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九章 没有破绽

作者:黄易

石青璇去后,徐子陵仍留在山石上打坐用功,不但真元尽复,且进入另一番新境界,心灵通明剔透,圆通自在。
  睁眼时秋阳移至中天,云层厚而低,刮着西北风,令人感到残秋即逝,严冬来临。
  他离开大石,走下山坡,距小屋过五百步之还隐隐感应到屋内有人。
  究竟会是谁?理该不是侯希白,没十天八天工夫,他休想能办妥徐子陵托他的事。
  很快他晓得答案,石之轩卓立窗后,正专情地凝视着他和石青璇谈心的大石,似是大石本身的"存在",足值他全心全意的观赏。徐子陵感到此刻的石之轩,没有丝毫恶念。
  石青璇昨夜的箫音命中这魔门第一高手的要害。
  徐子陵跨步入屋,来到石之轩背后,淡淡道:"邪王既没胆量面对,为何去而复返?"
  石之轩答非所问的道:"青璇的箫吹得比她的娘还要好,这是令人难以置信的神迹,没听过我绝不肯相信。就若子陵你绝不相信有人可超越青璇的箫道。那再非是一种技艺,而是音乐的禅境。"
  徐子陵听得心中佩服,石之轩可能是魔门有史以来最出类拔萃的高手,杰出如婠婠者,仍没可能超越他,若非他做尽残害江湖和祸国殃民的事,满手血腥,只是他的识见,足可令人崇慕至五体投地,他对石青璇箫艺的评论,直是一针见血。
  微笑道:"邪王原来一直留在附近。"
  石之轩别头往他瞧来,柔声道:"现在子陵该相信我的话,若你听不出箫音的爱意,不若干脆回乡下耕田了事。"
  徐子陵一呆道:"爱意?"
  石之轩哈哈笑道:"原来徐子陵真是个呆子,青璇你白费心机哩!"
  徐子陵骇然道:"你竟偷听我们的对话!"
  石之轩毫无愧色道:"不是偷听而是旁听,但看却真的是偷看。我尚是首次看到她长大后的样子,俱备她娘所有优秀的品质,另有比她娘更俏皮的一面,使她能把秀心的优点更生动活泼的发挥出来。言归正传,你可知自己仍非青璇的知音人。"
  徐子陵回复冷静,淡然道:"邪王为何如此着意于此事上。"
  石之轩目光重投窗外秋意深浓的原野,双目黯然的轻轻道:"因为我希望我自己这作爹的,能为她的未来幸福尽点心力,那比统一魔门,统一天下更重要。我愿以任何事物去换取她的幸福,而你徐子陵是这世上唯一能令青璇倾心的男子,石某人这么说,子陵明白吗?"
  徐子陵苦笑道:"我是首次感到你老人家字字出于肺腑,不用疑神疑鬼。"
  石之轩凄然道:"青璇令我感到骄傲,我是不应该偷看她的。秀心啊!我终于要向你俯首称臣啦!你可知我输得不但心服,更非常开心。"
  徐子陵愕然以对,难道石之轩生出退隐之心,又隐隐感到非是如此。
  石之轩接着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叹道:"子陵可知李世民差点输掉洛阳这场仗?"
  徐子陵重新感到石之轩的难以捉摸,怎会出其不意的岔往这风马牛不相及的话题上,一时说不出话来。
  石之轩回复绝对的平静,双目棱芒闪闪,沉声道:"李世民最艰苦的时刻,是当洛阳未破,建德南下大河的一刻,包括李渊在内,均主张李世民取消攻格计划还军退兵。
  只有李世民独排众议,还说谁敢再提退兵就斩谁。李世民确是不世将材,可惜出了个寇仲。"
  徐子陵苦笑逍:"邪王是否错爱寇仲,从开始他便在挨揍,到今天仍没有还手之力。"
  石之轩淡淡道:"因为寇仲缺乏一个显赫的出身,更欠强大的后盾和一个属于自己的雄厚班底,现在则原本欠缺这所有至关重要的条件,他已然齐备。"
  徐子陵叹道:"邪王若指的是宋缺的大军和寇仲的少帅军,前者远水不及救近火,后者则在两条不同战线上挣扎求存,覆灭在即。"
  石之轩闷哼一声,道:"你们是当局者迷,我是旁观者清,说到军事才能,天下谁不惧宋缺。宋缺绝不会让李世民把寇仲宰掉,他让寇仲在北方独撑大局,是要把他培养为可与李世民抗衡的超凡人物,为寇仲建立无敌将帅的声誉形像。当李世民被迫退守洛阳黄河,以宋缺的威势加上寇仲的名儿,长江两岸的城镇岂敢不望风景从,此乃上兵伐谋,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最高明策略。"
  徐子陵心中翻起千重巨浪,石之轩眼光独到,识见确非他徐子陵能及。他虽想到宋缺是置寇仲于死地而后生,以他的方式栽培寇仲成材,却没想到背后有更深的用意。
  石之轩续道:"当这情况出现时,将是慈航静斋直接介入到寇仲和李世民战争的时刻,因为宋缺配合寇仲,李世民只有吃败仗的份儿。那时胜负关键决定于洛阳的得失,守不住洛阳,李阀将失去天下。"
  徐子陵大惑不解道:"在这种情况下,慈航静斋可以做什么?"
  石之轩摇头道:"我不知道。可是梵清惠再无别的选择,因为若一旦成南北对峙之局,准备充足的颉利必乘虚而人,乱我中土,这是梵清惠最不想见的事。她教出来的好徒弟随意一着,就把我石之轩辛苦建立的大好形势扭转过来。待到我圣门千辛万苦重占上风,又被寇仲和宋缺来个大捣乱。"
  徐子陵沉声道:"邪王因何要告诉我这些事?"
  石之轩往他瞧来,微笑道:"现在形势发展微妙,且非在我圣门控制范围之内,子陵你更变成能影响双方的举足轻重人物。我向你分析形势,是希望子陵能置身纷争之外,陪青璇共渡避世退隐的田园生活,因为不论你助那一方,另一方将受到伤害。既是如此,何不抛开一切,掌握转瞬即逝的生命。石某人言尽于此,子陵好自为之。"
  长笑声中,扬长而去。
  徐子陵再次生出危机的感觉,石青璇千真万确是石之轩唯一的破绽,石之轩只偷看她一眼,"旁听"她与徐子陵的一席话,立即由盖代凶人变成不惜为女儿牺牲一切的慈父。可是石之轩同时从痛苦和内疚解脱出来,超越心障,把希望寄托在女儿身上,所以苦口婆心的向自己提出忠告。
  石之轩再没有任何破绽。
  徐子陵暗叹一口气,收拾情怀,留下给侯希白的字笺,飘然去也。
  寇仲和跋锋寒立在山寨外围墙头上,头皮发麻的瞧着唐军的骇人阵容。
  无论他们的想象力如何丰富,亲眼目睹对方压倒性的优势却是另一回事。虽说是洛阳情况的重现,但洛阳城高墙厚,有足够应付任何攻击的防御力量,而他们所立高只两丈,阔只五尺的寨墙,实有不堪一击之虞。外面的三重壕堑,以对方的人多势众,顶多个许时辰便可填平,再不成任何障碍。
  唐军兵力在五、六万人间,在山寨面对的广阔丘陵地带远近处遍设营地,连营数十里,旌旗似海,营帐如林,军容之盛,直有铺天盖地之势。
  只一天一夜工夫,山寨外方圆十里的树木给砍伐清光,以之大批制造各式各样的攻寨工具。建成的云梯、撞车、挡箭运兵车、填壕的虾蟆车、投石机、弩箭机等数以百千计的推到离山寨二千余步远的前线,各种攻坚器械且是陆续有来,唐军就在车阵后轮番守卫,不怕少帅军出击。
  有利必有弊,山寨易于防守,也让敌人轻易封锁和集中力量猛攻。假如后方退路没有被截断,他们至不济可成功退走,现在却成瓮中之鳖,只有力抗到底。
  跋锋寒苦笑道:"你有把握穿透对方的木驴车吗?"
  木驴车是挡箭运兵车的正确名称。徐子陵当日以之进行洛阳城外的越壕战,以四轮移动,状如可活动的小房屋,人字顶部为巨木所制,蒙上生牛皮,不易燃烧,其下可隐藏兵士七十余人,攻打洛阳时因受墙头巨型投石机所制,故力有未逮,可是以之攻打简陋的山寨却是游刃有余。
  当撞车在寨墙撼开缺口,xx车藏的士兵可蜂拥人寨,少帅军势将完蛋。
  寇仲摇头,表示无能为力,沉声道:"李小子所有部署均是针对我们的刺日与射月设计,只凭橹盾可抵得住我们从神弓射出的劲箭。"
  橹盾是最大的盾,以坚厚木材制成,下有尖插,可插入泥土中,加强抵御力。把守前线的唐军正把十多块新制成的橹盾柱立前方,人则在盾后对他们耀武扬威,故寇仲有感而发。
  跋锋寒狠狠道:"快想办法,否则李世民一旦发动进击,势将是雷霆万钧,昼夜不息,直至我们彻底崩溃,你再无暇想别的事情。"
  寇仲苦笑道:"我的小脑袋似乎不大听我指挥。他娘的,为何李小子总像能按着我来揍的样儿?"
  跋锋寒道:"因为他确是占尽优势,要什么有什么。现在我们虽是兵矢备,粮草足,城寨却挨不上多久,既不能力敌,惟有斗智。"
  寇仲皱眉道:"现在摆明是打硬仗的格局,赢不了就输。嘿!我们是否可以火油弹烧掉李小子的车阵,拖他娘的几天?"
  昨夜南路的战役中,他们只用毒烟箭,尚余三百多枝,五百个火油弹和八百个毒烟地炮则完封未动。不过纵使成功烧掉对方的车阵,对方在几日间可另制一批出来,所以寇仲有最后那句话。
  跋锋寒仰首望天,缓缓道:"这是我们能想到的最佳办法。能拖多少天就多少天,到那时说不定会有转机,因为初冬第一场大雪即将降下,积雪的地面会对李世民的进击非常不利。"
  寇仲环目扫射车阵形势,微笑道:"李小子早猜到我们有此一着,故使人在阵后严密防守,距离更远至二千余步,只要我们挥军攻阵,防守的兵员可对我们迎头痛击。幸好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就由我两兄弟亲自出击,把火油弹缚在箭上点燃后以神弓射出,来个远距离破敌如何?"
  跋锋寒露出笑意,道:"好计!原来多活几天竟能令人这么欢欣兴奋。"
  寇仲笑骂道:"你奶奶的熊,我寇仲绝不会输的,单是毒烟箭、火油弹和毒雾地炮足可令我们挨到下大雪的时刻。希望你老哥看天的本领确有作我师傅的资格,我便没有看到快将下雪的把握。"
  麻常此时来到两人旁,道:"封锁南路出口的唐军证实是由王君廓指挥的部队,屈突通重整阵脚后,与王君廓联手把守南路,兵力达二万之众。"
  寇伴哈哈笑道:"李世民以近十万兵来对付我不足万人的部队,我们足可自豪。陈公在那里?"
  麻常忧心忡仲的目扫寨外军势鼎盛的敌人,答道:"谋老在设法加强峡南的防御,虽说敌人不敢攻入峡道,我们小心点总是好的。"说罢欲言又止。
  跋锋寒讶道:"到这时刻大家生死与共,尚有什么是不能启齿的?"
  麻常道:"我怕敌人用火攻。"
  寇仲和跋锋寒摸不着头脑,破寨容易烧寨难,均不明白麻常为何有此恐惧。
  麻常解释道:"严格来说应是烟攻,这天气一是吹北风西北风或东北风,只要敌人在近处燃烧木材,浓烟会随风势送入寨内,充塞峡道,那时我们只有冒险突围,这和送死全无分别。"
  寇仲倒抽一口凉气,道:"你的担心很有道理。"
  麻常道:"若在燃烧的火堆倾入砒霜一类毒物,杀伤力将更厉害。"
  跋锋寒一震道:"麻将军能想到此法,人材济济的李世民当然不会忽略,确是令人非常头痛的问题。"
  寇仲道:"说不定砒霜正在运来此处的途上,我们必须想办法应付。"
  麻常提议道:"峡道还有办法可想,只要使人封闭峡道,由于烟雾往高处升走,可保峡道无恙。问题是山寨之外毫无阻隔,敌人乘烟雾进攻,我们肯定要吃不消。"
  纵使全军可躲进峡道避烟,但山寨势被夷为平地,那不如趁早逃走。
  寇仲沉吟道:"情况仍未至那么恶劣吧?我们可在烟雾掩来之际在寨外遍置毒烟地炮,乘势反击,说不定可占点便宜。我和老跋都不怕毒烟,问题是峡道外的人如何避烟,这方面陈公必有办法。"
  跋锋寒目光投往寨外连绵数里的车阵防线,回复冷静,从容道:"若李世民用火攻,先决的条件当是守紧车阵前线,若我们能大破他这道防线,烟攻的杀着便须押后。"
  麻常讶道:"如何破他们的车阵?"
  寇仲解释一番,道:"事不宜迟,麻将军立即去挑选一批精锐箭手,为我和老跋作掩护,人黑后我们立即行动,烧他娘的一个痛快。江南的火器岂是易与,我就给李小子来个下马威,让他晓得我寇仲不是好惹的。"
  跋锋寒道:"看形势李世民当于明早开始攻寨,所以今晚是我们最后的机会。"
  麻常领命去后,跋锋寒笑道:"人材便是人材,麻常不但有胆有色,且思虑缜密,可委重任。"
  寇仲欣然道:"他能为我所用,是我的福气。"
  两人仔细商量今晚行事的细节时,陈老谋匆匆赶至,神情兴奋的道:"区区小事,包在老夫身上。"
  两人大喜,连忙问计。
  陈老谋露出尊敬神色,压低声音神秘兮兮的道:"这是鲁大师战争卷第五章 防毒烟术中提及的方法,就是以布造成圆筒,内以木架撑开,段段接合,一端通往毒烟不及地方,另一端通往密封房子,此房子非是完全密封,而是有出气口,一边以鼓风机把清新空气贯进长筒,输人新鲜空气,另一端亦以鼓风机把毒气排出,兼可防止毒气入屋。
  排气屋有现成的可用,就是我们的主楼,略加改装使成,圆筒制作简易,加上我们人手充足,明早可以交货。"
  寇仲喜道:"请陈公立即去办妥此事。"
  陈老谋昂然去了。
  寇仲一把搂着跋锋寒肩头,道:"能多活一天便一天,唉!为何仍不见子陵踪影,有他在,我更有把握打这场仗。"
  输入者:天涯客 ||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