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十章 余情未了

作者:黄易

"咯!咯!"
  "谁?"
  徐子陵夜入李靖府第,由后墙入宅,偌大的将军府出奇地冷清,院落大部分没有灯光,只有主建筑透出灯光,人目情况使他大感异样。
  凭着建筑学弄清楚主人家起居处,他轻敲窗槛,试图惊动李靖。
  徐子陵低声道∶"惊扰大嫂!是徐子陵!"
  风声响起,红拂女现身回廊处,秀眉大皱道∶"又是你!来找李靖干什么?"
  她一身劲眼,显然尚未入睡。
  徐子陵听她用气不善,硬着头皮道∶"对不起!惊扰大嫂休息,我有重要事须见李大哥,他仍未回来吗?”"
  红拂女露出复杂的神色,带点苦涩,又似无奈,歉然低声道;"该是我说对不起,我的心情很坏。唉!进然低声道;"该是我说对不起,我的心情很坏。唉!进来说吧!"
  徐子陵一震道∶"李大哥是否出事哩?"
  红拂女摇头表示非是如此,似是勉强压下心头的不耐烦,转身引路道;"这里不方便说话,随我来!"
  在她引领下,徐子陵进人书房,在漆黑中的房中坐下,红拂女回复平静,态度冷淡的道∶"子陵有什么要事找李靖?"
  徐子陵关心李靖,忍不住间道∶"大嫂为何心情不佳?李大哥因何不在家陪嫂子?"
  红拂女答道∶"你大哥到城外迎接秦王,至于我心情欠佳,唉!怎答你好呢?因为李靖与你们的关系,不但遭尽长安的人白眼.更遭秦王府的同僚疏远.秦王故意不让他参与洛阳的战役,表面看是为他着想,说到底还是不信任他,让他投闲置散。李靖并没有怪你们,只是我为他感到心中不忿而已!"
  徐子陵心中一阵歉疚,可以想像李靖夫妇难堪情况。
  红拂女续道∶"子陵到长安来为的是什么?难道不知长安人人欲杀你和寇仲吗?"
  徐子陵轻轻道∶"对不起1"
  红拂女叹道∶"说这些话有何用?对你两个我真不知怎办才好?若你们是大奸大恶之徒.事情还简单,偏知怎办才好?若你们是大奸大恶之徒.事情还简单,偏偏你们非但不是这种人,且是侠义之辈;上趟你们更帮了秦王府一个大忙,使沈落雁避过大难,可是也令我们
  开罪皇上和太子,独孤家更是恨我们夫妇入骨。我曾提议李靖索性离开长安,隐避山林,却遭他拒绝,说际此时刻离开秦王,是为不义,漠视塞外异族人侵,更是不仁,可是现在我们还可以做什么呢?"
  徐子陵听得哑口无言,心中难过。
  红拂女心中肯定充满不平之意,语气仍尽力保持平静,道∶"我们一方面担心你们在洛阳的憎况,一方面又怕秦王错失,心情矛盾非常。现今形势分明,却又另添重忧。
  唉!子陵教我们该如何自处。
  徐子陵冲口而出道∶"我今趟来长安,不但要助秦王渡过难关,还要助他登上皇位,一统天下,击退外敌。"
  红拂女剧震道∶"子陵是否在说话安慰我?"
  徐子陵断言道∶"我是认真的!"
  隔几而坐的红拂女朝他打量半晌,沉声问道∶"寇仲呢?"
  徐子陵道∶"我还未有机会和他说此番话。"
  红拂女道∶"子陵可否说清楚一点。"
  徐子陵道∶"我来找李大哥,是想透过他和秦王秘徐子陵道∶"我来找李大哥,是想透过他和秦王秘密碰头,只要能说服他肯争夺皇位,寇仲方面交由我负责。"
  红拂女沉声道∶"你可知如此等若要亲王背叛李家,背叛父兄?"
  徐子陵道∶"他是别无选择,建成、元吉分别勾结突厥人和魔门,对他心怀不轨。
  在路上我曾撞破梁师都的儿子从海沙帮买入大批火器,又见李建成的手下尔文焕和乔公山在附近现身,着我没有猜错.这批火器将是用作攻打天荒府用的。"
  红拂女色变道∶"竟有此事?"
  徐子陵道∶"我会尽力说服李世民,假若他仍坚持忠于李家,不愿有负父兄.我只好回去全力助寇仲取天下、抗外敌。"
  红拂女道∶"寇仲或者肯听你这位好兄弟的活,但宋缺呢?天下恐怕没有人能左右宋缺的心头大愿。"
  徐子陵叹道∶"我只能见步行步,尽力而为。"
  红拂女显是对他大为改观,低声道∶"秦王该于明早登岸入城,子陵可否于正午时再到书房来,我们会设法安排子陵和秦王秘密见面。"
  宋缺背着他盘坐筏首,整整两个时辰没动过半个指头,说半句话。
  明月清光照着两岸一片纯白的雪林原野,寇仲在筏明月清光照着两岸一片纯白的雪林原野,寇仲在筏尾默默摇槽,如陷梦境。
  宋缺打破压人的沉默,长长呼出一口气道∶"宁道奇果然没有让宋某人失望,寇仲你能亲睹此战,对你益处大得难以估量。"
  寇仲欲言又止,最后只道∶"我确是得益不浅,眼界大开。"
  宋缺淡淡道∶"你是否很想问我究竟是胜还是负?"
  寇仲点头道∶"我真的没法弄清楚。"
  宋缺平势的道∶"这将会是一个我和宁道奇也解不开的谜。"
  寇仲愕然道∶"这么说即是胜负未分,阀主因何肯放弃第九刀呢?"
  宋缺淡淡道∶"我不愿瞒你,原因在乎清惠。"
  寇仲大惑不解道∶"竟是因为清惠斋主,我还以为动手时你老人家已把她彻底抛开。"
  宋缺道∶"你知否宁道奇有个与我同归于尽的机会?"
  寇仲答道∶"那是当问主成功从他两手间拔起宝刀的一刻,对吗?"
  宋缺道∶"那是我一意营造出来的,不过我肯定宁道奇并不晓得我可把贯注刀内的真气回输自身,大有可能硬握他一击,所以看似是同归于尽,事实上我有保命能硬握他一击,所以看似是同归于尽,事实上我有保命之法,而他则必死无疑。"
  寇仲摸不着头脑道∶"这和清惠斋主有什么关系?"
  宋缺道∶"宁道奇拼着落往下风,舍弃如此击杀我宋缺的良机,当然与她大有关系。
  如非清惠与宁道奇议定不得杀我宋缺,以宁道奇这种大仁大勇,不把自身放在眼内的人,怎肯错过如此良机。"
  寇仲一震过∶"阀主肯冒这个天大的险,就是为测探清惠斋主对你的心意?"
  宋缺道;"有何不可?"
  寇仲为之哑口无言。
  宋缺道∶"第八刀令我负上严重内伤.必须立即赶返岭南,闭关潜修,你回彭梁后须尽力在这余下的两个多月内平定南方,待着暖花开时挥军北上,攻陷洛阳,再取长安,完成统一的大业,勿要令宋缺失望。"
  寇仲剧震道∶"阀主的伤势竟严重至此。"
  宋缺叹道;"我伤得重,宁道奇又比我能好得多少?
  我第九刀至少有五成把握可把他收拾。但宁道奇宁落下风放过杀我的机会,我怎能厚颜乘他之危。"
  寇仲心中涌起无限崇慕佩服之情,说到底,宋缺虽不肯改变自己的信念,但对梵清惠还是未能忘情。
  宋缺轻柔的道∶"我对你尚有一个忠告。"寇仲伸手摇槽,恭敬的道∶"小子恭聆清教。"
  寇仲伸手摇槽,恭敬的道∶"小子恭聆清教。"
  宋缺从容自若,缓缓道∶"任何一件事,其过程往往比结果更动人,勿要辜负生命对你的恩赐。"
  徐子陵回到风雅阁,见阴显鹤正在房内默坐发呆.顺口问道∶"为何不趁机休息?"
  阴显鹤苦涩的反问过∶"我能睡着吗?"
  徐子陵在他旁坐下,安慰道∶"纪倩回来,一切自有分晓,有青青夫人为我们穿针引线,可省去想法说服她的工夫。"
  阴显鹤岔开道∶"池生春因何要买下上林苑,自己另开一间不成吗?他要人有人,要钱有钱。"
  徐子陵道∶"他的目的是显示信心,展示实力,更是要做给大仙胡佛父女看。像上林苑这类在长安首屈一指的字号,非是有钱便能买起,还要讲人面关系,少点道行也难成事。李建成一党定是趁李世民远征的时机,在李渊默许下迅速扩展势力,清除异己,如我所料不差,以往支持李世民的帮会门派,又或富商大臣,若不保持中立或改投李建成的阵营,必是饱受打击迫害。"
  阴显鹤对池生春仇深似海,闻言杀机大盛,冷哼道∶"杀一个少一个,我们怎可容池生春恃恶横行?"
  徐子陵道∶"小不忍则乱大谋,我们是要将香家连徐子陵道∶"小不忍则乱大谋,我们是要将香家连根拔起,杀池生春只会打草惊蛇。照现在的形势发展,香贵极有可能举族迁来长安,因为长安外再无他们容身之所。"
  阴显鹤待要说话,足音响起。
  徐子陵认出足音的主人,起立道∶"纪倩来哩!"
  阴显鹤抢着去开门。
  "咿唉"!
  房门洞开,纪倩在青青陪同下消立门外,乌灵灵的大眼睛朝明显鹤上下打量,她仍一身盛装,明艳照人,以阴显鹤对男女之情的淡薄,一时间亦看呆眼。
  青青像介绍恩客般娇笑道∶"乖女儿啊这位就是娘提过的蝶公子哩!"
  在一旁的徐子陵听得啼笑皆非,青青是惯习难改,她仍是年轻貌美,口气却如在欢场混化了的老鸨婆。
  纪情果然态度截然不同,"噗哧"一笑掩叱道∶"蝶公子?公子颇不像蝴蝶,蝴蝶见花想采蜜,愈鲜艳的花愈不肯放过,公子却绝非这种人,倩儿一看便晓得哩!"
  对着花枝乱自,可迷死男人的纪倩,明显鹤手足无措,一向本无表情的瘦长睑破天荒第一趟红起来。
  徐子陵知他吃不消.移到她身旁施礼道∶"徐子陵拜见倩大家,以前有什么得罪之处,请大家恕罪。"
  纪倩狠狠阻他一眼,娇嗔道∶"原来真是你这小子,纪倩狠狠阻他一眼,娇嗔道∶"原来真是你这小子,算吧!纪倩就是纪倩,不是什么大家,大家只有一个尚才女。你识相的就把你那几手骗人的把戏教给我,本姑娘肯学是你的荣幸。寇仲呢?他不是和你一起的吗?"
  说罢又往正目不转睛果瞪着她的阴显鹤抛媚眼道∶"呆子!有什么好看?想变身作蝴蝶吗?"
  阴显鹤老脸更是红透,徐子陵也招架不来。轮到青青解围道∶"乖女儿啊!不要胡闹哩!子陵和蝶公子是有正事来找你的。"
  纪倩回道;"人家见到老朋友高兴嘛,他们还会为倩儿出头的。"
  接着把青青推走,道∶"你快回去应付那些讨厌的人,这边由我接着。"
  青青扬风摆柳的去后,纪倩毫无顾忌的跨步入房,嚷道∶"我累死哩,坐下再说。"
  见房内只有两张椅子,就那么毫不客气的一屁股坐在床沿,娇呼道∶"还不给我乖乖坐下,是否讨打。嘻!
  见着你两个大胆小子真好,竟敢偷来长安,不怕杀头吗?不过我最欢喜大胆子的男人,这才像男人嘛!"
  徐子陵暗感不妥,他比阴显鹤熟悉纪倩的行事作风,她适才遣走青青,他早生出警戒,现在又蓄意夸奖风,她适才遣走青青,他早生出警戒,现在又蓄意夸奖他们的胆量,肯定别有居心。
  纪倩乌亮得像两颗宝石的眸珠在眼眶内滴溜溜飞快左右转动,眯着眼盯着徐子陵道∶"听娘说你们有事来求我,这方面没有问题,大家江湖儿女,既是友非敌,当然要讲江湖义气。不过江湖有江湖的规矩,有所谓礼尚往来,你们给我办一件事,我纪倩必有回报,凭你们惊慑天下的武功,替我办这事只是举手之劳,不费吹灰之力。"
  阴显鹤沉声道∶"纪小姐请赐示!"
  纪倩一面喜色的把目光移往阴显鹤,显然发现阴显鹤远较徐子陵"诚实可欺",抛个媚眼道∶"给我干掉池生春,那不论你们要我纪情做什么,我纪倩必乖乖的听你们的话。"
  阴显鹤为难的朝徐子陵瞧去,徐子陵则目注纪倩,淡谈道∶"池生春早列入我们的必杀名单内,但眼前却不宜立即执行,我们今趟来长安,是希望小姐坦诚相告有关阴小纪的事。"
  明显鹤立时呼吸转速,心情紧张。
  纪倩皱起秀眉,有点不耐烦的道∶"杀个人是你们的家常便饭,为何要拖三拖四?
  我纪倩一向恩怨分明,有恩必报,你们不为我办妥此事休想从我口中问出半句话。"
  话。"
  徐子陵摇头道∶"不!你会说的!"
  纪倩露出没好气的动人表情,横他一眼道∶"你徐大侠并非第一天认识我纪倩,怎能如此有把握?我最讨厌自以为是的男人。我看你又不敢严刑迫供,你可拿我怎样?"
  阴显鹤欲要说话,被徐子陵打手势阻止.柔声道∶"正因我认识小姐,明白纪倩是什么人,故有把握你肯说话,不忍心不说出来。"
  纪倩讶道∶"不忍心?真是笑话,你当我第一天到江湖来混吗?"
  徐子陵叹道∶"因为蝶公子的原名叫阴显鹤,是阴小纪的亲大哥,自她被香家的恶徒掳走后,十多年来一直不辞艰辛险阻,天涯海角的去寻找她,你能忍心不立即告诉他吗?"
  纪倩娇躯剧震,目光投往阴显鹤,愕然道∶"这是没有可能的,小纪的大哥早被那些狼心狗肺的大恶人活生生打死。"
  轮到阴显鹤浑体剧震,热泪不受控制的狂涌而出,流遍瘦睑,往纪倩扑去,双膝下跪,不回一切的紧拥纪倩修长的玉腿,呜咽道∶"求求你告诉我,小纪在那里,倩修长的玉腿,呜咽道∶"求求你告诉我,小纪在那里,我真是她大哥,我没有被打死。"
  徐子陵心中一酸,差点掉泪。
  纪倩娇躯再颤,垂下目光迎上阴显鹤的泪眼,不但没有不高兴阴显鹤抱上她的腿,且两眼转红,泪花在眶内翻滚,探手抚上他瘦长的脸庞,回声道∶"你真的没有死?"
  阴显鹤泣不成声的微微点头,只看他真情流露的激动样子,谁都知他说的非是假话。"
  纪倩低呼进∶"天问!你真的没有死!"两行清泪,滚下香腮,再非以前那不住自诩到江湖来混的长安名妓。
  徐子陵道∶"小纪左臂月上有个指头般大的浅红色胎记,还有一对明亮的大眼睛和长腿,能说出这些特征,小姐该知我们不是骗人白撞的。"
  纪倩取出丝巾.温柔的为阴显鹤拭泪,哄孩子般轻轻道∶"不要哭!我晓得小纪在哪里。"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