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十二章 死亡密谕

作者:黄易

寇仲、徐子陵、跋锋寒三人沿城头巡视,所到处战士肃然敬礼,眼中射出发自心底的景仰神色。
  三人友善地对枕戈待旦的守城战士嘘寒问暖,抚慰有加,着意设法改善他们的境况,提高他们的士气。
  城外敌寨与箭塔灯火点点,连绵平均地分布城外,军势鼎盛,确有令人心胆俱丧、不战而溃的威势。
  最后三人来到东北的上东门,登上高起墙头上的城楼,凭高遥望左方位于漕渠和洛水间高地的李元吉帅寨,在坚强的防御工事和壕堑环护下,帅寨锁镇两坷,胁迫洛阳。
  把守城楼的战士悄悄退开,方便三人说话。
  寇仲轻叹道:"若我能攻陷帅寨,斩李元吉于刀下,肯定可改写未来的命运。"
  徐子陵哂道:"这叫好大喜功,更是不自量力。"
  寇仲陪笑道:"我只是用话来发泄心中的窝囊气,大睡一场后,我现在精力尽复,斗志昂扬。坦自说,在赶来洛阳途上,我的心情劣无可劣,经一觉睡醒后心情才回复过来。"
  跋锋寒微笑道:"无论你心情如何坏,绝不能表现出来。因为洛阳城内人人以你马首是瞻,名副其实的瞧你脸色做人。"
  寇仲双目神光闪烁,沉声道:"我寇仲是永不会认输的。杀我固不容易,要我投降更绝无可能。"
  徐子陵压低声音道:"你对王世充有甚么打算?"
  跋锋寒插入道:"先发制人,后发制于人。"
  寇仲眉头大皱,沉吟片刻,苦笑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不要看王世充手下将士离心,可是由于他长期的部署,手上兵权大部分在王系将领控制下,若我们出手对付王世充,极可能引发内哄巷战,那时不待敌人来攻,我们先自崩溃。"
  跋锋寒道:"若王世充秘密开城投降,我们会全军覆没。"
  寇仲答道:"我太清楚王世充这个人哩!恋栈权力,不到最后计穷力绌绝不肯放弃。
  横竖他只要投降,唐军便不会杀他,以他的性格当然会捱至最后一刻才决定投降。目前他对唐夏两重交战仍存希望,不会就这么轻易放弃。所以我们只须密切监视王世充的动静,可保无虞。"
  徐子陵环目扫砚城外远近的情况,淡淡道:"眼下的洛阳如同一座孤岛,不但往来交通被截断,更是与世隔绝,茫不知唐夏两军交战的情况,到李世民大破窦建德,还兵洛阳,我们那时不单要应付外患,还要应付内忧!"
  寇仲讶道:"陵少难道竟支持老跋先发制人的提议?"
  徐子陵苦笑道:"我是就事论事,我可不把生死放在心上,却不得不为与我们并肩作战的兄弟着想。"
  跋锋寒沉声道:"战争是看谁更狠的死亡玩意儿,寇仲你勿要有妇人之仁,这只会误事。"
  寇仲探手搂上两人肩头,微笑道:"老哥你责怪得好,不过行动的时机尚须斟酌。
  我尚留有一手:当窦建德真的饮恨虎牢,其飞会亲自赶来,在洛阳东南方的山头燃起三处烽火,那将是我们展开行动的时刻。但现在的情况下,我们须佯装要大举反击城外唐军,在城内则作出各种缜密部署,于王世充不觉下控制全城,那时将不怕他出卖我们。"
  跋锋寒欣然道:"好小子!果然有些门道。"
  寇仲道:"我本来尚有一法,就是先打通地道,派探子穿过地道去与陈留我军暗通消息。却怕因小失大,暴露地道的存在,乃打消这个念头。"
  顿了顿续道:"我们目前最紧要的事,是保存实力,一旦城破后全师突围而出,南下攻夺襄阳,可守则守,不可守从水道撤往锺离,再与李世民一决雌雄。"
  跋锋寒微笑道:"我正期待那一天的来临。苦守洛阳的日子绝不好过,在武道修行上亦属苦行。"
  寇仲放开搂着两人的手,问道:"洛阳存粮情况如何?"
  徐子陵道:"粮食和日用必需品尚可捱二十天的光景,节衣缩食是所必然,药物已用得差不多,这更是我们不敢发动大规模反击战的其中一个原因。"
  跋锋寒皱眉道:"放着一条打通的地道不用,是否不智?"
  寇仲笑道:"英雄所见略同,我正对地道大动脑筋,假若我们能派人从地道神不知鬼不觉的钻出去,可着宣永使人送来乾粮、药物和箭矢兵器,部分从地道运进城来,部分藏在地道出口附近的山野隐密处,我们逃跑时便不会缺粮缺箭,即使李世民在后穷追不舍,我们仍有本钱与他周旋。"
  徐子陵断然道:"这差使由我去吧!"
  寇仲和政锋寒岂有异议,凭徐子陵天下无双的灵觉,进出敌境易如反掌,更可领率运粮军裨不知鬼不觉的潜回来。
  寇仲欣然道:"一切拜托陵少。"指着李元吉帅寨道:"若我们挖一条地道直通李元吉的狗窝又如何?"
  跋锋寒哑然失笑道:"那你先要把王世充干掉才行。"
  寇仲道:"杀死李元吉,洛阳之围自解,王世充怎会不同意?"
  徐子陵明白他的心意,是不想眼睁睁瞧着窦建德败亡。好言劝道:"开一条这样的地道,至少要二十天的时间,还须地底没有大石或河道阻挡,且会延误南面地道的工程,纵使王世充衷诚合作,在时间上仍不可行。"
  寇仲颓然道:"好吧!一切依既定计划进行。希望窦建德能大发神威,攻下虎牢,我们便可功成身退,顺道南下攻陷襄阳,享点清福。"
  翌日黄昏寇仲和跋锋寒领兵出击,虚张声势,吸引围城军的注意后,陈老谋趁机打通地道,建造设计巧妙的隐蔽出口,徐子陵乘机从出口溜往陈留,好运粮食兵器回来。
  为惑敌人耳目,寇仲等轮番出击,填壕堑破箭塔,地底下陈老谋则全力施工,利用第一条地道往横发展,同时分在多段开发另两条地道。五天后徐子陵率运粮队乘夜回来,亦带来不妙的消息。
  原来李世民故意放出消息,讹称唐军马匹草料用尽,将牧马河北,调走大批军队。
  窦建德闻信大喜,认为此是攻袭虎牢的良机,倾巢而出,从板潘发动大军,到牛口渚设置战阵,北连黄河,西薄泛水,南倚鹊山,阵连二十余里,擂鼓叫阵。
  李世民在泛水另一边里许处结阵以迎,坚守不出,成对峙的局面。
  问题在窦军缺粮,而李世民兵精粮足,以逸待劳,且后有虎牢作后盾,相峙下去,大利唐军,所以宣永、虚行之等均不看好窦建德。
  夏唐大军是决战在即,洛阳城的气氛渐趋紧张。
  寇仲找来单雄信、跋野刚,在城南的家密议,寇仲首先问道:"你们说过李元吉奉有李渊密谕,除王世充及其族人外,其他将领一律杀无赦,消息究竟从何而来?"
  跋野刚答道:"是张镇周派人来告密,劝我见机不妙,立即率手下兄弟逃走,无须为王世充这种小人卖命。"
  寇仲点头道:"张公是性情中人,说一是一,说二是二,不会虚言恫吓。"
  单雄信讶道:"少帅当时因何对此事不直接问个清楚?"
  寇仲坦言道:"问题在跋大将和郭大将军是追随王世充多年的人,所以找必须经过一段时间观察,才敢肯定诸位的诚意,请两位勿要见怪。"
  跋野刚道:"少帅有此想法合情合理。"
  单雄信欣然道:"少帅终肯收留我们哩!"
  寇仲道:"我说过大家是兄弟就是兄弟。另不知尚有多少王系外的将领站在我这一方?"
  跋野刚数着指头道:"还有段达、王隆、崔弘舟、薛德音、孟孝文、郭什柱、王德仁、邴元真、杨汪等十多值将领,除郎奉和宋蒙秋这两头王世充忠心的狗外,所有外姓将领均心向少帅,希望以后能随少帅打天下,攻入关中,轨掉李渊的臭头。"
  只听跋野刚对李渊鄙屑的语气,便知洛阳外姓诸将因战友与手下的伤亡,跟长安唐室结下解不开的深仇。否则何须投诚寇仲,只须打开城门迎接李元吉,必可拜将封侯。
  寇仲问道:"你们手下兵员情况如何?"
  单雄信冷哼道:"王世充的嫡系人马损折颇钜,除大千多禁卫军忠于他外,其他近二万将兵全是我们的人,只要少帅一声令下,我们即可攻入皇宫,杀王世充一个片甲不留。"
  寇仲摇头道:"这是下下之策。大家既是兄弟,我亦不用瞒你们,我们已挖掘好三条地道,形势危急时可逃离洛阳,不用在城内等死。"
  两人听得又喜又惊。
  单雄信道:"少帅竟不看好窦建德?"
  寇仲反问道:"你看好他吗?"
  两人同时摇头。
  跋野刚道:"原来少帅早定后着,我们该如何配合?"
  寇仲道:"我们先要研究清楚撤退的细节,当形势危急时,使每个人都知道该采什么措施。正是留得青山在,哪怕没柴烧。明知不可为而为乃智者不取,无谓的牺牲更没有意义。不过一天窦建德未吃败仗,王世充仍是和我们利益与共,而我心可比王世充先一步掌握虎牢的情况,所以主动是在我处而非王世充手上,两位可以放心。"
  三人商量如何应付目前情况甚至撤退大计等细节后,各自悄悄散去。寇仲往城南卫所找到测试地道的徐子陵和跋锋寒,两人正在地道入口说话,工事兵则在陈老谋指挥下忙个不休,一箩箩的沙泥石块鱼贯运到地面,送往隐密处。
  跋锋寒见寇仲来到,欣然道:"我们到另一端呼吸一口城外清新的气息,如何?"
  寇仲笑道:"当然奉陪。"
  三人以观赏的心情进入地道,进入一个以粗实木柱横亘直竖巩固支撑的天地,每隔数十步挂上一盏风灯,火焰在十多台鼓风机送进来的微风中闪跳不定,令人生出阴森诡异的感觉。工事兵仍在另两条地道以特制工具钻土取泥,安装木撑,三人却悠然步过高八尺宽一丈深长逾里的地道。
  高寨下的出口是个广若厅堂的空间。
  这是三条地道交处,有石阶拾级而上,尚余一截厚达一丈的土层没有打通,以坚固的木架支撑,不过以三人的耳力,隐可听到上面营寨马蹄人足踏地的响声。
  地下室四周开有深槽,以安置破口而出时泻下的泥土,设计上无懈可击。王世充在城内储有大量木材,原意是作修建宫室之用,想不到被陈老谋拿来作建地道之用。
  三人流览研究一番,继续行程,仍朝第一条地道南端出口走去。
  寇仲讶道:"真奇怪,走到这里仍没有气闷的感觉。"
  徐子陵道:"全赖于敌人壕堑底下设有泄气口,富鼓风机把空气送入地道,便把地道内的死气迫走。完成第一条地道后,尽端处须加设气口,否则我们停开气走路。"
  跋锋寒道:"少帅魅力不凡,故能吸引这么多优秀的人才为你力,像陈老谋便大有机会成为第二个鲁妙子,没有他,纵想到建地道之法,亦没有付诸实行的本领。"
  寇仲笑道:"陈公至少等于半个鲁大师,他与鲁大师另一半的雷老哥合起来,肯定是一个完整的鲁妙子,哈!"
  谈谈笑笑,三人抵达尽端出口处,石阶往上延伸两丈,直达地道出口的厚铁盖,看上去沉重异常。
  徐子陵对出口的情况最清楚,解释道:"此盖本身重逾百斤,上铺掩饰的薄土野草,位于一丛杂树之内,非常隐蔽。打开后有木住支撑,方便我们从容走出去。"
  寇仲欣然登阶,双手试托,咋舌道:"至少有二百多斤。"
  功行双臂,铁盖的一边往上掀起,吹过伊洛平原的风声呼呼啸响,更有树摇叶动的声音,从上传来。
  寇仲望往出口外,叹道:"为何从洛阳城看到的夜空,与在此看到的夜空在感觉上大有不同?都是同一片天空嘛!"
  跋锋寒微笑道:"天空没有不同,心境却异。一是被困孤城,这里却是自由自在,任我纵横的天地。"
  三人先后钻出去,出口设在一座小山丘斜坡处,四周野草萋萋,疏林遍植,阖上铁盖后,出口变成与草坡没有异样的部分。
  三人小心翼翼移往山坡顶,伏在坡上观望,高寨的灯火从前方二百丈外映入眼帘,洛阳则在逾里之外的正前方处。
  寇仲饶有兴致的遥观高寨情况,微笑道:"若我和飞云骑从后偷袭,保证越壕入寨敌人始能惊觉。"
  跋锋寒指着设在寨南的四座了望高塔道:"那还须望塔的守兵打瞌睡才成。"
  寇仲道:"凭我们的身手,自可在敌人没有防备下,先一步解决搭上哨岗,对吗?"
  洛、伊两坷分从左右远方蜿蜒流过,洛水贯穿洛阳,从城西流进城内,伊水主流则从洛阳城东南方过,一道支流通进城内。
  寇仲沉吟道:"我们的撤军大计可分为三部分,首先派矛盾手和刀箭手穿过三条地道,在这山丘秘密散开部署,接着以奇兵从地道钻出来突袭高寨,接着南面三门大开,纵兵截击敌人往援高寨的部队,与高寨突击军会合后,再往这边撤走,布在这里的部队则负责狠击敌人追兵,然后且战且退的往南撤去。成功与否就看能否速战速决,抢在伊阙和寿安两城唐军闻风封锁道路之前,进入弘农郡,沿浙水东岸直趋襄阳。"
  跋锋寒道:"你倒说得轻松容易,若要速战速决,我们须把大批战马送往这边来,首先要填壕堑、破掉敌方设于壕堑边沿的战阵。"
  寇仲笑道:"所以说上兵伐谋,最紧要肯动脑筋。只要我们把地道再延往敌方箭塔阵下,把他们下方挖空,当作出口般处理,先立上木柱,到发动攻击时,以火油淋柱,烧之以他娘的人,木柱断时,箭塔阵自然崩塌,我们不费吹灰之力就可大破敌人坚阵。"
  跋锋寒哑然笑道:"活学活用,真亏你想得出这么阴损的招数。"
  寇仲欣然道:"全赖老哥指点,愈够狠愈有机会胜出。他娘的!我快变成铁石心肠哩!"
  徐子陵提议道:"营帐、粮食、用品都要先一步运往出口秘处,这样我们逃起来更轻易方便。"
  寇仲兴奋道:"我们刚好是三个臭皮匠,凑成一个诸葛亮。任他李世民智计通天,天策府猛将如云,谋臣如雨,总仍及不上名传千古的卧龙先生。他奶奶的熊,李小子想我死还没这般容易。咦!"
  三人同时变色。
  后方破风声起,显是有人朝他们的方向飞掠而至。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