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十三章 苦海无边

作者:黄易

石之轩去后,三人你眼望我眼,均想不到事情会如此解决。
  侯希白首先叹道:"子陵的预感灵验如神。"
  婠婠讶道:"甚么预感?"
  侯希白欣然道:"刚才我们被敌人追得喘不过气来,子陵却感到这荒村是唯一生路,现在果然应验。真惭愧,当时我还反对到这里来呢。"
  婠婠幽幽地瞥徐子陵一眼,垂下螓首,一副思潮起伏的样儿。
  侯希白忍不住问婠婠道:"刚才婠小姐究竟想问石师甚么问题,而石师也像晓得婠小姐想问甚么的神态,且为逃避回答立即离去。"
  婠婠浅叹一口气,轻轻道:"我想问他现在既对祝师表现得那么内疚多情,当年为何又要在和祝师一夜恩情后,无情地舍她不顾而去。"
  侯希白和徐子陵欲语住口,这问题除石之轩无人能提供答案。
  婠婠又道:"你们两个该比我更清楚石之轩,他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
  侯希白苦笑道:"我认识的是多情一面的石师。对我来说,他当然是情深如海的人,否则不会弄至精神分裂。"
  徐子陵凝望石之轩消失处,点头道:"他是个内心矛盾的人,狠下心肠时可干出任何事来,统一圣门至乎统一天下,是他心里最重要的事,更是至高无上的神圣使命。但在另一方面,本身却是无比多情,这两种矛盾的情绪在他心中不断冲突,造成悲苦悔疚的人生!汲取圣舍利的精华后,他分裂的性格重归于一,但内心的矛盾却比以前的地更激烈。这是连他自己也始料不及的。"
  婠婠皱眉道:"可是他为何要放过我?"
  徐子陵先缓缓摇头,表示想不通,旋又点头道:"或者是因为他再不看好李唐,李世民不能在洛阳之战置寇仲于死地,李唐统一天下之路将困难重重;一俟寇仲与宋缺结合,天下势成二分之局,圣门的统一大计将严重受挫。对付李世民一事更只好无限期的押后。在这种情况下,石之轩遂对你婠婠生出怜才之意。"
  婠婠不解道:"怜才之意!"
  侯希白同意道:"子陵至少说出石师一半的心意。小弟虽是他的继承人,却非圣门中人的料子,更非统一圣门的料子。环顾圣门后起一代诸弟子,惟婠小姐和杨虚彦成就最高,但是杨虚彦身分特殊,对统一天下有兴趣,却对圣门没有任何归属感。故而婠小姐已成石师之后最有希望振兴圣门的人,他让你保留《天魔诀》,又设法化解你对它的仇恨,正是从这种心态出发。"
  婠婠道:"你石师另一半心意又如何?"
  侯希白苦笑道:"我在子陵刚才说话时,忽然悟通此点,石师是有些心灰意冷哩!"
  徐子陵讶道:"希白为何有这个想法?"
  侯希白道:"杨虚彦是石师一统天下最重要的棋子,当李唐分裂内乱时,杨虚彦以杨勇之子的身份可发挥纂唐奇效,但杨虚彦的背叛,打乱石师的全盘计划。他杀死”善母”莎芳,是尽最后的努力来镇伏杨虚彦,可惜仍是徒劳无功。更要命的是石师发觉一向忠心耿耿的”胖贾”安隆亦生出异心,使他感到孤立无援。"
  徐子陵愕然道:"安隆不是最崇拜他的人吗?"
  侯希口道:"此一时也彼一时也,石师是从杨虚彦通晓不死印法而瞧破安隆的背叛。
  当年石师把不死印法写成书卷时,安隆一直在旁侍候,他还和安隆讨论不死印法的诀要和奥妙,石师因何这样做本是令人费解,可能因怕害死碧秀心后被正道围攻,故以安隆作传法之人,而让安隆得悉不死印法的事是千真万确,因为是石师亲口告诉我的。"
  婠婠沉吟道:"这么说,杨虚彦该是从安隆口中得悉不死印法的秘密,加上他曾看过上半截印卷,又追随令师多年,所以能练成不死印法。"
  侯希白叹道:"这是最合情合理的推想。"
  婠婠道:"以令师的为人,会否如此轻易放弃振兴圣门的神圣使命?"
  侯希白摇头不语。
  徐子陵沉声道:"从我接触他的经历,他情绪的波动很大,不时透露出心中的矛盾。
  至少他自认无法对女儿狠下心肠,这亦是圣门各派系不肯服他的主因,这确会令他意冷心灰。不过当有一天形势改变,例如寇仲和宋缺被李唐击溃,他说不定会改变过来。因为始终他是为求目的不择手段的人。"
  婠婠微笑道:"想击败寇仲和宋缺,谈何容易。"
  侯希白道:"此处不宜久留,婠小姐有甚么打算?"
  婠婠双目射出凄迷之色,向徐子陵道:"子陵内伤极重,伤及元气,没有一年半载,休想复原,且功力必大打折扣,可能永远无法回复以前的境界。"
  徐子陵洒然道:"若天意如此,我只好听天由命。"
  侯希白安慰道:"青璇必有回天之法。"
  婠婠一呆道:"你们要找石青璇吗?我还打算好好侍候子陵,想想替他医疗的办法。"
  徐子陵想起石青璇立即心中一热,甚么内伤都抛诸九霄云外,歉然道:"好意心领啦!那敢劳烦你呢!"
  婠婠露出黯然神色,旋又回复平静,微笑道:"婠儿明白。就让我送你们两人一程,那即使杨虚彦暗踪而来,也不用怕他。"
  两人只好答应,动程上路。
  在第一道朝阳破云而出,照遍大地时,寇仲的殿后军抛离追兵近三十里的路程。
  他和邢元真、跋野刚登上附近山头,遥观东面襄城的方向,一队五千人的唐军,在前方十里许处的前山布阵,截断前路。
  此事早在他们意料中,并不惊讶。
  寇仲欣然道:"我们今趟的战略非常成功,趁黑击溃唐军的三支先头部队,令李世民不敢冒进,最妙是引得他们随后追来,还以为我们志在襄城。"
  邢元真点头道:"我们其他的人马理应安然于赴隐潭山的路上,我们把李世民引来此处,该能争取多一、两天的时间,让陈公成功建设坚固的山寨。"
  寇仲目注敌阵,道:"若我们能击败拦路的襄城军,是否可轻取襄城呢?"
  跋野刚听得眉头大皱,道:"我们血战竟夜,伤亡近二百人,不论人马均疲乏不堪,恐怕无力取胜,何况敌人兵力在我们五倍之上,又是以逸待劳,请少帅明察。"
  寇仲笑道:"我只是说着玩儿。就如跋将军之言,我们绕过敌军,诈作硬闯陈留,到适当时候改向往隐潭出去,就这么决定。"
  跋野刚和邢元真均被寇仲轻松的语调感染,生出最艰难的时刻已成过去的感觉,虽然事实并非如此,至少感觉这样。
  寇仲一声令下,休息近一个时辰的殿后军全体踏蹬上马,继续行程。
  婠婠拉着徐子陵的衣袖,到一旁说话,分手的时刻终于来临。
  侯希白知趣的走上附近一座小丘,俯察远近,搜索敌人的形踪,负责把风。
  婠婠香肩微挨徐子陵,幽幽道:"人家当然希望能与子陵后会有期,但这愿望非常渺茫。我对石之轩再没有此仇非报不可之心,反对他生出同情。正如他说苦海无边,祝师正因活在不能忍受的痛苦中,故生出与石之轩偕亡之心。石之轩对祝师的话,不正是对他自己的写照吗?祝师可以把所有力气用在痛恨石之轩之上,而石之轩则只能痛恨自己。一错再错,两个深爱他的女子都因他而死。"
  徐子陵听得烯嘘不已,岔开话题道:"婠婠和我们分手后,打算到那里去?"
  婠婠白他一眼道:"子陵想知道吗?"
  徐于陵话已出口,当然收不回来,只好点头应是。
  婠婠一对美睁闪亮起来,柔声道:"我将会走遍天下去找寻某一事物,而我圣门的梦想,将会凭此而完成。"
  直至此刻,徐子陵仍弄不清楚婠婠心中的大计,亦知她不会和盘托出。只好道:
  "我很想说祝你心想事成,又怕你梦想的完成代表很多人的苦难,所以真不知说甚么话才好。"
  婠婠"噗嗤"娇笑道:"若你有机会见到师妃暄,请告诉她婠儿和她的斗争没完没了,大家走着瞧吧!奴家走啦!但愿石青璇能令子陵完全复原过来,且为你诞下白白胖胖的小子陵。"说罢一阵风的飘然而去,还数次回头对他挥手。
  侯希白来到徐子陵旁,目视她美丽的情影消没在林木深处,道:"是恨多蜜少,还是相反呢?"
  徐子陵摇头难语,心中晓得婠婠白衣赤足的模样,将永远紧随着他。
  经过三天三夜的高速赶路,寇仲等无不人疲马倦,支持不下去,而李世民的大军们在后紧追不舍,幸好终到达隐潭山。
  麻常的大军在山路上设置阵地,迎接他们的来临。
  寇仲的来临,满山头的战士均为领袖雀跃欢呼。
  寇仲甩蹬下马,麻常迎上来道:"陈公已到天城峡建设营寨,这处已交由我负责,少帅请到山内清潭旁的营地休息。"
  寇仲向跋野刚、邢元真和一众干下笑道:"你们听到麻将军的话吧!好好的去大潭洗个澡,睡他娘的一觉,明天又是一条好汉。"
  跋野刚讶道:"少帅不和我们一道去吗?"
  寇仲目注远方,双目杀机大盛,狠狠道:"我只要打坐一个时辰,等功力恢复,隐潭山是第一个关口,我要李世民明白我寇仲是绝不好惹的,他欠我的血债,我寇仲会逐一讨回来。"
  输入者:前尘、阿贤、星诗
  || http://nsh.yeh.net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