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八章 放手大干

作者:黄易

两人匆匆离开丹阳城,一口气跑了十多里路,才在一个山冈停下来。
  忽然一个响雷,接着雷电交加,滂陀大雨,倾盆而下。
  寇仲索性脱下上衣,赤膊仰天大叫道:"现在怎办好呢?老天爷教教我寇仲吧!"
  徐子陵仰面张口,痛快地吞了几口雨水,道:"杜伏威这么看得起你,为何仲少却放过这大好机会。只要你叫一声爹,江淮军就是你的了。"
  寇仲笑道:"这叫便宜莫贪,而且事情岂会如此简单,别忘了还有个辅公佑。"
  徐子陵哈哈笑道:"别骗我了,一定还有其它原因。"
  寇仲叹道:"想瞒你真困难,江淮军贼性太重,恶习难改,非是争天下的料子。但最重要是我寇仲不想让人说我是靠老杜起家的。"
  接着双目放光道:"这世上还有什么比生命本身更动人的事,而生命之所以有意义,就是动人的历程与经验。成功失败并不重要,但其中奋斗的过程才是最迷人之处。我的好兄弟,你明白吗?"
  徐子陵点头道:"当然明白!不过杜伏威说得对,我和你是两类人,追求的目标更是截然不同。或者有一天,当你起而争霸天下时,就是我两兄弟分手的一刻了。"
  寇仲沉默下来,忽又大笑道:"将来的遇合,管他奶奶的屁事。现在我们该怎办呢?
  回丹阳是没可能的事,难道就这么和素姐失散了吗?"
  徐子陵沉吟道:"人生遇合,讲的是个缘字。虽说人人都劝我们做缩头乌龟,好避过李密的追杀令,但做人做到这地步尚有何乐趣?我们索性找些事来放手大干,弄得天下皆知,香小子知道后,自然要带素姐来找我们团聚。"
  "轰隆!"
  一道闪电裂破虚空,天地一片煞白。
  两人感受着大自然的威力,一时都说不出话来。
  好一会寇仲才道:"我们找些什么事来干呢?"
  徐子陵哈哈大笑道:"你真善忘,连我们那批待运的盐货都忘掉了,我们就去把货起出来,运往西北最缺盐的地方,只要我们能克服沿途险阻,干成此事,我们就真正成为高手。"
  寇仲雄躯剧震道:"好主意,沿途我们故意张扬其事,谁想要财不要命,就来拿我们的人头或把性命送给我们好了。"
  "轰隆!"
  雷雨更趋暴烈。
  雷雨稍歇,两人立即上路,动程往他们名为"学艺滩"那令他们毕生难忘的旧地去,除了傅君婥埋骨的小幽谷外,就数该处最能惹起他们的情怀。
  由于今趟是由陆路去,沿途要靠推测和摸索,所以走得不快,但两人并不心急,一路上专心练武。
  两人已有很丰富的实战经验,兼且在"蒲山公令"的可怕威胁下,又知这段运盐货的旅途凶险无比,故而份外用心专注。两人的说话都少了,尽量避免进入乡镇城巿,只靠野果充饥,心无旁骛不分昼夜的修练,颇有苦行的味儿。
  他们当然不知道,就是这段日子,使他们作出惊人的突破,奠定了日后成为宇内无敌高手的地位。
  ※        ※         ※
  这天由于衣服破烂得难以蔽体,两人不得不进入路经的一个小镇,买了两套衣服更换。
  此南方小镇似乎完全不受战火影响,热闹升平,刚好遇上不知什么节日,家家户户张灯结彩,人人穿上新衣,鞭炮烟花响个不停。
  寇仲毕竟比徐子陵好奇心大,到外面打听一番,回到客栈对正在潜心默思的徐子陵道:"原来这是林士宏的势力范围,这家伙本是鄱阳会的二龙头,大龙头操师乞起义不过几个月就给人干掉,给他冷手执了个热煎堆,又凭斩杀了隋室猛将刘子翊而声名大着,远近来归者加上旧部竟达十余万之众。这家伙还封自己做皇帝,国号楚,以豫章为都城。
  九江、临川等几个大郡都落到他手上。嘿!还有其它消息,不若到酒馆大碗酒大块肉吃着才说吧。"
  徐子陵皱眉道:"这个多月吃的都是野果、木薯、黄精一类的东西,肠胃习惯了干净平和,吃肉喝酒恐怕会不舒服。"
  寇仲一把将他扯起来道:"正是这原因,我们才要重投人世,你这小子有种出世的倾向,真怕你会去当和尚道士,对姐儿你更像完全失去兴趣似的。"
  一边说一边从怀里掏出两把匕首,塞了把到他手上去,道:"这是重金向一个摆摊的汉子买回来的,钢质绝佳,最难得是名字改得好,你那把叫”断玉”,我的叫”挥金”,挥金断玉,多么趣怪。"
  徐子陵细看手上匕首,把手处果然铸有古篆"断玉"两字,便道:"我是不爱用兵器的,给我干什么?"
  寇仲大力拍他背心,大笑道:"是给你用来刮胡子的,你去照照镜吧!看看认否得那是徐子陵。"
  徐子陵不解道:"那有什么打紧?"
  寇仲气道:"你为何变蠢了,若认不出我们是谁,便没有人来找我们算账,那怎能将事情搞大,让素姐知道我们尚在人间呢?"
  徐子陵爽然如命以匕首刮去须髯,边刮边叹道:"果是宝刃!"
  寇仲刚刮得一张脸干干净净,使英伟的颜容重见大日,惊讶地盯着徐子陵道:"你这小子的容貌像是变了,偏我又说不出来有甚不同的地方,可能是气质上的改变,像是多了一两分超尘脱俗之气吧?"
  徐子陵不以为意的以目光回敬,淡淡道:"你现在也更像个武林高手,不打得也可以唬得人呢。"
  寇仲笑骂道:"去你的大头鬼!"
  扯着他到酒馆去。
  ※        ※         ※
  酒馆的大堂差不多全满,三十多张台子只两张空出来,正用愕牟皇巧搪镁褪桥芙湖闯天下的人。
  两人步入堂内,立时吸引了大部分人的目光,其中有几个还露出惊疑不定的神色。
  寇仲大马金刀的在其中一张空桌坐下,喝道:"给寇某人先来两斤好酒,要最上等的。"
  "寇某"两字出口,那几个人立即身体一颤,脸上透出喜色。
  徐子陵看在眼内,道:"小心有人在酒菜下毒。"
  寇仲笑道:"别忘了我们是百毒不侵的,沈婆娘的毒药就奈何不了我们。"
  徐子陵不悦道:"就算我们真能驱毒,但既费工夫又麻烦,还是小心点好。"寇仲道:"这世上该没有无色无味的毒药,只要给老子灵眼一瞥,锐鼻一嗅,保证没有毒可漏过法鼻和法眼。"
  说虽这么说,这小子却亲自到厨房监视伙记倒酒,又点了凡耍主要是饺头和青菜,只有一碟卤肉。可见他口上虽那么说,事实上却很顾及到徐子陵的喜恶心意。
  两人旁若无人的大吃大喝,酒酣耳热时,寇仲压低声音道:"李渊听得昏君被杀,便逼代王侑将皇帝位让给他,对外当然说成是那小孩子心甘情愿禅让予他,哈!又多了个皇帝出来哩。"
  徐子陵道:"定是李世民的主意。"
  寇仲摇头道;"很难说,李世民的长兄李建成听说亦是厉害人物,另一个兄弟李元吉则神勇盖世,武功尤胜兄长。唉!李小子真惨,辛苦打来的天下,最后可能都是便宜了李建成。"
  徐子陵道:"人家手足情深,共享富贵,怎会如此计较?"
  寇仲嘴角露出一丝轻蔑的笑意,却没有说话。
  徐子陵比他关心李世民,道:"关中的情况如何?"
  寇仲道:"关中京师这块肥肉,谁不想吃掉。李密和杨世充本大有机会从李阀手上把长安横刀夺去,偏是互相牵制,动弹不得。你还记得那个薛举吗?"
  徐子陵记性绝佳,点头道:"就是那个想学秦始皇,自称西秦霸王的傻瓜吗?他的地盘金城在长安之西,是否想和李阀争食呢?"
  寇仲道:"小子你机伶得真叫人喜爱,一猜便中的,这傻瓜号称有十三万之众,又看不起李渊,竟连长安这种坚城也敢贸然强攻,被李小子大破于城外,吃不完兜着走的滚回老家,声望亦为此大跌。"
  徐子陵奇道:"这里离关中那么远,为何你却有如若目睹般,说得活灵活现?"
  寇仲得意道:"这小镇至少有四分一的人是从北方逃难来的,再加点想象力,自然可让你听得眉飞色舞。"
  徐子陵道:"王世充和李密大战难免,只不知谁胜谁负。"
  寇仲阴阴笑道:"原来你尚未忘记沈婆娘。"
  徐子陵失笑道:"你恐是患了妄用想象力的绝症,我只是关心天下的形势,这么乱下去,百姓还不知要受多少苦楚。"
  寇仲道:"自那昏君死后,形势更是错综复杂,号称隋室五人高手之一的沉法兴,乃四姓大阀外另一累世都为着姓的阀系,官至吴兴太守,乘机以讨宇文化及为名起兵,集隋兵六万,占了昆陵,声势骤盛,自称江南道大总管,直接威胁到李子通和老爹,这些本为隋将的义军,和出身草泽的义军大多仇怨甚深,水火难容。"徐子陵道:"这么说,李阀败退薛举一战,实是关键所在。从此李阀再不惧西面的威胁,可坐观中原群雄互相残杀。"
  寇仲微笑道:"我知道你很看得起李小子,不过他和乃兄李建成曾想进攻洛阳,到头还不是无功而还。现在的形势是谁都奈何不了对方。"
  徐子陵按着他酒杯道:"不要喝那么多了!今晚可能有事呢。"
  寇仲推开他的手,举杯一饮而尽,眼中射出异芒,道:"这是最后一杯。"
  徐子陵知他勾起李秀宁的心事,暗中叹了口气,扯他回客舍去了。
  那晚果然有班不知死活的江湖人物来找麻烦,给两人打得落花流水,断手断脚的落荒而逃,两人都知道这只是开始,索性不再隐蔽行藏,大摇大摆的穿城过镇,朝学艺滩进发。
  他们当然非是徒逞勇力之辈,故意行踪飘忽,有时又在旷野练两三天长生诀的功法,累得追踪他们的人一筹莫展。
  一方面潜心修练,另一方面又有贪图李密封赏者前仆后继地送上门来给他们作练习靶子,使他们以前学来、瞧来或自行领悟得来的功法彻底融汇贯通,变得更全面,更能把体内真气控制自如,发挥得淋漓尽致。
  这天两人谈着抵达余杭,依足规矩纳税入城。寇仲笑道:"不知海沙帮那群混蛋仍在否?现在宇文阀自身难保,海沙帮再凶不起来,我们不若去拆了他们的余杭分舵,逼他们献上大船一艘,水手百人,私盐千包,美女万个,哈!想想也大感快慰。"
  徐子陵纵目四顾,街上的情景和往日没多大分别,不过多了很多江湖人物,却没有人敢正眼看他们,显是知道他们是谁,有些人还绕道避开。哈哈笑道:"先发制人,实可免去很多麻烦。这该是沉法兴的地头,当过官的毕竟不同,把地方治得井井有条,不似老爹般胡来。"
  寇仲停下步来,指着对街的一间店铺道:"记得吗?就是这里。看!门口那班人个个都目露凶光,神色不善。"
  徐子陵望过去,记起海沙帮余杭分舵的副舵主谭勇,当晚正是由这里走出来的。
  像那晚般,店铺内聚了十多名海沙帮徒,人人手按兵器,对他们怒目而视,一副随时要动手的样子。
  寇仲道:"那条蠢龙韩盖地定是改投了沉法兴,否则不给扫出余杭才怪,沉法兴摆明要讨伐宇文阀,由此可知韩盖地驶惯了船,最懂看风转舵。"
  徐子陵领先大步横过车道,朝那店铺走去,向寇仲招呼道:"攻其不备,乃上上之策啊!好兄弟。"
  寇仲笑着跟上去,就像去玩一个有趣的游戏。
  就在这刻,他们均感到自己长大成人,再非两个小混混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