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十一章 兵不血刃

作者:黄易

师妃暄口虽说动手,神情仍是古井不波,清澄的眼眸闪动着深不可测的异芒,显示出比在塞外时更精进的修为。但只有徐子陵明白她已臻剑心通明的境界,如石之轩般令他的灵觉无法捉摸。
  寇仲哑口无言迎上她的目光,好半晌始懂失声道:"妃暄应是说笑吧!你岂是凭武力解决事情的人?"
  师妃喧轻柔的微笑道:"话是你说的,当其他一切方法均告无效,例如解释、劝言、恳求、威迫等等。那除武力外尚有甚么解决的方法?妃暄是绝不会坐视巴蜀落入少帅手上。"
  徐子陵道:"妃暄……"
  师妃暄容色平静地截断他的话,目光仍丝毫不让的凝望寇仲,道:"不论子陵以前有千万个助你兄弟寇仲的理由,所有这些理由均成过去,天下已成二分之局,子陵请勿介入妃暄和少帅间的纠纷。"
  徐子陵心中一阵难过,一边是自己仰慕深爱的玉人,一边是由少混大的拍档兄弟,他可以怎么做呢?忽然间,他重陷左右做人难的苦境。
  寇仲双目神光大盛,变回充满自信无惧天下任何人的少帅,微笑道:"请帅仙子划下道儿来。"
  解晖父子望往师妃暄,露出等待的好奇绅色,显然他们并不知道师妃暄的"武力解决"是甚么一回事。
  师妃暄从容道:"巴蜀的命运,就由妃暄的色空剑和少帅的井中月决定如何!"
  徐子陵、解晖和解文龙无不色变。
  寇仲失声道:"你说甚么?妃暄不要唬我。"
  师妃暄露出无奈的表情,叹道:"这等时刻,妃暄哪还有和你开玩笑的心情。不论你是否答应,这是妃暄唯一想到解决问题的方法。"
  寇仲求助的望向徐子陵,后者以苦笑回报,遂把目光再投往师妃暄,哭笑不得的道:
  "妃暄有否想过这是多么不公平!我就算不看陵少的份上,仍无法狠下心肠痛施辣手对付你,甚至不敢损伤你半根毫毛,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必输掉巴蜀无疑。"
  师妃暄淡淡道:"妃暄不是要和你分出胜负,而是分出生死,你若狠不下杀妃暄的心,根本没当皇帝的资格!古往今来成大事者,谁不是心狠手辣之辈,凡挡着帝座的障碍物,一律均被清除。"
  寇仲苦笑道:"那你挑李世民作未来真主时,是否发觉他有这种特质?"
  这两句话,尽泄寇仲怨愤的情绪。使得只能作旁观者的徐子陵心有同感,想听师妃暄有何可令人满意的回答。
  师妃暄平静答道:"当你为争取皇帝宝座为最崇高的理想和目标时,会为此作出个人的任何牺牲,唯一分别只有你当皇帝的目的是为满足一已的野心,还是为天下万民着想。妃暄可以狠心杀你,正因我为的是百姓苍生,可为此作个人的任何牺牲,包括永远不能进窥天道,又成终生歉疚。"
  解晖击桌赞叹道:"说得好!只有清惠能栽培出像妃暄般的人物。"
  寇仲沉声道:"妃暄可知若在洛阳之战时我被你挑选的天子宰掉,随之而来的将轮到你那个李小子被人宰。"
  帅妃暄现出一丝充满苦涩意味的神情,美目扫过徐子陵,又凝视寇仲道:"那是另一个问题,妃暄只知依现在的形势发展行事,李世民不失巴蜀,天下尚可持二分之局。
  唉!少帅岂是如此婆妈的人,外面无人的长街最适合作决战场地,就让我们的生或死决定巴蜀和未来天下的命运吧!"
  徐子陵终忍不住道:"妃暄!"
  师妃暄缓缓别转清丽脱俗的俏脸,秀眸对他射出恳求神色,轻柔的道:"徐子陵你可以置身于此事之外吗?妃暄为师门使命,自幼钻研史学,理出治乱的因果。政冶从来是漠视动机和手段,只讲求后果。我们全力支持李世民,是因为我们认为他是能为天下谋幸福的最佳人选。你的兄弟或者是天下无敌的统帅,却缺乏李世民治国的才能和抱负。
  假设妃暄袖手不管,天下统一和平的契机就此断送。李唐从强势转为弱势,塞外联军将乘机入侵。今趟颉利蓄势已久,有备而来,纵使不能荡平中土,造成的损害会是严刻深远的,百姓的苦难更不知何年何日结束?中土或永不能回复元气。"
  寇仲愤然道:"问题是现在大唐的皇帝是李渊,继承人是李建成,最后的得益者更是与你们势不两立的魔门。"
  师妃暄回复恬静无波的神情,秀目重投寇仲,一宇一字的缓缓道:"故此妃暄说政冶是不理动机,只讲后果。妃暄绝不怀疑少帅用心良苦,而非因个人的欲望和野心,否则子陵不会和你并肩作战。试想你们纵可成功攻陷长安,乃会是元气大伤的局面。李世民则仍可据洛阳顽抗,发动关内和太原余军全面反攻,那时势必两败俱伤。在天下谁属尚未可知之际,塞外联军突南下入侵。请问少帅!这后果是否你想见到的呢?而这正是残酷的现实情况。"
  解晖点头道:"妃暄绝非虚言恫吓,塞外诸族在颉利和突利的旗下结成联盟,随时可发动对我中土的大规模入侵,情势危殆异常。"
  帅妃暄轻轻道:"现在妃暄只能见步行步,把最迫切的危机化解,少帅如能杀死妃暄,敝斋不会有人向少帅寻仇,就看少帅有否这本领。"
  寇仲再次求助的望向徐子陵。
  徐子陵无奈苦笑,叹道:"我无话可说!少帅你好自为之,由今天此刻开始,只要李世民尚在,我会袖手旁观。"
  寇仲谅解地点头,颓然道:"妃暄的仙法真厉害,几句话就把子陵从我身边挪走。
  好吧!我承认斗不过你,只有一个要求,就是在李世民成为李唐之主前,巴蜀得保持中立,否则我无法向宋阀主交待,更无法说服他撤离泸川,远离巴蜀。"
  徐子陵心中暗叹,师妃暄的出现,把寇仲攻陷长安的大计彻底破坏,统一之战再无捷径可寻,而决定在洛阳之争上。正如师妃暄的预测,南北分裂的情况很可能长期持续下去。
  师妃暄柔声道:"少帅很委屈啦,妃暄怎忍拒绝。"
  解晖点头道:"一切由妃暄作决定。"
  寇仲竟哈哈笑道:"妃暄这一手确非常漂亮,小弟佩服至五体投地,兵不血刃的迫退我们军队,又不伤我们间的和气。可是打后的形势仍未乐观,小弟只好舍远图近,先收拾大江南北,再图北上,看看是李世民厉害,还是我寇仲了得,小陵就让他暂时休息散心。我真想知道,妃暄对此有何阻挡之术,可否先行透露少许消息。"
  师妃暄凄然一叹,露出黯然神色,轻经道:"少帅快会知道。"
  寇仲色变道:"原来妃暄竟是胸有成竹,我则完全想不通看不透。"
  师妃暄缓缓起立,美目往徐子陵投来,露出心力交疲的倦意,柔声道:"少帅请和解堡主研究保持巴蜀安定的问题,子陵送妃暄一程好吗?"
  徐子陵和师妃暄并肩步出东门,守城军肃然致敬。
  师妃暄道:"子陵恼我吗?"
  徐子陵茫然摇头,道:"妃暄不用介意我怎么想!因为我再弄不清楚谁是谁非。"
  师妃暄叹道:"我怎可不介意子陵对我的想法。"
  徐子陵朝她瞧来,一震道:"妃暄!"
  师妃暄迎上他的目光,平静的道:"若有其他选择,我绝不会直接介入李世民和寇仲的斗争中,这是我尽一切办法迥避的事。师尊在多年前作出预言,若天下是由北统南,天下可望有一段长治久安的兴盛繁荣。若是由南统北,不但外族入侵,天下必四分五裂。
  这道理子陵明白吗?"
  徐子陵苦笑道:"我心中实不愿认同妃暄的想法,可是听过妃暄刚才那席话,不得不承认这可能性。"
  师妃暄道:"当时我对师尊的分析并没有深切的体会,到寇仲冒起,来势强横,我始真正体会师尊的看法,试想寇仲获胜,李唐瓦解,原属李唐的将领纷纷据地称王,为李唐复仇,北方政权崩溃,塞外联军将趁寇仲忙于收拾残局的当儿大举南侵,寇仲能守稳关中和洛阳已非常难得。在这种情况下,中原会是怎样的一番局面?"
  徐子陵为之哑口无言。
  师妃暄徐徐续道:"在北方的超卓人物中,只李世民具备所有令中土百姓幸福的条件,这是寇仲不敢怀疑的。他目前唯一的缺陷,是李渊没有邀他作大子,致令魔门有机可乘,让颉利有混水摸鱼的机会,假若李世民登上帝座,一切问题可迎刃而解。"
  徐子陵苦笑道:"妃暄可知寇仲和李世民已结下解不开的血仇?"
  师妃暄道:"在天下苍生福祉的大前提下,有什么恩怨是抛不开的?战场上流血难免,须知下手杀窦建德的是李元吉而非李世民,而李世民更为此感到非常对不起你们,他请了空大师去劝寇仲,正显示他对寇仲交情仍在。子陵啊!你曾说过若李世民登上帝座,你会劝寇仲退出。为天下苍生,子陵可否改采积极态度,玉成妃暄的心愿?"
  徐子陵颓然道:"太迟啦!寇仲势成骑虎,欲退不能,试问他怎向宋缺交待?即使他肯退出,宋缺仍会挥军北上,攻打洛阳长安。没有寇仲,宋缺仍有击溃李唐的本领和实力。"
  师妃暄道:"那是妃暄最不想见到的情况,宋缺长期僻处岭南,其威势虽无人不惧,但恐惧并不代表心服。况南人不服北方水土,兼之离乡别井,追随宋缺的又以僚兵为主,被北人视为蛮夷,不甘而其臣服,到那时南北重陷分裂,可以想见。"
  徐子陵点头道:"我和寇仲没有妃暄想得那么透澈,事已至此,为之奈何?"
  师妃暄止步立定,别转娇躯,面向徐子陵,微笑道:"你是我们山门的护法,该由你动脑筋想办法。"
  徐子陵失声道:"我……"
  师妃喧探手以玉指按上他的嘴唇,制止他说下去,然后收回令徐子陵魂为之消魂的纤指,美目深深凝注地轻柔的道:"由乱归冶的道路并不易走,妃暄只能抱着不计成败得失的态度尽力而为,可是个人的力量有限,妃暄可争取的或能争取的只是和平的契机。
  当这情况出现时,子陵你须挺身而出,义不容辞,不要辜负人家对你的信赖和期望。"
  徐子陵隐隐感到她的话背后含有令人难明的深意,皱眉道:"妃暄可否说得清楚些儿?让我看可如何帮忙。"
  师妃暄容色平静的轻摇臻首道:"现在仍未是时候,但很快你会晓得,子陵珍重!"
  说罢再对他看上充盈着温柔缠绵意味的一眼,没入官道旁林木深处。
  徐子陵呆瞧她消失处,心底涌起的重重波涛久久不能平复。
  师妃暄今趟被情势发展迫降凡尘,修为更见精进,对"心"的驾驭似是挥洒自如,不再像以前般战战兢兢,小心翼翼。现在的她再不用压抑内心的感觉,大大减少修行的意味,变得更入世,可是徐子陵却感到她在心境上离世更远,龙泉城的动人日子一去不返,他该为此松一口气还是失落?他自己也弄不清楚。
  双方的心境均有微妙的变化。
  唉!
  想到这里,寇仲的声音在他耳旁响起道:"无可否认我们的仙子对小弟是手下留情,如她把宝库有真假的事泄漏与李世民,以李小子一贯的手段定可教我们惨吃大亏。目下则是各退一步,巴蜀中立,我们则不碰关中。他娘的,小弟要和李世民在洛阳城的攻防战上见真章。"
  徐子陵苦笑道:"是我闯的祸!"
  寇仲探手搭着他肩头,摇头道:"不!该是你救了我才对。师妃暄可非像你我般是凡俗之人,哈!她是仙子嘛!事实上她早从蛛丝马迹猜到宝库另有玄虚,只是从你口中得到证实,再推想出为何得宝库可得天下的道理,而我们谋取巴蜀进一步肯定她的信念。
  哈!幸好你有份泄秘,故她瞧在陵少份上,一并把我放过,不会用这秘密来瓦解我们攻打长安再非奇兵的奇兵。"
  徐子陵心底一阵温暖,寇仲的分析大有道理,但总是以安慰他的成份占重。自己这位好兄弟正是这种心胸豁达的人,不会把得失放在心上。胜而不骄,败而不馁。
  道:"妃喧几句话令我袖手,你不怪我吗?"
  寇仲哑然失笑道:"你老哥肯助我渡过最艰苦的日子,且为此差点送掉小命,我寇仲早感激得涕泪交流。大家兄弟,怎会不明白对方心事,好好休息一下!唉!妃暄绝非虚言恫吓之人,她必有对付我的厉害手段。我担心的要立刻赶回彭梁见宋缺,向他报告最新的变化,偷袭长安的大计已告泡汤。劳烦陵少向雷大哥他们解释我的不辞而别。"
  徐子陵叹道:"我也在担心。"
  寇仲双目神光大盛,沉声道:"天下间再没有人可阻止我荡南扫北的坚定决心,刚才来此途上,我把自己的处境想通想透。师妃暄有她的立场,我有我的信念理想。为免天下沦入魔门或异族手上,个人的牺牲算他奶奶的甚么一回事。我已狠下决心,抛开一切,全心全意为未来的统一和平奋战到底,愈艰难愈有意义,愈能显出生命的真采。长安事了后,立即回彭梁找我,说不定阴小纪早到那里寻到她的兄长。我去啦!"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