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八章 杨公归天

作者:黄易

毛毛细雨,漫天洒下来,自午后开始,天上的云愈积愈厚,遮日蔽天,到黄昏时终落下小雨点。
  整个伊洛平原被茫茫雨粉笼罩,如烟如雾。胜利的大唐军对整个战场的清理,搜索敌人的行动,到此时才告一段落,开始在伊阙城西南方的平原集结和重组。
  寇仲比任何人更明白李世民的想在他壮大前抹杀他寇仲,他绝不会罢休。
  大规模的搜索行动,即将全面铺开。
  寇仲带着无名和一颗正在受伤淌血的心,来到能遥眺大唐军行动的小山上,感觉孑然一人的孤独滋味。
  成则为王,败则为寇。他终尝到惨败的痛苦和失落。
  雨点洒到脸上,凉浸浸的。
  猛地一个人影从左方密林闪出来,哈哈笑道:"好小子!原来你真的没死!"
  寇仲一声怪叫,扑下山坡,与跋锋寒拥个结实,欢喜得眼睛充满热泪。
  跋锋寒叹道:"子陵他!唉!子陵……"
  寇仲如受雷砸,脸上血色褪尽,往后跌退三步,颤声道:"子陵…"
  跋锋寒苦笑道:"不要误会,子陵仍未死。不过被杨虚彦以石之轩的魔功加上《御尽万法根源智经》的歹毒武功重创,幸好侯希白想起有石青璇在,她已成能令子陵复原的唯一希望,我们只能听天由命。"
  寇仲一呆道:"侯希白?"
  跋锋寒把经过说出来后,目光投往远方的唐军,双目立即杀机大盛,淡淡道:"我要李世民双倍奉还我们所受的折辱和痛苦。"
  寇仲晓得徐子陵仍健在,立即龙精虎猛起来,道:"李小子今趟杀不死我寇仲,叫人算不如天算。事实上我们的突围战非是一败涂地,至少我们三个仍是活生生的,子陵醒过来后便不会有事。我们去找杨公、麻常、王玄恕和陈老谋那队兄弟,他们理该成功突围逃出生天。"说罢发出命令,无名冲天而起,侦察远近。
  两人仰天观察无名飞行的姿态,跋锋寒道:"若我所料无误,李世民现在是故意予我们足够时间收拾残兵,继续南下,而他因有水路之便,根本不怕我们飞出他的手指隙缝。"
  寇仲点头同意,以李世民的力量,本可把搜索范围扩展至伊阙和寿安南面的山野,但他却没这么做。摆明是让寇仲与残兵败将会合,令他难以独自逃亡,再挥军追击,置寇仲于死地。
  蹄声在南边响起。
  寇仲一震道:"该是我们的人,见到无名故赶来相会,我们去看看!"
  两人展开脚法,越过另一座小丘,漫天风雨下只见麻常和七、八名手下,正朝他们方向奔来。
  两方相见,恍如隔世。
  麻常隔远便泪流满脸,悲泣道:"少帅快随我来,杨公不成哩!"
  这句话有如晴天霹雳,震得两人浑身发麻,呆在当场。
  徐子陵睁开双目,见到侯希白正全速催舟,自己则躺在船尾,五脏六肺似被小刀切割般疼痛难当,体内真气流散,浑身无力,两腿瘫软,脑袋像有上千根小针无情地刺戳肆虐,难受得差点呻吟出来。
  徐子陵最后的记忆止于杨虚彦漆黑发亮、邪恶诡异的魔手,对眼前所见却无法理解,想说话,却只能发出一声呻吟。
  侯希白正回头察看后方,闻声别头,大喜道:"子陵醒啦!觉得怎样哩?"
  徐子陵无力的闭上双目,问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侯希白扼要解释一遍,道:"我现在要立即把你送往青璇处,只有她才能令你复原。"
  徐子陵虎目再睁,已神气多了,勉力坐直身体,沉吟道:"若敌人沿河追来,早晚会追上我们,我必须争取一晚打坐自疗的时间,否则终逃不过敌人的追击,杨虚彦乃追踪的高手,绝不会坐看我们离开。"
  侯希白点头道:"那我们就沉舟登岸,只要子陵能回复几成功力,我们大有逃生的机会。"
  寇仲和跋锋寒在附近一座密林见到杨公卿,他挨着一棵老树躺在林内,脸如死灰,致命的是一支从背而入的劲箭。
  陈老谋、王玄恕、跋野刚、祁元真团团围着他,却是回天之术,一筹莫展。
  寇仲一眼看出杨公卿生机已绝,性命垂危。他强忍热泪,来到杨公卿旁跪下,抓起他双手,送出长生真气。
  林内蛰伏着近五千突围逃至此处的杨家军、飞云卫和来自洛阳的将兵,人人身负创伤或躺或坐,在凄风苦雨下,一片穷途末路的气象。
  杨公卿眼帘颤动,终睁开眼睛,见到寇仲,躯体微颤,嘴角逸出一丝笑意,哑声道:
  "少帅!"
  寇仲涌出英雄热泪。
  跋锋寒在杨公卿旁蹲下,探手抓着他右肩,察看他背后箭伤,神情一黯,摇头无言。
  寇仲强忍悲痛,道:"一切都没事啦!"
  杨公卿不知是否受寇仲输入真气影响,双目神采凝聚,脸上抹过一阵红晕,反手抓紧寇仲双手,道:"我早知少帅不会出事,胜败乃兵家常事,只要少帅坚持下去,终有直捣关中的一天。"
  寇仲晓得他回光返照,心如刀割,自第一天认识这位亦师亦友的名将,他一直像慈父般关怀和照顾着他,义无反顾全力的支持他,而他却因自己的策略斗不过李世民而身亡,悔恨像毒蛇般噬咬他早伤痕累累的心。
  "噗!"
  麻常在杨公卿旁跪下,脸孔埋在双手中,全身抽搐,却强忍着没哭出声来,其他将士无不悽然。
  杨公卿像用尽生命仅余的力气般松开抓着寇仲的一对手,露出最后一丝笑意,柔声道:"有生必有死……少帅……"
  寇伸大骇,把耳朵凑到他颤震的嘴旁,杨公卿以微仅可闻的声音道:"给我杀死李元吉。"
  喉头"鼓"的一声,就此断气。
  侯希白和徐子陵躲在洛水西岸一处密林内,瞧着近三十艘载满兵员的大唐水师船,满帆驶过。
  侯希白叹道:"情况真令人担心。"
  徐子陵摇头道:"我们该高兴才对,李世民从水路把大批兵员调往南方,表示寇仲仍然健在,故要断寇仲往钟离的去路。否则李世民当掉头去攻打陈留的少帅军,而不会在此浪费时间。"
  侯希白苦笑道:"有道理!但我却在担心寇仲,他怎么来应付李世民的追杀?"
  徐子陵道:"战争从来都是这么残酷无情,寇仲必须证明自己纵使在这么恶劣的情况下,仍能把李世民的大军牢牢牵制,直至宋缺大军来援,而我深信他有这个能力。"
  侯希白点头道:"听你这么说,我也安心点。子陵现在感觉如何?"
  徐子陵道:"杨虚彦不但学晓《御尽万法恨源智经》魔功,更练成令师的《不死印法》。"
  侯希白色变道:"这是不可能的。"
  徐子陵叹道:"事实却是如此。希白兄可否把《不死印法》念一遍来听听,希望明早动程时我再不用你老兄背着我来走路。"
  漫天风雨的黯黑中,寇仲、跋锋寒、麻常、陈老谋、跋野刚、邢元真和王玄恕七人,立在密林旁靠近伊水一处山头,瞧着三艘大唐巨舰,沿伊水驶来,望南远去,人人心头沉重,感到前路艰难灰暗。
  只有寇仲双目仲光闪闪,不知又在打甚么主意。
  杨公卿的死亡对他造成严重的打击!可是杨公入土为安后,他立即回复过来,杨公之死反激起他的斗志。
  不计徐子陵,他们七个人是突围军仅存的七位领袖,洛阳群将中只跋野刚、祁元真和王玄恕二人能追随寇仲到此地。其他大将如段达、崔弘丹、孟孝文、单雄信、郭善才、张童儿等十多人均命丧当场,可见战况的惨烈,突围军伤亡之重。
  寇仲忽然道:"假若我们背崇山结阵而战,可以守多久!"
  众人均明白寇仲的意思,由于敌人有水路之便,可迅速调动大批兵员,无论他们往任何一方逃遁,必给敌人截击于途上,不要说南下千里逃往钟离,襄阳那关他们肯定闯不过去。
  换句话说,他们绝没有逃脱的侥幸。但若就地冒险一战,虽终难逃全军覆没的命运,但却死得轰轰烈烈,不用似丧家之犬般给人赶得窜南遁西,死得窝囊!这是所有人对寇仲说话的理解。
  麻常颓然道:"我们的箭矢足供我们顽抗三个昼夜。"
  陈老谋嘿然道:"没有箭矢可削木编箭,我的工事兵尚余一百二十五人,以树干筑垒寨,广布陷阱,守个十天半月该非困难。"
  跋野刚叹道:"就是粮食的问题却无法解决,即使我们狠心杀马吃肉,仍支持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更大的是士气的问题,既明知必死,当有人生出异心。"
  寇仲摇头道:"我们不是必死,而是必胜。前晚将是我寇仲最后一趟吃败仗。"
  众皆愕然。
  跋锋寒大讶道:"少帅凭甚么有把握打一场胜仗?"
  寇仲胸有成竹的微笑道:"大家试想想以下的一种情况:我们背崇山峻岭结阵,而又有源源不绝的粮食供应,兼有大批威力庞大足够摧毁李世民整师军队的歹毒火器,情况又如何?"
  跋锋寒剧震道:"对!我差点忘了,你是否指襄城南面的天城峡,那里是最险要的险地,但火器从何而来?"
  麻常等至此晓得寇仲非是胡言乱语,均生出希望,纷纷追问。
  寇仲解释道:"天城峡是当年我们逃避李密和曲傲的追杀,于襄城南面高山发现的峡道,全长半里,两边岩崖峭拔,壁陡如削,北端狭窄至仅可容一车一骑通过,峡口外是起伏无尽的丘陵山野,天城峡全峡间还隔了横跨数十里的隐潭山,只要我们在天城峡北端结阵固守,令敌人以为我们陷身绝境,而事实上我们则后有通路,我们将可把李世民大军牢牢牵制,直至救兵来援。"
  祁元真等恍然大悟,喜出望外。就像在怒海沉舟的当儿,发现陆地在咫尺之外。
  襄城位于洛阳东南百余里处,若他们横过伊水,朝东行军五十里许,即可抵天城峡,而此着将大出李世民意料之外,说不定还以为他们患了失心疯,自投绝地。
  寇仲继续道:"至于火器,则是我和子陵从阴癸派手中抢来的战利品。这批是来自江南的火器,阴癸派本要运往长安助杨虚彦和杨文干作反之用。给我与子陵取得后,藏在长江一处支流的岸旁秘处,倘若我们到天城峡后,立即派人把火器起出来,一来一回,半个月时间肯定足够。我们将可给李世民一个大惊骇。"
  众人无不听得精神大振,一洗颓唐之气。
  跋锋寒点头道:"我们舍钟离而取襄城,李世民会怎样想呢?"
  陈老谋兴奋道:"他当然会以为我们是走投无路,行险一搏攻打襄城。"
  跋野刚道:"也许他误以为我们是声东击西,事实上是想冲破李世绩的封锁线,逃返陈留。"
  寇仲道:"不管李小子想东或是想西,现在我们成败的关键是能否到达天城峡,我们必须多方惑敌,此行才有机会成功。各位有何高见?"
  王玄恕道:"玄恕对附近的环境比较清楚。若我们沿伊水西岸南行,沿途均是山野丘陵之地,以李世民的精明,会在南方前路平原等候我们,而不会冒险在山野截击。当我们抵达伊水南端尽头,立即改往东行,直扑襄城,将大出对方料外,我们则过襄城不入,诈作直扑陈留,可令对方慌忙调军拦截,到此时我们才穿越隐潭山,往天城峡进发,只要快速行军,足可拖延十天光景。"
  寇仲喜道:"好计!就这么决定。我们立即重组军队、振奋士气。从没有一刻,我比现在更有信心今李世民吃一个大亏,因哀兵必胜。"
  众人轰然答应。
  黎明前,云散雨收。
  徐子陵从深沉的调息中悠然醒转,长长呼出一口气。
  在他旁护法的侯希白大喜道:"有没有进展?"
  徐子陵点头道:"我现在回复一、两成功力,同在丹田凝聚真气,杨虚彦自创的黑手魔功真厉害,我现在绝不能和人动手,否则将永难痊愈。"
  侯希白道:"子陵能否凭本身功力回复原状?"
  徐子陵沉吟半晌,苦笑道:"杨虚彦的邪毒深深侵蚀我的经脉和脏俯,我能保不死,全赖长生气对他邪功魔法的天然抗力,除非能把邪毒完全驱除,否则我根本无法真正运功疗伤。"
  侯希白骇然道:"杨虚彦竟变得这么厉害?你现在已清楚不死印法,仍不能自疗吗?"
  徐子陵道:"这两成许功力的回复,是在晓得不死印法的傲人成绩,若我能看一遍《御尽万法根源智经》,说不定可驱走邪毒,现在却是没有办法。"
  侯希白道:"事不宜迟,我们立即赶去青璇隐居之所。"
  徐子陵想起可见到石青璇,心中一热,正要点头答应,一艘快速斗舰沿洛水从南驶至。
  两人均瞧得心中一沉,大感不安。
  侯希白把徐子陵扶起来,道:"他们肯走猜到我们弃舟登岸,更晓得子陵伤重难行,要不要我背你走?"
  徐子陵深吸一口气,摇头道:"我还走得动。"
  侯希白抓着徐子陵衣袖,穿入洛水西岸密林,往西疾行。
  战舰在后方缓缓靠岸,十多道人影从舰上飞登岸陆,往他们追来。
  侯希白骇然道:"这是没有可能的,他们怎能掌握我们确实的位置?"
  徐子陵抬头望天,三个黑点在上空盘旋,叹道:"我们是棋差一着,忘抹掉血腥气味,故瞒不过这三头恶鹫。"
  侯希白道:"走!"
  输入者:前尘、阿贤、星诗
  || http://nsh.yeh.net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