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八章 禅院之战

作者:黄易

净念禅院静得不合常理,这好应是晚课的时间,刚才还敲起晚课的钟声,为何不但没有卜卜作响的木鱼声?更没有和尚颂经禅唱?似乎全寺的出家人一下子全消失掉。
  明月取代夕阳,升上灰蓝的夜空,遍地满盖积雪的广场.银装素里的重重寺院、佛塔钟楼,温柔地反映着金黄的月色。在这白雪和月色泽融为一的动人天地里,宁道奇的声音从铜殿的方向遥传过来,不用吐气扬声,却字字清晰地在寇仲耳鼓响起,仿似被誉为中原第一人,三大宗师之一的盖代高手宁道奇,正在他耳边呢喃细语道∶"我多么希望宋兄今夜来是找我喝酒谈心,分享对生命的体会。只恨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任我们沉沦颠倒.机心存于胸臆。今中原大祸迫于眉睫,累得我这早忘年月、乐不知返的大傻瓜,不得不厚颜请宋兄来指点两手天刀,却没计较过自己是否消受得起,请宋见至紧要手下留情。"
  寇仲心中涌起无法控制的崇慕之情,宁道奇此番说话充分表现出道门大宗师的身份气魄,并不讳言自己暗话充分表现出道门大宗师的身份气魄,并不讳言自己暗存机心,凭此破坏来缺出师岭南的计划,且不说废话,以最谦虚的方式,向宋缺正面宣战。
  来缺只要有任何错失,致乎答错一句话,也可成今夜致败的因素。
  高手相争,不容有失,即使只是毫厘之差。
  宋缺两手负后.朝铜殿方向油然漫步,哑然失笑道∶"道兄的话真有意思,令我宋缺大惑不虚此行。道兄谦虚自守的心法,已臻浑然忘我的境界,深得道门致虚守静之旨。
  宋缺领教啦!"
  寇仲心神剧震,宋缺的说话,就像他的刀般摄人,淡淡几句话,显示出他对宁道奇看通看透,证明他正处于巅峰的境界,梵清惠对他再没有影响力。宋缺怎能办得到?
  得刀后然后忘刀。
  苦思后是忘念。
  从梁都到这里来,对宋缺来说,正是最高层次、翻天覆地的一趟刀道修行,得刀后然后忘刀,瞧着来缺雄伟的背影,他清楚感觉负在他身上是强大至没有人能改移的信心。
  没有胜,没有败,两者均不存在他的脑海内。
  这才是货真价实的天刀。
  宁道奇欣然道∶"宋兄太抬举我哩!我从不喜老子宁道奇欣然道∶"宋兄太抬举我哩!我从不喜老子的认真,只好庄周的恢奇,更爱他入世而出世,顺应自然之道。否则今夜就不用在这里丢人现眼。"
  两人对话处处机锋,内中深含玄理,寇仲更晓得自宋缺宋缺讶道∶"原来道兄所求的是泯视生死寿夭、成败得失、是非毁誉,超脱一切欲好,视天地万物与己为一体,不知有我或非我的”至人”,逍遥自在,那我宋缺的唠唠叨叨,定是不堪入道兄法耳。"
  宋缺之话看似恭维,事实上却指出宁道奇今次卷人争霸天下的大漩涡,到胸存机心.有违庄周超脱一切之旨。只要宁道奇道心不够坚定,由此对自己生疑,此心灵和精神上的破绽,可令他必败无疑。
  打开始善攻的宋缺已是着着进迫,而宁道奇则以退为进,以柔制刚。
  寇仲随在宋缺身后,经过钟楼,终抵禅院核心处铜殿所在围以白石雕栏的平台广场。
  于白石广场正中心处的骑金毛狮文殊菩萨像前,宁道奇拈须笑道∶"后天地而生,而知天地之始;先天地而亡,而知天地之终。故有生者必有死,有始者必有终。死者生之效,生者死之验,此自然之道也。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
  道有体有用.体者元气之不动,用者元气运于天地间。
  所以物极必反,福兮祸所寄,祸兮福之倚。老子主无为,庄子主自然,非是教人不事创造求成,否则何来老为,庄子主自然,非是教人不事创造求成,否则何来老子五千精妙、庄周寓言?只是创造却不占有.成功而不自居。宋兄以为然否?"
  宁道奇风采如昔,五缕长须随风轻拂,峨冠博带,身披锦袍,隐带与世无争的天真眼神,正一眨不眨的瞧着宋缺,似没觉察到寇仲的存在。四周院落不见半点灯火,不觉任何人踪。
  寇仲知机的在白石雕栏外止步,不愿自己的存在影响两人的战果。宁道奇只要心神稍分,宋缺必趁虚而入,直至宁道奇落败身亡。
  宁道奇左右后侧是陪侍文殊菩萨的药师、释迦塑像,而平均分布白石平台四方的五百铜罗汉,则像诸天神佛降临凡尘,默默为这中土武林百年来最影响深远、惊天动地的一战默作见证。
  文殊佛龛前的大香炉,燃起檀香,香气弥漫,为即将来临的决战倍添神秘和超尘绝俗的气氛。
  宋汉从容自若的步上白石台阶,踏足平台,直抵宁道奇前两丈许处,淡淡道;"道兄从自身的生死,体会到天地的终始,自然之道,从而超脱生死终始,令宋缺想起庄周内篇逍遥游中背若泰山,翼若垂天之云,抟扶摇羊角而上者九万里,绝云气,负青天的巨鹏神鸟。宋缺虽欠此来回天极地终之能,但纵跃于枝丫之间,亦感自由自在任我纵横之乐,道见又以为否?"
  自由自在任我纵横之乐,道见又以为否?"
  庄周这则寓言,想像力恢奇宏伟,其旨却非在颂扬鲲鹏的伟大,而在指出大小之间的区别没有什么意义,在沼泽中的小雀儿看到大鹏在空中飞过,并不因此羞惭自己的渺小,反感到自己闲适自在,一切任乎自然。
  宋缺以庄周的矛,攻宁道奇庄周之盾,阐明自己助寇仲统一天下的决心,故不理宁道奇的立论如何伟大,因大家立场不同,只能任乎自然。
  寇仲听得心中佩服,没有他们的识见,休想有如此针锋相对的说话和交流。
  宁道奇哈哈笑道∶"我还以为老庄不对宋兄脾胃,故不屑一顾。岂知精通处犹过我宁道奇。明白啦!敢问宋兄有信心在多少刀内把我收拾?"
  宋缺微笑道∶"九刀如何?"
  宁道奇愕然道∶"若宋兄以为道奇的散手八扑只是八个招式,其中恐怕有点误会。"
  寇仲也同意他的讲法,以自己与他交手的经验,宁道奇的招式随心所欲,全无定法,如天马行空,不受任何束缚规限。
  宋缺仰天笑道∶"大道至简至易,数起于一而终于九。散手八扑虽可变化无穷,归根究底仍不出八种精义.否则不会被道兄名之为八扑。我宋缺若不能令道兄不敢重覆,胜负不说也罢。可是若道兄不得不八诀齐不敢重覆,胜负不说也罢。可是若道兄不得不八诀齐施,到第九刀自然胜负分明,道兄仍认为这是一场误会吗?"
  宁道奇哑然失笑道∶"事实上我是用了点机心,希望宋兄有这番说话。那道奇若能挡过宋兄九刀,宋兄可否从此逍遥自在,你我两人均不再管后生小辈们的事呢?"
  寇仲心中生出希望。若宁道奇硬能捱过宋缺九刀.大家握手言和,宋缺自须依诺退隐,但有自己继承他的大业,为他完成心愿,总胜过任何一方政亡,那是他最不愿见到的。
  宋缺默然片晌,沉声道∶"道兄曾否杀过人?"
  宁道奇微一错愕,坦然道∶"我从未开杀戒,宋兄为何有此一问?"
  宋缺叹道∶"宋某的刀法,是从大小血战中磨练出来的杀人刀法,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在过程中虽没有生死胜败,后果却必是如此。道兄若没有全力反扑置宋某人于死地之心,此战必死无疑,中间没有丝毫转寰余地。我宋缺今夜为清惠破例一趟,让道兄选择是否仍要接我宋缺九刀。"
  宁道奇双手合什,神色样和的油然道;"请问若道奇真能捱过九刀仍不死.宋兄肯否依本人先前提议?"
  宋缺仰天笑道∶"当然依足道兄之言,看刀!"
  喝毕探手往后取刀。
  喝毕探手往后取刀。
  寇仲立时看呆了眼,差点不敢相信自己一对眼睛。
  阴显鹤从上林苑匆匆走出来,只看他神情,知找不到纪倩。
  纪情是上林苑的首席名妓,预订也未必蒙她赐见,何况诈作是慕名求见。
  徐子陵下意识地拉下少许早盖过双眉的雪帽,从暗处走出,与正戴上帽子的阴显鹤在风雪迷漫的北苑大街并肩而行。
  阴显鹤沉声道∶"我花一两银子,始打听得她这几天都不会回上林苑,架子真大。"
  他们找遍明堂窝和六福赌馆,伊人均香踪杳然,只好到上林苑碰运气。
  街上风大雪大,行人车马零落,对面街已景象模糊,对他们掩藏身份非常有利。
  徐子陵道∶"尚有一处地方,就是她的香闺。"
  阴显鹤想也不想的过∶"子陵引路!"
  宋缺往后探的手缓慢而稳定,每一分每一寸的移动保持在同一的速度下,其速度均衡不变,这根本是没有可能的。人的动作能大体保持某一速度,已非常难得。
  要知任何动作,是由无数动作串连而成,动作与动作间怎都有点快慢轻重之分,而组成来缺探手往后取刀的连串动作,每一个动作均像前一个动作的重覆铸模,本身串动作,每一个动作均像前一个动作的重覆铸模,本身已是令人难以相信的奇迹,错非寇仲的眼力,必看不出其中玄妙,怎教他不看得目瞪口呆,难以置信。
  宁道奇仍双手合什,双目异光大盛,目注宋缺。
  宋缺的拔刀动作直若与天地和其背后永远隐藏着更深层次的本体结合为一,本身充满恒常不变中千变万法的味道。没有丝毫空隙破绽可寻,更使人感到随他这起手式而来的第一刀,必是惊天地,泣鬼神,没有开始,没有终结。
  刀道至此,已达鬼神莫测的层次。
  当取刀的动作进行至不多一厘、不少半分的中段那一刹那,宋缺倏地加速,以肉眼难察的惊人手法,忽然握上刀柄。
  就在宋缺加速的同一刹那,宁道奇合拢的两手分开,似预知来缺动作的变化。
  "铿"!
  天刀出鞘。
  天地立交.白石广场再非先前的白石广场,而是充满肃杀之气,天刀划上虚空,刀光闪闪,天地的生机死气全集中到刀锋处,天上星月立即黯然失色。这感觉奇怪诡异至极点,难以解释,不能形容。
  寇仲再看不到宋缺,眼所见是天刀破空而去,横过两丈空间,直击宁道奇。
  两丈空间,直击宁道奇。
  天刀没带起任何破风声,不觉半点刀气,可是在广场白石雕栏外的寇仲,却清楚把握到宋缺的刀笼天罩地,宁道奇除硬拼一途外,再无另一选择。
  这才是宋缺的真功夫。
  在天刀前攻的同一时间,宁道奇往前冲出,似扑非扑,若缓若快,只是其速度上的玄奥难测,可教人看得头痛欲裂,偏又是潇洒好看,忽然间宁道奇跃身半空,往下扑击。
  "蓬"!
  宁道奇袍袖鼓胀弯拱,硬挡宋缺夺天地造化的一刀。
  宁道奇借力飞起,移过丈半空间的动作在刹那间完成,倏地背对背的立在宋缺后方丈许处。
  宋缺雄伟的身躯重现寇仲眼前,天刀像活过来般自具灵觉的寻找对手,绕一个充满线条美合乎天地之理的大弯,往宁道奇后背心刺去,而他的躯体完全由刀带动,既自然流畅,又若鸟飞鱼游,浑然无瑕,精采绝伦。
  寇仲瞧得心领神会,差点鼓掌喝采。
  舍刀之外,再无他物。
  更出乎他意料之外是宁道奇没有回头,右手虚按胸前,左手往后拂出,手从袍袖探出,掌变抓,抓变指,前,左手往后拂出,手从袍袖探出,掌变抓,抓变指,最后以拇指按正绞击而来的天刀锋尖,其变化之精妙,纯凭感觉判断刀势位置,令人叹为观止。
  指刀交锋,发出"波"一声劲气交击声,狂飙从交触处在四外狂卷横流,声势惊人。
  宋缺刀势变化,紧里全身,有若金光流转,教人无法把握天刀下一刻的位置。
  宋缺并没有夸口,交战至此他正施展第三刀,先前每一刀都教宁道奇不敢重雄故技,只能以压箱底的另一方式应付。
  宋缺似进非进,似退非退时,宁道奇头下脚上的来到来缺上方,钉子般下挫,撞人宋缺刀光中,竟是以头盖硬憧宋缺头盖,一派与敌偕亡的招数。
  如此奇招,寇仲想也没想过,但却感到正是应付宋缺无懈可击的刀法唯一的救命招数。
  宋缺刀光散去,左手疾拍宁道奇头顶天灵穴,宁道奇两手从侧疾刺归中,两手中指同时点中宋缺掌心。
  "噗"!
  宋缺风车般旋转,化去宁道奇无坚不摧的指气,宁道奇一个翻腾,回到原处,两手横放,指尖聚拢,形如向地鸟啄,油然面对宋缺往他遥指的刀锋,重成对峙之局。
  宋缺仰天笑道∶"八扑得见其三,道见果是名不虚宋缺仰天笑道∶"八扑得见其三,道见果是名不虚传,令宋某人大感痛快。"
  宁道奇微笑道∶"宋兄刀法令我想起庄周所云的材与不材之间。材与不材,似是而非也,故未免乎累。若夫乘道德而浮游则不然,无誉无毁。一龙一蛇,与时俱化,而不肯专为;一上一下,以和力量。浮游乎万物之间,物物而不物于物,胡可得累耶!"
  寇仲听得心中一震,所谓材不材,指的是有用无用,恰是天刀有法无法,无法有法的精义,但此仍不足以形容天刀的妙处,故似是而非,未免乎累,只有在千变万化中求其恒常不变,有时龙飞九天,时而蛇潜地深,无誉无毁、不滞于物,得刀后而忘刀,才可与天地齐寿量,物我两忘。逍还自在。
  宁道奇说的是宋缺,其实亦是他自己的写照。
  正因两人均臻达如此境界,始能拼个旗鼓相当,势均力敌。
  宋缺主攻。宁道奇主守。
  谁都不能占对方少许上风。
  胜败关键处在宁道奇能否挡宋任的第九刀。
  宋缺欣然道∶"难瞒道兄法眼,宋缺亦终见识到道兄名慑天下的散手八扑,其精要在乎一个”虚”字,虚能生气,故此虚无穷,清净致虚,则此虚为实,虚实之间,态虽百殊,无非自然之道,玄之又玄,无大无小,寇仲听得心中一震,所谓材不材,指的是有用无终始不存。"
  寇仲心中佩服得五体投地,两人均把对方看个晶莹通透,不分高下.战果实难逆料。
  宁边奇哈哈笑道∶"尚有六刀,宋兄请!"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