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五章 三道难题

作者:黄易

帅府内堂,寇仲、徐子陵、侯希白、阴显鹤围桌谈话,陪座者尚有虚行之和宣永。
  弄清楚徐子陵那方面的情况后,寇仲大喜道:"又有这么凑巧的,我正准备前往长安,不过先要和老爹见个面。"
  转向阴显鹤道:"你老哥放心,悬红寻找令妹的事包在我们身上,行之会尽量把事情扩大。"
  虚行之欣然道:"只是举手之劳,属下会办得行妥安当。"
  阴显鹤道:"只是……"
  寇仲以笑声截断他道:"大家兄弟,我有银两就是你有银两,有甚么好计较的。"
  宣永不解道:"少帅因何要到长安去?"
  寇仲把宋缺的提议道出,忽然发觉徐子陵脸色有异,讶道:"陵少有什么问题?"
  徐子陵苦笑道:"待会与你说吧!"
  寇仲道:"没有问题是不能解决的。不若你们先陪我到历阳见老爹,然后齐赴关中,途上还可以与我们的美人儿场主碰个头说几句私己话。此一时也彼一时也,商秀珣应欢喜见我们。"
  虚行之皱眉道:"绘制长安城内详图一事,可否让侯公子代劳?"
  侯希白的妙笔名著天下,绘图制盏,当然比寇仲在行。
  侯希白欣然道:"这一事就包在我身上。"
  寇仲微笑道:"行之不用担心,我去后,宋阀自上持大肘,只要我能说动老爹传信天下,沈法兴、萧铣和林士宏等残余何足为患。李小子则因大雪封路,不能南下,封锁水道后,他只好在北方涯风雪。现在我们常务之急,不是南征北讨,而是要训练一支擅长近身血战的精锐,一矢中的攻占长安,那时天下将是我们囊中之物,轮到洛阳变为孤城,练军的事由宣永负责。"
  宣永领命答应。
  阴显鹤道:"何时起程?"
  寇仲笑道:"我本想待今晚出发,让你们有机会和宋阀主见面,现在看到阴兄这样子,知老哥你再难久待,这样如何?我们一个时辰后登船动程。"
  转向徐子陵道:"有甚么事,上船说如何?"
  徐子陵欲言又止,无奈答应。
  接着的一个时辰忙得寇仲昏天暗地,他要逐一与诸将说话,既要面授机,更要听取他们的意见,又得审阅虚行之准备好的诸般委任状和卷宗,盖草画押,忙个不亦乐乎,初尝当皇帝的诸般苦处。
  虚行之道:"以双龙作旗徽,是由占道和奉义提议,我们一致赞同,除少帅有其它想法,否则行之认为该就此作实。"
  寇仲笑道:"人家说好,我怎会反对。哈!想不到我和子陵两条扬州双虫,竟能蜕变为龙,自到此刻我仍有不真实的感觉。"
  虚行之道:"宋阀主到步后,我们该如何与他合作?"
  寇仲微笑道:"行之似乎有点怕他,对吗?"
  虚行之叹道:"宋缺出身显赫,威名之盛,只有宁道奇能与之比拟,更是出名傲的人,天下谁不畏敬?"
  寇仲道:"放心吧!行之可知宣布由我当皇帝,玉致为皇后的事,是由宋缺主动提出的。他还当着我吩咐手下声明宋家军就是少帅军,务要使两军变为一军,上下齐心。
  这方面的识见,比起他老人家,我是望尘莫反。我们现在当务之急,首先是回复元气,在攻打关中前尽力巩固领地,安内而后攘外。对南方诸敌的用兵,一概交由他老人家处理,我们变成他的后援。物资会从岭南源源不绝送往彭梁,再由水路支援远征的军队,当大江全在我们掌握中时,就是我们入蜀攫取汉中和奇袭长安的关键时刻,杨公他们的性命绝不曾是白白牺牲的,每一滴血债都会得到讨还。"
  虚行之松一口气道:"少帅解释清楚,我始放下心头大石。可是仍不明白于此等时刻,我国诸事待举之际,少帅仍一意亲赴长安?"
  寇仲挨到椅背,长长舒出一口气,发呆片晌,目光迎向虚行之询问的眼神,苦笑道:
  "若要说得冠冕堂皇,我会说是想身历其境掌握长安每一处虚实,以备计算将来激烈的城内巷战。若坦白的说,我是要暂离战场,好轻松一下。不过若有人问你,行之最好提供冠冕堂皇那个答案。"
  虚行之还有甚么话好说的,只好答应。
  寇仲忽又兴奋起来,道:"上兵伐谋,我事实上没有偷懒,只要争取老爹和商美人站到我们这边来,比在战场连胜数场更管用。何况我今趟到长安只是打个转,快则半月,迟则一月,即回陈留,倘余两个月的冰封安全期。"
  虚行之默思半晌,终露出欣然之色,点头道:"下属明白哩!少帅放心去吧!"
  寇仲待要谈其他事时,陈长林旋风般冲进来,直抵寇仲帅座前,双膝下跪,道:
  "少帅为长林作主!"
  寇仲大吃一惊,离座把他扶起,道:"长林兄勿要如此,大家兄弟,你的事就是我的事,自会尽力相帮。"
  陈长林双目涌出热泪,悲声道:"请少帅拨出一军,让我攻打昆陵。"
  寇仲和虚行之愕然以对,更大感头痛。陈长林因与沈法兴父子有毁家灭族的仇恨,所以当他认为时机来临,再没有等下去的耐性。可是现在形势复杂,寇仲不能为一些私人问题,影响宋缺全盘作战策略,因为眼前最重要的战略目标,是攻陷大唐军的心脏要害大都长安,其他的事都要暂搁一旁。但寇仲又怎忍心拒绝陈长林,令他失望。
  寇仲迎上陈长林的目光,微笑道:"早前我说过,你老哥的事,就是我的事。你去找宣永商量,练军的事加紧进行,先以昆陵为进攻目标,便把它当作是他娘的攻打长安前的热身战。没有人比长林兄更熟悉江南的情况,最好借我们现时的声势派人渗透昆陵,收买和分化沈法兴的手下将领。凡人均热爱功利,贪生怕死,任谁都知沈法兴非是我的对手,所以肯定会抢着来归附我们。他奶奶的熊!那我们就可免去攻城战而只打场巷战。
  哈!一举两得,世上竟有这么便宜的事!"
  徐子陵问道:"为何没见无名?你竟舍得不把它带在身旁。"
  寇仲反问道:"那为何又不见陵少带陵嫂来让我见见她的庐山真面目?子陵舍得离开她吗?"
  徐子陵没好气的道:"你的心情很好。不过你听毕我即要告诉你的事,自会破坏你的情绪。"
  寇仲骇然道:"不要唬我,我再承受不起另一个坏消息。"
  河风吹来,寒气迫人。
  两人在船尾凭栏说话,船是少帅军的快速斗舰,顺运河南下,自赴大江,载徐子陵到陈留的船则仍留在城外,船夫由少帅军搞赏招呼。
  阴显鹤和侯希白知道他们两兄弟有要事商讨,识趣的避往舱房。
  天上密云厚重低垂,气温骤降,似是大雪即临的景象。
  徐子陵颓然道:"妃暄晓得杨公宝库的秘密。"
  寇仲失声道:"甚么?"
  徐子陵把曾告诉师妃暄宝库有真假之别一事详细道出。
  寇仲恍然道:"难怪你说会破坏我的心情。可是我仍然心情非常好,因为我有信心师妃暄不是这种人,她是不会直接介入到战争去,制造更多的杀戮。"
  徐子陵苦笑道:"可是石之轩说过,当天下之争变成你和李世民之争时,师妃暄再没有别的选择,定会出手干涉。若她泄露宝库的秘密,李世民会猜到我们全盘的部署,设法反击。"
  寇仲道:"他娘的!纵使知道又如何,顶多大家明刀明枪硬干一场。不过我仍有十拿九稳的把握妃暄不是这种人。陵少是关心则乱,届时我们只要进宝库看看,便会清楚真相。"
  徐子陵把事实说出来,心中内疚大减。
  寇仲哈哈笑道:"让我回答你先前的问题,现在我有专人侍候无名,服侍得它妥妥当当。横竖不能带它入关中,所以把它留在军中。嘻!你可知我们多了位可爱小妹子,玄恕还对她相当有意思呢。"
  徐子陵讶道:"小妹子?"
  寇仲点头道:"是个扮男儿的小妹子,此事说来话长,充满奇异的因果关系,容后从详禀上,我已答了你的问题,轮到你告诉我石青璇的事。"
  徐子陵这才明白他的"不怀好意",淡淡道:"我和石青璇似乎有点眉目,她答应到静斋拜祭她娘后,会来找我。"
  寇仲大喜道:"恭喜陵少,终于有着落哩!"旋又叹道:"我有个很苦恼的难题,须你老哥帮忙动动脑筋解决。"
  徐子陵讶道:"你的好心情原来是假装的,看来也跟美人儿有关吧?"
  寇仲苦笑道:"不要想岔,我的难题与众美人儿没丝毫关系,而是我不想当皇帝。"
  徐子陵一呆道:"你不是说笑吧!弄到今时今日的田地,你竟说不想当皇帝,你怎样向宋缺交待?怎样向随你出生入死的兄弟交待?"
  寇仲毫无愧色的道:"所以我要劳烦你灵活的小脑袋,替我想个良策。见过李渊当皇帝的苦况我还能不醒觉?做皇帝等若坐皇帝监,皇宫是开放式的监牢,我若真个做皇帝,休想和陵少蹲在街头大碗酒大块肉说粗话,这样的生活哪是人过的?我的理想和陵少并无二致,就是但求百姓安定,而自己则过痛快的生活,即使我将来娶妻生子,就和陵少你作邻居,否则没有你的日子教我如何渡过?"
  徐子陵哑然失笑道:"此事恐怕没有人能帮忙你,因为你没有其他选择。你现在只能舍己为人,一心替天下万民打算,而不应为自己打算。坦白说,在我心中,除李世民外,最遮合做皇帝的人正是你这小子,因为我晓得你会竭尽全力为万民谋求幸福,而外族更因畏你而不敢入侵。"
  寇仲颓然无语。
  徐子陵沉吟道:"最大的问题仍在宋缺,你当皇帝,他的女儿成为皇后,那当然一切没有问题。可是若你临阵退缩,没有人可预测到他的反应。"
  寇仲道:"除此外,我们尚有两项事情急需解决。"
  徐子陵愕然朝他瞧来。
  寇仲沉声道:"第一道难题是李大哥,无论我们多么不满他不娶素姐另娶他人,他总是我们的兄弟,而他正在长安,如若我们攻打长安,一时错手把他干掉,以后的日子休想良心得安。"
  徐子陵皱眉道:"你是否想到长安后找机会见他呢?"
  寇仲摊手道:"当然有此打算,而最好的办法是面对面的向他痛陈厉害,劝他立刻李家。"
  徐子陵摇头道:"他是不会听的。李靖是怎样的一个人,你我该清楚。"
  寇仲道:"还有一个办法是攻城前把他和红拂女先来个生擒活捉,以保他夫妇性命,这要陵少你帮忙才行,再加上跋小子、侯小子、阴小子三大小子,该不太难办到。"
  徐子陵苦笑道:"这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且稳妥一点,今趟到长安不宜惊动他,免他为难。因为今时不同往日,我们已成李家死敌,与李世民更是势不两立。另一道难题是甚么?"
  寇仲露出愉悦神色,凑往他耳旁轻轻道:"我们横竖探访美人儿场主,何不为宋二哥向商美人提亲?"
  徐子陵失声道:"你不是说笑吧?"
  寇仲正容道:"我怎会拿这种事说笑。现在时移势异,商美人再不会视我们为洪水猛兽,还乐得与我们亲近。商美人既和宋二哥妾意郎情,我们只要把红线牵一扯,自是水到渠成!哈!还有比这更珠联璧合的婚事吗?既是郎有情妾有意,更是世家对世家,高贵配一对,宋缺肯定不会反对。"
  徐子陵没好气道:"宋二哥和商秀珣只见过两、三趟,何来郎情妾意可言?"
  寇仲哂道:"商美人的心性你该比我更清楚,若对宋二哥没有兴趣,哪会和他一碰面就谈个天昏地暗,地老天荒。唉!你还不明白吗?这是唯一令二哥不用终生独处于娘埋身小谷的好方法,你有别的良策吗?"
  徐子陵摇头道:"可是我仍觉得不宜拔苗助长,否则弄巧反拙会把好事搅垮。"
  寇仲信心十足的道:"山人自有妙计,我们暂不提亲,却要为他们的美好将来铺桥塔路,然后把他们弄到一块儿,那时天打雷劈仍分不开他们。"
  徐子陵道:"你对别人的事总会有办法,为何对自己的事却一筹莫展?"
  寇仲苦笑道:"这叫当局者迷,所以要向你求教,你刚才提到石之轩,你最近见过他吗?"
  徐子陵把与石之轩先后三度相遇的情况道出,最后道:"希望我感觉是错的,石之轩再没有任何破绽。"
  寇仲不同意道:"至少他不曾宰掉你这小子,是很大的破绽。事实上每个人都不能例外,故强如石之轩、宋缺,总有他们的心障。"
  徐子陵讶道:"宋缺有破绽?"
  寇仲道:"我不知算否是宋缺的破绽。但他对妃暄的师尊梵清惠似乎有特别的感情,因怕见她而不敢到静斋翻阅剑典,这算否破绽?"
  徐子陵没好气道:"这和石之轩的破绽根本是两回事。"
  太阳没入运河西岸远处山峦后,无力地在厚云深处发散少许余晖。
  寇仲忽然问道:"凭你灵异的感觉,有没有信心助阴小子寻回他的小妹?"
  徐子陵茫然道:"我不是神仙,怎知道?"
  寇仲笑道:"在此事上我的灵觉比你厉害。因为我更明白因果相乘的佛门至埋。以新收的小妹子为例,还记得当年我们陪商美人到襄阳吗?途中小妹子想来抓我的钱袋,我抓着她后不但没怪责她,还送她一锭金子,所以她来向我通风报信,令我避过一劫,这就是因果。你的巧遇阴小子,正是冥冥中的因果循环,既有此因,定有彼果。所以肯定你能从纪美人身上得到答案。"
  徐子陵点头道:"希望如你所言吧!"
  两人忽有所觉,同时仰首望天。漫空雪花,徐徐降下。
  寇仲张开大口,吞掉一朵冰寒的雪花,欢呼道:"二个月的决胜期,就由这刻开始。
  当冬去春来,天下再不是李家的天下,而是我寇仲的天下。徐军师快给我动脑筋,让我避过被迫做皇帝的劫难。"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