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十章 魔诀之争

作者:黄易

两人缓缓下山,朝荒村走去。
  这晚厚云积压,星月无光,山风呼呼下,说不尽的荒凉凄清。
  徐子陵问道:"希白兄因何认为这个村子不对劲?"
  侯希白答道:"这个村的房舍结构和规模,均有别于一般偏僻的小村落,似是颇有家世的人避世隐居的处所,故使我感到有些邪门。"
  徐子陵点头道:"确是如此。可是我和寇仲早前却没有放在心上,还烧掉其中几所房子。"
  侯希白微笑道:"我还有个问题:子陵刚才不是说受伤后,会想起平时许多忽略了的问题,不知是甚么问题呢?我好奇得要命。"
  徐子陵轻轻道:"我在思索眼前这庞大无匹,无始无终的神秘宇宙,她就在我们面前,像一个无穷无尽的谜,卓立于我们之外,又与我们息息相关,我们更是她其中一部分。这感觉异常迷人,单是对她的沉思冥想,本身就像一种解脱,一种超越。这种感觉,令我从受伤的困苦提升和净化出来,更隐约觉得自己能纯凭思维去掌握或改变现状,至乎治好内伤。"
  侯希白饶有兴趣的道:"子陵这想法很新鲜。但你所说的事实上亦是玄门或求道中人追求的精神境界。武道最高层次的修行亦正系乎精神的境界和修养。"
  徐子陵欣然道:"只是这种看法和明悟,足令我对身处的天地有全新的体会,更清楚地去掌握眼前每一刻,那是一种无法形容的平静和喜悦。"
  侯希白道:"《尚书》中有”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的精句,子陵言及的境界,庶几近矣。"
  徐子陵低声念道:"道心惟微,唉!道心惟微。"
  侯希白讶道:"子陵想到甚么呢?为何要唉声叹气?"
  两人闲聊间,抵达村口。
  路边两方约两重房舍,在前方延伸开去,贯通全村的大路野草蔓生,一片荒芜。
  徐子陵油然止步,压低声音道:"村内有人。"
  侯希白微笑道:"有人才会有事,子陵既预感村内会有事情发生,村内自该有人。
  那我们应漫不在乎的走过去,还是逐屋搜索?"
  徐子陵欣然举步,淡然自若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际此兵荒马乱之时,敢处身这区域的当非等闲之辈,就让我们入村见识一下。"
  侯希白与他并肩踏上荒村主路,同时提聚功力,准备应付任何突变。
  倏地左方一座房子,亮起灯火。
  两人愕然瞧去,只见灯火移近靠街的窗子,一个熟识甜美的女声温柔的道:"竟是甚么风,把子陵和侯公子吹到这里来?"
  李世民约二万主力骑兵部队,缓缓注进寇仲山头阵地西面的山野平原,部署列阵,持火把照明的三支骑兵队,像三条火龙般蜿蜒而来,照得天际一片火红,军威之盛,确教人望之心寒胆怯。
  李世民离开主队,在十多名将领和二千名玄甲战士簇拥下直趋前线,使人感到他会亲自下场作战,与寇仲正面交锋。
  寇仲卓立寨门之外,居高临下目注着李世民的接近,两旁分别立着麻常和跋野刚两员大将。
  寇仲心中涌起一股连自己也难以明白的情结,从初相识至现在这一刻,经过活这么多年恩怨交缠的关系,他和李世民终到达势不两立,看谁是成王、谁是败寇的时刻,中间再无任何缓冲的余地,更没有人能改变这形势。
  李世民现今是占尽上风,他寇仲则是捱追捱打,而他却必须把这情势扭转过来。
  没有一刻,比这一刻的寇仲更渴望和需要一场胜利,在没有可能中制造出那种可能性。
  从没有一刻,寇仲比现在更敬仰李世民,因为他确是位了不起的对手。
  由慈涧之战揭开序幕,到突围之战,李世民就像战场上最神通广大的魔法师,把包括寇仲在内的敌人戏弄于股掌之上。
  当窦建德在他眼前被李元吉以冷酷残忍的方式当众处死,寇仲立地成佛的在无情的战场上顿悟刀法和兵法的真谛。
  李世民终抵前线,与王君廓耳语数句后,排众而出,直朝寇仲立足处奔去,长孙无忌、尉迟敬德、庞玉、罗土信等诸将和百多名玄甲战士,慌忙追随左右。
  寇仲差点就要从怀内掏出刺日弓远射之,可是想起大家终是一场朋友,对方又似有话要说,只好压下这诱人的冲动,先扬手着手下勿要跟随,跨前数步,朝驰至斜坡下的李世民哈哈笑道:"累得世民兄没觉好睡的赶来,小弟真过意不去。"
  李世民勒马停定,苦笑道:"我们为何会弄至如此田地?请少帅原谅世民忍不住要再说废话。言归正传,少师舍南取东,确是一着出乎世民料外的奇着,所以决定不惜一切,要把少帅留在此处。"
  寇伸大讶道:"既是如此,世民兄为何仍废话连篇?何不立即下达全面进攻的命令。"
  李世民微微一笑,道:"只听这两句说话,就如少师成竹在胸,非是要冒险攻打襄城,更非要自投绝路直闯彭梁。坦白说,从没有一个人能像少师般令世民常感头痛懊恼。"
  寇仲哈哈笑道:"世民兄勿要夸奖小弟,至于小弟有甚么法宝,恐怕大家还要走着瞧哩!若世民兄再没有其他有建设性的话,小弟尚要趁黑赶路!"
  李世民皱眉道:"现在吹的是东北风,假设世民在少帅后方的部队放火烧林,火势浓烟会随风席卷少帅山头阵地,断去少帅东遁之路。那时世民再兵分三路,从正面和两翼冲击少帅的山头阵地,以火箭烧掉少帅简陋的防御设施,少帅如何应付。这算否有建设性的话?"
  寇仲听得一颗心直沉下去,李世民这一着确是狠辣之极,令他原先想出的逃走大计再不可行。
  苦笑道:"世民兄最好莫要逞匹夫之勇,亲率大军攻阵,否则小弟必先取汝的性命!"说罢迅速退回阵内去。
  李世民黯然一叹,发出命令,传信兵以灯号传信,山头阵地后方半里许处立即熊熊火起,横互连两里的山野全陷进烈火中,随风势往山头阵地的方向蔓延过来。
  婠婠像幽灵般持灯立在窗内,火光掩映中一身素白。美眸辉闪着秘不可测的采芒,既清丽不可方物,又有种诡异莫名的味道。
  子陵他们两人怎想得到曾往村内遇上婠婠,一时均看呆眼,说不出话来。
  婠婠露出一个动人的灿烂笑容,柔声道:"子陵受伤吗?真教人家心痛!谁这么可恶和有本领伤你呢?让婠儿给你讨回公道好吗?外面风大,还不进来?"
  窗户转暗,婠婠持灯离开,两人你眼望我恨,完全没法想透为何她会在这里出现时,大门"咿呀"一声给推开,婠婠赤足的俏立门内,娇呼道:"进来呀!"
  徐子陵没有丝毫怀疑婠婠的诚意,领先入屋,侯希白只好紧随其后。
  让往一旁,在两人入屋后把门关上。
  屋内显是经过一番打扫,纤尘不染,大部分家具仍是完好。
  婠婠从两人旁走过,把烛台放在靠窗的小几,背着他们轻声道:"这是否叫有缘千里能相会?徐子陵啊?为何你要再现身在人家眼前?唉!坐下再说好吗?"
  两人呆头鸟般到另一边的一组几椅坐下,瞧着婠婠优美动人的背影。
  侯希白乾咳一声,道:"你像在这里住了一段日子的样儿。嘿!因何会选上这个村子,附近并不太平哩!"
  婠婠柔声道:"侯公子可知婠儿的童年就是在这个美丽的小村庄渡过,到人家十五岁时,师尊放弃这村庄,别迁他处。"
  两人这才晓得此有别于寻常村落的庄园,曾是阴癸派的秘密巢穴。
  婠婠别转娇躯,在两人对面坐下,秀眸闪闪生辉,美目深注的瞧着徐子陵,道:
  "子陵仍末答人家的问题。"
  侯希白代答道:"是杨虚彦那小子,他练成融合不死印法和《御尽万法根源智经》的邪门功夫,趁子陵在战场上被强手围攻的当儿重创子陵。"
  婠婠眉头大皱道:"竟有此事?"
  侯希白瞥徐子陵一眼,苦笑道:"坦白说。直至此刻,我仍不大相信杨虚彦能练成不死印法,不过子陵既有此看法,我便依他的话说出来。"
  徐子陵岔开话题问道:"婠大姐不是打算在此隐居潜修吧?"
  婠婠淡淡道:"睹物伤情,自非我隐居的好地方。你们曾往这里遇上我,是因婠儿约定今晚在这里与敝派的人见面,好解决婠儿手上《天魔诀》谁属的问题,婠儿再没兴趣和他们纠缠下去。"
  徐子陵不解道:"你只要找个幽静处所躲起来,谁能找得到你?为何却要冒这个险!"
  婠婠微笑道:"因为我要让他们知道我才是阴癸派的正统,阴癸派的继承人,阴癸派会因我而薪火承传,发扬光大。"
  侯希白沉声道:"《天魔诀》不仅是贵派中人人欲得之物,圣门其他派系亦无不觊觎,若惹出石师来,你会是弄巧成拙!"
  婠婠含笑摇头道:"没有人能在我身上把《天魔诀》取走,包括令师在内。婠儿天魔大法已成,最后一着”玉石俱焚”即使令师亦没有十分把握应付。我定下今趟生死之约,正是要证明给圣门所有的人看,我婠婠不但有资格更有那本领保存师尊亲手交予我的东西。"
  徐子陵低呼道:"有人入村哩!"
  婠婠讶然朝他瞧来。
  边不负的声音在街上响起道:"婠儿这是何苦来由,还不出来见你边师叔。"
  婠婠神色回复冷漠平静,轻轻道:"待我杀掉此人,再想方法为子陵治好伤势。"
  说罢幽灵般出门去了。
  输入者:前尘、阿贤、星诗
  || http://nsh.yeh.net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