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十二章 一个愿望

作者:黄易

徐子陵加倍小心,在漫天飞雪中往封德舞的府第潜去,昨晚寇仲的遭遇给他很大的启示,只要一个错失,他们将失去一切优势。
  条地换气,从空中落下,来到一所宅院的后巷处,尽头处人影一闪,虽只惊鸿一瞥,徐子陵心中生出熟识的感觉。
  他不敢迟疑,全速追蹑。
  寇仲和跋锋寒返抵司徒宅,只内堂仍有灯火,原来是宋师道和查杰正挑灯围棋夜战。
  宋师道的棋艺肯定比查杰高上几筹,杀得他丝毫没有还手之力。
  宋师道指点查杰道:"下围棋就如两国交锋,必须顾全大局,而非一时一地的得失。"
  见分在两旁坐下的寇仲和跋锋寒脸乏喜色,愕然道:"尔文焕竟不晓得火器藏处?
  确出人料外。"
  查杰点头同意,这是唯一合理的解释。因为以两人的才智身手,十个尔文焕也飞不出他们的指隙。
  寇仲叹道:"一切顺利,尔文焕比我们想像中更贪生怕死,我们先以指风弄晕春香,然后同时出手把老尔制着逼供,唉!"
  跋锋寒颓然道:"问题在火器竟然藏在李建成的东宫内,除非我们硬闯东宫,否则有什么办法!"
  宋师道向查杰道:"今晚到此为止,你先去睡足精神,明天再向喜儿讨教。"
  查杰知三人有密事商量,收拾棋子乖乖去上床睡觉。
  寇仲和跋锋寒瞧着宋师道,生出希望。
  宋师道沉吟片晌,哑然失笑道:"我该恭喜你们才对。李建成把火器收在东宫禁苑内,只要来一把火,不但可毁掉火器,还可让秀宁公主欣赏到一场在东宫举行的烟花汇演,一举两得。"
  寇仲苦笑道:"问题在李建成把火器藏在东宫正中聚宝殿的地库里,封库的铁板有尺半的厚度,外面不用说是守卫重重,耗子也闯不进去,这样一个处所,我们如何入手?"
  跋锋寒道:"在刺杀赵德言前,我们不宜有任何打草惊蛇的行动,若让李渊晓得我们知道地道的秘密,则一切休提。最糟是会被石之轩识破我们的计划。"
  宋师道油然道:"事在人为,既然有一个清楚明确的日标,就有可能把事情办到。
  在下为皇上鉴别古物的声名在上趟到长安时广传开去,成为比胡佛更有名望的鉴赏大家,富商巨贾来求教者大不乏人,今早裴寂向我提及太子殿下想请在下入宫盘桓两天,不用说是想利用我在这方面的专长。"
  寇仲狠狠道:"要你看的肯定是元吉为他从洛阳抢回来的珍宝奇玩。"
  跋锋寒问道:"定下日子没有?"
  宋师道道:"裴寂说得很客气,要让我看那天有空,然后回覆他,再由他安排。"
  寇仲抓头道:"聚宝殿顾名思义,大有可能是收藏珍玩的地方,大殿之下本是存放宝物的地库,现在则改为放杀人的歹毒火器,他娘的,怎样好好利用这机会,而事后又没有人会怀疑到二哥身上?"
  跋锋寒捧头道:"我真的想不出办法。纵使二哥有机会在聚宝殿鉴赏东西,李建成必使人跟随左右,负责看守的人更是寸步不离,这样的情况下能有什么作为?"
  宋师道道:"大家一起想想,老天爷既予我们这么难得的机会,当然会另有安排,我们只须多宝脑筋和见机行事。"
  寇仲颓然道:"那即是说只好听天由命啦!"
  宋师道摇头道:"我们首要之事,是通知陈老谋立即赶来长安,最好他能偕雷大哥一起回来,没有他两人的奇工巧艺,等若有纸无笔,写不出精彩的文章。"
  寇仲和跋锋寒两对眼睛同时亮起来。
  夜行人出现一道小巷深处,往另一端出口疾窜,徐子陵此时肯定自己没认错人,加速前掠,束音成线的迭过去道:"彤彤!是我徐子陵!"
  夜行人娇躯剧颤,猛地停下。
  徐子陵在她别转娇躯前,揭开头罩,来到她后方,与她打个照面。
  正是刘黑闼的得力助手,擅用飞刀的清秀少女邱彤彤。
  彤彤揭开头罩,露出消瘦了的玉容,双目热泪泉涌,颤声道:"真的是徐爷,你怎会在这里的?"
  徐子陵沉声道:"彤彤是否要去刺杀诸葛德威!"
  彤彤泪珠淌下,泣不成声的点头。
  徐子陵道:"不要哭,此处不宜说话,随我来。"
  彤彤终于收止哭泣,双眸早哭得红红肿肿,香肩还不时抽搐,令人我见犹怜。
  看着她的徐子陵、寇仲、跋锋寒和宋师道,的心中侧然,已发生的事,却是没有人能改变的。
  彤彤往寇仲瞧去,道:"刘师听到少帅安然返回梁都的消息,当时高兴得四处找人喝酒,还对我说他要全力支持你统一天下。"
  跋锋寒叹道:"你刘师是很懂用兵的人,为何要在天寒地冻,冰雪对路之时发动攻势?"
  彤彤道:"这正是刘师高明处,原因有四,若非诸葛德威这奸贼出卖刘师,他的计划定可成功。"
  寇仲皱眉道:"有什么原因?"
  彤彤道:"我们河北人最擅雪战,不畏严寒,且开战的区域是我们熟悉的地方,对我们有利无害。"
  寇仲点头道:"这很有说服力。"
  彤彤道:"其次是时机,唐军杀害窦爷,不讲道义,激起河北与山东人民的公愤,刘师不想在这股热情冷却后起事。"
  顿顿续道:"更重要的是唐军因攻打洛阳,主力集中在黄河之南,虽乘势攻占我们河北大幅土地和十多个城池,仍是阵脚未稳,兵力薄弱;如我们待至春天起兵,难收奇兵突袭、攻其不备的效用,所以刘师决定风雪行军,而事实证明刘帅是对的,连李世绩的部下也被我们打得七零八落,只他仅以身免。风雪本利守不利攻,不过因唐人所占的城内百姓均心向窦爷,抵消这不利因素。李世绩弃宗城改守洛州,正因城内民心不稳。"
  寇仲同意道:"这么说大风雪反成对刘大哥最有利的条件,待到刘大哥尽复故土,唐军始有机会组织大规模的反击。"
  跋锋寒道:"问题在黄河仍在李家控制下,可以水师船队调动兵员,不怕风雪对路。"
  彤彤道:"刘师正是要在天气回暖前夺取大河东段的控制权,不让唐人有出海南攻你们的机会,更要把唐军牢牢牵制,再与少帅会师洛阳,岂知诸葛德威这奸贼不断在暗中泄露我军虚实,使我们惨遭败绩。"
  说到凄然处,热泪再洒下来。
  寇仲生出不想听下去的反应,打认识刘黑闼的第一天开始,这好汉一直对他们两兄弟情深义重,直至成为一方霸主,仍没有丝毫改变。
  徐子陵沉声道:"刘大哥是怎样去的?"
  形形双目喷出仇恨的人焰,咬牙切齿道:"是诸葛德威伙同李建成的人骗他人城,由杨虚彦这贼子出手杀他,那情景我永远志不掉。"
  寇仲剧震道:"又具杨虚彦,他娘的,我寇仲不杀你,誓不为人!"
  昨夜的风雪帮了两人一个忙,皇宫取消所有户外活动,禁卫赶着清理积雪,寇仲和徐子陵入宫打个转,向程莫申请早退。程莫那敢开罪皇上御用的红人,做个顺水人情放他们离开。
  他们偷得空闲,往西市福聚楼叹早点,故意拣一张可从窗户俯视斜下方合昌隆的桌于,留意出入的人。
  寇仲呻一口热茶道:"该怎样安置小彤彤,她对李唐仇深如海,若告诉她我们是来助李小于,很难预测她的反应。"
  徐子陵道:"这方面我并不担心,刘大哥被好人害死,我们成为她可信赖的人,只要告诉她我们会杀李建成、杨虚彦和诸葛德威为她雪恨,她会听我们的话。暂时把她安置往风雅阁,由青姐照顾她,你看如何?"
  寇仲道:"当然没有问题,唉!刘大哥死得真不值。"
  徐子陵侧然道:"过去的事最好不去想,未来才应是我们注意所在。"
  寇仲苦思道:"你想到办法吗?如何可一举两得的烧掉那批火器,闹李建成一个灰头土脸。"
  徐子陵道:"切实可行的办法我仍然欠奉,却想到一个关键的人物。"
  寇仲精神大振俯前道:"谁?"
  徐子陵答道:"魏徵!"
  寇仲一拍大腿,坐直虎躯,点头道:"魏徵是今趟建成打胜仗的功臣,建成当对他极为倚重,又可进出东宫,确是不作他想的理想内应。唉!可是他能在那方面帮忙呢?"
  徐子陵道:"首先要说服他投向我们,这要冒上点风险,幸好风险不大,美人儿军师说他非常不满李渊和李建成等人。"
  寇仲苦笑道:"纵使说服他,他仍没法进入藏火器的地库去,即使地库入口的大铁门没有上锁,他更有力气掀起铁盖,但当火器碎碎膨膨的烧起来,他却亡命奔出,岂非害他。"
  徐子陵道:"陈公和电九指均得鲁大师真传,这方面的问题由他们解决。你有否想过,宋二哥是没可能带任何不明来历的东西进东宫的,魏徵却没这方面的问题,只此一点上,魏徵已很有用。"
  又道:"魏徵比我们熟悉东宫的情况,若投向我们,凭他的才智,想出来的方法会更切实可行,对吗?"
  寇仲同意道:"对!这是人尽其材,就由美人儿军师安排我们见个面,以示我们的坦白和诚意。若感到不妥,轨当场把他干掉。
  接着压低声音道:"我们的老朋友来哩!"
  徐子陵早瞧到晃公错和宇文伤并肩登楼,后面还跟书个独孤峰,到可俯视跃马桥的一某坐下。
  寇仲狠狠道人:"这三个老不死走到一块儿,肯定没有什么好事,说不定是商量如何对付我们未来的皇上。"
  徐子陵没好气道:"少作胡思乱想,结账走吧!
  寇仲欲要起身,又再坐下,通:"我还有一件事要求你,希望你能玉成我一个梦想。"
  徐子陵大讶道:"什么梦想令你如此低声下气求我?"
  寇仲有少许儿不好意思的适:"我想夜访秀宁公主香闺,与她共赏怜宫的烟花会。"
  徐子陵目瞪口呆道:"你老哥不是说笑吧?这个险值得去冒吗?我可以帮上什么忙?"
  寇仲一副不愁徐子陵不答应的轻松款儿,道:"这等若一趟刺杀赵德言前的热身练习,也只有你近乎神明的感应,才可在禁宫内通行无阻,来去自如。小弟则依附骥尾,如影附形的跟看你。想出烧烟花的部署后,定下日期,我们就摸入太极宫的公主殿,与公主同看热闹。陵少则在旁监视,防止我做错事,例如忍不住要和公主亲嘴。他娘的!
  大家兄弟,让我的初恋有个快乐的终结成吗7"
  徐子陵讶然失笑道:"兄弟前兄弟后,我还可以说什么呢?何用大条道理的搬出来压我,小弟舍命陪你老哥好哩!"
  寇伸大喜道:"得你点头,何愁大事不成。忽然我感到魏徵的迫切性,愈早见他愈好。哈!大家兄弟,你明白啦!"
  徐子陵道:"当是我感激你改而支持李世民的报答吧!我定竭尽所能玉成你道心愿的。"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