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五章 探囊取物

作者:黄易

两人来到雨竹堂府第的大门外,把门的十多名大汉见他们是风竹堂的人,都露出敌视的神色,但却没有人将他们放在心上。皆因把门的雨竹堂弟子,最低级那个都要比两人多出一根竹来。
  竹枝定身分。
  帮主是十根竹,军师九根,接下来是堂主、副堂主、舵主、香主,竹数逐级递减。
  以前两人随言宽混时,半根竹都欠奉,现在可算无端端升级了。
  两人并肩朝大门走去。
  有人喝道:"风竹堂的小子,给老子们站着。"
  "锵!"
  寇仲拔出井中月。
  徐子陵一把将他扯着,骇然道:"为何动刀子?"
  寇仲双目闪过森冷的寒芒,语气更是平静得教人心寒,淡淡道:"不宰掉这些叛帮的小子,锡良如何坐上帮主之位。"
  徐子陵一震松手。十多名把门的大汉亮出兵刃,杀将过来。
  惨叫痛哼声立时不绝于耳,寇仲游鱼般在众汉间穿插来回,中刀者无不溅血倒地,竟无一合之将。
  寇仲跨进院墙外门时,后面倒满了一地的敌人,伤得虽重,却没人有性命之虞,又或残肢断体之灾,可见他下手极有分寸。
  徐子陵呆看着他时,寇仲回头耸肩道:"不是这样,谁会怕你?来吧!我的陵少爷!"
  ※        ※         ※
  寇仲和徐子陵一先一后,杀进雨竹堂去,挡者披靡,拥上来拦阻的弟子,都给他们打得落花流水,狼奔鼠窜。
  两人出道日子虽浅,但已是身经百战,连千军万马的恶战场面都难不倒他们,何况现在是骤攻雨竹堂的无备。
  由堂阶直至杀入大堂,才遇上高手。
  "叮叮叮!"
  三下清响,寇仲一步不移,连挡三枪,长笑道:"可是雨竹堂副堂主包百有?"
  来人尚未及答话,给寇仲飞起一脚,正中小腹,拋飞堕地,口喷鲜血,再爬不起来。
  徐子陵则左右开弓,连续轰飞了四名扑上来副香主级的竹花帮徒。
  "住手!"
  包百有给人扶了起来,百多人潮水般退到大堂的一端去。
  十多个形相各异的汉子排众而出,来到寇徐两人前方。
  只看其襟头标志,便知除风竹堂外,其它晴竹堂、雨竹堂和露竹堂的正副堂主均聚集此处。
  晴竹堂堂主左丘弼最是易认,个子比一般人矮小,却是粗壮如牛,眉毛拱起,脸是凹陷下去的,肩膀挺宽得不合比例,颇似个缩细了的巨人。
  这时他双目杀机大盛,跨前一步,戟指怒喝道:"来者何人,竟敢在我竹花帮的地头撒野?"
  寇仲面对众多竹花帮有头有脸的高手,却是夷然不惧,哈哈一笑道:"勾结外人,妄想断送我帮基业的叛徒,有何资格和我两个扬州忠烈士言宽的门生说话。"虽是在这种剑拔弩张,动辄生死相见的形势下,徐子陵仍生出要捧腹大笑一场的感觉。寇仲的长处之一,就是能把任何荒谬的事以理直气壮的神气说出来。
  雨竹堂的堂主罗贤大喝道:"管你们是谁,今天教尔等有命来此,没命离开。"
  刀光一闪,一名瘦汉斜冲而出,挽起数朵刀花,从左侧疾袭寇仲。
  寇仲看都不看,似是随手挥刀,"当!"的一声,把那人连人带刀劈得跄踉跌退,仆到人丛内。
  大堂蓦地静了下来。
  寇仲还刀入鞘,其神情气度,比之当日跋锋寒闯进王通的府第亦不遑多让。
  露竹堂堂主童长风冷哼一声道:"确有几分本钱,先给本堂主报上名来。"
  原来刚才偷袭者乃露竹堂的副堂主颜和,童长风深悉其功力深浅,见寇仲将他逼退时那种举重若轻的神态,自知万万做不到,故此说话才客气起来。
  寇仲仰天大笑道:"本人行不改姓,坐不改名,寇仲是也,他就是徐子陵,听清楚了没有?"
  左丘弼等人人面面相觑,无不色变。
  要知寇仲和徐子陵在过去几年,因着”杨公宝库”的关系,加上连杜伏威、宇文阀、独孤阀、李密等都拿他们两个没法,声威之盛,实是一时无两。
  到最近更转战沿海一带,大破沉法兴和海沙帮的联军,此事天下皆知,更把他们推上一流高手的位置。
  所以知道两人正是寇仲和徐子陵,无不动容。
  左丘弼终是江湖老手,肃容道:"英雄出少年,我帮对两位一向心生敬重,为何今天却要欺上门来?"
  徐子陵踏前一步,冷然道:"我们确是忠烈士言宽的门生,此事桂锡良香主可以作证,所以竹花帮的事我们绝对有资格去管,亦不能不管。"
  寇仲豪情万丈道:"铁骑会的任少名何在?识相的就立刻出来,让我们立即把他的头割下来为先帮主祭旗。你们如若仍存叛帮之心,今天休想活着离开此地。"左丘弼色变道:"这是欺人太甚,上!"
  众人纷纷掣出兵器。
  徐子陵心中暗叹,知寇仲下了决心把桂锡良捧上帮主之位,再通过他去控制竹花帮,扩展自己的势力。故此才硬逼对方动手,重重打击与任少名勾结的势力。
  寇仲猛退到徐子陵旁,迅快地道:"各杀一名堂主后,我们立即溜走。杀不成更要走,听我暗号。"
  这时难道还可以选择吗?
  徐子陵点头答应。
  两支长矛,三剑一刀,由不同角度向两人攻至。
  寇仲暴喝一声,身子晃了几晃,不知如何已移入以左丘弼为首的一群睛竹堂帮众内,刀芒翻卷,登时有两人中刀倒地。
  徐子陵则腾空而起,到了雨竹堂堂主罗贤的头顶处,双掌下压,强大的气劲,逼得罗贤身旁的人全避往四周,偏是孤零零的留下了罗贤一人面对他的攻击。
  无论寇仲和徐子陵多么厉害,亦没有搏杀其中不乏好手的百多名竹花帮众的能力。
  且缠斗下来,更不利众寡悬殊下人少的一方。所以两人打定主意,要以迅雷万钧之势,趁自己仍在最佳状态时,各自击杀一位堂主。那时剩下的一个堂主便孤掌难鸣,不立刻逃走就是大笨蛋了。
  寇仲这时闪到左丘弼身前,连斩十刀,忽然间,左丘弼始发觉身旁的人全给劈得跌往四周,恰恰阻截了其它想拥上来援手的自己人。
  "蓬!"
  徐子陵和连长剑都不及取用的罗贤四掌硬拚了一记。
  罗贤双手屈曲少许,似乎在劲力上逊了徐子陵一筹,实际上该是平分秋色,皆因徐子陵凌空下压,占了很大的便宜。
  罗贤心中大喜,以为徐子陵技止此矣,暗忖只要挡得他一阵,不愁其它人不赶上来把他乱刀分尸。
  就在此时,千丝万缕的灼热气劲,透掌而入,穿透他的真气,无孔不入地钻进了他的气脉去。
  罗贤魂飞魄散时,双手所受的压力又消失得无影无踪,胸口却连绩两下剧痛,耳中听到骨碎的声音。
  他最后的知觉就是知道徐子陵的双膝先后顶在他胸口处。
  左丘弼的功夫比罗贤要高明,掣起两枝短铜棍,硬挡寇仲三刀。
  "当!当!当!"
  左丘弼怒叱一声,双棍平胸推出,疾戳寇仲胸口,岂知明明要击中敌人时,发觉竟是击在空处。
  背后刀风割体。
  左丘弼回身招架,骇然发觉后面亦是空无敌影。
  "堂主小心!"
  左丘弼后腰剧痛,一股寒气从刀锋侵入,登时身若冰结,动弹不得。
  寇仲由左丘弼右腰抽回长刀,顺手扫开了赶来拚命的三个敌人,长啸一声,拔身而起。
  "砰!"
  徐子陵早先一步撞破瓦顶,冲飞而起,接着寇仲亦由同一洞口穿飞出来,紧追去了。
  在两人的武功和战略下,近乎不可能的事终给他们做到了。
  ※        ※         ※
  寇仲和徐子陵旋风般冲上通往军师府的大石桥,麦云飞等把关弟子慌忙喝止。两人懒得解释,拳脚齐施,所到处,人仰马翻,纷纷给他们狂风扫落叶般轰到河水里,狼狈不堪。其中只麦云飞还似点样子,多挡了寇仲两招,最后给旁边不耐烦的徐子陵侧踢一脚,将他送入河内。
  他们势如破竹的冲入大堂时,堂内正在议事的军师邵令周、风竹堂正副堂主沉北昌和骆奉、宋玉致等都愕然朝他们瞧来。
  邵令周身材修长,个子很高,清秀的脸庞留了五缕长须,年纪在四十许间,颇有修行之士的道骨仙风姿态。
  他见两人硬闯入来,两眼亮起精芒,冷喝道:"何方狂徒,竟敢到我府捣乱?"
  这时大堂靠北的一端摆开了两排太师椅,宋玉致居于东排上首,显示竹花帮对代表宋阀的来宾的尊敬,接着的三个看来都是宋阀的高手。
  西排上首坐的却是位千娇百媚的艳丽女子,且是寇仲和徐子陵以前在扬州最爱隔远偷窥的当红的名妓,天仙楼的玉玲姑娘。
  竹花帮前帮主殷开山就是因不肯把她献给杨广,被他下令处死的。
  两人此时自是明白过来,皆因玉玲成了殷开山的女人,所以殷开山才冒死把她送离扬州。
  玉玲下方依次是邵令周、沉北昌和骆奉。
  太师椅后各站了十多名竹花帮和宋阀门中身分较低的人。
  玉玲身后站的正是桂锡良和辛容两个小子,此时他们都瞪大眼睛瞧着寇徐这两个他们的儿时伙伴,不知该如何维护他们。
  宋玉致插入道:"邵军师请息怒,这两人大有来历,且让他们进来说话吧!"邵令周立时喝道:"让他们进来!"
  寇仲和徐子陵跨前几步,前者哈哈笑道:"我们是来谈一宗交易,凭我两兄弟刚杀了左丘弼和罗贤,怕该都有说话的资格吧!"
  除宋玉致外,其它人闻言无不动容。
  风竹堂堂主沉北昌沉声道:"竟连老夫都看走了眼,你两人究竟是谁?"
  一把温柔好听的声音自玉玲的香唇响起道:"这两人一叫小仲,一叫小陵,长得这么高了,妾身差点认不出来。"
  顿了顿续道:"他们当年是扬州忠烈士言宽手下的小喽啰,最爱来偷看妾身,有趟给妾身的人拿着,还是妾身见他们相格非凡,命人把他们放了的。"
  寇仲和徐子陵见玉玲仍记得他们,既感荣幸又大是尴尬,因这始终非是光采的事。
  骆奉释然道:"算你们吧!并没有真的说谎。"
  寇仲向玉玲苦笑道:"玉玲姐不用把我们的过去说得这么详细吧?"
  玉玲掩嘴娇笑道:"仍是以前那个赖皮样子。"
  这番对答立时把紧张的气氛缓和下来。
  邵令周皱眉道:"既是自己人,又练得一身好武功,我们高兴还来不及,为何要动手硬闯?"
  徐子陵施礼道:"桂香主曾引领我兄弟二人来谒见邵军师,却给麦香主阻于桥外,现在情势急迫,惟有硬闯,请邵军师见谅。"
  他那种儒雅温文的气度,立时得到邵令周的好感,点头赞同道:"锡良!是否真有此事?"
  桂锡良忙道:"确有此事。"
  寇仲插入道:"假若邵军师立起帮中精锐,该仍够时间把以露竹堂童长风为首的叛党截着,一举歼之,那我帮将可避免四分五裂之局。"
  邵令周、沉北昌、骆奉等为之一震,显是为寇仲的提议而动心。
  宋玉致则与坐在她下首的表叔宋爽交换了个眼色,同时体会到寇仲果敢狠辣、斩草除根的作风。
  只是略显一番手段,整个局面的主动权立即落到寇仲手内去,确是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人物。
  邵令周身后的舵主叶并臣发言道:"事关重大,怎知你两人不是敌方派来诱我们入陷阱的奸细呢。"
  宋玉致白了寇仲一眼,道:"这人虽爱胡言乱语,但却绝不会在这种事情上说谎,更不是可被人收买的人。对吗?寇仲寇英雄?"
  众人大吃一惊,才知眼前这小仲、小陵,竟是头上分别有”蒲山公令”和”东溟檄”两道追杀令,名震江湖的寇仲和徐子陵。
  桂锡良和幸容的惊讶,更是不用说的了。
  沈北昌霍地起立,奋然道:"区区一个童长风,还不放在老夫眼内,此事就交由老夫办吧!"
  邵令周由怀中掏出”竹花令”,扬手投往沉北昌,后者一把接着,领手下匆匆去了。
  宋玉致打个手势,居于宋爽下的两位宋阀高手,亦紧追而去。
  大堂静了下来。
  寇仲微微一笑道:"多谢宋小姐出言担保,我可否和小姐单独说两句话呢?"宋玉致不屑地道:"事无不可对人言,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好了。"
  宋爽心中暗奇,这美丽的表侄女虽性情刚强,但少有用这种态度与人针锋相对的。
  且在宋阀的立场,寇仲和徐子陵都被列入要争取的人的名单之内,忙打圆场道:"本人宋爽,寇徐两位兄弟,先到这边来坐下再说。"
  邵令周亦实时吩咐弟子奉茶,非常客气。
  寇仲装出个被气结了的表情,苦笑道:"既然宋小姐不赏脸,那小弟可否单独和邵军师一谈呢?"
  邵令周大感尴尬,望向宋玉致这大靠山宋阀的美丽代表。
  宋玉致忍不住狠狠瞪了这轩昂野逸的青年男子一眼,不悦道:"有什么事这么鬼鬼祟祟的,若是有关竹花帮的事,当然应该一起商量。"
  徐子陵淡淡道:"如此谈不下来,我们兄弟立即离开,只求邵军师赠骡车四辆,就不胜感激。"
  宋爽见说僵了,向宋玉致打了个眼色,站起来道:"大家有话好说,寇兄弟不若作少许透露,让玉致考虑该否单独和你说话好吗?"
  寇仲若无其事道:"没什么,我只是误以为宋小姐对”杨公宝库”仍有兴趣,谁知全没有这回事,实在没什么好谈的了!"
  堂内各人全体动容。
  宋玉致气鼓鼓的站起来,朝内进走去,冷冷道:"滚着来吧!"
  寇仲哈哈一笑,向徐子陵使个眼色,追着去了。
  众人心中都升起奇异的感觉,隐隐感到宋玉致对寇仲特别不客气,实是因为对他”另眼相看”。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