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五章 沙门护法

作者:黄易

寇仲和跋锋寒伏在大河北岸一处山头,瞧着近十艘唐室的水师船从黄河驶入通济渠,全是机动性强的小型战船,船上兵员全神戒备,一副随时应变的姿态。
  在午后秋阳的照耀下,帆桅映闪余晖,颇有江河任我大唐战船纵横的迫人气势。
  寇仲倒抽一口凉气道:"难道李世民料事如神至此,晓得我们会返回彭梁,故先一步派兵拦截?"
  跋锋寒哂道:"谁拦得住我们,噢!又有船来哩!"
  寇仲朝大河西端瞧去,只见幢幢帆影,二十多艘体势巍然的艨艟巨舰,首昂尾耸的沿河开至,在另十多艘小型战船的护航下,追在先头部队之后,缓缓驶进通济渠。
  巨舰载满兵员辎重,吃水极深。
  两人你看我、我看你时,五十多艘运兵的楼船和满载粮货的辎重船只接续驶至,押后的是十多艘走舸式的小战船。
  寇仲头皮发麻地瞧着巨舰上飘扬的旗帜,苦笑道:"这是由李世绩指挥的水陆两栖作战部队,我的娘,李世民不是命他攻打陈留吧!"
  跋锋寒默默计算,叹道:"你的反攻大计可能要就此寿终正寝。李世民确是用兵如神,且处处抢得先机,这批唐兵为数达三万人,在强大水师的支援下,又有紧扼水道的开封城作指挥总部,进可攻退可守,至不济也可封锁运河,截击你任何北上的部队。坦白说,你能否保着陈留尚是未知之数,对方是顺水来攻,你是逆水而守,且李世绩是身经百战的猛将,我们的形势非常不利。"
  寇仲不解道:"李世民是否对窦建德过于轻视,这批水师精锐该继续东行,保护牛口渚、板渚、荥阳、河阴诸城才对,对付我少帅军岂非杀鸡用牛刀?"
  跋锋寒摇头道:"李世民岂会大意轻敌,必是另有手段应付窦建德的大军。"
  寇仲一震道:"我明白啦!"
  跋锋寒讶道:"你明白甚么?"
  寇仲沉声道:"我明白李小子对付窦建德的策略,事实上前晚在大河截击我们时早透露端倪,就是据虎牢以抗窦建德。唉!李小子确是大将之材,任由窦建德渡河攻打虎牢东西诸城,只要他取得大河的控制权,而我又不能北上,窦建德的大军将变成深入敌境的孤军,且连番交战攻城之下,损耗难免,那时兵疲马困,再被李世民派人包抄后方,截断粮道,军心势必动摇,李世民将有一举破之的机会。"
  跋锋寒变色道:"那怎办才好,要不要我前去警告窦建德?"
  寇仲叹道:"窦建德现在信心十足,甚么话都听不进耳内去,尤其是由我说出来的忠告,还会以为我陷害他。唉!过河再说吧!若守不住陈留,给大唐水师沿运河南下,直抵江都,我的少帅军会被李世绩连根拔起,比洛阳更早完蛋大吉。"
  跋锋寒跳起来道:"事不宜迟,我们立刻走。"
  徐子陵逐步登山,心中一片宁和。
  晚课的钟音从被晚霞染红的山巅传下来,每一下钟音彷如发人深省的真言,直敲进徐子陵心底去。
  佛教是一个和平的宗教,假设塞内塞外的人均身体力行地信奉佛教,天下将太平无事。可是这永不会变成事实,群魔作祟下,佛道两门只好联手抵抗,卫道驱魔。
  不过斗争实有违佛门的理想,所以慈航静斋每代选拔最出类拔萃的传人,负起此重责,使空门不用卷入尘俗的腥风血雨去。
  洛阳的风风雨雨,丝毫没影响净念禅宗的宁和平静。假若来攻的是突厥人的狼军,当然是另一回事。所以师妃暄肩上的重任,在为万民谋幸福外,更要为沙门护法。
  唉!师妃暄!
  他多么渴望师妃暄能像上一趟般,正在禅院内静待他的来临,他会把心中的矛盾和痛苦,尽情向她倾诉,让她的明心为他作出指引,可是他却知道与她再无相见的日子,这想法使他魂断神伤。
  石阶已尽,徐子陵登上山头,大雄宝殿前的广场不见人影,寺内众僧集中在铜殿前的法场,诵经和敲木鱼的声音填满山头的空间。
  徐子陵收摄心神,负手走进院门。
  一人徐徐从大雄宝殿步出,走下台阶,神清气秀,正是净念禅宗的主持了空大师,他神情平静,嘴角含笑,似是一心等候徐子陵的来临。
  徐子陵心中暗颤,涌起连自己也难以明白的亲切感觉,有点像经年在外闯荡,受尽挫败的游子,回家见到亲人,生出伤怀想哭的情绪,愣然呆立。
  了空来到身前,合十微笑道:"子陵你好!"
  徐子陵苦笑道:"大师才真的是好,小子乏善可陈。"
  了空低喧佛号,慈祥的道:"子陵请随我来。"
  徐子陵跟在这禅门中能回复青春的奇人身后,绕过大雄宝殿,在寺僧云集的广场旁步进禅院。
  晚祷的众僧像全不晓得徐子陵的来临,没有人露出注意的神色。
  徐子陵不敢惊扰他们的宁洽,到进入两旁遍植竹树的石板道,忍不住问道:"大师似是晓得我来访,对吗?"
  了空悠然自若地道:"可以这么说,适才我在禅室打坐,忽生尘念,忍不住到山门一行,岂知遇上子陵。"
  经过僧舍后,徐子陵再次踏足两旁石壁满布佛像浮雕的甬道,不由受到佛道深幽的特异气氛影响,洗心涤虑,生出远离凡尘的感觉。
  徐子陵轻叹一口气,道:"我今趟到此拜见大师,是希望大师为我向妃暄传话,告诉她徐子陵不但有负所托,还毁诺卷入寇仲和李世民的斗争中。"
  了空低喧佛号,却没有出言相责,领他直抵筑于崖缘的方丈院,过门不入,踏上右方通往另一竹林的碎石小径,来到竹林外可远眺座落地平尽虚的洛阳城高崖处,凝立不动。
  徐子陵像不敢惊扰他似地小心翼翼移到他身旁稍后处,夜风潮水般拂至,吹得两人衣衫飘扬。
  远方洛阳的灯火,有种说不出的没落凄惶。
  了空淡淡道:"妃暄早猜到会有这种发展,更指出若出现这种情况,肯定非是因你舍不下与寇仲的兄弟之情,而是认为这是最合乎天下万民福祉的事。"
  徐子陵一呆道:"妃暄真说过这么一番话?"
  了空哑然失笑,洒然道:"佛门不打诳语,子陵以为贫僧诓你、安抚你吗?"
  徐子陵歉然道:"大师勿要见怪,只是……唉!只是李世民乃妃暄挑选继承和氏璧的人,而我却和他作对,似乎大违妃暄的意旨。"
  了空微笑道:"和氏璧在哪?"
  徐子陵愕然以对。
  了空朝他瞧来,双目深邃不可测度,宝相庄严,语气平和地道:"解铃还须系铃人。
  将来的事,谁都没法预测,我们终是空门之人,难以直接介入尘世的斗争仇杀,所以只能挑选有为之士,为我沙门护法。"
  徐子陵恍然道:"李世民就是妃暄选作护法的人。"
  了空摇头道:"李世民只是妃暄认为最能为天下万民谋幸福者,护法的另有其人,而那个人就是你徐子陵。"
  徐子陵失声道:"甚么?"
  了空微笑道:"妃暄这决定,在沙门中从没引起任何争议,更得宁道奇首肯。子陵得传真言大师之法岂是偶然,冥冥中自有缘力牵引,是为缘分。有因自有果,有果必有因,因果相循,苦海无边,子陵浮沉苦海,自必万千烦恼,只要能保持正觉,苦又如何?
  乐又如何?"
  徐子陵心中翻起千寻巨浪,自己竟会是妃暄钦选的沙门护法者,究竟是甚么一回事,一时糊涂起来,千般滋味在心头。师妃暄太看得起他啦!
  徐子陵皱眉道:"是否是一场误会,她从没有对我透露护法的任何事情?"
  了空道:"是便是,不是便不是,何劳说话。"
  徐子陵大惑不解道:"我现在似乎是破坏多于护法,唉!怎么说才好?妃暄一直在怪我劝不动寇仲退出纷争,现在我更其身不正的参与斗争。妃暄若真曾选我作护法者,晓得眼前的情况后,必会收回决定。她最不想见到的情况正在发生,一旦宋缺北来,天下势成南北对峙的局面,太平的日子不知何年何日出现。"
  了空低喧两声"善哉",平静地道:"人世间事错综复杂,谁能以微薄的智慧对瞬息万变的将来作出判断!我们只能从本心出发,作出选择,子陵亦只能凭本心行事,其他的不用过虑。子陵为现在的形势烦恼,只因一统和平的契机尚未显现,当契机来临,子陵自会晓得。老纳言尽于此,妃暄虽身在静斋,心却仍在江湖,没有事可以瞒过她。
  子陵去吧!"
  寇仲和跋锋寒抵达陈留,出乎他们意料之外的一个惊喜,是虚行之早调兵遣将,召来宣永和一万五千少帅军,大幅增强陈留的城防,不但加建陈留城的防御设施,又在城外险要处和运河两旁战略点,日夜动工的赶建八座石寨,士气昂扬下,军民齐心的为存亡奋斗。
  除宣永和他两名得力副将高志明和詹公显外,卜天志指挥由三艘巨舰、二十四艘飞轮船和三十三艘海式斗舰组成的少帅水师,亦枕戈待旦地守卫陈留一带水道。
  加上陈长林三千守城兵,陈留少帅军的总兵力达两万之众,虽不足进攻开封,稳守陈留是绰有裕余。
  闻风而来迎接两人的是宣永和洛其飞,陈留附近树木全被砍掉,光秃一片,两人离城五里早被设在山丘高处的哨塔发现,以烽烟知会城内的宣永等人。
  寇仲介绍跋锋寒与宣永和洛其飞认识后,大讶道:"你们怎能未卜先知,晓得李世民会派兵来攻陈留,先一步作好准备?"
  宣永欣然道:"我们那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却不得不佩服虚军师的先见之明,少帅去后,军师到锺离找我们商议,认为李子通不足虑,故可移重兵屯驻梁都和陈留,以应付任何突变,当少帅需要时,更可出兵攻打虎牢或支援洛阳,否则就是轻重倒置。"
  跋锋寒跨上兵士牵来的空马,笑道:"你的虚军师该升格为虚国师才对。"
  寇仲哈哈一笑,点头道:"有道理,行之的思虑比我周详。"
  又问洛其飞道:"开封那方面有甚么动静?"
  洛其飞恭敬答道:"唐重的水师援军抵开封后,按兵不动,与我们成对峙之局。我们正为攻守举棋不定,幸得少帅回来主持,我们再不用为应守应战的事烦心和争论。"
  寇仲讶道:"谁是主战者?"
  宣永坦然道:"是属下,夏军枕兵武陟,随时渡河,我们若不配合,会坐失良机。"
  寇仲微一错愕,露出深思神色,跃上马背,换过笑脸竖起拇指赞道:"不愧我少帅军头号猛将,面对强敌不怯。那么主守的是何人?"说时催骑而行。
  众人策骑随之,宣永道:"是虚军师,他说必须先联络少帅,弄清楚形势,始定进退,否则一旦吃败仗,敌人沿运河南下,少帅国会被连根拔起,属下也认同军师的意见。"
  寇仲欣然道:"你们有商有量,谋定后动,实是我少帅军的福气。我和老跋黄昏前必须赶往洛阳,希望能在几个时辰内安排好一切。哈!我的肚子饿得要命。"
  徐子陵坐在净念禅宗附近另一处山头,呆望远处的洛阳,心中想着跋锋寒所说从沙漠领悟回来的心法"眼前此刻"。
  他知道自己正看着洛阳,要办到此点可说是易如反掌:你在瞧着洛阳,同时知道自己在瞧着洛阳,如同两个我,一个是肉体的我,一个是精神上的我,以精神监察肉身,确是最高度的集中。
  可是这心法最困难的地方是难以持久,人心瞬息万变,转眼你会给别的东西吸引而陷于散失。更大问题是这并不有趣,所以这是跋锋寒式的精神苦行,令他变成这世上最可怕的剑手,一位有资格在短期内挑战毕玄的人。
  例如他现在正强烈的思念师妃暄,这是无法压抑的情绪,像决堤的水一下子冲破他守心的堤坝──眼前此刻。
  他生出想哭的感觉,又对石青璇涌起内疚。他既决定努力争取她,就不应再想师妃暄,可是他却情难自禁。
  妃暄为何选他作沙门的护法者?她是否高估了他?
  若现在师妃暄在旁有多好,他可以听她以天籁般动听的声音,向她娓娓道出缘由,透过她精湛的佛理,解释人与人间在孽力牵引下产生的微妙缘分因果。
  他没有任何要求,只希望在她得道前,能像天上的牛郎织女般,每隔一段时间就见一次面,进行纯精神的接触。
  忽然间他又记起跋锋寒的"眼前此刻",再次觉察到那正在思念师妃暄,又对石青璇感内疚的徐子陵,亦因而超然于思念和内疚之外。
  徐子陵恍然大悟,跋锋寒这心法确是修行的无上法门。更可想见跋锋寒内心定是充满矛盾痛苦,故不得不以此"对症下药"的招数去驱除心魔,让自己能从人生这个清醒的梦中"醒"过来。
  徐子陵想到这里,倏地精神提升,像从眼前此刻抽离开去,思念的痛苦和矛盾既属于他,同时亦不属于他。那种感觉微妙难言,既痛苦亦不痛苦。
  徐子陵一震起立,凝望遥远的洛阳城。
  "当!""当!""当!"
  禅院钟声悠然在后方响起,如有实质的摇荡空际。
  从没有一刻,比眼前一刻他更清楚自己在武道修行上再作出突破,达到一种从未梦想过的精神境界。
  战争的压力在过去十多日间折磨得他很苦,令他生出对不起师妃暄的罪恶感。可是现在他成功从这些心障抽离出来,精神肉体一分为二,又是合二而一。
  这正是他以前曾领悟过"有"和"无"的心法的体现。
  由有入无,由无入有。
  他不但听到四周的虫鸣蝉唱,同时又"享受"思念师妃暄那神伤魂断的凄迷感觉。
  徐子陵哑然失笑,所有烦恼一扫而空,觉察着自己迈开步子,展开身法,大地往后不住倒退,越过丘原,朝洛阳掠去。
  输入者:wter、wilson、lm || http://nsh.ye.net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