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八章 洛南之战

作者:黄易

二十辆可挡敌人箭矢,掩护己方箭手,被兵士戏称为木驴的车贲轀车,在正南长夏门内的广场列阵,等待夜色的来临。
  这种战车形如有轮的活动房屋,顶尖作人字形,覆以经药制的生牛皮,耐火坚固,投石也莫奈之何。
  另外还有过百辆"虾蟆车",其实只是普通的运货手推独轮车,特别处是装有防箭板,保护推车的士兵,上面满载泥石,可直接推入壕中,大幅增加填壕的速度。
  组织起来的居民不住把沙、石、土包送至长夏门两旁,堆成几座小山,待行动时让战士借木驴掩护,运往城外填壕。
  最具杀伤力的还是从城头运来的十挺八弓弩箭机和五台重型大飞石,这批超级战具只要能越过壕堑,可对敌人木寨生出庞大的破坏力量。
  九千战士布阵广场上,分为三队,每队矛盾手一千,乃箭手千五,骑兵五百。人人均对此趟出击充满希望,故士气昂扬,蓄势以待。
  在他们心中,徐子陵如同寇仲的替身,乃无敌的象徵。
  王世充、杨公卿、王玄应、王玄恕、麻常、段达、单雄信、邴元真、跋野刚、宋蒙秋和徐子陵集中在长夏门城楼上,从城琛遥观城外敌军动静。
  除正对南门里许外的敬寨是建于小丘高地,左右两寨处于平地上,只靠深壕木栅作防御,不过若不能先攻陷高寨,被高寨敌人出兵突袭,则动辄有败亡之危。
  王玄应叹道:"早知先把这山丘铲为平地,今夜之战将轻松得多。"
  王世充不知是否因他失掉虎牢不满至今,皱眉责道:"这些话说来有甚么用,想方法攻克此三寨才是积极的态度。"
  王玄应只好闭口不言。
  此时郎奉来报,北面安喜门、东面上东门和建春门的突击军均准备就绪,此三军各三千人,装备与枕兵长夏门的主力突击军全部相同,规模却是主力军约三分之一,属牵制性质。
  杨公卿道:"我们并不急于劫寨杀敌,用的是疲其兵、乱其阵的战术。"
  众将无不领首同意,填壕是第一步,按着须粉碎敌人的反击,守护被填的壕堑。
  横亘在长夏门外二千步处是长达两里,相隔百丈约两重深壕,各宽两丈深一丈,第二重壕非是连续不断,而是各有两个宽约丈许的缺口,敌人可从缺口通往壕堑的另一边。
  在外围的壕堑后有十二座三丈高的木构箭楼,每座四周堆放高及人身的沙泥包,大唐战士在沙泥包的掩护下日夜轮番守卫,部署有投石机和重型弩箭机,成为坚固的防御点,配合三寨可互相往来的援兵,在防守上确无懈可击。
  其中四座箭楼位于长壕两端,每端两座,以环形短壕围护,出口设在正南方,与左右两寨紧密呼应。
  洛阳南面三门长夏、定鼎、厚载的对外通路,全被壕堑、战楼重重封锁。
  在西沉的红日映照下,敌寨附近活动频繁,马队步兵轮番巡戈,从洛阳流出的伊水被敌人以尖木锁河,封锁线后河岸高处部署有箭楼和投石机,城里城外笼罩着一触即发的战争气氛。
  王世充问道:"子陵此刻有甚么意见?"
  徐子陵卓立王世充旁,正凝神观察敌方规模最大的高寨,悠然道:"寨门飘扬的旗帜有”卢”字,代表对方哪位将军?"
  单雄信答道:"应是李元吉的心腹大将卢君谔,此人是唐军著名悍将,最擅冲锋陷阵,在攻打关中时立下大功,今趟随李元吉东来,是元吉军的行军总管,李元吉派他来镇守南面,可见对这条战线的重视。"
  徐子陵微笑道:"今晚我们只填第一重壕堑,然后学他们以沙泥包结阵坚守第二重壕堑以抗敌军,只要能稳守两道壕堑间的通道,敌人将徒呼奈何。麻将军有甚么高见?"
  麻常先谦虚两句,才道:"我们左方有伊水之险,所以只须全力对付前方攻来的敌人。敌人或会从右方沿壕来攻,我们可于厚载门和定鼎门各布骑兵千人,以厚载门的骑队断来袭者去路,定鼎门骑队施以拦腰冲击,填壕军的千五骑则可迎面反扑,如此可策万全。"
  众人点头称善,王世充也认为没有问题,道:"就依诸位提议,入夜后我们发动攻势,给李元吉一点颜色。"
  众人应诺,士气昂扬,自被唐军围城后,直到此刻王世充手下诸将始重现生机。
  徐子陵更感到他留在洛阳是正确做法,否则洛阳被破,一切休提。
  出席晚宴的有虚行之、陈长林、宣永、洛其飞、卜天志、陈老谋和刚从梁都赶来的任媚媚。
  酒过三巡,洛其飞首先向他报告刘志成的事,道:"那小子因受不住一位青楼红妓的引诱,迷倒她身上,此女挥霍无度,又爱流连赌场,累他债台高筑,给香玉山一个手下乘虚而入,以重金收买。更力陈我军末日即临,若效力香玉山,日后富贵无穷,遂为奸人作伥。"
  陈老谋怪笑道:"摆明是香玉山布下圈套,美女加财宝,确没多少人抵受得住诱惑。"
  洛其飞道:"那小子坦承眼见我们梁都水峡之战大获全胜,深感后悔,但却被人威胁,不得不硬着头皮干下去。此事是我用人不当,请少帅降罚,否则其飞心中难安。"
  寇仲从容道:"不是你用人不当,而是可用之人不多,不得不把以前彭梁帮的班底移拨过来应急。这代表我们须进行革新,不过这种事急不来,以后若有疑惑,可与虚军师商量,听取他的意见。"
  任媚媚正容道:"香小子太清楚我们,兼之他在彭梁余党仍众,幸好我同样对他了如指掌,此事交由我办,保证可把香小子的人清除,并关掉所有与香小子有关系的青楼赌馆。"
  虚行之道:"香家曾在彭梁盘据多年,势力根深蒂固,且与民生息息相关,故此事虽势在必行,却须按部就班,行动不宜过激。"
  寇仲同意后,问洛其飞道:"要胁刘志成的人是何方神圣?"
  洛其飞道:"是一个叫韦清的济商,他的酒供应彭城、梁都和兰陵三城,不属任何帮会,却与巴陵和彭梁两帮一向保持良好关系。他向刘志成定期供应信鸽,信鸽放出后从没有飞回来,连志成那小子亦不晓得信鸽飞往何处。"
  卜天志道:"刘志成是否肯和我们合作?"
  洛其飞点头道:"他刚才在我面前立下毒誓,保证衷诚合作。只求我们饶他狗命。"
  寇仲欣然道:"他的性命仍在我们手上一天,这贪生怕死的家伙就不得不乖乖听话。
  待我们研究清楚该如何行动,再利用他发放假消息。"
  宣永道:"只是假消息怕仍未能今李世绩上当,必须配以连串行动,让李世绩以探子收集的情报印证假消息,李世绩始会确信不移。"
  寇仲道:"假设李世绩确信我们会挥军逆河攻打开封,他会有甚么反应?"
  陈长林道:"若我是他,会以逸代劳,到我军兵临城下,才以优势兵力截断我们退路,摧毁我们的水师船,然后与我们正面交锋。有李子通作前车之鉴,唐人对我们的飞轮船当有充分防备。"
  寇仲点头道:"这确是能想出来的最高明战术,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绝占不到便宜。他奶奶的熊,有甚么更好的计策去对付呢?"
  任媚媚娇笑道:"少帅不是说过兵书有云,甚么攻其所必救,有甚么是李世绩非救不可的?"
  寇仲拍腿叹道:"给任大姐一言惊醒梦中人,我们就使一招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保证能教李世绩没齿难忘。"
  入夜后,城南守城军首先发难,放下长夏门的大吊桥,两千盾矛手首先冲出,在城门左右结阵。这个兵种以防守为主,高盾可挡箭矢刀剑,长矛不怕敌骑冲击,最大的用处还是向射手提供掩护,在战场上发挥出强大的杀伤力,进可攻敌破阵,退可结阵稳守。
  接着箭手出城,在号角声中左右各一千的矛盾手整齐一致地在领兵将士吆喝中往前移百步,让三千弓箭手冲出,集往矛盾手阵后,变成矛盾手在前,弓箭手在后,后者分作三排,前排为射程较远的弩弓手,后两排为强弓手。
  再一遍鼓响,最后一队突击兵从城门冲出,又形成矛盾手在前,弓箭手居中,突击军处后,迅速在城门外二百步处结成中阵,形成完整的阵式,中军在前,左右两军护卫两翼。
  此时敌方三寨警钟鸣响,一队队唐军分从三寨开出,在案外布阵待变,行动快捷而不乱,尽显唐军高效率的机动性和训练有素。
  徐子陵、麻常和杨公卿于此际各领骑兵出城,横列三阵之后,以千五人组成的骑兵阵遮挡敌人视线,不让敌人看到从城内开出的十挺八弓弩箭机和五台大飞石,还有二十辆木驴车及过百辆虾蟆车。
  五千城民被组织起来,不断把沙泥包送往城外。
  徐子陵遥观敌阵兵员调动,正不住增援第二重壕堑边沿虚的箭塔阵地,敌方三军以由卢君谔亲自率军的军队兵力最强,达一万二千之众,其他左右两寨之军,兵力在六千人间,加上守护十二个箭塔阵的唐兵,他们眼前唐军总兵力接近三万人,是他们兵力的四倍。
  杨公卿道:"唐人左寨的领军是冯立本,右寨的领军是秦武通,都是李元吉的心腹将领。"
  对手是李元吉而非李世民,徐子陵心中顿安,问道:"卢君谔的兵员分作前后两阵而非一般的二阵或六阵,算否不依常规?"
  麻常解释道:"这是阵法,分军为前后两阵,每阵再分前中后三队,以长枪居前,弓手居次,弩手列后,当我们攻击他们,前列的枪手蹲地迎战,起立者斩,故不得退;次队弓手跪地迎战,后面的弩手站立发射。当前阵箭矢射尽或伤亡过重时,前阵撤后,以后阵更代,故名之为阵。阵利守不利攻,不易攻破。"
  徐子陵点头道:"原来如此,可知李元吉是严令手下以堵截围困为主,不让我们破围往与夏军会合。有甚么方法可令卢君谔真的相信我们是要突围而去?"
  杨公卿道:"在眼前敌军重重围困的情况下,能勉强突围的只有轻骑兵,倘若我们在骑兵调动上用点工夫,当可骗过敌人。"
  徐子陵道:"此法留待日后之用,今晚我们的战略目标是填平第一重壕堑的一段,以大飞石摧毁等二重壕堑的两座箭塔,设置能与敌人隔壕对峙的稳固土泥包阵地,便是大功告成。"
  一声令下,号手吹响号角,由跋野刚率领的中军,开始往第一重壕堑推进,左右两军随之移动。
  左军领队是单雄信,沿伊水西岸推进;右军领队段达,西面虽空空荡荡的无险可守,却有定鼎和厚载两门内的伏兵呼应。
  在定鼎门和厚载门后严阵以待约两队千人骑兵团,分由王玄恕和孟孝文两人率领。
  徐子陵的骑兵队亦缓缓前移,二十辆木驴车随后,每辆木驴车内藏工事兵各五十人,负上运土填壕之责。
  十挺八弓弩箭机和五台飞石夹杂在骑兵丛中缓缓而行,城外战云密布。
  敌方战鼓齐鸣,震动城南外的伊洛平原,敌方高寨冲出一队近二十人的骑兵,来到卢君谔的阵后方。
  卢君谔的主力军开始移动,往第二重壕推进,支援壕沿正对长夏门的两座箭塔阵。
  只要能顶着守城军的反攻,唐军可从第二重壕的缺口切入,对越过第一重壤的守城军拦腰施袭。
  大战一触即发。
  寇仲在内堂苦思的当儿,虚行之和陈老谋求见,三人围桌坐下,陈老谋道:"刚才我和虚军师研究战术,虚先生提出几点顾虑,我认为他该直接向少帅说出来,故硬把他扯来见你。"
  寇仲闻弦歌知雅意,心知虚行之定是有相反意见,却不敢在众人面前提出,所以在私下向陈老谋说,希望由陈老谋提醒自己。欣然笑道:"军师有甚么意见,可坦白说出来,我寇仲岂是王世充般胸窄不能容物之辈。"
  虚行之尴尬地应是。
  陈老谋道:"据我们掌握的消息,那收买刘志成的济商韦清,把两只信鸽交给刘志成后,连夜离开陈留,不知所踪,虚先生认为此事大不简单。"
  寇仲愕然望向虚行之。
  虚行之道:"李世绩不但才智过人,且经验丰富。上赵少帅运粮往洛阳,被唐军缀上,以少帅的精明,岂会不起疑心,必彻查内奸。我就怕李世绩早猜到少帅能揭破刘志成的勾当,将计就计的反过来对付我们。"
  寇仲皱眉道:"我们今趟能这么快揭穿志成,是有点幸运成份,李世绩怎会晓得?"
  虚行之道:"我们的对手是狡猾有名的香玉山,他不可能在此事上没有后着,他既能收买志成,亦可收买其他人。说到底我们少帅军仍未能上下如一,意志不坚定的人很易被香玉山乘虚而入。假如志成的手下中真有这样的人,志成忽被扣押,改以别人代他职务,那志成内奸身份被揭破一事,对敌人再非秘密。"
  寇仲一震道:"军师的思虑确比我更缜密,唉!现在该怎办才好?我们螳螂捕蝉的大计岂非行不通?"
  陈老谋道:"此事可从详计议,我们先假设虚军师猜测正确,另行计中之计,说不定仍可教李世绩吃上大亏。"
  以寇仲的才智,仍感有点吃不消,头昏脑涨的喃喃念道:"计中之计?有甚么计中之计呢?"
  虚行之道:"文原正领一军五千人从东海开来,如部署得宜,或可成为奇兵。此事交由属下办理,我不但要骗过可能的内奸,还要骗过香玉山布在我国境内的探子。"
  寇仲首次感到香玉山对少帅军的严重威胁,点头道:"此事就交由先生全权主理。"
  陈老谋道:"军师还有两个提议,均是针对若窦军兵败,我们少帅军的应对后着。"
  寇仲大喜道:"我正为此不能安寝,先生有甚么好提议?"
  虚行之欲言又止,好半晌才道:"跋爷临走前,曾拉我到一旁说过几句话。"
  寇仲一呆道:"他说甚么?"
  虚行之道:"他说若少帅不放弃与窦军会师虎牢的想法,不待洛阳城陷,我们少帅军将先一步守不住自己的阵地。"
  寇仲整条脊柱凉飕飕的,因他确是一直暗里持有这种想法,认为无论窦建德对他如何,基于江湖义气,他绝不能眼睁睁瞧着他被李世民摧毁。
  他又记起跋锋寒的话:"谁够狠,谁就能活下去。"
  战争正是这么一回事。
  输入者:wter、wilson、lm || http://nsh.ye.net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