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十三章 分化离间

作者:黄易

封德彝听毕徐子陵的陈述,沉思片刻,道:"你们假扮司徒福荣一行人的事,除关乎石之轩的问题外,其他该没有问题,因直到此刻仍没有人起疑心。不过定要设好应变计划,如被揭破,可迅速逃遁。"
  封德彝道:"建成和元吉会分别在这几天回来,李渊对秦王的拖延,曾大为动气,不过亦无可如何。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何况杜伏威蠢蠢欲动,秦王要对此安排妥当后回来,李渊实难以怪责,但定令他们父子关系将更恶劣,因为早有先例可授。"
  徐子陵明白封德彝指的是洛阳之战后李渊曾连续下诏令迫李世民返回长安一事,当时如非李元吉对抗刘黑闼失利,不得不起用李世民,李世民可能早下场凄惨。
  封德彝道:"在内廷里,支持秦王的只有一个李神通,外廷则有萧瑀和陈叔达,不过他们因刘文静被诛,变德噤若寒蝉,幸好这三个人全是忠义之辈,若晓得情况变化,我有把握代秦王说服他们。"
  徐子陵摇头道:"封老实不宜插手,一来李神通等会怀疑你代李渊试探他们,只要我们晓得他们是可争取的人便足够。"
  封德彝点头道:"子陵的话有道理,因为我一向被视为拥太子派的人。"
  徐子陵问道:"裴寂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
  封德彝道:"他是李渊近臣中最懂看风驶舵,逢迎李渊的人,拥太子派的人唯他马首是瞻。刘文静伏诛后,他的势力更为坐大,与尹祖文狼狈为奸,有时我也不明白并非愚蠢的李渊,为何竟一面倒的倚重他们。"
  徐子陵记起尹祖文为李渊安排的娱乐勾当,心中自然明白,暂不说破,问道:"为何李建成看不到勾结突厥,乃引狼入室之举,最后是对他有百害而无一利。"
  封德彝微笑道:"你即使问李世民,他也无法予你答案,此实为李建成一石二鸟之计,若颉利入侵,李建成会乘着大破刘黑闼的声势,奏请李渊准他亲自督师抵御,且因突厥实力强横,唐室自须尽起精锐,李世民手下的玄甲精兵和天策府诸将均会被其徵用,这等若变相的褫夺李世民的兵权,令他变成一介匹夫,任由宰割。"
  徐子陵皱眉道:"李建成既有此心,为何仍重用可达志,更邀毕玄到长安来?"
  封德彝道:"照李建成向李渊的解释,是认为突厥人到中原来是志在掠夺财帛子女,所以只要和颉利保持良好的关系,颉利入侵时可用财帛子女予以打发。请毕玄到长安便是在这心态下作出的,建成更深信赵德言可影响颉利,令他收受大礼后退返塞外。"
  徐子陵愤然道:"我现在再不怀疑李建成是祸国殃民之徒,李渊竟没有自己的判断和主见吗?"
  封德彝苦笑道:"这要看李渊肯相信那一方面说的话,当日刘武周同突厥兵入侵,建成和妃嫔为贬低世民的军功,曾把突厥人说得一钱不值,所以李渊并不太把突厥人放在心上,以为可软硬兼施的把他们打发回去。"
  徐子陵皱眉道:"李渊不知道李元吉被宋金刚打得大败而逃吗?"
  封德彝叹道:"李渊身处大后方深宫内,左右小人女子环绕,致耳目失灵。李元吉之败,建成可说成是世民在补给后援上做手脚,最后责任仍落在世民身上。"
  又叹道:"在宫廷斗争上,世民拍马也追不上建成。一来他有魔门全力支持,更因世民长期领兵在外。现时太子妃嫔党把打击的目标,全集中在杜如晦和房玄龄两人身上,制造诸般谣言,说他们唆使世民,令他生出异心,密谋作反,情况非常不乐观。若我们没能即时想得良谋对策,他们两人肯定首先遭殃。"
  徐子陵此时对内外宫廷的斗争,掌握到一个清晰的轮廓,与封德彝定下联络的方法后,悄悄离开。
  灯火熄灭。
  沈落雁先深手搂他脖子,在他左右两颊各亲一口,低笑道:"我是光着身子的!"
  在寇仲瞠目以对下,她爬上榻子,就在寇仲眼前玉体横陈,还伸个诱人之极的懒腰,那娇慵乏力的模样,有多动人就那么动人。
  寇仲见她是穿上睡服的,只是虚言唬吓,开他的玩笑,跳到咽喉差点令他窒息的心儿才降回原位,苦笑道:"大家是老朋友哩!我更非坐怀不乱的君子,不要耍我好吗!"
  心中不由想起也常是如此作风却不知去向的婠婠。
  躺在他身前的沈落雁斜目兜他一眼,道:"为何不是子陵来见我呢?"
  寇仲叹道:"因为他比我更没定力,生怕会堕进你的温柔陷阱,永不超生!我寇仲是讲义气的人,为了兄弟,当然两胁插力的来赴会。"
  沈落雁白他一眼,不屑道:"仍是那末多废话。"
  寇仲乾咳一声,收摄心神,对抗她强大的诱惑力,道:"你晓得我们和李世民的事啦!"
  沈落雁道:"若不晓得,那有心情陪你同睡一床,嘻!躺下来谈好吗?"
  寇仲大吃一惊道:"还不肯放过我?若让子陵晓得我们睡在一起,我怎向他解释?"
  沈落雁"噗哧"娇笑,狠狠盯他一眼,然后闭上美目,柔声道:"听你这么说,好像我嫁的是徐子陵而非李世绩,你则只是怕被你的好兄弟捉奸在床。唔!这感觉很美妙。"
  寇仲那敢和她胡缠下去,岔开道:"这么晚啦!美人儿曾到那里去?"
  沈落雁懒洋洋的道:"还不是去见你的初恋情人。"
  寇仲一震道:"秀宁公主?"
  沈落雁油然道:"你有很多初恋情人吗?她知我来,邀我入宫去满足她对你的思念,我故意不提你,她终忍不住问我,嘻!真有趣,看来她并非像表面般那么有自制力。"
  寇仲道:"我投降啦!请美人儿军师你高抬贵手,开出放过我的条件。"
  沈落雁睁目道:"你给我杀一个人和做一件事,或可让你亲我的嘴。"
  寇仲可怜兮兮道:"亲嘴可免哩!我最怕亲出祸来,现在夜深人静,孤男寡女共处暗室,甚么事不会发生?唉!要宰的是否王伯当那小子?这当然没有问题,要干的是甚么事呢?"
  沈落雁道:"给我把那条小金蛇挂在独孤家西寄园的大门外,看独孤凤还敢否对我放肆。"
  寇仲拍腿叫绝道:"好计!"今趟就封美人儿军师你为我们的军师,请你动动脑筋,想办法让李小子成为大唐皇帝。"
  沈落雁淡淡道:"成败的关键,在乎长安有多少人支持你们,更重要是如何收买敌方阵营的重要人物。我心中倒有一个非常理想的人选,若能把他争取过来,将胜算大增。"
  寇仲抓头道:"谁?"
  沈落雁坐起来,秀眸闪动智慧的灵光,沉声道:"魏征。"
  寇仲拍腿道:"我怎想不到他呢?他是帮李建成打败刘大哥的大功臣,与你曾共事密公,对李渊杀密公自该非常不满。"
  沈落雁道:"他对李建成杀你刘大哥更是反感。只从此点,该看穿李建成的为人本质。"
  寇仲同意道:"杀刘大哥实属不智,该让刘大哥在长安当个小官儿始为上策,那可兵不血刃降服山东。"
  沈落雁道:"策动魏徵交由我办理,有好消息时再告诉你,你们在甚么地方落脚?"
  寇仲道:"暂时仍由我们来找你为宜。"
  沈落雁生气道:"下趟得教子陵来见我,否则我不说半句话。"
  寇仲赔笑道:"这个当然,小弟告退哩!"
  徐子陵展开夜行术,跃高窜低的往永安渠杨公宝库的秘密入口驰去。
  此时是三更时份,街上寂静无人,偶有巡兵足音传来,际此天寒地冻的时刻,份外有山雨欲来的肃杀气氛。
  徐子陵沿永安渠东岸借树木掩护飞驰,只要他投进河渠,保证没有人能缀上他。
  忽地心生感应,忙闪往一棵树后。
  一道黑影在对岸乍现倏没,闪往西市的方向。
  徐子陵心中一动,随手摘下树枝,投往河心,跟着飞身离岸,足点树枝,就借那少许浮力,投往对岸,向目标消失的方向追去。
  若他没有看错,那人该是"四川胖贾"安隆,他的身材正是他的招牌标记。
  (卷五十七终)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