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十二章 羽翼初成

作者:黄易

繁星满天,覆盖着大海上徐徐而行,由四艘风帆组成的船队。
  众人再敬一杯后,高占道虚心问道:"然则寇爷以为谁最有资格问鼎皇帝宝座呢?"
  寇仲向徐子陵道:"不若由徐爷你来说罢。"
  徐子陵摇头道:"还是我们寇爷说得比较生动,我也很想听寇爷的高论呢。"寇仲哂道:"你这小子最会损我。"
  迎上众人热切的目光,一字一字地缓缓道:"谁能夺得关中,谁就可以成为新朝的帝君。"
  接着悠然神往道:"欲得天下而不懂天时、地理、人和这三宗事者,犹如瞎子骑马,夜临深渊。长安位于关中平原,地当渭河之南,秦岭之北,沃野千里,群山环抱。自古以来就是交通和军事要地,周、秦、汉均以此为都,不断修建扩充。现今的长安再经杨坚兴建新城,不但其规模乃天下之冠,又开广通渠引渭水东流至潼关入黄河。以交通论,洛阳或者犹胜三分。但若以军事形势论,则瞪乎其后。当年秦始皇之能一统六合,扫灭群雄,原因就在”地沃人富,有险可守”这八个大字。"
  牛奉义拍台叹道:"给寇爷提醒,奉义才联想到今天情况,恰与当时战国形势相仿,历史不断重演,此实为最佳例子。"
  寇仲叹道:"现今的情况,比战国诸雄争霸,实还要乱上百千倍。"
  众人都点头头同意。
  高占道问道:"那岂非李阀最有机会似秦始皇般成为天下霸主吗?"
  寇仲瞥了徐子陵一眼,淡淡道:"若没有我寇仲,事实必是如此。"
  高占道等这时对寇仲的见地已佩服得五体投地,忙问其故。
  寇仲精神一振道:"李阀有三大难题,不易解决;首先就是世为隋官,而百姓对隋已深恶痛绝,凡与隋室有关的人或物,都难以接受。其次李氏乃著名门阀,际此人心思变之时,此反成其负担。其三就是世子是李建成而非李世民,我寇仲敢以项上人头作赌担保,将来必出乱子。"
  牛奉义同意道:"寇爷果有明见,李建成武功虽胜乃父,号称李阀第一高手,但却不像李世民般得人拥戴,声望差上许多,他现在当上唐世子,确大有问题。"寇仲双目射出令人心寒的的烈芒,语调却出奇的平静,再一字一字缓缓道:"李阀现在只是勉强站稳阵脚,心腹之患就是占据了西秦的李轨和薛举两支大军,所谓”西秦定则关中安,西秦乱则关中乱”,且秦凉处于陇山山脉以西之高台地,虎视关中一带,故李阀一天未平西秦,仍未算真得长安,更无力东取洛阳,平定天下。"接着一掌拍在台上,震得汤肴飞溅,碗碟摇晃,肃容道:"谁能驱走李阀,据占关中,谁就可称雄天下。"
  查杰搔头道:"可是听说李阀在攻入关中途中,大量吸取各地降军,又广征壮丁,兵力直逼三十万,加上有城防之险,要攻下长安谈何容易,薛举不是刚吃了大亏吗?"
  寇仲挨到椅背处,伸了个懒腰道:"兵贵精而不贵多,否则高丽早给杨广亡了。别忘了我还拥有”杨公宝库”!"
  高占道等立时动容。
  徐子陵想起傅君婥,心中顿觉一阵不舒服,起身道:"请恕在下失陪,我要入舱做晚课。"
  径自去了。寇仲默然不语,虎目却闪过黯然之色。
  ※        ※         ※
  徐子陵静立舱窗之前,默默仰观海上明月。
  寇仲悄悄推门而入,来到他身后,轻声道:"你不欢喜我去动”杨公宝库”吗?"
  徐子陵摇头道:"不!我绝没有这个意思,娘既告诉我们宝藏所在,自有让我们取宝之意。我只是怕你夸下海口,异日却找不到宝藏,兑现不了诺言罢了。"
  寇仲道:"所以我才想你相助,一世人两兄弟,你怎都要助我找到宝藏,才可离开。"
  徐子陵转过身来,迎上寇仲炽热的眼神,种种往事闪过心头,心中一软道:"你究竟有什么计划呢?"
  寇仲大喜道:"高占道那些小子这几年来囤积大批兵器、船只和财富,只要我们将他们好好训练,就可成为我们的子弟兵,有了他们作班底,我们就精心策划一场运盐表演,既可杀杀李密的威风,又可便我们声名更响,并沿途招兵买马,广结天下豪杰,而我们最厉害处,就是不占地,不称王,直至得到关中才冒头争霸。嘿!你看怎么样?"
  徐子陵苦笑道:"不要说得那么远好吗?我至多只能助你寻得”杨公宝库”,就要抽身离去。"
  寇仲一把拥住他道:"那已足够了。真是我的好兄弟,我们组的就叫双龙帮。无孔不入地渗透到所有的起义军中,先掌握情报,又不断收买人心,一旦举事,何人是我们对手。"
  徐子陵皱眉道:"高占道等当惯海盗,肯听你的命令吗?"
  寇仲放开他,哈哈一笑,又压低声音道:"他们刚才已向我叩过头敬过酒,称我作帮主。现在我们就到他们的贼巢去,掌握了他们的实力,加以编组训练后,立即可以上路。"
  接着一拍胸膛道:"信任我吧!我寇仲定会训练出一支举世无匹的精兵,打得李密、老爹、宇文化骨等只懂喊娘。噢!不过你也要助我练兵才成。"
  徐子陵叹道:"早知你会打蛇随棍上。但得到宝藏后,你绝不能再使手段令我留下。"
  寇仲伸出大手道:"一言为定!"
  徐子陵亦伸手与他紧紧相握。
  看寇仲虎目射出异芒,徐子陵心中涌起难以言喻的感觉;隐隐感到在这乱世中,在此一刻,崛起了个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一代雄霸。
  ※        ※         ※
  双龙帮在江湖的知感外悄悄成立。
  寇仲显示出他过人的手段,把二百多个横行霸道惯的海盗收伏得贴贴服服,人人惟他马首是瞻。
  只费了一晚时间,他就把李靖的"血战十式",屠叔方的"截脉法",加上自己领悟出来的武功,融汇变化出一套"神龙八击",传与高占道、牛奉义、查杰三人,再由他们转授其它帮众。
  他更一手拟出双龙帮既简单又严密的组织和结构,大概是采双帮主制,徐子陵当然不会管事,实际上一切权力尽在他手中。帮主以下则设军师一位,护帮四人,然后是内三堂堂主,分别掌管内政、财政和训练,由高占道、牛奉义和查杰三人担任。
  外三堂则负责战斗、情报和粮草。
  每堂设正副堂主一名,各有所司。
  除内三堂三位正堂主外,其它因未有人选,仍是虚位待贤。
  在常熟的水寨里,寇仲日夜忙个不了,他亲自起草拟定的帮规,写了出来后,高占道等认为一个字都改不了,对他更是佩服。
  徐子陵则被他逼着去训练部下,徐子陵的平易近人,大得人心,兼之人人见他那对手比任何兵器都厉害,更是倾佩之极,故士气昂扬,一点不因他年轻而生出轻视之心。
  这样子过了两个月,有一天当徐子陵和寇仲研究战阵变化时,高占道来报,有大批附近的江湖中人闻得风声和仰慕他两人想来加盟聚义。
  寇仲沉吟半晌,道:"全部给我婉言拒绝,现在我们内部未稳,很多事尚未上得轨道,陡然扩展,只会落得惨淡收场。"
  高占道领命去了。
  寇仲哈哈笑道:"小陵!我们打场胜仗就可以起行了。"
  徐子陵点头道:"风声已泄,此批人定是沉法兴派来的奸细,见我们不中计,这两天将会遣人来攻,就让我们去探听敌情,回来后再向帮主报告。"
  寇仲捧腹笑道:"小子不要耍我了,什么帮主呢?你不也是吗?帮主或皇帝只是让别人有个称呼,在我们兄弟间哪有这回事。"
  徐子陵哈哈一笑,径自去了。
  ※        ※         ※
  那晚徐子陵回来后,几个双龙帮的最高领袖聚在大堂内密议。
  徐子陵道:"果然不出寇帮主所料,沉法兴调来一支约二千人的军队,伏在我寨东南方的一处密林中,离我们只有两天路程。"
  高占道等这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见寇仲和徐子陵都成竹在胸的样子,倒兴奋起来,一时磨拳擦掌,战意高昂。
  寇仲道:"今赵我们要打一场漂亮的仗,不求尽歼敌人,只望能给与迎头重创,斩其主帅。然后我们化整为零,进行早先拟定的大计。"
  牛奉义道:"计将安出?"
  寇仲道:"假若我估计不错,海沙帮今趟亦必趁机报复前仇,所以敌人不来则已,否则必是水陆夹攻,希望一举将我们杀个一干二净。"
  转向徐子陵道:"韩盖天就交给你了。"
  徐子陵微微一笑道:"那我就独自潜上海沙帮的旗舰,当一趟海上刺客好了。"
  查杰佩服道:"帮主一到此地,就下令我们加强防御,当时我们还认为是多此一举,到现在始知帮主实有先见之明。"
  寇仲笑而不语,心想若老子没有点本领,何能驾驭你这班大贼。
  ※        ※         ※
  三天后,这晚月黑风高,众人都心知肚明,敌人来攻的时候到了。
  夜幕低垂时,双龙帮的七艘战船,全部悄悄离开,而寇仲则自领百人,伏在水寨外山野的十多个地堡处,静候敌人大驾光临。
  到了初更时分,五十多艘大小战船出现在水寨对开的海面,放下快艇,从海面展开强攻。
  同一时间,陆上漫山遍野燃起数百支火把,以千计的敌人朝山寨杀来。
  这批由陆路进攻的敌人以马兵为主,步兵为副,声势浩大。
  岂知尚未抵寨门,战马不是掉进插满尖刺的陷马坑,就是给植在地上的尖刺弄得战马断足并溅血倒地,一时乱成一团。
  此时近五百艘载满人的快艇,刚驶至水寨外围的木栅处,蓦地不知由哪里射来几十支火箭,整个附近的海面和木寨对开的十多所木构房子迅速起火,不片晌便把来犯的敌人陷进火海里去。
  到此海沙帮和沉法兴的联军方知中计,急忙吹响撤退警号。
  寇仲又领人在暗中施放冷箭,同时遣人四处放火,就在他截断敌人后路时,徐子陵刚爬上韩盖天的五桅旗舰上。
  从船沿探头出来,只见高踞舱顶看台上的韩盖天正急如热锅上的蚂蚁,不断发出指令,旁边的手下人人则吓得噤若寒蝉,而其它手下却在船上来回奔走,把船往后撤退。
  寇仲这招厉害处,就是教敌人根本没有攻击的目标。
  徐子陵取出备好的石子,突然跃上甲板,再腾身跃往看台,手上连珠弹发,挂在船桅各处的风灯纷纷破裂熄灭,当他落在看台时,整个舱面已陷进黑暗中。
  韩盖天连兵器都来不及取出,徐子陵已当胸一拳击至。
  左边的"胖刺客"尤贵、"闯将"凌志高骇然出手截击。
  "蓬!"
  韩盖天不块一帮之主,双掌交叉,硬封了徐子陵这一拳。
  灼热劲气,蓦地化作千万缕柔丝,在完全违反韩盖天的意愿下,侵进他的经脉去。
  韩盖天难过得差点要吐血,忙退后运功化解,好让手下缠上这可怕的独行刺客。
  岂知徐子陵只晃了一晃,便翻腾而起,到了韩盖天头顶处,双脚闪电连环踢他脸门,尤贵和凌志高迎向他的兵器全部落空。
  其它人虽扑了过来,由于徐子陵身法快如鬼魅,加上船上又暗难视物,一时都慌了手脚,不知如何插手迎敌,有力难施。
  "嗤嗤嗤!"
  美人鱼游秋雁移到一旁,扬手连续向凌空的徐子陵发出了三支由秀发拔出来的银簪。
  "砰砰!"
  韩盖天猛提一口真气,压下翻腾不休的血脉,运掌勉强挡了徐子陵疾如风轮转动的六脚。
  韩盖天惨哼一声,跄踉跌倒,嘴角终渗出血丝,领教到长生诀先天真气的可怕处。
  徐子陵奇迹地再往前移,以毫厘之差避过了游秋雁的暗器,后发先至,落到韩盖天的背后。
  韩盖天魂飞魄散,知道此乃生死关头,只能靠自己保住小命,转身发掌,攻向徐子陵。
  徐子陵猛地急旋,剎那间攻出了五掌四脚,还配以肩击肘撞,使人感到他身体任何一个部分,都可成为可怕的武器。
  气劲交击之声不绝于耳。
  两人乍合倏分。
  徐子陵一个空翻,跃离望台,再单足点在船栏处,然后投入茫茫大海中,消没不见。
  众人扑到韩盖天处,只见他捧看胸口,全赖游秋雁扶着,才没有倒在地上。
  只见韩盖天脸如金纸,颤声道:"立即撤退,我内伤极重,这还是对方手下留情,此事就此作罢。"
  众人都愕然无语。
  谁想得到只隔了区区两个月,徐子陵又厉害了这么多呢?
  是役沉法兴和海沙帮的联军大败而回,折损了过千人,却连敌人的影子都摸不到。
  ※        ※         ※
  天明时,七艘战船载着以寇仲和徐子陵为首的双龙帮,悄悄由已烧成焦炭的水寨旁一处隐蔽码头开出,驶往大海去。
  双龙帮众人人兴高采烈,对寇徐两人更视为天神。
  寇仲知自己已建立起威信,到入黑时,把高占道三人召到身前来,吩咐道:"我们就在此处分手,你们潜往指定地点,招兵买马,进行我们拟好的大计。我则和徐子陵只带四人,运盐往关中去,切记不要冒险急进,更不要泄露和我们的关系。"
  三人领命,各自回到自己的船去。
  寇仲走到船尾,站在正负手欣赏海上风光的徐子陵旁,叹道:"我们的大业终于展开了,当日离开扬州时,可曾想过有今朝此日。"
  徐子陵淡淡道:"若素姐没有出事,我们该可很快见到她。"
  寇仲有点尴尬道:"我也很挂念素姐,我们是在隆冬分手的,现在已是春末,不知不觉已差不多五个月了。"
  他们的风帆转了个方向,逐渐远离船队,朝西北驶去。
  船上只留下四个水手和那批私盐。
  这四人分别叫段玉成、包志复、麻贵和石介,年纪在二十至二十四五间,是寇仲亲自挑选出来,加以特别训练,都是天分特高者。
  徐子陵深深望了寇仲一眼,道:"今赵运盐之行,会使我们结下很多仇家,你有没有考虑过那后果呢?"
  寇仲微笑道:"但也会使我们交到很多朋友。兄弟!生命就是如此,有朋友也会有敌人,这可视为我们修练的一个重要旅程,只要我们死不了,当盐安然运抵关中时,我们就成了大下无敌的高手了!"
  明月从海平升起,照亮了整个海空相连,既神秘又美丽的天地。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