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四章 南北之争

作者:黄易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徐子使向明显优低声道∶"四个人!"
  房门和两只出于同时粉碎。
  明显橱长剑出路,豹子般从椅内弹起,迎往破门而人的敌人。
  °徐子陵看似从容从椅上站起,两本左右应手拍去,同时进山两段高度集中,灼热迫人的宝瓶劲气1痛击穿出而入的两敌。。。。
  来人全身在行动装,头包黑罩;只露出限鼻q,可是怎闹得过徐子陵。
  曲正门攻来的是大明等教的大等许开山。从窗台攻人的分别为段玉成和辛@闭唯一猜不到的是检人邻房,误以为阴显阳仍在其中的敌人,此人武功句不在许开山之下。─.与石之轩的正面冲突,令大明等教须兵折将,元气大伤,但到下来这几个人,无一不是经得起严峻考验的高手。绝不可轻忽视之。
  到此刻,他始明白美艳夫人要逃避的是大明尊教,到此刻,他始明白美艳夫人要逃避的是大明尊教,她从塞外携来的正采石是随光明使者拉摩由波斯东来大草原,建立大明尊教。五采石乃大明等教至高无上的圣物.故许开山等绝不容其落在外人手上。
  问哼和娇呼同时响起,段玉成和辛娜姬尚未有机会越过窗台,被徐子陵的宝瓶真气硬生生震得倒跌回去。
  徐子陵实战经验何等丰富,岂肯让敌人人房缠战,何况邻房的敌人高深莫测,许开山更是接近石之轩那般级数的高手。
  修地前冲。
  劲气交击之声不绝于耳,在眨眼的光景中,阴显鹤使尽浑身解数,仍着着被许开山封死,迫得节节后退,回到房间中央处。
  徐子陵低喝一声,与阴显鹤错肩而过,前方的空气有若变成实质,换过在幽林小谷与许开山交手前那时的徐子陵,必如阴显鹤般有力难施,此刻却是智珠在握,一指点出,迎向许开山疾推而来的双掌。
  "右墙!"
  阴显间会意过来,长剑挽出朵朵剑花时,右方板间墙四分五裂,尚未现身的神秘敌人破壁而至,手上长剑挟着森厉的寒气,闪电般直击而来,既狠辣又凌厉无匹。
  段玉成和辛重整阵脚,二度穿窗而入,使徐阴段玉成和辛重整阵脚,二度穿窗而入,使徐阴两人所处形势更是危急。
  "霍"的一声,徐子陵高度集中.卸强攻弱的指劲,透过许开山双字形成的气墙,无孔不入的朝许开山攻去。
  底下飞出一脚,疾踢许开山腹下要害。此两着凌厉进则、以许开山之能,亦不得不往后退开。
  "当!"
  阴显鹤绞击敌剑,发出有如龙吟的激响,但他显然拍内劲上逊对方一筹,吃不住力,往后面的徐子陵撞去。
  徐子陵放过许开山,施展逆转真气的看家本领,硬生生把攻势改赠从邻房破壁来袭的可怕敌人,哈哈笑道∶"烈暇兄不是陪尚大家到高丽去吗?"
  身被黑布包里的敌人闻言一震,剑势略缓,被徐指点中剑锋,触电般退后。
  辛某某的短剑、段玉成的长剑,组成排山倒海的攻势,猛攻两人。
  徐子使不敢恋战,探手抓着退势未止的阴显鹤,腾腾空而起,撞破屋顶,扬长而去。
  寇仲问道;"阀主以之作开场白的诗,必是能使任何女子倾倒,小子就欠缺这方面的本领。"
  来缺唇角逸出一丝温柔的笑意,目注大雪降落、融来缺唇角逸出一丝温柔的笑意,目注大雪降落、融人河水,像重演当年情景的轻吟道∶"水底有明月,水上明月浮;水流月不去,月去水还流。"
  寇仲听得忘掉决战,叫绝道∶"因景生情,因情写景,情景交融,背后又隐含人事变迁的深意,没可能有更切合当时情况的诗哩!"
  来缺往他望来,双目奇光大盛,道∶"说来你或许不相信,我第一眼看到她,便肯定她是从慈航静斋来的弟子,踏足尘世进行师门指定的入世修行,那时陈朝尚未被杨坚消灭,清惠晓得我是岭南宋家的新一代,遂问我南北朝盛衰的情况。"
  寇仲再次给来缺惹起兴趣,问道∶"当时杨坚坐上北朝皇帝宝座吗?"
  宋缺点头道;"是时杨坚刚受美其名的所谓”禅让”,成为北朝之主,此人在军事上是罕见的人材,由登上帝位至大举南征,中间相隔九年之久,准备充足,计划周详,无论在政治上或军事上均远超南朝陈叔宝那个昏君。可是其为人有一大缺点,就是独断多疑,不肯信人,终导致魔门有机可乘,令杨广登台,败尽家当。
  如今李渊正重蹈杨坚的覆辙,比之更为不堪。"
  寇仲大感与来缺说话不但是种享受,且可扩阔襟胸(此处开始左边缺n列)
  明白治乱兴衰和做人的道理。宋缺隐伏岭南,何明白治乱兴衰和做人的道理。宋缺隐伏岭南,何像杨坚般谋定后动,直至胜利的机会来临。始大淡淡道;"我向她分析南弱北强的关键,在于定富足,南方之所以能长期们安,皆因南方土资源丰富,可惜治者无能、贫富不均,致土地严重,良田均集中到土豪权贵手上,贪污腐败官豪勾结.封略山湖、妨民害治,令百姓流田野,民不聊生。反之杨坚则自强不息,高下一目了然。"
  寇仲点头道∶"这是一针见血的见解,清惠斋主不。。。
  宋缺平静的道∶"她是回到民族融和的大问题上,北方在杨坚登上宝座之际,乱我中土入侵的北方早出和同化,合而成一个新的民族,既有北塞外族又不离我汉统根源深厚、广博优美的文化。兼汉族长期对抗塞外各族,养成刻苦悍勇的民风。
  于忧思而死于安乐的写照,即使杨坚失败,南方北方,以北统南,将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路向。"
  寇仲道;””阀主同意吗?"
  宋缺微笑道∶"我身为南人,当然听得不是滋味,(此处开始好转)
  却不得不承认她的看法高瞻远瞩,深具至理。而我则指出若现时出现北方的不是杨坚而是另一个昏君,南方嗣出若现时出现北方的不是杨坚而是另一个昏君,南方嗣位者不是腐朽透顶的陈后主,历史会否改写?说到底谁统一谁,始终是个此盛彼衰的问题,我宋缺从不肯承认历史的发展有其不可逆改的必然性,政治、武功和手段是决定历史的直接因素。目下的南北对峙,在某一程度上是当年形势的重现,我要以事实证明给所有人看,历史是由人创造出来的。"
  寇仲愈来愈清楚来缺和梵清惠的分歧,皆因立场角度有异.如果来缺是北人,那争议将无立足之所。
  以来缺的才情志气,绝不会甘心里服于胡化的北方汉族之下,而他亦不信任北方的人,认为他们不能与胡人划清界线,而刘武周、梁师都之辈的所为更强化他的定见。说到底李渊起兵曾借助突厥之力,到现在仍与突厥关系密切,可达志的突厥兵且是李建成长林军的骨干,凡此种种,宋缺起兵北上,是理所当然的事。
  赵德言成为东突厥国师.也为宽门与外族划上等号。不论魔门或想航静斋,均属北方文化系统,而宋缺的宋家,正是南方文化的中流批柱,坚持汉统的鲜明旗帜,、来缺与李阀的不咬弦,至乎正面交锋,正体现南北的因异生争。
  宋缺说得对,历史是由人创造出来的,若没有宋缺、寇仲,那谁胜谁败?几可说是无待雅龟,也可预见。
  预见。
  寇仲道;"用主既知陈后主无能,当时何不取而代之.以抗杨坚?"
  宋缺哑然失笑道∶"我当时仍是着藉无名之辈,直至击败被誉为天下第一刀的”霸刀"岳山,始声名鹊起,登上阔主之位。我那时立即整顿岭南,先平夷患,联结南保诸雄,此时杨坚以狂风扫落叶之势荡平南方.欲要进军岭南,被我以一万精兵,抵其十多万大军于苍梧。我宋缺十战十胜,令杨坚难作寸进,迫得求和。我知时不我予,进受封为镇南公,大家河水不犯井水,我从没向杨坚敬半个礼,所以杨坚驾崩前,仍为不能收服我来缺耿耿于怀。"
  接着冷哼道∶"北人统南又如何,只出个杨广,天下又重陷四分五裂的乱局,其中原因不但因杨广苛政扰民,好大喜功,耗尽国力,更证明我不看好胡化后的汉人是正确的。民族的融和非是一赋可就的事,杀杨广者正是宇文化及这彻头彻尾的胡人。欲要中土振兴,百姓有安乐日子,必须坚持汉统,始有希望。少帅须谨记我宋缺这番话。"
  寇仲点头答应,感到肩上担子愈是沉重,且对来缺如此循循善诱生出不样感觉。
  忍不住道∶"以南统北是间主的最高目标,其他均为次要,既是如此,阀主大可拒绝宁道奇的挑战,乾脆为次要,既是如此,阀主大可拒绝宁道奇的挑战,乾脆由我去告诉他你老人家没有这时间闭心,而间主则回去主持攻打江都的大计。"
  宋缺双目透出伤后无奈的神色,轻轻道∶"我不愿瞒你,你这提议对我有惊人的吸引力。可是来下战书的是清惠的爱徒,而妃暄更令我从她身上看到清惠,有如她的化身,在在使我说不出拒绝的话。既然决定,宋缺岂会反口改变。清惠太清楚我的个性和对她的感情,此着实命中我要害。地要我表明助你争天下的决心,我就清清楚楚以行动说明一切。天下能令我动心的事物并不多,宁道奇正是其中之一,加上清惠,教我如何拒绝。"
  寇仲哑口无言。
  宋缺微笑道∶"让我们以树木野历来造一条木筏如何外寇仲愕然道∶"我们要走水路吗?"
  宋政道∶"宁道奇刻下在净念禅院等候我,走水路可省点脚力。既有少帅伴行,我可省去操筏之力,静坐几个时辰,明晚我将与宁道奇决战于净院,看看谁是中土的第一人。"
  徐子陵和阴显鹤连夜攀越城墙离开汉中,往北疾走,深进秦岭支脉的山区,始深切体会到冰雪封合实情况。
  官道积雪深可及膝,凝冰结在树木枝n处成)
  官道积雪深可及膝,凝冰结在树木枝n处成)
  晶莹的冰挂,风拂过时雪花飘落,另有一番情景。
  雪峰起伏,不见行人。
  天空黑沉沉的厚云低压,大雪似会在任何一实下来。
  阴显妇回头瞥一眼留下长长的两行足印,道∶大明尊教的人死心不息来追赶我们,肯定不会追9徐子陵关心的问道∶"你没受伤吗外阴显用道∶"好多啦!仍有少许血气不畅,!
  碍,烈指的功夫似乎比许开山更硬朗,真奇怪厂徐子陵道∶"因为许开山仍是内伤未愈,否只想脱身须多费一番工夫。真奇怪!"
  阴显鹤讶道∶"你的奇怪指那方面。"
  徐子陵道∶””当日在龙泉时,大明尊教的人地五采石不太重视,至少没尽全力去争夺,现在则是一切似的,令我感到奇怪。"
  阴显捞点头同意进∶"除非他们不想再在中i否则不该来惹你。"
  徐子陵一震道∶"我明白哩!"
  阴显鹤奇道∶"我这两句话竟对你有启发吗?"
  徐子陵笑道∶"正是如此,事实上他们正是不想在原混,还要离开塞外,到一个他们能发扬大明等教的方。不论塞外塞内,他们都是仇家造地,只石之轩一方。不论塞外塞内,他们都是仇家造地,只石之轩一足教他们提心吊胆,回纽的菩萨更不肯放过他们o"
  阴显鸿不解道∶"他们还有什么地方可去的外两人则越过一处山岭,沿官道斜坡往下走。
  徐子陵这∶"当然是大明等教的发源地波斯,只有那里正采石最具价值和作用,他们只要编个动听的故,把五采石物归原主,当可另有一番作为,否则就只坐以待毙的下场。"”明显记欣然道∶"子陵的推断合拍合理,我找不到何可驳斥的破绽。"
  又道∶"若五采石既成他们唯一出路和重振成风的垦,他们定不肯放过我们。"
  徐子隧道∶"那就是好不过,显鹤不是要为安乐帮主寻一个公道吗?我们就在到长安前了以此事。"
  阴显问皱眉道∶"既然子陵有此心意,刚才为何不他们周旋到底,见个真章。"
  徐子陵道∶””先前主动操纵在他们手上,你老哥又醉未醒,功力大打折扣,排下去吃亏的是我们。现在们可蓄势以待,予他们来个迎头痛击,且可在战略上活变化,所谓此一时也彼一时也。"
  阴显鹤失笑道∶"难怪寇仲和徐子陵能名慑塞内外,与你们相处愈久,愈感到你们胆大包天,鬼神莫测种种别人难及之处。"
  别人难及之处。"
  徐子陵道;"你的心情大有改善啊!"
  前显自点头道∶"不知是否受到你的感泄,我忽然对前景感到非常乐观。事实上你的处境不比我好多少,且是近似无法解开的死结,但你仍勇敢面对。我的问题比你简单,纪情一是知道小纪的下落又或不知道,到长安后自会水落石出,若老天爷不肯让我兄妹重钙我只好认命,然后尽力助子陵化解中原这场大灾劫,希望可为小纪积点福德。"
  徐子陵明白过来,令阴显鹤转趋积极的原因,是自己激起他的侠土心肠,找到人生的目标。
  大感欣慰道∶””放心吧!我有信心你可和令妹重聚的。咦!是什么香气?~阴显鹤仰鼻嗅索,道∶"晤!是很熟悉的气味!若我没有猜错,该是有人在前方烤狼肉。我曾在塞外吃过几次狼肉,肉味相当不错。"
  两人转过峡道,前方远处官道旁灯火隐现,香气正是从那方传过来。
  阴显使道∶"是个驿站,想不到在此天寒地冻之时,仍有人留守。"
  徐子陵道∶即使有人留守,该早上上床钻入被窝寻梦,怎会生火烧烤,且是恶狼之肉。"
  阴显鹤笑道∶"子陵的思虑远教小弟缜密我们应阴显鹤笑道∶"子陵的思虑远教小弟缜密我们应笔直走过,还是进驿站分享两口。"
  徐子陵谈谈过∶"过门是客,当然进去看看.显留兄意下如何?"
  阴显何欣然道∶"一切由子陵拿主意。"
  两人谈谈笑笑,朝驿站走去。
  雪纷从天而降,由流转富,整个山区陷进茫茫白雪第五章 义释金刚寇仲在筏尾摇槽,目光落在面向前方河道金膝打坐,雄峙如山的来缺背影。雪花落到他头上半尺许处,立即似被某种神秘莫测的力量牵引般,自然而然避过他以飞一旁,没半团落在他身上。
  大雪仍是铺天盖地的激下来,木筏铺上数寸积雪.大大增加筏身的重量,累得寇仲要多次清理。
  在白茫茫的风雪里,伊水两岸变成模糊不清的轮廓,不论木筏如何在河面抛掷额志,来缺仍坐得稳如泰山,不晃半下。
  名震天下的天刀平放膝上,以双手轻握,令寇仲更感受到宋缺"舍刀之外,再无他物"的境界。
  来缺此战,实是吉凶难料。
  寇仲曾分别和两人交过手,却完全没法分辨谁高谁低,他们均位深不可出的渊海,无从捉摸把握其深浅。
  假若宁道奇败北,当然一切如旧进行,这场决战只寇仲在筏尾摇槽,目光落在面向前方河道金膝打是统一天下之路上的插曲;如宋缺落败身亡,那寇仲将没有任何退路,只能秉承来缺的遗志,完成宋缺的梦.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