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十一章 穷途末路

作者:黄易

寇仲当晚连夜动员,亲率三千骑兵趁唐军阵脚未稳,兼主力大军未至之际,突袭李世积先遣部队。他采取的是突厥人的野战战术,旋风般来,四乃八面冲击敌人,令唐军仓卒应战,伤亡惨重下被迫后撤。
  同一时间陈老谋偕二百工事兵在陈长林率军护送下,秘密赶往洛阳。
  翌晨李世积主力大军从水陆两路开至,寇仲举全军以迎,分在水陆与李世积军正面交锋,激战竟日,双方互有伤亡,坚持不下时,白文原约五千骑兵从东海赶至,投入战场,李世积终不支后撤,于陈留二十里外的山头重整阵脚,寇仲亦无余力乘势追击,收兵回城,暂解陈留之危。
  当寇仲与手下对战事作事后检讨时,跋锋寒、徐子陵再率骑兵从长夏门出击,偷袭试图在高地重建营寨的围城军。
  今趟李元吉虽是有备而来,仍属试探性质,看守城军的反应。际此新败之余,唐军士气低沉,即使围城军兵力在守城军一倍之上,由于怕再有其他阵地营寨失守,所以李元吉与跋、徐骑兵缠战半个时辰后,把军队撤走。
  跋、徐不敢追击,怕被左右两寨出兵冲击,故无法扩大战果;事实上他们志不在此,目的只是从陈长林手上接收陈老谋和二百工事兵,护送他们入城,陈长林和手下功成身退,赶返陈留。
  入城后,杨公卿、麻常、陈老谋、跋锋寒和徐子陵在城南的家聚集密议,二百工事兵自有人安排住所起居。
  众人围桌而生,听罢陈老谋掘地道的大计后,杨公卿皱眉道:"此事应否知会王世充?"
  陈老谋道:"万万不可,地道纯是让我们在危急时有退走之路。王世充此人反覆多疑,让他晓得我们有此后着,后果难测。"
  跋锋寒点头道:"此事不但不可让王世充方面的人晓得,也要瞒着我们的部队,免致影响军心,晓得我们不看好窦建德。"
  麻常沉声道:"王世充于城内遍设听井,我们挖掘地道的声音,肯定瞒不过他。"
  地道战乃攻城法之一,既可毁敌城墙,又可让兵员穿地人城突击偷袭。守城者应付之法,是于城内关键位置挖井,内置陶制的地听器,监察地底动静。当年在长安,寇仲和徐子陵进入杨公宝库,给李元吉以地听法发现行藏,差点功亏一篑。
  徐子陵道:"现在城南在我们控制之下,可否接管地听的工作,那便不虞王世充察觉。"
  麻常点头道:"我们形势要比王世充强,若杨公执意如此,王世充只有让步,不过自难免惹他起疑。"
  跋锋寒道:"城南虽是唯一可挖地道处,仍须小心从事,因为我们既可监听地底情况,敌人自可反监听我们。"
  杨公卿点头道:"三国时官渡之战,袁绍挖地道欲袭曹操,却被曹操发现,反在城内挖掘横长的壕堑反击。"
  陈老谋欣然道:"诸位请放心,我的地道法来自鲁妙子薪传,他设计的挖土工具以钻探的方式取泥,能令近在三丈的监听者浑然不觉,杨公宝库就是这么挖出来的。"
  众人大喜,商量妥当行事的细节,由于城南在少帅军全面控制下,挖出泥土的处理等方面均不成问题。
  最后杨公卿问道:"陈公预计地道于何时可完成?"
  陈老谋答道:"我准备在一个月时间内,挖三条平行通往被摧毁后的高寨半里外处的长地道,出口处是一片疏林,紧急时我们可凭之迅速撤走。"
  事情就这么定下来。
  接着的十多天,洛阳和陈留两个战场均战事频繁。
  洛阳方面守城军不断从各门轮番出击,令城外唐军风声鹤唳,疲于奔命。李元吉数度试图重建城南外高寨,都以失败告终。只能凭深堑坚寨力抗守城军。
  寇仲坐镇陈留,与李世积多次交锋,互有胜败,成胶着状态。
  虎牢方面有关窦建德和李世民交战的情报雪片般飞来,寇仲的忧虑亦与日俱增。
  这天黄昏时分他登上墙垛,在虚行之和宣永的陪同下遥观城外敌营,长长吁出一口气道:"若换过另一形势,我会非常感激李世积,他确是位难得的对手,令我军有遇上强手的宝贵实战经验。现在却是被他压得动弹不得,空有满腹大计,而无法付诸实行。"
  宣永和虚行之均有同感。
  此时洛其飞神色凝重的来到寇仲芳,施礼后道:"刚接到消息,李世民派遣王君廓率轻骑千余人,抄袭窦军后方,大破窦建德的运粮队伍,并俘获窦建德手下大将张青特。"
  寇仲失声道:"甚么?"
  洛其飞重覆一趟,听者无不变色。
  自几次交锋失利后,窦建德被李世民阻于虎牢,囤兵板渚不敢出击,双方只有小规模的交锋而无决定性的大战。且以窦军失利为多,早先将士思归,军心不稳。现今粮草被劫,更使军内惊骇的情绪蔓延,形势更趋恶劣。
  寇仲头皮发麻的道:"今趟糟糕透顶,窦军若缺粮草,一是立即退兵,一是冒险出击,不论那种情况,只有利于李世民。"
  虚行之道:"为今之计,是立即撤回我们在洛阳的军队,把兵力集中我国北疆,力抗击败窦军的大唐兵,等待宋阀大军来援。"
  寇仲摇头道:"这只会加速洛阳的陷落和窦建德的败亡,窦建德对我虽不信任,我却不能对他背情弃义。我今晚必须赶赴洛阳,因李世民破窦军后,必回师洛阳,我再引他出击,乘势南下攻夺襄阳,再从水路往锺离;你们只要顶得住李世积,我们非是没有机会守到明年春暖花开的好日子。"
  宣永断然道:"少帅放心去吧!有虚军师为属下筹谋运策,我们心不会有负少帅之托。"
  寇仲勉强振起斗志精神,道:"由现在至明年春,将是我军最艰苦的日子。谚云兵败如山倒,无论情况如何恶劣,我们必须坚持下去,否则如让李世积水师成功突破封锁,南下运河,我们的少帅国将土崩瓦解。故你我两方,均不容有失。"
  三人轰然答应。
  寇仲目光投往城外敌营的鼎盛军容,肩头像负起千斤重担,压得他似无法挺直虎躯;他已走上一条没法回头的路,唯一能做的事就是往前硬闯,尽人事听天命,看看老天爷是否仍在支持他。
  徐子陵和跋锋寒卓立城垛上,遥观城南外敌人调动的情况。
  昨天一支万人部队,从长安由水路开至,增援李元吉的围城军,由那时开始,守城军即提高警觉,静候李元吉反击的行动。
  自午后开始,李元吉军开始调动,在高寨原地设指挥中心,更在高地前后布阵,集结近三万兵力,且把重建高寨的材料运至高地后方,随时可大兴土木,重设高寨。
  跋锋寒无奈地道:"李元吉终站稳阵脚,我们再难阻止他重建高寨。"
  在夕照的余晖下,李元吉以步兵为主的部队在战鼓声中缓缓推前,直抵被填平的第二重壕堑边缘,工事兵迅速展开清理高地的行动。
  跋锋寒见徐子陵没有答话,探手搭上他肩头,问道:"子陵在想甚么?"
  徐子陵苦笑道:"我在想像明天这边城外的情境,一切会回复原状,过去十多天的努力,战士的伤亡,只是一个曾发生过却对现实起不了丝毫作用的噩梦。战争是否不能避免呢?人们的自相残杀,是否须永远继续下去?自有历史以来,不同形式、不同性质各式各样的大小战争就从没间断过。"
  跋锋寒耸肩淡淡道:"这是个利益的问题。从我们茹毛饮血的祖宗开始,使须为生存与大自然斗争,既要抵受风霜雨雪,更要填饱肚子,或应付猛兽的侵袭,打开始这人间世就是个弱肉强食的天地。到我们的社群国家组织日趋复杂,战争的因由更变得五花八门,有族群与族群间的战争;维护统一与力图分裂者问的战争;统治阶层内部冲突衍生的战争;侵略与抵御者的战争,人心是永无满足的,战争亦不会休止。"
  徐子陵道:"我忽发奇想,问题该在于那遁去的一,故变乱丛生,人心不足。若能把那遁去的一寻回来,天下人人将可和平共处。唉!不过这情况恐怕永远不会出现。"
  跋锋寒点头道:"你这看法虽玄,但我仍能大致掌握你的意思。说到底这是个人心的问题,若每个人都变得和子陵想法相同,该是天下太平。只可惜天下间只有一个徐子陵,我和你已有很大分别,从没有厌战的感受,自幼习惯出生入死的生涯。"
  徐子陵苦笑无言。
  翌晨天明前寇仲避过围城军,抵达洛阳。此时李元吉成功重建高寨,洛阳重陷被封锁围困的局面。
  寇仲先入宫见王世充,与王世充及其将领举行军事会议,当然谈不出甚么办法来,只一致决定死守洛阳,静观其变。洛阳的成败再非由他们主宰,而是决定于虎牢的战场。
  寇仲返回城南的家,颇有心力交瘁的疲倦感觉。
  杨公卿、麻常、陈老谋、跋锋寒和徐子陵齐集宅内,交换别后情况。
  猎鹰无名神态兴奋地立在久别的主人肩头,不时以鹰喙摩擦寇仲的头发,寇仲爱怜地经抚它。
  寇仲交待过陈留的情况后,陈老谋道:"再有两天工夫,第一条地道将可完工,入口在长夏门旁城卫所的地牢,出口在高寨后方的林区,一切顺利。"
  麻常亦道:"地道宽敞坚固,从入口以鼓风机把新鲜空气送入地道,在地道后半截才稍有气闷的感觉。"
  跋锋寒皱眉道:"陈老不是说过要挖三条平行的地道吗?现在动工大半个月,尚未完成一条地道,那还赶得及在一个月内挖三条地道?"
  陈老谋神气地道:"第一条地道需时最久,皆因地底有很多不测的因素,例如遇上石层水道诸如此类。现在我已大致掌握地底情况,可从完成的地道横向发展,同时多段开掘其他两道,使三条地道多处相连,保证可在十五天内完成整个工程。"
  杨公卿提醒道:"三个出口最好有段距离,方便布阵或迎敌。"
  寇仲轻抚无名,沉吟道:"地道能否让马儿穿行?"
  陈老谋坦然道:"恐怕会有问题,马儿肯定受不了里面闷热的空气。"
  寇仲讶道:"你们没想过这问题吗?若没有马儿代步,我们纵使能从地道溜走,却绝逃不过李世民骑兵的追击,别忘记康鞘利那头猎鹰。"
  徐子陵苦笑道:"直至昨天,这全不是问题,因为城南外没有坚寨阻路,我们可先遣部分兵员从地道出城,埋伏敌人后方,余人再突围而出。现在当然是另一回事。"
  麻常道:"我们上趟能攻破高寨,是颇有侥幸成分。这趟李元吉千辛万苦下重建高寨,必以重兵固守,我们若冒险进击,将会伤亡惨重,徒劳无功。"
  寇仲微笑道:"穷则变,变则通。"
  转向陈老谋道:"地道是否能在高寨下穿过?"
  陈老谋拍腿叫绝道:"这么简单的方法,为何我偏想不到,这个可包在我身上,我可在高寨下往上挖,保证神不知鬼不觉。"
  跋锋寒欣然道:"出口的尺寸必须计算精确,最好在敌营核心处,由我负责打头阵。"
  陈老谋笑道:"地道出口是一门学问,我会小心处理,少帅准备何时攻打高寨?"
  寇仲道:"我还未想妥,最好待三条地道全部完工,我们才决定何时行动。咦!有访客!"
  跋锋寒和徐子陵亦听到有人逾墙而来的破风声,心中大讶。
  跋野刚的声音在外面响起道:"跋野刚、单雄信、郭善才求见少帅,有要事商讨。"
  寇仲哈哈笑道:"三位大将军请进。"
  众人均大惑不妥当,起立相迎。
  跋野刚、单雄信、郭善才三人神色凝重的从侧门入厅,坐下后,跋野刚开门见山的道:"王世充气数已尽,良禽择木而栖,我们三人经商议后,决定向少帅投诚。"
  单雄信接口道:"我们绝非不讲信义之徒,只因王世充用人惟私,难成大器,更不听少帅忠言,致有今天之果。"
  郭善才亦表态道:"事实上我们是代表洛阳所有外姓将领,请少帅取王世充而代之,洛阳始有希望。"
  寇仲等听得面面相觑,单雄信反王世充毫不稀奇,因他是从李密改投王世充的降将,与王世充关系不深。可是跋野刚和郭善才是追随王世充多年者,一直对王世充忠心耿耿,可见王世充已陷于众叛亲离的境地。
  寇仲哈哈笑道:"诸位这么看得起我寇仲,使我受宠若惊,不过我现在自身难保,随时有舟覆人亡之险,诸位追随我,怕没有甚么好日子过。"
  杨公卿道:"究竟发生甚么事,令三位忽然如此不满王世充?"
  跋野刚冷哼道:"从慈涧迫走少帅始,我们已非常不满王世充的所作所为。昨晚李元吉使人以箭投书入城,我们虽不晓得传书内容,但只看王世充在少帅前对此只字不提,如其居心叵测。少帅今趟不顾生死的送粮到洛阳,更义薄云天的跟我们留守险城,我们军中上下无不感激,故份外不耻王世充所为。"
  众人恍然,李元吉的传书几可肯定在劝王世充开城投降,顺道出卖寇仲。
  单雄信忿然道:"我们替他出生入死,王世充却只顾自己,当然哩!他有董淑妃为他在李渊面前说话,至不济仍可保命,说不定还有一官半职让他风风光光的过下半世。
  我们则必死无疑。"
  徐子陵不解道:"大将军为何会有这个想法?李世民不是一向善待降将吗?"
  郭善才叹道:"据长安来的消息,李元吉此来奉有李渊密谕,洛阳若破,除王世充家族外,其他将领全体处死,以警天下。"
  "砰!"
  寇仲重拍桌面,双目射出凌厉奇光,沉声道:"王世充若想出卖我寇仲,恐怕要下一世才有机会。由现在开始,大家就是兄弟,就算死也要死得像个男子汉。不过现在仍未是废王世充的时候,除非他胆敢开门迎敌,让我们从详计议,暗中监视王世充嫡系人马的动静,他若不仁,我就不义,否则我仍会谨守诺言,助他坚守洛阳直至最后一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