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 一 章 生命何物

作者:黄易

寇仲和徐子陵见跋锋寒的手握上剑柄,大吃一惊,两双眼睛同时射出请求他高抬贵手、暂忍一时之气的神色。
  傅君瑜更是秀眉紧蹙,双眸含煞。
  跋锋寒苦笑摇头,手离偷天剑,沉声道:"我跋锋寒认为不论任何人,包括傅大师在内,对生命根本没法作出超然或终极的判断。我们既不知生命从何而起,更不知生命的结果是甚么?否则我们会是无所不知的神仙。"
  傅采林发出一声叹息,平静的道:"说得坦白,坐!"
  四人交换个眼色,始明白傅采林非是希冀得到准确的答案,只是借此秤秤他们的斤两,看有否入座的资格。
  寇仲轻推徐子陵一记,着他先说话,暗示自己仍需时间思索。
  除子陵收摄心神,凝神沉思片刻,轻轻道:"对我来说,生命虽是没有人能解开的谜,却非是无迹可寻;线索隐藏于每一个人的自身,却因生死间无法逾越的鸿沟而终断。此正为佛道两门中人努力追寻的方向和目标,只有悟透自身存在的秘密,生命之谜才有机会被解开。"
  傅采林道:"说话的是否徐子陵?"
  徐子陵心中浮现师妃暄的玉容,想像从她仙心可提供的答案。闻言恭敬道:"正是晚辈!"
  傅采林柔声道:"答得不错,难怪君婥看得入眼,坐!"
  寇仲和徐子陵交换个眼色,心中泛起希望,因为傅采林对他们并不如猜想中那么差。
  寇仲心中暗叫他奶奶的熊,然后豁出去的道:"小子的答话肯定及不上子陵,唉!我怎么说才好?因为这是我不愿费神甚或害怕去思索的问题。生命稍瞬即逝,又是如此漫长;如此不足,却又可以非常完满。我常希望生命只是一场大梦,梦醒后尚有其他,而非是绝对的黑暗和虚无!那是在我小脑袋内转转也教人不寒而栗的可怕念头。"
  傅采林默然片晌,最后道:"若无所感,岂有这番说话,坐!"
  傅君瑜低声吩咐道:"脱靴后随便找个位子坐下,不用拘礼,舒适便成。"
  跋锋寒苦笑摇头,见三人乖乖听话,无奈下只好遵从。
  寇仲第一个踏上白地毡,目光先往位于傅采林右下首倚枕半卧、尽展娇态的傅君嫱投去。傅君嫱立知不妙,杏目圆瞪,露出强烈的抗议神色时,寇仲笑嘻嘻来到她旁,竟就那么只隔两、三尺的躺下去,与她共享同一个大蒲团,还叫道:"嫱姨你好!"
  他不理傅君嫱气得半死的动人表情,改向名列天下三大宗师之一的"奕剑大师"傅采林投去,立时看呆眼。
  徐子陵来到他身旁盘膝坐下,侯希白在斜对面找到一组软枕,跋锋寒举步移至离傅采林最远的一端,最后一个入位,目光先后往傅采林投去,也像寇仲般为之愕然。
  看傅采林魁伟完美的背影,听他充满奇异魅力并能使人甘心遵从的动听声音,配上众高丽美女的花容娇态,四人都是联想到他有一张英伟至没有任何瑕疵的脸孔,事实却刚好相反,傅采林拥有一副绝称不上俊美、且是古怪而丑陋的长相。
  他有一张窄长得异乎常人的脸孔,上面的五官无一不是任何人不希望拥有的缺点,更像全挤往一堆似的,令他额头显得特别高,下颔修长外兜得有点儿浪赘,弯曲起折的鼻梁却不合乎出例的高耸巨大,令他的双目和嘴巴相形下更显细小,幸好有一头长披两肩的乌黑头发,调和了宽肩和窄面的不协调,否则会更增别扭怪异。
  此时他闭上双目,似在聆听只有他法耳能闻得天地间某种仙韵妙籁。
  池心平台上鸦雀无声,凌烟池波纹荡漾,微风拂过沿岸园林楼阁围起的广括空间,面对如此奇特的一个人和深具异国风情的各个高丽美人儿,四人早忘掉这不但是唐宫深处,更是主宰着现时天下形势且是战云密布,形势凶险的长安城。
  傅采林仍没有张开深凹下去、眼皮搭拉的细长双目,悠然道:"你们喜欢沉香的香气吗?"
  侯希白回过神来,点头道:"我一向喜欢这香料。"
  傅采林浅叹一口气道:"沉香的香料来自沉香木中,木质沉重,颜色深暗,且有病害的部份,因饱含树脂,故香气馥郁。这种由病态形成的芳香木质可呈人形或兽形之状,最罕贵的是作仙人形的黑沉香。"
  四人均听得心有所感,傅采林有着绝不完美近乎病态的长相,佣是这张脸孔的拥有者却创出完美的奕剑术,事事追求完美。
  侯希白吟唱道:"袅袅沉水烟,乌啼夜阑景。曲沼芙蓉波,腰围白玉冷。"
  歌声在夜空下回旋缠荡,绕月不去。
  不但众女听得神往,傅采林亦动容道:"唱得好!"
  终于张目往侯希白瞧来。
  四人又看呆了眼。
  原本因翕聚而显得局促和比例不当的五官,竟一下子像蜷曲的人舒展四肢变成昂藏汉子般,整张脸孔立时脱胎换骨般化成极具性格的形相,虽然鼻仍是那个鼻,嘴仍是那张嘴,眼仍是细而长,额过高颔较朝,可是此时凑合起来后再不难看,令人感到极美和极丑间的界线不但可以含糊,更可以逾越。而造成如此效果的最大功臣,肯定是眼眶内灵动如神的一双眸珠,有如夜空上最明亮的星儿,嵌进恰如其份的长眼内,天衣无缝。
  傅采林像适于此时活过来般,目光落在与傅君嫱只是一枕之隔的寇仲脸上,淡淡道:
  "我欢喜沉香,非只是因它的香气,而是它令我联想到大地上生命最大的恩赐,少帅可愿一猜吗?线索就在沉香两字上。"
  徐子陵心中涌起孺慕之情,不但因傅采林是傅君婥的师尊,更因傅采林双目内闪动着那永恒深邃对生命无限恋栈的神采。自出道以来,他还是首次遇上如此的一个人物。
  寇仲却心叫不妙,傅采林原来是这么爱玩问答游戏的,不过总好过动刀动枪,问题是在不知答不出或答错的后果,会否是被逐离场,忙道:"大师千万勿要叫我作少帅,若论关系……嘿!"见到对面坐在侯希白不远处的傅君瑜狠狠往他盯来,及时改口道:"我只是后进小辈,叫我小仲便成。哈!沉香沉香,我联想到甚么东西呢?"
  目光投往身旁的傅君嫱,灵机一触哈哈笑道:"当然是像嫱姨般的美人儿哩!人说女儿香嘛!"
  傅君嫱鼓腮怒道:"你再敢唤一声嫱姨,我就斩掉你的臭头,看你以后如何多嘴?"
  寇仲嬉皮笑脸道:"嫱大姐息怒。"
  再往侯希白望去,见他露出嘉许神色,信心倍增,向正南而坐的傅采林恭敬道:"小子这答案对吗?"
  傅采林似全不介意傅君嫱和寇仲间的争闹,平静地微笑道:"任何问题均可以有不同答案,少帅的答案直接得令我感到欣悦,美丽的女子肯定是上天对人的恩赐。"
  转向寇仲左下方的徐子陵道:"你又从沉香联想到何物?"
  徐子陵还以为问答告终,正思索三大宗师的分别,如宁道奇的恬淡无为,毕玄崇尚武力和战争,那傅采林肯定是对生命的追求、体会和好奇。
  闻言一愕后,沉默片刻,一个意念浮现脑际,答道:"若要沉香,须有水才成,大师指的是否水?"
  傅采林出乎四人所料的双目射出沉痛神色,仰望夜空,以充满伤情的语调道:"你两人均是天资卓越之辈,令我几可重见当年君婥遇到你们时的情景。"
  傅君嫱娇嗔道:"师尊!"一副撒娇不依的女儿家动人神态。
  寇仲和徐子陵给傅采林勾起心事,顿感神伤魂断,说不出话来,更无暇计较傅君嫱的不悦。
  傅采林亦像听不到傅君嫱不满的表示,缓缓道:"水是活命的泉源,生命的根本,是能令人毫无保留赞美的神迹。若水是因,花便是果。像我身旁的金蓬莱,在早春的山野,最先开花的是它,有如美丽的大自然里朵朵红云,美女正是最灿忱的花朵。白日是属于火的,晚夜是水的天地。沉香因超过水的比重,置水则沉,故名沉香,若没有水,何来沉香。"
  侯希白仰首深吸一口香气,心神皆醉的道:"不论香气与名字,均是那末动人,素烟思暖降页香,好名字!好名字!"
  连跋锋寒也大感得侯希白及时随来之幸,因为四人中,以侯希白的性情最接近傅采林,宛是同一类人,而他自己则截然相反。
  傅采林往侯希白瞧去,双目回复神秘莫测的灵焰,微一点头,朝居于另一端地毡边缘,背靠平台石栏,与他遥相面对,目不邪视的跋锋寒道:"自知尔等来长安一事后,君嫱在我这一边耳朵说一套,君瑜在我另一边耳朵说另一套。两姊妹还为此不瞅不睬,水火不容,可见这世界因异而生争,生而为人势难避免,跋锋寒对此有何看法?"
  寇仲和徐子陵知傅君瑜为他们说尽好话,感激的眼光往她投去,傅君瑜却是木无表情,垂首不语。
  侯希白则在饱餐秀色,众高丽美女人人神态恬静,似是非常享受今夜的气氛和对话,只不知她们中有多少人听懂汉语?
  跋锋寒双目精光闪闪,迎上傅采林慑人之极的眼神,从容笑道:"正如大师所言,日是人夜是水,日夜水火的对立,正是天地万物推移的动力。作为一个人,其个体是有局限性的。但正因我们的有限,才让我们感受到无限;有对生的体会,才有对死亡的恐惧和认知。
  个人是有限,扩张却可以是无限。此为跋锋寒一偏之见,请大师指点。"
  不看僧面看佛面,由于寇仲和徐子陵与傅采林的关系,这番话在跋锋寒来说算是客气有橙,但仍充满反驳的意味,最后那句"一偏之见",似在谦逊,更见可圈可点。
  寇仲和徐子陵听得心惊胆跳,傅采林说话行事教人难以测度,其怕一言不合,跋锋寒立要捱他的奕剑术。
  寇仲旁的傅君嫱低声骂道:"夏虫岂可语冰?哼!无知之徒。"
  这几句话该只得两人听到,因是以束音成线的功夫向两人传递,岂知傅采林右耳微微耸张,向傅君嫱瞥上一眼,露出责怪神色,才往跋锋寒瞧去,唇角逸出一丝涟漪般逐渐扩大的笑意。
  寇仲和徐子陵暗呼厉害,如此"耳功",他们尚是首次遇上,由此推之,师公的感官何等灵锐。难怪可以人奕剑,以剑奕敌。
  傅采林深情专注的望往嵌挂着美月的动人夜空,悠然神往的思索耆道:"你能从人的局限看到无限,已非常人之见。若人能睁开心灵的眼睛、穿透一切贪嗔、迷惘、恐惧、私欲,他将可看到自身和环绕在四周的神迹。不论你如何卑微或伟大、愚顽或智慧,本身都是一个神迹。生命是整个存在的巅峰,众生中只有人有自由的意志,能为自己的存在作出反思,作出决择。生命同时包含著有限和无限,觉知自己就是通向认识存在的唯一途径。每一个生命的存在,都是在永无休止的生长和衰败中燃起的火花,生命长河的片段零波。"
  四人不由自主随他望往美丽的夜月,生出深刻的感受。
  傅采林述说的是对生命和存在的哲思,一种超乎常人的宇宙观,由深黑的星空,到地上的一草一木、白云流水,于其间存在的生命,自身的存在确如他所言的是不可思议的神迹和奥秘。人因受到自身的局限,并不晓得这一切从何而来?往何而去?大多数人的选择是视而不见,埋首沉迷于人世的生荣死辱而不能自拔,只有像傅采林这种智者,才能从认知自己,睁开心灵内的眼睛,看到存在背后谜团。
  连跋锋寒也因他的话现出深思的神色,一时说不出话来。
  傅采林续道:"自出娘胎后,随着生命的成长变化,我们从迷蒙中逐渐苏醒过来,有如从一个梦醒过来般,踏进此一我们视之为”清醒”的另一个梦里,随着个人的偏好作出不同生存方式的选择,至乎忽略生命的神迹。可是在每一个人深心之中,我们均晓得盲目地去追求物欲,只是无可奈何的苦中作乐,是生命的沉溺,故常感不足,偏又别无他法。这便是我们此时此刻的处境。"
  顿了顿接下去道:"我的生命一直在寻找某种不得而知的东西,因为它可以为生活带来更深层次的意义。当我注视夜空,又或一朵金蓬莱,甚乎一位动人的女性,我会感到更接近我想追寻的东西。佛陀提出一切皆虚,对比出生命存在的无奈和希望、痛苦与快乐,是觉知存在的方法。我对宗教的兴趣亦止于此,生命的意义只能在内在追寻,外在发生的事,只是内心的一种感受。"
  跋锋寒目光转柔,往傅采林望去,长长吁出一口气道:"多谢大师指点。"
  徐子陵留意侯希白,后者听得目瞪口呆。心忖在他们四人中,感受最深和得益最大的肯定是侯希白。他与傅采林都是追求完美的人,分别在侯希白沉溺在美丽的本身和形相,透过艺术的手段去捕捉美丽的真貌;而傅采林追求的却是美丽背后的真义,妍丑间的界限更因其超卓的看法和体会而不存在。
  寇仲长叹道:"到今夜此刻,我才真正掌握到娘转述师公你所说的”每个人均暗藏一座悉具自足的宝库”是甚么意思,唉!多少年啦!"
  傅君娇出奇地没有立即出言斥责他,只是冷哼一声。
  傅采林目光落往寇仲身上,讶道:"你们仍把君婥视作娘吗?"
  徐子陵暗松一口气,至少傅采林没有因寇仲称他为师公而动气,不过傅采林是否不计既往,则仍无任何把握。
  因为他更怀疑傅采林是永不会动气的人,故不能以此作准。
  寇仲苦笑道:"娘对我们恩重如山,她永远是我们心中最敬爱的至亲。唉!希望师公你能明白,我们没有杀宇文化及而让他自行了断,其中实另有苦衷,绝非我们忘本。"
  傅君嫱终按捺不住,怒道:"事实俱在,还要狡辩?"
  徐子陵忙解释道:"事情是这样的……"
  傅采林举手打断他的说话,神色恬静的道:"你们可知我因何修练剑术?"
  寇仲和徐子陵两颗心立时直沉下去,暗呼不妙,一个对生命有如此采刻和超凡体会的人,自可本着他们无法揣测和超然的意念,修成名震塞内外绝世无双的剑法,更无法预料他会怎样处置他们。
  跋锋寒双目亮起来,淡淡道:"愿闻其详!"
  ---
  猫饼干 扫校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