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二章 奇法克敌

作者:黄易

"嗖!"
  一支箭从寇仲的刺日弓射出,命中千步外的一张铁盾,出乎所有人料外,坚硬的铁盾以旋转的方式爆裂,碎屑撤满一地。
  围观着的千百计的少帅军战士声喝采,情绪高涨。
  山寨内被土木墙围起的面积非常宽敞,纵横均超过三千步,足够作马球赛表演的场地有余。在峡道前以粗壮的树木筑起一座两层高的建筑物,峡道的出入口就在下层处。
  这木构建筑呈长方,纵十丈横十五丈,非常坚固,纵使被敌人攻入寨内,要进入峡道,还要闯过此关,在战略上具关键性的作用。
  沿着寨墙八座箭塔正在兴建中,空地上堆满土、石、木材等建筑用的材料,必要时可用作修补寨墙箭塔破损的部份。靠山壁处另有十间木营舍,每营可供十多名战士休息睡觉,与庞大的主建筑物互相照应。
  在山寨正中处则挖出一个直径达两丈的人工圆池,底部和边壁用黏土石块砌。以两条首尾相衔接的长竹筒输水管引进岐道来水注满圆池。
  山寨令少帅军一洗被穷追猛打有如丧家之犬的颓气,因他们不但争得喘一口气的机会,并建设起大的防御工事,更重要的是山寨后有活路,进可攻,退可守。
  主建筑下层放满粮食、草料和燃料,第一层则作休息之用,上面的大平台可远眺寨墙外敌人的形势。由于冬天迫近,木构建筑不但是战略上的要求,且可供战士躲避风雪,乃山寨存亡的所系。
  峡道内是战马和战士休养生息的安乐之所,令战士能在两军交锋的当儿,轮番躲避无情的战争。
  寇仲由陈老谋手上接过另一枝就地取材制成的箭,讶道:"是从什么木材削制而成的?既坚且勒,乃上等箭材。"
  陈老谋以一贯洋洋得意的神态油然道:"这是木制成的箭,专供少帅使用。亦只有少帅能把这种原始粗陋的箭射得又劲叉坚,不失准绳,若由其它人的弓射出,恐难穿透对方兵员的盔甲。"
  寇仲皱眉道:"我们有足够的箭矢吗?"
  兵家有云:"军器三十有六,弓称首;武艺一十有八,而矢为第一。"由此可知弓矢在战争上的重要性。即使有城可任由带兵器出城入城,却严禁带弓弩,正因弓弩具远距发射伤人的威胁力。在战争中弓弩更是必备之物,若寇仲方面缺箭,纵有坚墙高垒亦形同虚设。
  陈老谋笑道:"少帅放心上,这十多天的追逐战中,我们射出不少箭矢,但收回敌人射来的箭矢更多,足供十天日夜不停的应用。木箭除供少帅专用外,也可作火箭来制敌,老夫依鲁妙子天书中的图样制成一个耐烧的火套,只要涂以松脂,套上木箭锋,可如附骨之蛆般插入敌人的撞车和挡箭车身,烧他奶奶一个痛快。"
  寇仲哈哈笑道:"烧他奶奶一个痛快!哈!今趟若找们能守到老跋来救,陈公你居功至伟,没有人敢否认这一点。"
  立在四周的跋野刚、王玄恕、麻常、邴元真无不出言赞美,陈老谋则欢喜得合不拢笑嘴。
  寇仲别首仰望主建筑后的峡道入口,由于山壁岩,从外看去,即使在山寨内的近距离,仍瞧不破有这条贯山信道。
  寇仲道:"若你是李世民,兵追至此处,见我们背山立寨,会有什么想法?"
  麻常道:"我会心生怀疑,在这该是粮绝草尽的地方,少帅能捱多久?"
  王玄恕色变道:"既有怀疑,当然会使人攀山侦察,崖壁虽非常峻峭,仍难不住对方轻功高明的能手。"
  陈老谋道:"老夫与跋大将军曾攀上山顶,所见危崖处处,危险林立,加上山崖老树盘据,云锁雾封,看不见下方峡道,除非他们敢冒险爬下来,否则休想发现我们的秘密"
  众人目光往跋野刚投去,这有胡人血统的硬汉壮声道:"我并没有登至顶,因为纵有高明轻功,仍是非常危险。兼之山壁水气结成坚冰,滑不留脚。一个不小心就要跌得粉身碎骨。"
  寇仲舒出一口气道:"那我就可放下心头最担心的事。跋大将军爬不上去,敌人便该爬不过来,最好是来一场大雪,我们这山寨再无破绽可乘!"
  陈老谋笑道:"少帅请上一楼的帅房休息,我们要开始弄他娘的数十部投石机来,虽比不上洛阳的飞石大,也够敌人消受。"
  寇仲大笑道:"弄他娘的数十部投石机,陈公何时学我般满口粗言。随我来的兄弟们,睡他奶奶一大觉的好时光到哩!"
  说罢,笑着往主建筑跨步而去,步伐间流露出极大的信心,再非被李世民赶得东逃西窜时的狼狈模样。
  徐子陵低声向侯希白道:"只有他一个人,我感应得到。"
  侯希白暗抹一把冷汗,若非徐子陵受伤后感觉灵锐大增,让最擅长暗袭刺杀的杨虚彦来个奇兵突击,后果实不堪想象。
  他可推想杨虚彦一直在暗中追踪他们,幸好昨晚他们是最后入城的两个人,而杨虚彦又不想打草惊蛇攀城而入,所以待至天明城门开放时方始入城,打探到他们住进这家客栈,遂一心前来进行他最拿手的勾当。岂知被徐子陵一口喝破,令这最擅长潜影匿形的影子刺客无所遁形。
  杨虚彦的声音在内院响起道:"徐兄原来功力尽复,大大出乎小弟意料之外。不过小弟此来并非针对徐兄,而是要与希白解决师门间的一些恩怨。"
  侯希白和徐子陵听得你眼望我眼,当然晓得杨虚彦不会只为师门恩怨来,只是以图逐个击破。
  侯希白双目露出坚决的神色,正要答腔。徐子陵抢先道:"杨兄何不稍待片刻,待我和希白说几句话。"
  杨虚彦长笑道:"有何不可。两位尽管说话,我到鱼池观鱼散心。"
  他们入住的上房位于巴东客栈后花园内,是四合院的建筑形式,四边厢房围起内院,由于房租高昂,所以只两、三间厢房住有其它客人,不过即使住满人也不会有人敢在这乱世理会江湖上的斗争仇杀。
  内院布置讲究,遍植花草树木,置有鱼池假山,四面回廊,景致颇美。
  侯希白讶然瞧着徐子陵,因怕杨虚彦窃听,压下声音道:"子陵有什么紧要话说?"
  徐子陵从容道:"希白是否下了拚死之心,决意死战。"
  侯希白道:"还有别的方法吗?只要子陵行走两步,定会给这混蛋窥破内伤未愈。"
  徐子陵叹道:"可是希白有否想过,你决意死战,是因没有信心击退杨虚彦?"
  侯希白苦笑道:"事实如此,为之奈何?我能和他来个两败俱伤,又或同归于尽,对我来说是非常理想。"
  徐子陵坦诚的道:"你若以这种心态去和杨虚彦决战,必败无疑。"
  侯希白一向信服他的智能,沉吟片晌,点头道:"我明白子陵意思,我会设法冷静些,不会变成有勇无谋的莽夫。"
  徐子陵道:"仍是绝对不够。你首先要消除对不死印法的恐惧!唯一方法,就是回复一贯洒脱的心态,视武道如画道,当你晋入画禅的境界,将是你臻达武道至境的一刻。"顿了顿微笑道:"老杨既以为我恢复大部份功力,我就可凭此要他栽个大筋斗,然后我们轻轻松松的去吃早点。"
  侯希白张开美人招扇,扇上美人的一面向着徐子陵,哈哈笑道:"与君一席话,胜练十年功。我现在就去和杨兄玩儿,子陵请为小弟押阵。"
  徐子陵瞧着侯希白的背影消夫门外,欣然穿上外衣,穿过房门来到厢厅,透窗看去,杨虚彦正从鱼池旁别过身来,目光先落在逐渐接近的侯希白,再透窗往徐子陵投来,双目神光闪闪,微笑道:"徐兄该不会插手到我们两师兄弟的事内吧?"
  徐子陵生出奇妙的感应,晓得杨虚彦尚未受到侯希白的威胁,随时可改变目标,破窗而入,向自己全力进击。而杨虚彦亦确有此心,故言笑间暗中凝聚功力,务使他身处险境。
  徐子陵向杨虚彦展露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忽然踏前一步,贴近外窗,手作莲花法印,淡然自若道:"原来杨兄有兴趣和小弟先玩一场。请勿客气。"
  侯希白倏地移前,推进至距杨虚彦十步许处,槢崩合拢,遥指杨虚彦,哈哈笑道:
  "子陵不要抢先,他是我的。"
  杨虚彦"锵"的一声拔出影子剑,摆开架式,目光仍停留在徐子陵身上,露出惊疑不定的神色。
  假若徐子陵真的功力尽复,于他和侯希白交锋时从旁出手偷袭,即使以他融浑御尽万法根源智经和不死印法的超凡魔功,仍只有饮恨当场的结果!这个可能性令他一时不敢冒进。
  侯希白却是欲进不能,就在杨虚彦剑锋朝他指首的一刻,周遭流动的空气似是忽然凝固,变成无形的万斤巨石,压得他难以动弹,如非他运功力抗,恐怕早吐血受伤。
  如此魔功,确是意想不及。
  徐子陵两手负后,缓步出厅,跨过门槛,来到宽敞的外院,挨近侯希白后侧处,仍脚步不停,他以超乎常人的精神修养,把内伤彻底忘掉,移到内院中心两人对峙一旁的回廊,哈哈笑道:"杨兄的话似乎有欠考虑,先不说你被逐出门墙,与希白再无任何关系,且重要的是我们间并非一般江湖仇杀,什么江湖规矩都不能在我们之间生约束之效。
  当日你伤我时,请问有否想过江湖规矩?"
  杨虚彦双目杀机大盛,厉叱道:"既是如此,徐子陵你为何还不下场动手,是否内伤仍未痊愈?"
  徐子陵精神一振,知道杨虚彦完全看不破自己的虚实,表面凶神恶煞,实则内心虚怯,大大削弱他的战力,若无其事的道:"如此说小弟不客气啦!"
  杨虚彦冷哼一声,姿态不变的往后弹退,剑锋化作点点芒光,带起无数细碎的气旋,非是进攻,而是自保。
  徐子陵玄之又玄的精神感应全面开展,他探测的非是杨虚彦真气分布情况,而是对方精神的强弱和目标,亦即杨虚彦魔功那遁去的一。他清楚惑到杨虚彦此招不但有试探他虚实,看他能否下场动手的目的,且是布下陷阱,引侯希白进击,在看似平均分布的剑气场中暗藏黑手魔功杀着,希冀一举重创侯希白,再从容对付徐子陵。
  影子剑是虚,黑手魔功是实。
  在气机牵引下,侯希白如影附形的纵跃而起,手上美人扇仿似他妙绝天下的画笔,在空中画出充满线条美的进攻笔触,从对方满天芒点中找寻真主。点向杨虚彦的影子剑锋,深得以书道入武道的真谛。
  徐子陵探出右手,戟指退往鱼池上空的杨虚彦,纯以精神力把这可怕的大敌锁紧,喝道:"攻他中府!"
  中府大穴位于胸膛位置,肺腑吸氧,胸廓扩大至此,是手太阴肺经和足太阴脾经交汇之处,更是杨虚彦黑手魔功运作的要地。杨虚彦往后飞退,撤功变招,被徐子陵感应到个中微妙处,故出言指引侯希白。
  换过说话的是其它人,面对漫空剑芒剑气的侯希白肯定会稍作犹豫,但因他一向信服徐子陵,更晓得他的精神感应超乎武功,一声长笑,美人扇"竣"的一声张开,横扫凌空的扬虚彦,其中暗藏变化,似要扫打影子剑,事实上可随时变招疾点对方中府穴。
  杨虚彦双眼闪出掩藏不住的震骇神色,显是因被徐子陵瞧破他的虚实。
  "蓬!"
  漫空剑影消去,杨虚彦未及变成漆黑的魔手,与由满张改为褶的美人扇正面交锋,生出劲气交击之音。
  杨虚彦虎躯剧震,显是吃了暗亏,加速退住鱼池另一边的空旷处。
  侯希白施出浑身解数,凌空追击,不让对方有重夺上风的机会,与杨虚彦贴身展开一场激烈无比的近身搏击,剑来崩住,响声不绝!
  "背中!""章门!""天会!""后溪!""前谷!"
  一个接一个的穴位由徐子陵口中吐出,侯希白此时对他信心十足,不理对方剑势如何,总依徐子陵的指示配以自己的智能照目标狂击猛攻,而每一趟均令杨虚彦手忙脚乱,无法扭转形势。
  打开始给徐子陵喝破他的行藏,直至此刻,杨虚彦一直处在下风,没法发挥全力。
  徐子陵和侯希白两人对他的黑手魔功此时有更进一步的了解,知他并不能随意施展,而是有运气施劲的程序。只要能先一步攻其关键穴位位置,他的黑手魔功便无所施其技,由此可知杨虚彦的黑手魔功仍未臻达圆满的境界。
  徐子陵从容往在鱼池另一边闪动盘斗快得常人肉眼无法看清楚的两道人影走去,事实上他因功力减退,再无法把握两人的招数,可是他的精神力却能把杨虚彦那遁去的一锁紧,最强处恰是最弱的一点。
  没有人比他更认识杨虚彦来自石之轩的不死印法,比之石之轩,杨虚彦仍有一段距离,只属印法的原始阶段,且未成功融入影子剑法内,要赖来自《御尽万法根源智经》的黑手魔功配合施展。但在徐子陵指引下,侯希白压制得他无法展开黑手魔功,等若同时破去他的不死印法。
  "蓬!蓬!蓬!"三声爆响接连响起,如繁弦急鼓,震荡着内院广阔的空间,凶险凌厉至极。
  侯希白心知因徐子陵的接近,对杨虚彦的心理生出无比的威胁,令他生出怯意和退意,那敢放松,使出全身功夫,见招破招,猛攻突击,务要置杨虚彦于死地。
  他的扇招虽招招杀着,表面看去却是潇洒优美,于紧迫激烈中隐含一种闲逸的超然意味,就像为美人绘像,随意敷采,却精彩纷呈,深得画道之旨。处在下风的杨虚彦不论如何反击,总给他的折扇看似随意飘洒的破去。
  徐子陵勉强提气,跨入两人交战的气场内,恰是杨虚彦劲气最弱的一点,也是最能威胁他的位置。
  杨虚彦受此影响,剧震一下,发出怪啸一声后疾退。
  侯希白抢前扇出如风,绞开影子剑,疾点其胸口。
  杨虚彦使出幻魔身法,往横移开,以肩头硬捱一扇,退势加远,凌空狂喷一日鲜血,大喝道:"后会有期,今天的事我杨虚彦绝不会忘记!"眨眼间没在厢房后方。
  侯希白落回地上,两人你眼望我眼,均瞧出对方心中暗叫侥幸。
  杨虚彦洒在草地上的点点鲜血,确是得来不易。
  输入者:天涯客 ||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