪水往下游冲去。
  寇仲道:"现在离天明还有两个多时辰,我们就甚么都不要管,疗他娘的半个时辰伤,然后全速赶赴大河,赌赌我们的运气。"
  经过数周天的运转,三人体内真气逐渐凝聚。
  事实上三人实战经验丰富,对以寡敌众的群战更有心得,深谙避重就轻的血战之术,能把敌人成功击中的伤害减至最低,所以身上虽伤口累累,却没有一处伤及筋骨的严重创伤。只是因拚命逃跑加上血战不休致真元损耗过钜,弄得筋疲力尽而已!
  今趟联手疗伤又与以前有别,皆因各有精进突破,转眼间三方真气水乳交融,通行全身经脉穴络。
  前所未有的事发生了,三股真气竟成功同流合运,跋锋寒真气居中,寇仲的寒气和徐子陵的热气缠卷跋锋寒的真气而行,不再像以前的只是各顾各的并排运转,卷得真气所到处,不单经脉进一步扩展,所有窍穴更澎涨开来。
  每运行三人体内大小周天一遍,真气更趋澎湃丰盛,就像潮水从一边岸涌往大海的对岸,来而复往,去而复还,说不出的自在舒服,物我俱忘。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徐子陵首先醒转过来,感到全身真气澎涨欲裂,心叫不好,知是劲气过盛走火入魔的先兆,此时在他们体内游转的真气正一股脑往他送来,而跋锋寒和寇仲都是脸红耳赤,濒临经脉崩溃的边缘,灵机一触,便把真气尽收丹田,接着送往两脚脚心。
  "轰!"水柱冲溪而起,带得三人往天上弹去。
  寇仲和跋锋寒刚醒觉过来,早和徐子陵一起重重摔往岸上,跌得眼冒金星,晕头转向。
  寇仲呻吟着爬起来,先头看天,叫道:"好险!尚未天亮,这是怎么一回事?"
  跋锋寒从徐子陵旁坐直虎躯,揉眼道:"真是好险,却与天亮天黑没有关系,过犹不及,我们因各有长进,令经脉扩展至最大的极限,若非子陵机警,及时中止流转,我们肯定要一命呜呼。"
  徐子陵爬起身,吐出小口鲜血,笑道:"这口血是值得的,我们以后再不要联手练功,否则大罗金仙都无法打救我们。"
  寇仲关心道:"你没受内伤吧?"
  徐子陵摇头道:"不但没受伤,且功力再有突破。看!你和老跋的眼神比以前更锋利,且是藏而不露那种锋利。"
  跋锋寒从地上弹起,闪电拔出偷天剑,连劈三剑。
  寇仲咋舌道:"你这三剑气势尤胜先前,全无空隙破绽,确有偷天的味道。"
  跋锋寒还剑入鞘,道:"我们不但功力尽复,更把经脉扩展至人所能达到的极限,由今夜开始,我们将向武道的颠峰继续进军,渡过大河将是最后阶段修行的第一课。"
  两人长身而起,均感精气神大幅提升,截然有异。
  寇仲舒展筋骨道:"自吸取和氏璧的异能后,直至今天才体会到真的大功告成,其中过程,只我们三人自家晓得,说出来怕没有人能明白。兄弟们!起程吧!"
  三人穿林越野,全速赶路,望北疾行。
  天上出奇地再见不到猎鹰的影子,但他们心知猎鹰只是暂时寻不上他们,仍可在任何一刻出现。未过大河,他们仍在险境内。
  走出树林,眼前豁然开朗,大河像一条奔腾翻卷的巨龙,汹涌澎摒的穿山越岭从西而来,横瓦前方。河水撞上岸旁石滩,激溅起水雾烟雨,水声咆哮轰鸣,宛如万马狂奔,又似巨龙鼓浪,令人叹为观止。
  寇仲大喜扑往岸旁,大喜道:"终于到哩!"
  跋锋寒和徐子陵生出得来不易的成就感,在李世民精心部署,十多万大军重重围困下,他们仍能突围至此。
  寇仲很自然的抬头望去,倒抽一口凉气道:"我的娘!又来哩!"
  猎鹰重现天上。
  跋锋寒咬牙道:"过河再说!"
  蓦地大河左方灯火亮起,一艘高桅巨舶顺流驶至,三人你眼望我眼,一时乱了阵脚,进退两难。
  李世民的长笑声从巨舰传过来道:"少帅、子陵兄和锋寒兄能闯到这处,实在非常难得,何不到船上一会,大家喝杯水酒再动手,来个先礼后兵如何?"
  三人定神一看,只见李世民坐在船首平台一张太师椅内,身后站满高手将领,包括李元吉、梅□、康鞘利、李世绩、罗士信、史万宝、李神通、长孙无忌、尉迟敬德、薛万彻、李南天、冯立本、庞玉和另七、八个不知名的将领。却不见秦叔宝、程咬金等与他们有交情的将领。舰上卫士则是李世民最精锐的玄甲战士。
  三人瞧得头皮发麻,这一关教他们如何闯过?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