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九章 九刀战约

作者:黄易

阴显鹤和徐子陵在没有灯火的厅堂会合,外面的漫无风雪稍歇,转为绵绵雪粉。
  阴显鹤摇头道∶"没有人!唯一的解释是纪倩带同阎府婢仆出门远行,不过衣柜内空空如也,即使出门也不用如此。"
  徐子陵道∶"我看纪情是乔迁别处,本挂在墙补壁的书面一类的东西均不见哩,家具则原封不动。"
  阴显鹤在一旁坐下,昔笑道∶"又会这么巧的,不着我重回上林苑间个清楚明白。"
  徐子陵在他旁坐下,摇头道∶"这只会启人疑窦,肯花钱也没用,上林苑的人应不敢泄漏纪情的新居所在,待我想想办法。"
  他脑海中闪过不同的人,首先想到李靖,他或者不会留心纪情的去向,但只要他使人调查,怎都会有结果。可是现时情况微妙,他要透过李靖见李世民是没有选择的一着,但其他事则不宜牵涉李靖,因私通外敌乃叛国大罪。
  他又想到荣达大押的陈甫,可由他使人去查探,亦不妥当。
  不妥当。
  最后灵光一闪,道∶"我有办法哩!"
  寇仲看得大惑不解,自动手以来,宁道奇一直姿态闲适自然,忽然风格大改,两手箕张,手如鸟啄,摆出架式,虽然优美好看,终是落于有力,不合他老庄清净无为的风格,且主动请宋缺出招,更似有违他的作风。
  而出奇地宋缺不但没有再作操控全局似的抢攻,而是把辽指宁道奇的刀回收,横刀傲立。
  宋缺嘴角飘出一丝充盈信心的笑意,道∶"道兄勿要客气礼让!"
  "宁道奇哈哈笑道∶"好一个宋缺!,倏地振衣瞩行,两千化成似两头嘻玩的小鸟,在前方闹斗追逐,你扑我啄,斗个不亦乐乎,往未缺迫去。
  "宋缺双目奇光大盛,目光深注的凝望幢在胸前的天刀,似如入定老憎,对宁道奇出人意表的手法和奇异的进攻方式不闻不同。
  寇仲却是倒抽一口凉气,心想若换自己下场,此刻必是手足无措。
  当日寇仲初遇宁道奇,对方诈作钓鱼,一切姿态做个十足,模仿得维肖维妙,令寇仲疑真似假,志气被夺,落在下风。此时始知这种虚实相生的手法,原来竞是八扑中的一扑。
  宁道奇脸上现出似孩童弄雀的天真神色,左顾右盼宁道奇脸上现出似孩童弄雀的天真神色,左顾右盼的瞧着两手虚拟的小鸟儿腾上跃下,追逐空中嘻玩的奇异情况,寇仲且感到有一株无形的树,而鸟儿则在树丫问活泼和充满生意的闹玩,所有动作似无意出之,却又一丝不苟,令他再分不清什么是真?什么是假?何为虚?何为实?
  两丈的距离瞬即消逝。
  忽然间两头小鸟儿多出个玩伴,就是宋缺天下无双的天刀。
  直至双雀临身的一刻,宋缺往横移开,拖刀疾扫,两鸟像惊觉有敌来袭般狠啄刀身,拉开激烈鏖战的序幕。
  两道人影在五百罗汉环伺的白石广场中追逐无定,兔起仍落的以惊人高速闪挪腾移,但双方姿态仍是那么不合乎战况的从容大度。
  宋缺的天刀每一部分均变成制敌化敌的工具,以刀柄、刀身、柄们,至乎任何令人想也没想过的方式,应付宁道奇发动的虚拟鸟击,两头小鸟活如真鸟般可钻进任何空档缝隙,对宋缺展开密如骤雨、无隙不入、水银泻地般的近身攻击。
  双方奇招迭出。以快对快,其间没有半丝迟滞,而攻守两方,均是随心所欲的此攻彼守;其紧凑激厉处又隐含逍遥飘逸的意味,精采至难以任何语言笔墨可作形隐含逍遥飘逸的意味,精采至难以任何语言笔墨可作形容。
  以寇仲的眼力,也要看得眼花燎乱,感到自己跟得非常辛苦。
  "叮!叮"
  两响清音后,而人回复隔远对峙之势,就像从没有动过手。
  宁道奇双手负后,两头小鸟似已振翼远飞、微笑道∶"道奇想不佩服也不成,宋兄竟能以一刀之意,挡我千多记鸟啄,使我想厚着面皮取巧硬指宋兄超过九刀之数也不成。"
  宋缺哈哈笑道∶"是宋缺大开眼界才对。从无为变作有为;有力再归无为;进而有为而无,无为而有,老庄法旨;到道兄手上已臻登峰造极之境。道兄留意;宋缺第五刀来哩厂、寇仲至此刻始缓过一口气来,耐不住心中大呼过箔,两位顶尖儿的高手无不在尽展浑身解数,如此良机实是千载难逢,令他可同时在两人身上偷师学艺,益处之大,是他从没梦想过的。
  "锵"!
  宋缺竟还刀鞘内,面手下垂,自然而然生出一股庞大无匹的气势,紧罩敌手,即使不是内行人,也知宋缺天刀再出鞘时,将是无坚不摧,轰无动地的骇人强攻。
  天刀再出鞘时,将是无坚不摧,轰无动地的骇人强攻。
  宁道奇仍保持两手负后的姿态,双目异芒电问,是自动手以来悉仲从未见过的凌厉"、宋缺没有夸口,他确有本事迫得宁道奇不敢重施故技,因为他直至此刻,并没有重覆自己的招式。
  山雨欲来风满楼。
  徐子陵在风雅阁大门外暗处等候,阴显鹤从阉内勿匆走出,来到徐子陵旁,点头道∶"成哩!我说出为新安郡两位朋友送信,立得青青夫人接见,她着我们由后门进去。"
  徐于陵心中欣慰,新安郡是他和寇仲遇上青青和喜儿的地方,想不到昔年恩将仇报的青楼女子,反变得如此有江湖义气。不过如非无计可施,他绝不会打扰她。
  青青亲自把他们迎入内堂,秀眸发亮的道∶"子陵长得真俊秀,见着你真好,姐姐不知多么担心你们,一时又说小仲战死慈涧,一会又传他死守洛阳对抗秦王的大军,到两天前始知宋缺出兵救他,此事轰动长安,弄至人心惴惴难安,究竟确实情况如何呢?"
  徐子陵被她赞得大感尴尬,只好视此为卖笑女子的逢迎作风,不以为怪,对寇仲近况解释一番。
  青青忧心忡忡的道∶"唉!又要打仗哩!戏和喜儿一心逃避战乱到长安来,怎知关中竟非安全处所,你们会护着我们吗?"
  会护着我们吗?"
  徐子陵点头迈∶"这个当然,但今趟我们来此,实有一事相求。”青青喜孜孜道∶"你有事想起来找奴家,可知你心中尚有我这位姐姐,快说出来,姐姐定会尽力为你办到。"
  徐子陵往阴显鹤瞧去,道:"不如由阴兄自己说。┅阴显鹤微一错愕,晓得徐子陵是借此机会迫他多和人沟通说话,无奈说出欲寻纪情的原因。
  青青娇笑道∶"那你们找对人哩!纪倩刻下正在风雅阁。"
  两人听得你眼望我眼,不明所以。
  青青道∶"道理很简单,肩儿最讨厌的一个人以重金把上林苑买下来,倩儿只好向我求助为她清偿上林苑的债项,改归风雅阁帜下,、不是姐姐夸口,除姐姐外,长安怕没多少人敢为倩儿出头。"
  徐子陵晓得她和李元吉的密切关系,点头同意道∶"那人是否池生春?"~青青一呆道∶"你怎能猜中?此事没多少人知道的。"
  阴显鹤道∶"可否请纪姑娘来说几句话。~青青道∶"此刻情儿和喜儿均应邀到御前作歌舞表演。为皇上娱宾,不到两、三更不会回来,你们长途跋涉的到长安来,不如好好休息两个时辰,她们回来后唤涉的到长安来,不如好好休息两个时辰,她们回来后唤醒你们。"
  阴显鹤往徐子陵望去,征询他的意见。
  徐子陵道,"你稍作休息,我还要去办点事,一个时辰内回来。┅"铿!"
  天刀出鞘。
  、一切只能以一个快字去形容,发生在肉眼难看清楚的高速下,寇仲"感到"宋缺拔刀时,天刀早离鞘劈出,化作闪电般的长虹;划过两丈的虚空;劈向宁道奇。
  、远在雕栏外的寇仲感到周遭所有的气流和生气都似被宋缺这惊天动地的一刀吸个一丝不剩,一派生机尽绝,死亡和肃杀的骇人味儿。
  应付如此一刀;仍只硬拼一途。
  宋缺正是要迫宁道奇以硬碰硬,即使高明如宁道奇亦别无选择。
  寇仲晓得这第五刀是紧接而来最后四刀的启端,绝不容宁道奇有喘息的机会,胜负可在任何一刻分出来。
  更使他震惊的是宋缺是毫无保留的全力出手,务要击垮对方。
  宁道奇募地挺直仙骨,全身袍袖无风自动,须眉瞩张,形态变得威猛无涛,与状比天神的宋缺相比毫不逊张,形态变得威猛无涛,与状比天神的宋缺相比毫不逊色,一拳击出,连续作出玄奥精奇至超乎任何形容的玄妙变化,却又是毫无伪借的一拳轰在天刀锋锐处。
  "轰!"
  劲气横流滚荡。
  两人触电般退开。
  未缺一个回旋,夭刀平平无奇地再往迎回来的宁道奇横扫。
  这第六刀并不觉有任何不凡处,但却馒至不合常理。偏是作壁上观者却清楚掌握到宋缺此刀寓快于慢,大巧若拙,虽不见任何变化,但千变万化尽在其中,如天地之无穷,宇宙般没有尽极。
  宋缺未能在速度和内劲上压倒宁道奇,遂改以刀法取胜,应变之高妙。教他叹服。
  宁道奇却以千变万化的动作,似进似退、欲上欲下,双手施出玄奥莫测的手法,迎上宋缺浑然无隙,天马行空的一刀。
  寇仲暂忘可能发生的可怕后果,因已看得心神皆醉,宁道奇使的实是隔空遥制的神奇招数,仿似对宋缺不能做成任何威胁,实质上亦是没法影响改变宋缺一往无还的霸道刀势,但是每一个手法,均以炉火纯洁、出神人化的先天气功,先一步隔远击中敌刃,织出无形而有实的气网,如蚕吐丝,而这真气的茧恰在与敌刃正面有实的气网,如蚕吐丝,而这真气的茧恰在与敌刃正面交锋的一刻积聚至爆发的巅峰,抵着宋缺必杀的一刀。
  个中神妙变化,双方的各出奇谋,施尽浑身解数。
  少点阻力也要看漏。
  "蓬"!
  宁道奇双掌近乎神迹般夹中宋缺刀锋,凭的非是双掌真力,而是往双掌心收拢合聚的气茧,恰恰抵消宋缺的刀气,达致如此骇人战果。
  时间像凝止不动,两大高手凝止对立,像四周的罗汉般变成没有生命的塑雕。
  就在寇仲瞧得呼吸屏止,弄不清两人暗里以内气交锋多少遍之际,宋缺一声长笑,夭刀从宁道奇双掌间发起,直至头顶上方笔直指向夜空的位置。改为双手握刀,闪电下劈。
  寇仲差些儿要闭上眼睛,不忍看宁道奇被劈成两半的可怖景象。因任宁道奇有通天砌地之能,在如此情况下,势难挡格宋缺此刀。
  天刀劈至宁道奇面门华尺许的当儿.教寇仲不敢相借的憎况在毫无先兆下发生,宁道奇像变成一片羽毛般,不堪天刀带起的狂飑被刮得抛起飞退,以毫厘之差遗过刀锋,真个神奇至教人不敢相信,但确为事实。
  宁道奇在凌空飞瞩的当儿.仍从容笑道∶"柔胜刚强,多谢宋兄以刀气相送,还有两刀。"
  强,多谢宋兄以刀气相送,还有两刀。"
  宋缺虽徒劳无功,却没有丝毫气馁又或躁急之态,天刀来至与地面平行的当儿,修地全速冲刺,直往前方三丈外的宁道奇箭矢般激射而去,朗声迫∶"道兄技穷矣/寇仲终忍不住扑到白石雕栏处,事实上宁道奇确处于下风,其退虽妙绝天下,颇有乘云御气飞龙的逍迟妙况,却仍是不得不退,关建处非是他不及宋缺,而是欠缺宋缺与敌偕亡之心。否则适才趁宋缺举刀下劈的刹那,双掌前击,那宋缺虽能把他劈分两半,宋缺亦必死无疑。
  宋缺是拿自己的命来赌博,因看准宁道奇难开杀戒。
  刀锋笔直激射,迅速拉近与宁道奇的距离,刀气把对手完全锁紧笼罩,当宁道奇触她的一刻,恰是天刀临身的刹那,再没有人能改变这形势发展,包括宋缺和宁道奇两大宗师级高手在内。
  宁道奇突发一声长啸,在空中忽然凝定,钉子般疾落锥下,钉往地面,背后正是文殊菩萨骑狮铜像。际此面对宋缺能使风云色变的一刀,宁迫奇仍是神态闲雅,快速吟道∶"人有畏影恶迹而去之走者,举足愈数而迹愈多;走愈疾而影不离身。不知处阴以休影,处静以息迹,愚亦甚矣"
  矣"
  "蓬"!
  宁道奇整个人弹上半空,双足重踏刀锋。
  宋缺往后飞退,宁道奇则在空中陀螺般旋转起来,缓缓降返地面。
  两人均处于动手时的原来位置,回复对峙之局。
  尚有一刀。
  "锵"!
  宋缺还刀鞘内。
  宁道奇脸容转白,瞬又回复常色。
  宋缺英俊无匹的俊伟容颜红光一现即敛,神态如旧,似乎从没有和对方动手。
  寇仲心知肚朗宋缺适才一刀,令而人同告负伤,不过他们功力深厚,硬把伤势压下去。
  他现在最想做的事,是扑入场内哀求两人不要动手,可是这只会影响宋缺,却不能改变如箭在弦的第九刀。
  宋缺叹道∶"宋缺终逐一领教道兄的八扑,不瞒道兄,道兄高明处确大大出乎我意料之外。在使出第九刀前,宋某有一事相询,道兄刚才背念的庄子寓言,出自渔父篇,为何偏漏去”自以为尚迟,疾走不休,绝力而死”三句,其中有何深意?"
  宁迫奇哑然笑道∶"我也不瞒宋兄,若把这三句加宁迫奇哑然笑道∶"我也不瞒宋兄,若把这三句加进去,我恐怕没暇念毕全篇,岂非可笑之极。根本没有任何深意,宋兄误会哩!"
  宋缺大笑道∶"好!若非道兄能如此精确把握宋某天刀的速度,心境又清净宁无至此等精微的境界,早命丧在我第八刀下。我宋缺着厚颜坚持第九刀,就有似如此蠢材,自以为尚迟,疾走不休,绝力而死。道兄岂无深意,大自谦啦!"
  宁道奇一揖到地,诚心道∶"真正谦虚的人是宋缺而非宁道奇,宋兄或许绝力而死,宁道奇则肯定要作宋兄陪葬,多谢宋兄手下日情之德。"
  宋缺回札道∶"大家不用说客气话,能得与道兄放手决战,宋某再无遗憾。烦请转告清惠,宋某一切从此由寇仲继承,这就赶返岭甫,再不理天下的事。"
  寇仲听得呆在当场,不明所以。
  以宋缺的为人,怎会就此罢休。
  宋缺此时来到他旁,微笑道∶"我们走!"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