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十二章 天下为先

作者:黄易

寇仲与手下谋臣大将商议拟定进攻江都的军事行动和整体部署后,诸将奉命分头办事,先头部队在宋爽、王仲宣率领下立即动程由水路南下。
  寇仲连日劳累,回卧房打坐休息,不到半个时辰,敲门声响。
  寇仲心中一惊,心忖难道又有祸受,暗叹领袖之不易为,应道∶"行之请进!"
  虚行之推门而人道∶"青竹帮幸容有急事求见。"
  寇仲忙出外堂见幸容,这小子一脸喜色,见到他忙不迭道∶"李子通想向你老哥投降,小仲真厉害,连李世民都奈何不了你。"
  寇仲大喜还"少说废话!李子通为何忽然变得如此听教听话,这消息从何而来?"
  幸容压低声音故作神秘的道∶"是邵令周那老糊徐低声下气来求我们的,不过李子通是附有条件。"
  寇仲皱眉道∶"李子通有什么资格和我讲条件?他不知我讨厌他吗?不干掉他是他家山有福。他娘的!哼!"
  知我讨厌他吗?不干掉他是他家山有福。他娘的!哼!"
  幸容堆起蓄意夸张的笑容,赔笑道∶"少帅息怒,他的首要条件是放他一条生路。
  哈!、他娘的!李子通当然没资格跟你说条件,你都不知现在你的朵儿多么响,我们只要抬出你寇少帅的招牌,大江一带谁不给足我们面子。晓得你没有给唐军宰掉,我和锡良高兴得哭起来。子陵呢?他不在这里吗?"
  寇仲哑然失笑道。"你何时变得这么夸张失实的,子陵有事到别处去。用话休提,李子通的条件是什么鬼屁东西?"
  幸容道∶"其他的都是枝节,最重要是你亲自护送他离开江都,他只带家小约二百人离开,江都城由你和平接收,保证没有人敢反抗。"
  寇仲愕然道∶。"由我送他走,这是什么一回事?是否阴谋诡计?"
  幸容四道∶"他还有什么手段可耍出来?难道敢和你来个单挑独外,天下除宁道奇外恐怕没有人敢这么做。没有人比我更清楚江都城的情况,这是年于通一个最佳选择,且可携走大量财物。"、”寇仲不解道∶"那他何须劳烦我去护送他?"
  幸容道∶"因为他怕宋缺,你的未来岳父对敌人的狠辣天下闻名,只有你寇大哥亲自保证他的安全,李子通才会放心。"
  通才会放心。"
  寇仲笑道∶"你这小子变得很使拍马屁,且拍得我老怀大慰。好吧!看在沈法兴份上,老子就放他一马。
  回去告诉邵令周,只要李子通乖乖的听话,我哪来杀他的兴趣。三天内我到达江都城外,叫他准备妥当,随时可以起行,我可没耐性在城外呆等。"
  幸容不解道∶"这关沈法兴的什么事?"
  寇仲淡淡这"当然关沈法兴的事,当沈法兴以为我们全面攻打江都之际,他的昆陵将被我们截断所有水陆交通,到我兵临城下之际,他仍不晓得正发生什么事呢?"
  "砰"!
  眼看李世民跨步门外之际,李世民重重一掌拍在门框处,登时木裂屑溅。
  在外面守候的李靖骇然现身,李世民的额头贴上狠拍门框的手背上,痛苦的道∶"我没有事!"
  李靖瞧瞧李世民,又看看仍呆坐厅心桌旁的徐子陵,神色沉重的退开。
  李世民急促的喘几口气,再以沉重的脚步回到徐子陵旁坐下,预热道∶"父皇杀了刘文静。"
  徐子陵失声道;"什么"刘文静是李唐起义的大功臣,曾参与李渊起兵的密刘文静是李唐起义的大功臣,曾参与李渊起兵的密谋,一直是李渊来信任的近臣之一,无论他做错什么事,也罪不致死。
  李世民凄然道∶"刘文静被尹祖文和裴寂诬告他谋反,父皇还故示公正,派萧捷和李刚调查,在两人均力证刘文静无罪下,仍处之以极刑,此事在我东征洛阳时发生,李刚因此心灰意冷辞官归隐。唉!父皇怎会变成这样子的?"
  徐子陵低声问道∶"刘文静是否常为世民兄说好话?"
  李世民点头道∶"正是如此,静叔对我大唐有功无过,唯一的过失.或者是浅水原之战吃败仗,可是裴寂对宋金刚何尝不惨败索原,丢掉晋州以北城镇,父皇不但不怪责他,还着他镇守河东。自起义后,父皇偏信裴寂,他的官位水在静叔之上,现今更量静叔于死地,若只为对付我李世民,父皇实太狠心!"
  徐子陵沉声道∶"令尊在迫你谋反,好治你以死罪。"
  李世民一震抬头。
  徐子陵还"世民兄不是说过回长安后要和令尊摊开一切来说吗?有否这样做呢?"
  李世民两眼直勾勾的瞧着徐子陵,却似视如不见,缓缓摇头。
  缓缓摇头。
  徐子隧道∶"我今天来向世民兄作此似是大逆不道的提议,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免去中原重陷分裂、外寇入侵的大祸!世民兄若点首答应,为的也不是自己的荣辱生死,而是为天下万民的幸福。中原未来的命运,就在民兄一念之间。"
  李世民双目稍复神采,道∶"宋缺的问题如何解决"
  徐子陵这∶"我先说服寇仲,大家再想办法,世民已可否先表示决心。"
  李世民呆看着他。
  足音如起,李靖匆匆而至,施礼禀告道∶"齐王、淮安王和李艺总管于风雪交加下与刘黑挞在饶阳展开激战惨吃败仗,五万人只余万余人逃返幽州,皇上召秦王立即人宫见驾"李世民虎躯一震,探手抓着徐子陵肩膀,道∶"有甚消息请来找我!"
  说罢与李靖匆匆去了。
  徐子陵放下一半心事,但肩负的担子和压力却有增无减。自己怎样向寇仲说出难以启齿.令他不要当皇帝这份苦差的大计呢?
  寇仲在书房审阅签押各式颁令、授命、任用等千门寇仲在书房审阅签押各式颁令、授命、任用等千门万类的文件案联,忙得天昏地暗,不禁向身旁侍候的虚行之苦笑道∶"可否由行之冒我代签,那可省却我很多工夫,又或我只签押而不审阅,我宁愿去打一场硬仗,也没这么辛苦。"
  虚行之微笑道∶"少帅的签押龙腾凤舞,力透纸背,暗含别人无法模仿的法度,由我冒签怎行。要管好一个国家,虽可放手给下面的人去办.可是至少该了解明白,才知谁执行得妥当或办事不力。"
  寇仲失笑道∶"你在哄我,我的签押连自己也觉得眼,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
  虚行之坦然过∶"这个不成问题,只要是出自少帅的手,便是我少帅国的最高命令。"
  寇仲苦笑道;"那我的签押肯定是见不得人的,行之倒坦白。"
  虚行之条尔道∶"我并没有这个意思.少帅的签押自成一格,且因是少帅手笔,任何缺点反成为优点。"
  接着又遭∶"行之有一事请少帅考虑,本实上行之是代表少帅国上下向少帅进言。"
  寇仲愕然道∶"什么事这般严重厂虚行之道∶"现在时机成熟,少帅国全体将士,上下一心,恳请少帅立即称帝。"
  寇仲打个寒少,忙道∶"此事待平定南方后再说。"
  寇仲打个寒少,忙道∶"此事待平定南方后再说。"
  成行之还要说话,宋鲁来到,暂为患仲解围。
  寇仲起立欢迎,坐下后,宋鲁道∶"刚接到北方来的消息,刘黑阔大破神通、元吉于饶阳,声威大振,响应者日益增多,观州、毛州均举城投降,本日投诚唐室的高开道,亦公开叛唐,复称燕王。各地建德旧部更争杀府官以响应黑挞,现在刘军直迫河北宗城,若宗城不保,李唐恐怕会失去相州、卫州等地,那刘黑哒可尽得建德大夏旧境。"
  寇仲动容道∶"李小子不在,唐军尚有何人撑得起大局?"
  宋鲁了若指掌的答道∶"神通、元吉已成败军之将不足言勇,目前河北只有李世勋一军尚有撷抗黑团之力,不过宗城防御薄弱,且易被孤立,照我看李世勋肯定守不下去。"
  寇仲点头道∶"不但守不下去,还要吃大败仗,不单因我对刘大哥有信心,更因李世民被硬召回唐京,命运难卜,所以军心浮动将士无斗志,刘大哥方面却是敌汽同仇,此弱彼盛下,李世勋焉能不败?"虚行之点头同意。
  宋鲁叹道∶"我们和刘黑囵究竟是怎样的关系呢?"
  寇仲信心十足的道∶"我们很快可以弄清楚,当刘大寇仲信心十足的道∶"我们很快可以弄清楚,当刘大哥尽复夏朝旧地,必遣人来和我们联络,表达他的心意。"
  宋鲁沉声道∶"我明白你们交情不浅,不过人心难测,刘黑囵再非别人手下一员大将,而是追随他者的最高领袖,他再不能凭一己好恶行事,而是必须对整体作出考虑。"
  站在寇仲身后的虚行之道∶"只须看刘黑闷击退李世勋后会否立即称王称帝.可推知他的心意。"
  宋鲁赞道∶"行之的话有道理。"
  寇仲的心直沉下去,想起自己的处境,暗付着自己下令举军向刘黑问投诚,少帅军不立即四分五裂才怪。
  苦笑道∶"这些事暂不去想,事实上刘大哥极可酒救了李世民一命,因李渊再没有别的选择,只好派李世民出关迎战。"
  由行之道∶"李渊强召李世民回长安,实属不管,不但低估刘黑阔,还影响军心。"
  宋鲁微笑道∶"李渊只是恼羞成怒,他的贵妃们无"
  不觊觎洛阳的奇珍异宝.央求李渊下敕分用她们,岂知秦王早一步把财货赐给洛阳之战立下军功者,且主要是秦府中人,此事令李渊大为不满,弄出这件影响深远的事来。"
  寇仲大讶道∶"鲁叔怎可能如此地清楚唐宫内发生的事,即使有探子在长安,仍该探不到这方面的内情。"
  的事,即使有探子在长安,仍该探不到这方面的内情。"
  宋鲁深深视虚行之好半晌,始道∶””因为唐室大臣中,有我们的内应。"
  寇仲一震道∶"谁?"
  虚行之知机的道∶"行之有事告退。"
  寇仲举手阻止道∶"行之不用避席,我和鲁叔均绝对信任你。"
  宋鲁道∶"大家是自己人,有什么不可以推开来说的,此人就是封德彝封伦。"
  寇仲听得目瞪口呆,同时心中恍然大悟,难怪封德彝的行为这么奇怪,既是站在李建成一方,又对徐子陵特别关照;杨文干作乱李建成受责,他又为李建成冒死求情。
  宋鲁解释道∶"封德彝与大哥有过命的交情,大家更是志同道合,有振兴汉统之心。"
  接着道∶"李渊强令李世民回京,尚有其他不利李唐的后果,比如本属王世充系统投降唐室的将领,亦告人心不稳。现守寿安的大将张镇周,曾派人秘密来见跋野刚,说少帅进军洛阳时,他会起兵叛唐响应。照我看王世充旧部中有此心态者大不乏人。"
  寇仲从张镇周想起杨公卿,忆起他临终前的遗愿,狠狠道∶"我定要杀李建成!"
  狠狠道∶"我定要杀李建成!"
  宋鲁和虚行之你眼望我眼,不明白定仲因何忽然爆出这样一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
  寇仲见到两人神情,明白自己心神不属,忙收拾情怀,问道∶"梁师都方面情况如何?"
  来鲁从容道∶"梁师都全仗突厥人撑腰,本身并不足惧。他曾先后多次南侵,都给唐军击退,最狼狈的一越是攻延州,被唐将延州总管段德操大破之,连二百余里,破师都的魏州,梁师都数月后反攻,再被德操大败,梁师都仅以百余人突围逃亡。不过有一则未经证实的消息,可能影响深远。""
  定仲讶道∶"什么消息?"
  来鲁道∶"刘武周和宋金刚被颌利下毒手害死。"
  寇仲失声道∶"什么?"
  想起与宋金刚的一段交往,心中不由难过。
  宋鲁道∶"鸟尽弓弦,古已有之。现时梁师都成为突厥人在中原最主耍的走狗爪牙,而梁师都为保命,将会与突厥人关系更加密切,对颌利唯命是从,在这样的形势下,颌利的入侵指日可待。"
  "砰"!
  寇仲一掌拍在台上,双目神光电射,道∶"我敢包保额利不会错过这冰封之期,通过香家,他对中原的形势发展了若指掌,若错过此千载一时的良机,额利定要势发展了若指掌,若错过此千载一时的良机,额利定要后悔。"
  应行之道∶"有李世民在,岂到突厥人横行。"
  寇仲摇头道∶"勿要低估颌利,若我是他,可趁冰封期刚告结束,我们挥军北上,李世民固守洛阳之际,挥军人侵,视中土为大草原,避重就轻,不攻击任何城池,只抢掠没有抵抗力的乡县,以战养战,然后直扑长安。捧梁师都之辈建立伪朝,乱我中土。"
  来鲁点头道∶"这确是可虑。"
  寇仲道∶"另一法是分兵数路南下,席卷大河两岸,此法的先决条件是先害死李世民,可惜刘大哥的起义,破坏额利的如意算盘。"
  宋鲁皱眉道∶"无论颌利用哪一个方法,我们均很难应付。"
  定仲想起突利,颓然道。"我们只好见步行步,不可自乱阵脚。我有项长处,是想不通的事暂不去想,一切待平定南方后再说。"
  狼军铁蹄踏地震天拉岳的声音,仿似正在耳鼓中轰然响起,铁蹄践踏处,再无半寸乐土。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