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一章 穷追不舍

作者:黄易

徐子陵和侯希白坐在淮水北岸一处山头,遥观对岸远处一团隐约可见的光茫,应是某座城镇在刚入黑的灯火。
  侯希白欣然道:"假设我没有猜错,对岸那座城池该是巴东郡,此城位于河流交汇处,我们可以买一艘小船代步,让子陵静心养伤,不用靠两条腿走路那么辛苦。"
  徐子陵有感而发的道:"希望在那里再见不到战争,最好是听不到有关战争的任何消息。"
  侯希白沉默下来,神色一黯道:"我虽然不断提醒自己不去想寇仲和他的少帅军,偏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思路。唉!若寇仲逃不出李世民的追杀,我们怎办好呢?"
  徐子陵容色平静,岔开道:"有个地方,我和寇仲一直想回去,又最害怕回去。"
  侯希白恍然道:"是否你们娘安息之处?"
  徐子陵点头道:"就是那个我和寇仲永远不会忘掉的美丽小谷,若寇仲战败身死,我会向李世民领回他的骸骨,带到小谷安葬,然后在那里结庐而居,从此不理外面的事。"
  侯希白皱眉道:"听子陵语气,似连青璇也不理会哩。"
  徐子陵苦笑道:"那是另一回事,若她肯屈就,我只会感激得涕泪交流。但坦白说,她直到此刻,仍过不了她自己那一关,我对她没有丝亳把握,不抱任何奢望。"
  侯希白道:"我是旁观者清,你是当局者迷。照我看石青璇对你是情不自禁、泥足深陷,只是你对自己没信心而巳!"
  旋又叹道:"原来你并不看好寇仲。"
  徐子陵敞笑道:"恰好相反,我认为寇仲绝不会那么易被击垮的。但我有一种感觉,我敢肯定他直到这一刻仍然活着,如他死了,会第一时间来向我报梦。"
  侯希白心情开朗起来,用力点头道:"说得有道理。渡河的时间到哩,明早我们将舒舒服服的从城内最豪华客栈的其中一间上房醒过来,嗅着上床前沐浴过的香味,研究该到城内那所酒家吃早点。"
  徐子陵失笑道:"去吧!我想到的只能是趁早坐船离开这可能是由唐军占据的危险地方。"
  两人笑着走下山坡,朝淮水掠去。
  寇仲下达撤退的命令。
  过去的三天三夜,他没有瞌过半刻,李世民大军甫到,立即派出手下大将来攻打进入隐潭山的隘道。又另选轻身功夫高明者,在箭矢不及的远处,攀山越岭地来袭上。这批敌军人数不多,却对在入口峡道山头高处设置防御阵地的少帅军生出最大的威胁和破坏力。
  幸好由寇仲一手挑选训练和饱经战火历炼的飞云卫在这艰苦的情况下发挥出极大作用,他们人数虽缩减至三百二十余人,但据在高处固守,应付敌人的入侵,加上寇仲这个高手,虽是疲于奔命,仍能粉碎李世民策动一波又一波的攻浪。
  而以杨家军为主的七百余人,在麻常的措挥下,藉滚木、档石和强弓劲箭凭入山之险固守,应付李世民大军的正面冲击。
  假设情况能如此继续下去,寇仲定可多守三四天,可是李世民派遣另一支一万五千人的部队,由罗士信率领东行,绕过隐潭山从东面来攻。又让此军封锁隐潭山南路出口,将会把俨如瓮中鳖的寇仲困死山中,所以他纵不情愿,也要在这情况发生前退离山区,往天城峡与己军会合。
  他们边退边砍伐树木,在山路造成重重障碍,既可令敌人无法衔尾追击,更可令李世民须清理障碍,多费两天时间穿越山区。
  李世民今趟追来的大军达五万之众,是寇仲他们的兵力十倍以上,纵使寇仲智勇双全,但能否顶得住李世民的攻击,仍要看陈老谋的防御工事有多坚固。
  王玄恕带着战马,在山区南方出日处恭候寇仲大驾。把守山区入口之战伤亡不算严重,阵亡者百许人,伤者二百余人,已先一步运回天城峡营寨治理。
  近千的少帅军全体上马,越过山寨,朝三十多里外的天城峡驰去。这介于两列高山间是丘陵起伏的荒野,被密林覆盖,溪河隐藏在参天古木中,冷杉、松,白,樟檥等葱葱郁郁,天然景玫美不胜收,南北山峦蝈云簇拥,半山流云如带,山惯烟霞缥缈迷蒙,颇有"虽然无画都是画,不用写诗皆似诗"的胜境美态,一片宁和,茫不知可怕的战火,以及寇仲和李世民的生死斗争,蔓延到这和平的天地间来。
  寇仲心想的却完全是另一回事,向在旁并骑而行的王玄恕道:"李世民清除山路的障碍须两天时间上。戈营立寨则至少四、五天工夫,且要砍掉大批树木,以防我们火攻,所以我们该还有近十天的喘息机会,只不知陈公方面情况如何?"
  王玄恕兴奋的道:"天城峡地势非常理想,深得据高地、择要隘、上有山险、向平易等自固扼敌的优胜条件,最精彩是从阵地外看过去,绝察觉不到后方竟有贯穿高山的秘密峡道。"
  另一边的麻常问道:"营寨内是否有水源?"
  王玄恕欣然道:"峡道内不但有水有草,且可采松脂作燃料,至于粮食,这几天我们四出打猎,所获甚丰,足够十天之用。敌人来攻时,我们则可到峡道另一边搜猎和放牧,只要守得住阵地,不会有粮草短缺的问题。"
  麻常和王玄恕一问一答,均关乎到少帅军存亡的头等大事。立寨固守除粮食、草料和燃料各方面的补给,最关键就是食水,所谓"乏水无草,谓之天灶",乃兵家绝地。
  幸好此时是秋冬之交,尚未降雪,否则草料方面将成为难题。
  寇仲沉吟道:"我们必须制造木桶,在营寨内储备大量食水,也可用来抵御李世民的火攻。"
  王玄恕笑道:"全赖陈公想出隔山取水的妙法,以大竹筒首尾相接,通往峡道内的多处水瀑直接取水,灌到营寨,不虞没有水可用。"
  寇仲和麻常同声叫绝,陈老谋愈来愈像另一个鲁妙子。
  寇仲仰首望天道:"草料要尽量储备,否则一旦下雪,马儿将没里腹之物。"迎脸吹来的山风,隐带寒冬的冷意。
  王玄恕道:"此事由玄恕负责,请少帅放心。"
  众人奔上一座山丘,眼下再无林木阻挡视线,只见营寨立在前方一处山头上,后面是有如刀削、矗立赳峭,往东面延绵无尽的天城山脉,营寨四周达半里的树木均被砍伐清光,留下一截截连着树根的矮树头,情景怪诞。
  寇仲旧地重游,拿当日与现今的心情相比较,只觉中间的经历变化万千,心中不由百感交集。
  众人勒马停下,观察周围形势,想到数天之后,从这里向营寨眺看的将是李世民,分外感到刻下机会难得。
  麻常难以置信的瞧着仍在大兴土木的山头阵地,低呼道:"竟是一座土石寨!为什么形状这么古怪?"
  王玄恕微笑道:"麻将军是否指山寨不规则的形状?原因是陈公利用山头粗壮的树木,去其枝叶,截断至两丈的高度,以环绕山头的百多株有根盘地的秃树干,作为桩柱支架,再以其它砍伐下来的树木造成可抵受撞车冲击的硬木结构,既现成方便,又省去挖坭土立木架设堑坑的工夫,但由于要依循原有树木的形势位置营造,形状不得不将就和怪相点。"
  麻常叫绝道:"确是别出心栽的构思,舍此我再想不出更好方法。以壮树坚木为架构,辅以大石枯土,顿把营寨变成一座墙高两丈的小山城,大大增强防御力,陈公确是了得。"
  寇仲瞧着在这不规则的土木寨外正忙碌掘壕为堑的少帅军战士,掘出的泥土就运往山头铺筑寨墙。
  邴元真指着山寨外只剩高不到三尺,一截截遍布三方的树木余干,欣然道:"这些余干更令人叫绝,形成天然的拒马障碍,李世民若要清理,首先须问过我们的弓箭手,想到对方进攻时要小心翼翼的绕着树头而过,不能长驱直进,这十多天来憋的鸟气立即全消。"
  寇仲感觉到身旁各人的欢欣振奋,人人均对这座颇具规模的山寨指点赞美,不但因山寨能成为他们安身固守之所,更重要的是山寨后的秘密峡道为他们提供无限的生机。
  粮草、食水、燃料至乎后援所有难题皆迎刃而解,他们再非陷于完全被动和捱揍的局面,因而士气大振,对他寇仲更有信心。
  王玄恕道:"休息的地方设在峡道内,由于营帐在突围时失掉,所以陈公筑起百多间茅屋,比帐幕更舒适温暖。"
  寇仲大叫道:"成啦!我们就以这由陈公的脑袋想出来的山寨,抗击李世民在我们十倍以上的大军。"
  众人轰然应喏。
  一队人马由跋野刚率领从山寨大门驰出来相迎。
  寇仲怪叫一声,尽泄过去十多天所受的冤屈和欺压的不干之气,领手下驰往山坡,朝山寨奔去。
  徐子陵一觉醒来,拥着清洁的被铺,想起过去十多天的颠沛流离,每一刻都在危险渡过的生涯,几疑是两个不同的人世。
  昨夜他们是巴东郡关上城门前最后入城的两个人,抵达城门始知这是老爹杜伏威的城池,把门的江淮兵见他们衣首讲究,没有兵器随身,一副文人雅士的样儿,以为他们是世家子弟,忙向这两头肥羊抽油水,苛索城门税以外的银两。
  教徐子陵意想不到的,是侯希白竟不是随手打发,而是和他们讨价还价,几经辛苦议定一个比江淮兵所索低得多的价钱,完成交易,进得城来。
  事后侯希白解释道:"如你表现得太松手,会使他们误会你是头好欺负的羊牯,又或身家丰厚至不用斤斤计较匾匣之数的纨胯子,无论是那一个可能性,这些吸血鬼会千方百计来榨尽你的血汗钱,甚至会不惜谋财害命。所以我和他们争论价钱,不是我舍不得银两,而是免自招无谓的烦恼。"
  他现在睡的是城内最著名的豪华客栈--巴柬旅舍的上房,侯希白可不像他和寇仲,衣食住行无不讲究,而他和寇仲更不会像他般只肯睡最好的房间。
  寇仲现在情况如何呢?他们是否还有相见之日?
  "才醒,"侯希白推门进来笑道:"子陵昨晚睡况如何?我却是先苦后甜,第一个是噩梦,第二个才是好梦,梦见妃暄了。"
  徐子陵瞧着他边说边在床沿坐下,待听到最后"妃暄"两字时,他猛地一震的从深思和回忆中醒过来,欲言又止。
  侯希白讶道:"子陵想说什么?"
  徐子陵凝望他好半晌,心中涌起难以形容的情绪,叹道:"希白兄曾对我说过,以后只会以一种超然的态度去欣赏天下美女,这是你的一个改变,而你为何会有此改变?
  我一直想不通,直到此刻,始知道个中原因,你是为了妃暄,对吗?"
  侯希白愕然道:"子陵真厉害,竟能看破我的内心。唉!怎说才好呢?当我第一眼见到妃暄时,就像看到到展子虔的真迹,觉得世上没可能有更好的美人,她令我领悟到美丽的真谛,那是超越我画笔的禅境。自她踏足尘世,让我等几人得睹,侯希白再非以前的侯希白。"
  徐子陵大讶道:"听希白兄的话,似乎全不牵涉到俗世的男女之情,而是抱持着一种超然的心境。"
  侯希白双目异芒闪动,徐徐道:"天下间,恐怕只有你明白我的心意。我之所以矢志画道,就是基于我与生俱来对至善至美的追求。人世间本没有完美的东西,可是给我捕捉到画面上的却总是最动人的景象,等若你和寇仲不时挂在嘴边那遁去的一。"
  顿了顿续道:"你曾否深思过美丽的本质?美丽是人世间最感人也是最神秘的东西,我名之为画禅。子陵曾否想过美丽是什么一回事吗?为什么我们会认为某物美或不美?
  美丽更是没有标准的,我和你感到星空非常迷人,很多人却是不屑。美丽更有无形的或是有形的,内心的美看不见抓不着,像妃暄般秀外慧中,正是美丽的极致,是一种可令任何人自惭形秽、神圣不可侵犯的美丽。"
  徐子陵微笑道:"我从没学你般去深思美丽那不能捉摸的本质。听你这么分析,颇有茅塞顿开的喜悦。但也想到人世间不公平的一面,为何要有美丑之别?不过这可是谁都没法改变的现实。"
  侯希白仍沉浸在某一种情绪中,叹道:"美和丑根本是一种不可抗拒的命运,自我第一眼看到妃暄,我的生命无限地丰富起来,彻底令我对女性的态度产生天翻地覆的变化,从各种尘世俗念中超脱出来,变成画道纯净的追求。"
  徐子陵道:"在遇上妃暄前,希白兄是否早厌倦偎红倚翠的生涯?"
  侯希白苦笑道:"你倒看得透我,在成都你对我的生活方式有切身的体验。唉!感情当然是一种负担,尤令我不能忍受的是发觉美好事物另有不美的一面。"
  旋又沉吟道:"青璇是毫不逊色于妃暄的女子,她与妃暄有基本上的差异,无论妃暄出现于何时何地,她总予人一种不属于凡尘的感觉,青璇却恰好相反。不论是她的人或她妙绝天下的箫音,均能与时地融为一体,无分彼我。她们均代表超越我画笔的一种至美的禅境。当我第一眼看到她时,恨不得有笔墨在旁,把她活现于美人扇上,可当我听毕她的箫音,再无法掌握她最动人的一面,那确非任何笔墨可描述的。"
  徐子陵想起数次与石青璇见面人景交融的动人情景,叹道g"说得好,你把我没法形容的感觉一语道尽。"
  侯希白欣然道:"对美丽的讨论暂且告终,子陵内伤的情况如何?"
  徐子陵苦笑道:"经婠婠的天魔真气解去邪毒,已大有起色,不过离复原仍遥遥无期,更可能永远失去进窥武道的机会。"
  侯希白皱眉道:"真的这么严重?"
  徐子陵道:"杨虚彦的魔功歹毒邪恶,伤及我的本元。而事实上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命运是怎样发展便怎样发展吧!我们到那家酒楼吃早点去?"
  侯希白道:"巴东城最有名的是望淮楼,楼高三层,位于城北,最高一层可看到城外淮河流过的美景。"
  徐子陵掀被下床,微笑道:"有否打听寇仲的消息?"
  侯希白点头道:"没有任何消息。只知襄阳和附近几座城池的唐军调动频繁,不时有唐室水师船只经过淮水,难道李世民是要对钟离用兵,形势紧张非常。真古怪!寇仲不是逃住这边来吧?"
  徐子陵忽然停下穿衣的动作,露出奇异的神色,低喝道:"出来吧!我知是你杨虚彦,快出来!"
  侯希白心中剧震,最可怕的事终于发生。
  输入者:天涯客 ||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