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六章 拈花微笑

作者:黄易

回到司徒府,伏骞在内堂恭候,两人忙人内相见。
  伏骞在宋师道陪待下喝茶闲聊,后者见两人回来,告辞往大堂去助任俊应付客人。
  事实上任俊扮司徒福荣的行动,全由宋师道策划提点,使寇仲和徐子陵不用分神。
  伏骞微笑道:"小弟回家哩!"
  两人分在他左右坐下,寇仲讶道:"因何走得这么匆忙,你不是想干掉云帅吗?"
  伏骞道:"我是不得不走,今早李渊召见小弟,明示不想让我们与毕玄的使节团碰头,那等若下逐客令,我们只好乖乖离开。"
  寇仲狠狠道:"定是建成在后面弄鬼。"
  伏骞道:"照我看是李渊自己的意思,事实上李渊对我们非常重视,礼遇甚隆,说要支持我们对抗统叶护,等如是倚仗我们牵制西突厥。为表示心中歉意,还任我们挑选长安巧匠,让他们到敝国传艺交流,迟些尚会派使节回访我们,我看他是要弄清楚我们实力后通婚修好,加强盟友的关系。"
  寇仲心中一动,问道:"你作出选择吗?"
  伏骞道:"我仍在考虑中。唉!云帅自那晚后非常小心,没有回城外营地去,一直躲在长安,令我们无从下手。两位一向比别人有办法,若能助我把他迫离长安,我们可安排在西突厥边疆伏袭,以断去统叶护一臂。"
  顿了顿续道:"云帅此人无事不问鬼神,东宫的事会被他视为鬼神预先警告的大凶兆;刻下必是意兴阑珊,倘若再发生一些事,肯定他会溜回西塞,两位可否在此事上帮我一个大忙。"
  徐子陵心中暗叹,说到底他们与云帅曾并肩作战,不过想到统叶护对中土的野心,云帅在其中更是推波助澜。为中土大局着想下,伏骞成功击杀云帅,对中土的安定是有利无害,所以当寇仲往他瞧来,不由微一点头。
  寇仲道:"此事包在我们身上,我们不但会把他赶出来,还会令他慌忙窜回西塞,老哥甚么时候走?"
  伏骞道:"我们后天动程,但小弟对你的话好奇得要命,找出云帅藏身处并非易事,而在两位不能暴露身份的情况下,有甚么妙法可迫他离长安返国?"
  寇仲笑道:"他十有八、九是藏身于长安城内的波斯胡寺,即使我猜错,仍有秘法可从建成手下里找到答案。哈!你说云帅最害怕的人是谁?"
  伏骞讶道:"云帅竟有害怕的人?我真的无法想像。"
  寇仲道:"那就是石之轩,陵少深悉石之轩的功法和行事的作风,若由他蒙着头脸,包保可把石之轩模拟得维肖维妙,吓老云一个半死,当云帅侥幸脱身后,即使有全师长林军向他提供保护,他仍不敢久留,其他的须看你老哥的本事。"
  伏骞拍案叫绝,叹道:"少帅脑筋灵活,智计百出,教人倾倒,以李渊的势力,成为石之轩的目标后仍要步步为营,何况是见不得光的云帅。建成若晓得情况如此,亦会劝云帅离开,以免被石之轩公告天下,教他如何向李渊交待,此计必成。"
  寇仲道:"我们亦有一件事请你帮忙。"
  伏骞欣然道:"只要我办得到,定尽力而为。"
  寇仲笑道:"贵国的马球游戏应是非常兴盛,如能找中土最佳的两个马球高手到贵国切磋交流一年半载,当是球坛盛事。"
  伏骞听得目瞪口呆,徐子陵皱眉道:"李渊需我们为他应付高丽和东突厥的球手,岂肯放人?"
  寇仲信心十足道:"此一时也彼一时也,当少帅军肯与李唐结盟,球赛的胜负再无关痛痒,所以王子必须找个藉口强调要立即把人带走,我们便可公然逃出长安。哈!"
  伏骞去后,雷九指领着一位五短身材,矮壮结实,颇有霸气的中年汉来见他们,介绍道:"这位就是我的老朋友黄河帮的老大”大鹏”陶光祖,还不脱掉面具打个招呼。"
  两人除下面具,起立相迎。
  一番客气话后,众人围桌坐下,陶光祖豪气冲天的道:"我陶光祖兮趟得两位和秦王赏识,所谓士为知己者死,我是完全豁出去啦!何况更得雷老哥给我出了大口鸟气?
  以后有甚么事,即管吩咐下来,我陶光祖会竭尽所能办妥。"
  雷九指补充道:"陶老大与正牌福荣爷是至交,一向有生意往来,所以今趟公然来探望福荣爷,只会令人对我们福荣爷更不起疑,你们放心。"
  事实上寇仲正为此生忧,闻言松一口气道:"我想先了解贵帮在长安的情况。"
  陶光祖傲然道:一不是我陶光祖夸口,即使曾在关内称霸一时的京兆联,也难和我们这种在黄河生根立足数百年的老帮会相比。我对杨文干、池生春那类巧取豪夺的兔嵬子的作风一向全无好感,做生意讲的是诚信。我在长安谁不给我面子?因大家都知我是牙齿当金使的人。"
  寇仲喜道:"陶老大该知我们要棒秦王做皇帝,讲的是实力较量,陶老大有甚么办法可让我的三千个兄弟在长安附近有个藏身之所呢?"
  陶光祖断然道:"这个包在我身上,长安附近有数条渔村全是我们的人,有我们黄河帮的庄园物业,藏数千人绝不是个问题,起事时还可由我们的船迅速送抵长安。即使在城内,藏他数百人亦可轻易办到。"
  寇仲放下心事,他们的第一批兄弟将于数天内抵达,现因事情有变,未知何时举事,要他们长居暗无天日的地库下,会是大问题,在荒野立营又怕被巡兵发现,现在得陶光祖这种有数百年历史的地方帮会收容,问题迎刃而解。
  商量妥所有细节后,陶光祖兴奋地离开。
  雷九指笑道:"你们可知在老陶来说,你们是久旱下的甘霖雨露,这几年来,他们不知被池生春修理得多惨!所以听到你们全力支持李世民,比谁都高兴。所以我必须让他来见你们打个招呼,以坚定他的信心。不是我捧你们,你们的朵儿比秦王还要响亮,提起你们,江湖上谁个不竖起拇指赞一句英雄了得。"
  寇仲哈哈笑道:"多谢捧场。咦!小侯为何仍未回来?"
  雷九指道:"这表示香贵非是居于长安城内,而是在附近的某城某县。香贵瘦了很多,显然生活并不好过,换我是他,瞧着自己一手创办的罪恶王国不住萎缩,当然不好受。"
  寇仲道:"他败于你手下是应该的,这叫此消彼长,他的将来一片暗黑,只能依附魔门挣扎求存;雷大哥你则是前途光明,如日中天,与他是截然不同的两回事。"
  雷九指欣然道:"最重要的是我不怕输,因为赌桌上的得失并不能影响最后的结果。
  哈!现在我最想做的事是找个地方喝酒狂欢,我们去上林苑如何?"
  寇仲道:"今晚不成,因为池小子想找我们去祭旗。明晚如何?风雅阁该稳妥点,还可为小杰助攻。"
  徐子陵心中欣然,知雷九指信心尽复,重拾生趣,再不会拒绝在生活中寻找快乐。
  生命的乐趣正在于此,只要坚持不懈,在逆境中不气馁,时来运到下或会出现令人惊喜,有似柳暗花明的转机。
  侯希白在黄昏时从秘道回城,香贵的行踪终有着落,藏身于长安西面黄河上游的始平城,顺流而下,小半天可抵长安。
  侯希白回房休息。
  寇仲欣慰道:"几经辛苦,终得悉香贵行踪,我会派人到始平侍候香贵,摸清楚他的虚实,在他最意想不的时间把他生擒活捉,彻底摧毁他香家的基业。"
  徐子陵道:"我想先去见了空。"
  寇仲皱眉道:"明天去见他好吗?池小子的约会时间差不多到哩!你这小子真不够兄弟。唉!不过白清儿的媚眼儿确令人吃不消。"
  徐子陵耸肩道:"我并非出卖你,而是心中忽然感到该去见见了空。放心吧!有福同享,有祸也不会要你单独去消受。小弟速去速回,不用费多少时间。"
  寇仲拿他没法,只好放他走。
  待徐子陵去后一会儿,寇仲踏足大街,心中涌起奇异莫名的感觉,十天半月后,他会以少帅军最高领袖的身份,重回长安,迎接他们的将是大唐朝的皇帝,这是多么令人难以相信的事,现在说出去肯定不会有人相信。
  "蔡兄大驾何去,容小弟送兄一程。"
  赫然是沙家二少沙成功从马车厢探头出来,向他作友好呼唤。
  寇仲目光移往御者位置,驾车的大汉叫张雄,懂点拳脚功夫,性好吹牛,是沙二少的心腹。虽然他不大喜欢沙成功,但因丑神医的身份与他有过密切的交往,心中不由充满古怪而亲切的感觉,更想看看这小子今趟示好下交有甚么目的,欣然登车。
  徐子陵随在了空身后,来到大东寺西园一所精舍前。一直不发二言、默默领路的了空微笑道:"子陵请进!"
  说罢掉头离开。
  滴喀,滴喀!
  园内树木上的冰挂开始溶解,因天气回暖不断有水滴流淌,告诉人严冬已过,大地春临。
  徐子陵采手敲门,师妃暄柔美的声音响起:"子陵进来!"
  虽明知精舍内该是师妃暄,听到她熟悉的声音,徐子陵的一颗心仍是无法控制的灼热起来,又隐隐感到这样的反应不合乎他与这美女协定的关系。
  推门而入,师妃暄安坐一角,露出充满欢悦的笑容,喜孜孜的道:"子陵你好!"
  徐子陵给她亲切和大有深意的呼唤差些儿召去魂魄,深吸一口气,举步到她身旁隔几坐下,叹道:"我不用掩饰见到妃暄你的激动,对吗?"
  师妃暄若不食人间烟火的清秀玉容平静下来,温柔的道:"当然不用掩藏,妃暄也不愿看到你那样子。听大师说你们形势有变,情况究是如何呢?"
  徐子陵把情况详说一遍,目光没法离开她清丽脱俗的花容片刻,看她秀眉轻蹙边静聆边思索的动人表情,令他不知人间何世。
  师妃暄待他说罢,迎上他灼灼的目光,道:"秦王的信何时可送到李渊手上?"
  徐子陵答道:"应是明天午后时分。"
  师妃暄横他一眼,似是怪他目不转睛地对她作刘祯平视,又似芳心羞喜交集,那表情有多迷人就那么迷人,轻轻道:"徐子陵啊!你们的计算或者有差错哩!"
  徐子陵像从一个美梦中惊醒过来般,栗然道:"错在何处?"
  师妃暄目注前方小厅堂另一边窗外融在黄昏中的园林,道:"东宫的怪火后,李渊当晓得秦王与建成、元吉的斗争,已臻势不两立的恶劣境地,他若接受秦王事先未请准而私下与你们结盟的提议,等如忽然倾向秦王的一方,令秦王与太子的关系更趋紧张,如此重大的决定,李渊将煞费思量,犹豫难决。"
  徐子陵道:"当李渊问左右意见,封德彝会进言劝李渊邀寇仲来长安商谈,以示诚意,此可让颉利晓得李唐和少帅军联成一气共御外侮。"
  师妃暄道二此计本身异常巧妙,但由于整件事不利于建成,而封德彝又被视为倾向建成,李渊会避过封德彝或裴寂这些太子党的拥护者,另向他人听取意见。"
  徐子陵同意道:"妃暄之言有理,幸好我们尚有李神通为我们说话。"
  师妃暄思索半晌,道:"李神通一直与秦王关系密切,是李渊听取有关此事意见的理想人选,却非是首选。若我是李渊,会寻求局外人较中立的想法。"
  徐子陵一震道:"王通?"
  师妃暄朝他瞧来,道:"王通不远千里而来的警告老朋友,李渊必是心中感激,且为要进一步询问少帅军与宋缺的确切关系,好下此牵连重大的决定,在这样的情况下,王通的意见对李渊有决定性的影响。"
  徐子陵色变道:"那怎办好呢?"
  说到心思慎密,他和寇仲拍马仍追不上师妃暄。
  师妃暄从容道:"这方面由妃暄想办法,幸好夷老刻下正在长安,妃暄可央夷老在秦王的信函传抵长安前,安排妃暄与王通见面。王通是当代大儒,深明时局利弊,兼之与敝门秀心师叔交情深厚,妃暄有信心说服他。"
  徐子陵呼出一口气,道:"幸好妃暄及时赶到,否则我们将功亏一篑,悔之莫及。"
  师妃暄淡然自若道:"我能为你们解决的,不过是这方面的区区小问题,你们准备如何应付石之轩?"
  徐子陵苦笑道:"我们一直为此头痛,至今仍未想出万全之策,只隐隐感到青璇是我们唯一的救星。"
  师妃暄道:"你的青璇该在这几天内收到信息,若她立即赶来,约还需七、八天的时间。"
  徐子陵不相信自己耳朵的愕然道:"我的青璇?"
  师妃暄微笑道:"妃暄终是女儿家嘛!少许妒忌心总是有的,子陵勿要介意。"
  徐子陵呆看她好半晌,苦笑道:"长安事了后,妃暄有何打算?"
  师妃暄平静地答道:"妃暄会返回静斋,大概再不会下山。子陵可知敝师到岭南赴宋阁主之约的过程?"
  徐子陵摇首表示一无所知。
  师妃暄眸神往他飘送,俏脸泛起圣洁明亮的光泽,令她更是秀美至不可方物,柔声道:"他们并屑漫步,绕磨刀堂一匝,师尊飘然远去,返回静斋,没说过半句话。子陵从中得到甚么体会呢?"
  徐子陵一震道:"妃暄!"
  师妃暄喜孜孜的道:"他们令妃暄想起禅门的拈花微笑,直指本心,不立文字。"
  徐子陵打个哈哈,点头道:"明白啦!"
  师妃暄徐徐道:"王通方面若有好消息,妃暄会让你们立即晓得。"
  徐子陵道:"若王通可说服李渊把与我们结盟之事暂时保密,对我们更为有利。"
  师妃暄道:"妃暄也是这么想,李渊大有可能请夷老往见宋缺,把事情弄清楚再作决定,对他那一代人来说,只会信任宋缺这种身份地位的人。谁不晓得宋缺一言九鼎,说话从没有不算数的。"
  徐子陵皱眉道二一来一回,至少一个月的工夫,时间太长哩!"
  师妃暄道:"放心吧!李渊会是双管齐下,一面派人采宋缺口风,另一方面看你们是否有胆量和诚意组到长安来。你们此计最妙的地方是不管你们是否直一的肯暂时放下兵刀,只要你们在长安出现,足可收镇慑颉利的效应,而这正是李渊眼前最渴望的大礼。"
  徐子陵想起一事,道:"婠婠刻下正在长安,对我们的事了如指掌,我们怕她会因师门之约,向妃暄挑战。"
  师妃暄平静的道:"妃暄落脚的地方是玉鹤庵,若她要那么做,妃暄只好奉陪到底。"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