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十三章 踏上征途

作者:黄易

战船驶离梁都,在夕照中北上运河,目的地是大唐国的首都长安。
  舱厅内,寇仲、徐子陵、跋锋寒围桌用膳,以酒助兴。
  跋锋寒见寇仲一副另有所思,魂魄出窍的云游样儿,奇道:"你昨天回来后,直到此刻仍是神魂颠倒的样儿,究竟发生什么事?"
  寇仲裂齿笑道:"大家既成兄弟,小弟当然不敢有丝毫隐瞒,我正在恋爱。"
  跋锋寒和徐子陵立即哄然大笑,前仰后合。
  寇仲毫无愧色道:"所以人不该那么坦白,只恨我说不出别的理由。哈,念四句爱的咒语你们听听,好让你们能分享我的感受。"
  徐子陵喘笑道:"终忍不住哩!"
  跋锋寒笑道:"子陵竟晓得是什么一回事?"
  徐子陵道:"是鲁叔告诉我的。"解释清楚后,跋锋寒兴趣盎然的道:"看看是什么咒语能那么厉害,把我们少帅的心完全俘虏。"
  寇仲摇头晃脑一面陶醉的念道:"采薇采薇,薇亦作止。日归日归,岁亦莫止。"
  徐子陵和跋锋寒听得你眼望我眼,后者道:"这四句十六个字,确像咒语多一点。"
  寇仲遂以专家姿态,逐字解说。
  徐子陵道:"确道尽致致对你的爱意和思念。你不是说这只是诗篇的起首四句,那接着是什么?这么优美的诗文,我有兴趣知得多点儿。"
  寇仲抓头道:"我怎晓得接着是什么,你当我是王通吗?"
  徐子陵向跋锋寒打个眼色,后者知机地故意皱起眉头佯作不悦道:"这是少帅不对,表示少帅对玉致小姐的爱不够深,不够彻底,否则怎会不去把整篇诗弄清楚。"
  寇仲错愕下往跋锋寒瞧去,目光随即转向徐子陵,见两人苦忍着笑的辛苦样儿,恍然道:"原来你们两个小子在耍我,还说是兄弟!"
  两人终忍不住放声狂笑,笑得呛出泪水。
  寇仲陪他们笑弯了腰,喘着道:"他娘的!很久未尝过笑得如此辛苦的滋味。"
  旋又不解道:"鲁叔乍心会泄漏我的秘密,他不像这种人。"
  徐子陵道:"因为我关心你,见你今早起来硬要把我拥有的夜明珠要去,知必是与楚楚和王致有关,否则何须两颗?可是你又不像这么懂讨好女儿家的人,遂忍不住向鲁叔查询,看是什么刺激令你转了性子。"
  跋锋寒欣然道:"两珠定情,少帅日后艳福无边,请保重贵体。"
  三人再度大笑。
  笑罢,寇仲叹道:"玉致以诗文遥传心意,当然令我心花怒放,亦使我生出很大感触,首次体会到征战的残酷和可怕。"
  徐子陵道:"以往你没有这种感受,是因无数的战争在前路恭候,令趟却是最后一场战役,若于此役阵亡,份外不甘心,因为只要能平安渡过,可回家安享妻儿之乐。"
  寇仲点头道:"故此我格外感到肩负的重任,誓要以最优良的战术,让今趟追随我的儿郎,尽可能活着享受胜利的成果,才能不辜负他们对我的信任和爱戴。"
  跋锋寒摇头道:"这只是痴心妄想,能有一半人活着回来实相当不俗啦。"
  寇仲露出充盈信心的笑容,淡淡道:"我们走着瞧吧!"
  载著名震天下的少帅寇仲、徐子陵和跋锋寒的战船,先抵洛阳,与李世民的船队会合,共赴长安。
  随寇仲往访长安者,还有王玄恕和三十名亲卫,前者坚持亲雪家族血仇,寇仲和徐子陵拿他没法,只好从他心愿。三十名亲卫是飞云卫中的精选,均曾得寇仲悉心栽培,人人身手高强,有胆有识。
  十八艘战船,浩浩荡荡的逆流开往关中,李世民改乘他们的船,表面是代表李渊显示主人家的诚意,事实上是争取多点时间与他们商量人京后的大计行动。
  这天清早起来,寇仲爬起床第一件事是到甲板右舷,观看两岸平原的地势。
  李世民来到他旁,与他并肩而立,微笑道:"少帅心内想的可是未来与塞外联军的一战。"
  寇仲点头道:"秦王真知我心。"
  李世民肃容道:"少帅准备怎样打这场仗?"
  寇仲欣然道:"难得秦王肯开金口垂询,小弟当然言无不尽。"
  李世民哑然失笑道:"听少帅语气,竟是不敢和我谈及此战,而要待我开口。"
  寇仲若无其事的道:"多多少少有点这样的意思,怕的当然是功高震主,日后来个狡兔死走狗烹那才不值?"
  说此番话时,他目光往李世民投去,恰巧李世民往他瞧来,目光相触,两人忍不住放怀大笑,生出水乳交融,惺惺相识下一切尽在不言中的动人感觉。
  李世民道:"少帅真会说笑,要我怎样配合你?"
  寇仲双目神光大盛,扫视对岸远近的平野丘陵,沉声道:"首先我要在每一条敌人会经行的路线布下精灵的探子,让我能精确把握敌人的情况,我曾吃过狼军来去如风的亏,令趟绝不可重蹈覆辙。"
  李世民点头道:"少帅放心,这方面我筹划准备多年,不但有熟悉地理的探子队伍,更可以飞鸽迅速传递消息,达到少帅的要求。下一步如何?"
  寇仲道:"我会令颉利发觉这段路并不好走。"
  李世民剑眉轻蹙道:"来自大草原的敌人一向灵活如风,机动性强,昼伏夜行,要偷袭和伏击他们将会冒上非常大的风险,甚至动辄难以脱身,少帅请再作考虑。"
  寇仲微笑道:"偷袭截击他们的人由我寇仲亲自率领又如何?"
  李世民愕然道:"那当然是另一回事。唉!少帅的心思教人意想不到,竟是由主帅亲自上场。"
  寇仲道:"我袭击的只是颉利的金狼军,只要够快够狠,不断令敌人伤亡,可令对方如履薄冰,步步惊心。当他们抵达大河对岸,将是师劳力竭,疲不能兴。"
  顿了顿续道:"沿途突袭的另一个作用,是扰敌军心。因我袭击的对象集中在金狼军的部队,等若向其他领袖如突利、古纳台兄弟、菩萨之辈发出警告,暂时我仍顾及兄弟情份,不去碰他们,要他们好自为之。"
  李世民一震道:"妙绝!战争之道,攻心为上,少帅此着,不但前无古人,恐怕也后无来者。少帅认为这支突击部队需多少兵员?"
  寇仲肯定的道:"五百精骑该足够有余,但必须是百中挑一、骑射皆精的高手,其中部份人当然还须熟悉地理环境!更要尽量利用河道,让我少帅军的飞轮船能发挥最大的作用。哼,今越神出鬼没、来去如风的是我们。当颉利越过北疆后,会发觉优势尽失,完全处于被动捱打的劣局。只有如此,我们可把伤亡减至最低。"
  李世民道:"我现在开始明白少帅为何坚持要打这样的一场硬仗。"
  寇仲道:"这盘棋如何下,主动全在我们手上。我们先设法气走毕玄和赵德言,断去他们对长安的情报,倘能令颉利认为长安政局不稳,必起军直扑长安,我们则枕兵大河南岸,同时沿河多处集结舰队,不断予以偷袭冲杀,保证敌人不敢越大河天险半步。"
  李世民道:"若颉利转攻北岸各城,建立据点,我们岂非亦被大河天险因于南岸?"
  寇仲笑道:"这是绝不会发生的。他若敢调兵他攻,我们可用舰队迅速送兵过河,加以截击,尽由当时形势决定。你老哥记紧要把洛阳的超级武器八弓弩箭机和飞石大炮运来,装在船上,配合我们的飞轮船,把大河和沿岸一带牢牢控制在手上,包保敌人应接不暇,疲于奔命,空有比我们强大多倍的兵力,且平均质素更是他们优胜的大军,也有力难施,被我们牵着鼻子走。他奶奶的熊!到敌人军心不稳,就是我出动去和突利他们逐一谈心的时机,当只剩下冥顽不灵的颉利,我会教他一尝惨败的滋味。"
  船队转入渭河,望长安南下。
  李世民赞叹道:"能与少帅并肩作战,而非与你成为势不两立的死敌,是世民的福份,更是天下百姓的福份。以前是由我千方百计去振起手下士气,使将士用命,今趟却掉转过来,由你今世民充满必胜的信心,我真不知说什么才充份表达我对你心中的钦佩和感激。"
  寇仲楼上他肩头道:"大家兄弟嘛!还要说什么他娘的客气话儿呢?"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