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 二 章 把心一横

作者:黄易

傅采林目光重投夜空,以丝毫不含任何情绪波动的平静语调道:"这是一个充斥着疯子和无知的世界,没有足够的力量,你将被剥夺享受生命神迹的权利。国与国间如是,人与人间如是。我们今夜的对话就止于此,我想静静地思索。"
  寇仲见他下逐客令,忙道:"可否容小子多说几句话呢?"
  傅采林没有看他,像变成不动的石雕般道:"说吧!
  不过若是解释君婥和你们间的事,可就不必!因为我已晓得你们是怎样的人。"
  寇仲弄不清楚自己该高兴还是失望,因不知傅采林心内对他和徐子陵的真正看法。沉声道:"我可以向师公你保证,只要我和子陵有一天命在,绝不会让人重演当年杨广的恶行,彼此可成友好邦国,大家和平共存。"
  傅采林淡淡道:"你们之后又如何呢?"
  寇仲差点语塞,苦笑道:"现在对高丽最大的威胁,非是我们而是以扩张和征服为最终目标的突厥人。惟有中土变成一个统一的强大国家,突厥人始能被抑制。杨广给我们的教训还不够惨痛吗?且数百年战乱早令我们大伤元气,动极思静,谁都希望在未来一段悠长岁月,可好好休养生息。未来的事没有人能预知,共希望老天爷有点儿同情心。中土渴望和平统一,高丽何尝不是如此。这番话我寇仲字字出自肺俯,请傅大师垂听。"
  傅采林淡淡道:"这问题我曾思索良久,今夜不想在这方面再费心力。明晚子时请少帅大驾再临,让我见识一下少帅的井中月,希望那是另一个神迹,君瑜送客!"
  踏上杏木桥,寇仲忍不住问默默在前方领路的傅君瑜道:"这究竟算甚么一回事?"
  傅君瑜止步道:"他欢喜你们。"
  寇仲抓头道:"他明晚指明要看我的井中月。这叫欢喜吗?那我情愿他讨厌我。"
  徐子陵三人在寇仲身后停下,其中侯希白摇头苦笑道:"傅大师喜怒难测,大家谈得好好的,却忽然逐客。"
  傅君瑜缓缓别转娇躯,面向四人,温柔的月色下,她脸庞迎上月光,闪闪生辉,却有点心灰意冷的道:"我早着你们离开,只是你们忠言逆耳,至陷如此田地。师尊再不会和你与子陵计较大师姐的事,原因正如他所说的,是他明白你们是怎样的人,更明白大师姊为何肯为你们牺牲生命。"
  跋锋寒皱眉道:"既然旧怨已释,何解仍不肯罢休?"
  傅君瑜首次望着跋锋寒,平静答道:"你们不能设身处地,从师尊的立场去看整件事,我不会怪你们,因为你们并不明白师尊的情况。"
  侯希白显然对傅采林大有好感,关切的问道:"大师有甚么难解决的问题呢?"
  傅君瑜双目透出悲痛神色,低声道:"师尊寿元已过百岁,自知时日无多,大限即至,师尊若去,将没有人能遏止盖苏文的野心,高丽现时新罗、百济、高丽三足鼎立的局面立告冰消瓦解,战火会蔓延至半岛大陆每一寸的土地,此为师尊最不愿见到的局面。不过他更看到这是无可改变的趋势,大乱之后始有统一和乎,可是这情况须在没有外族干预下始能出现。你们明白我的意思吗?"
  寇仲苦笑道:"明白一点儿,所以你们最理想的情况是突厥人入侵中原,致泥足深陷,与我们来个两败俱伤,对吗?"
  傅君瑜道:"大致如此。"
  侯希白摇头道:"这并不公平!"
  傅君瑜俏脸泛起一片寒霜,沉声道:"你们汉人有甚么资格和我们说公平,在高丽没有人能忘掉杨广贼兵的兽行。若非师尊出山号召,趁隋军忙于奸淫掳掠之际全面反击,遂走隋军,情况还不知会发展至何种地步?在我们来说,你们遭受任何惩罚,都是活该的。"
  徐子陵怕侯希白被抢白而动气,插入道:"瑜姨息怒。我们确曾犯下弥天大错,但仇恨并不能带来和平,我们双方将来能和平相处才是最重要。"
  傅君瑜叹道:"你们见过师尊,该明白他是怎样的一个人。问题在师尊无法晓得未来统治中土的不是另一个杨广。如最后胜出的不是寇仲而是李唐,那李建成会继承李渊之位。师尊对李建成绝无好感,在这个可能性下,师尊宁愿让突厥人和你们互相残杀,互相牵制。"
  寇仲大惑不解道:"师公既有这样的看法,何不全力助我,反要与我动刀动枪,想取我小命。"
  傅君瑜淡淡道:"少帅误会哩!师尊怎忍心取认大师姐做娘的人的性命呢?从他今晚对你们的态度看,他是生出爱惜之心,要在明晚令少帅你知难而退,放弃与李渊结盟,免致被李渊害死。将来中土若由你寇仲统一天下,将可牵制突厥人,为高丽的统一争取得充裕时间。我原本很担心他今晚会出手取你之命,现在再没有这顾虑,因为他欢喜你们。"
  寇仲道:"我现在立即去找盖苏文算账,取他狗命,让师公安心。"
  傅君瑜不悦道:"若师尊要杀盖苏文,盖苏文焉能活到今天?在无可选择下,盖苏文已成统一高丽的希望。这种事只有一方面心狠手辣,一方面又懂恩威并施的人方办得到,盖苏文正是这样一个人。师尊肯让他随行,对他的声望大有帮助,正隐含支持他之意,你们不可碰他。"
  寇仲失声道:"不可碰他?那他来惹我又如何?"
  傅君瑜冷冷的道:"你自己去想吧!"
  说罢悄然离去,剩下四人呆立桥头,说不出话来。
  除侯希白外,寇仲、徐子陵和跋锋寒接二连三的受到来自各方面的打击和挫折,情绪意志均有点吃不消,生出纵有钢铁般的意志也招架不来的颓丧感觉。
  朝着凌烟阁外门走去,寇仲苦笑道:"今晚肯定睡不着觉,明天会比今天更难捱,过得李渊惩处李世民一关,也过不得师公的一关。"
  侯希白道:"傅大师既无杀你之心,你大可拒绝应战,即使应战,输掉亦没有大问题。"
  跋锋寒摇头道:"你可以作如此想,少帅却绝不可以,因为他输不起。现在长安形势微妙,少帅必须保持不败强势,始可镇着李渊,同时令有心支持李世民者来投。而傅采林今趟不远千里的到中土来,摆明是为高丽扬威,若寇仲变成不敢应战的儒夫,又或是傅采林的手下败将,如何有资格成为”天刀”宋缺的继承人?"
  寇仲虽明知事实如此,听跋锋寒道来,仍禁不住愁上添愁,长叹一口气。
  此时抵达外门,一员将弁迎上来施礼道:"得韦公公吩咐,末将预备好马车,恭送少帅返兴庆宫。"
  寇仲闭上眼睛,仍可认出他是常何,韦公公派出今晚于皇宫当值的将领中最高军阶的人来侍候他们离开,似乎有点不合常理。
  常何见寇仲定睛瞧着他,竟避开寇仲的目光,垂首道:"请少帅登车起驾。"
  他的神态落在徐子陵等人眼中,不觉有何异样。可是曾与他患难与共深悉他为人的寇仲,却感到他是心中有愧。说到底,常何肯定是个有良知的人,若受建成压迫来害他们自含受良心责备。
  心念暗动,趋前两步,低声以丑神医的语调声音道:"常大人,是莫一心,别来无恙。"
  常何闻言色变,往他望来。
  由于常何独自进入门内相迎,与把守外门的禁卫相距数丈,负责守护马车的常何亲随离他们更远,所以不愁唐军方面有人能听到他们的说话。
  寇仲道:"常兄可通知刘政会大人,说莫一心回来啦!"
  常何面色再变,忽晴忽暗,倏又垂下头去,却不敢答他半句话。
  寇仲不忍心迫他,哈哈笑道:"韦公公其周到……"
  常何忘形地急道:"不要登车!"
  寇仲连忙改口,接下去道:"不过我们想漫步夜长安,不用劳烦常大人。"
  常何装出错愕神色,道:"这个嘛,这个嘛,悉随少帅心意,不过请容末将引路,免致遇上巡军时有不必要的误会。"
  又低声道:"不要回宫!天亮便没事!"
  寇仲心中宽慰,常何确是义薄云天之辈,不枉自己与他一场兄弟,亦可看出他内心不愿被建成利用来暗算他们,因常何成为统领后,该只服从李渊的命令。由此可以推知,这只是建成、元吉的阴谋诡计,与李渊无关。
  徐子陵对两人的对答听得一清二楚,心中浮起一个念头,建成、元吉既胆大至敢暗布陷阱杀他们,当然不肯放过李世民,插入道:"我们想到宏义宫与秦王打个招呼,有劳常将军安排。"
  常何现出震动神色,欲言又止,最后才装作为难的道:"宏义宫在城外西面十里许处,少帅可否待至明天,让小将有时间作妥当安排。"
  寇仲此时肯定护送马车的随行禁卫里,有建成、元吉的人在。故常何装模作样,说话给那些人听,好向建成等作间接交待。而常何之所以会露出震骇神色,是看穿他们与李世民的关系,更从他的提示推想到李世民正陷身危险中,因而提供保护。
  常何忽然现出坚定神色,先向他打个眼色,然后道:"少帅有命,末将岂敢不从,共不过牵涉到城门开放,小将必须上报韦公公。且由于路途遥远,颇为不便,少帅请先行登车。"
  寇仲与他合作惯了,微笑道:"入乡随俗,当然一切都要依足规矩办事。但坦白说,我很不惯坐马车,总觉气闷,怎比得上放骑骋驰痛快。不若让我们在这裹等候常大人的消息。"
  常何领命而去后,跋锋寒沉声道:"你这样会否害了常何?"
  寇仲道:"放心吧!可达志方面当不会在今时今日泄漏我乃莫一心的事,使李建成晓得突厥方面曾瞒骗他。既没有这条线索,常何又是李建成扶持下坐上统领位置者,故今晚诡计不成,李建成只会怨老天爷不合作,不会降罪常何。"
  侯希白道:"子陵的脑筋转得真快,如今的秦王,肯定是建成、元吉除我们外另一攻击目标,真狠!"
  寇仲喜道:"如此看来,李渊该是对应如何处置李世民仍犹豫不决,否则李建成岂会冒着李渊重责铤而走险?"
  跋锋寒摇头道:"只要布局成杀我们者是突厥人,李渊便拿建成、元吉没法。至于对付李世民,以杨虚彦的刺客经验和融合《御尽万法根源智经》与《不死印法》的身手,攻其不备下,非是没有成功机会。"
  寇仲叹道:"这小子确是第一流的混蛋,唉!希望能及时赶到宏义宫,今晚果然没觉好睡,他娘的!"
  众人再苦候近一刻钟,常何终于回来,使手下牵来四匹骏马,欣然道:"禀上少帅,一切如少帅所示,请上马!"
  驰出皇城后,在常何与十多名禁卫簇拥下,四人转右朝金光门驰去,蹄声打破黑夜的宁静,更鼓声从远处传来,提醒他们此刻正值三更时份。
  越过跨过河渠的长桥,抵达金光门外,金光门的吊桥早已放下,除守门的百名唐军,尚有一支近八十人的骑兵队,在门道内外列队恭候,出乎他们料外的大阵仗。
  一名武将策马过来施礼道:"城卫统军刘弘基,参见少帅、徐先生、跋先生和希白公子。"
  寇仲、徐子陵和跋锋寒尚是首次与他碰头,知他和殷开山乃城卫系统的两大指挥将领,是李渊的亲信,不由对他特别留神。
  刘弘基既高且瘦,蓄耆采黑的小胡子,眼神冷冷的,典型职业军人的冷静表情,使人不会怀疑他在接到杀戳敌人的命令时,可毫不犹疑地立即执行,其信念更非可以轻易被动摇的。最特别是浓黑的长眉直伸至两鬓,在鼻梁上印堂处眉头连结起来,更添其悍狠之气。
  侯希白笑道:"又要劳烦刘大将啦!"
  刘弘基淡淡道:"希白公子真客气,职责所在,是弘基份内的事。"
  转向常何道:"皇上有令,少帅交由弘基接待,常大人请立即回宫。"
  常何微一错愕,不敢说话,向寇仲等请罪后掉转马头与亲随回宫去也。
  四人早猜到此事会筋动李渊,如今只是由刘弘基证实无误。由于寇仲要出城往见李世民,此事可大可小,谁敢擅拿主意。即使李渊已睡觉,韦公公也要冒犯天威之险把他吵醒,让他决定。亦有很大可能李渊因心事重重,此刻尚未上龙床就寝。
  现在既得李渊放行出城,显见李渊仍不愿与他们闹翻,因为严格来说,一天两方没正式结盟,少帅军和大唐军仍处于战争状态。李渊如不让寇仲出城,寇仲会疑心被软禁城内,这后果将成灾难性的演变。
  李渊当然会因此事不高兴,却拿寇仲没法。即使他摆明干涉李渊家事,除非李渊放弃结盟,否则亦惟有任他放肆。
  刘弘基道:"少帅请起行!"同时打出手号,在城门候命的骑兵分出三十余人,领先出城。
  寇仲策马来到掉头恭候的刘弘基旁边,微笑道:"刘大将军不用拘礼,我们并骑闲聊两句如何?"
  刘弘基双目射出复杂神色,垂首无奈道:"少帅有命,弘基怎敢不从!"
  在近七十名战士前后簇拥下,四人驰出城门,进入城西原野朝西的官道,清丽的月色盖地铺天的笼罩大地,夜风拂体而至,别有一番滋味。
  寇仲策骑缓行,向刘弘基沉声道:"刘大将军可知我为何没有待至天明的耐性而急于去见秦王?致劳烦刘大将军?"
  前后护卫的骑兵与他们有一段距离,故不虞刘弘基的手下听到他们的对话。
  刘弘基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垂首道:"弘基不敢揣测。"
  寇仲淡淡道:"道理很简单,因为我怕长安骤生急变,关中生灵涂炭,我寇仲若坐视不理,势成历史罪人。"
  刘弘基长躯一震,往他瞧来。
  寇仲知道语出惊人收到预期的效果,迎上他的目光道:"大将军定会以为我危言耸听,语不惊人死不休,事实却是每字每句的出于我肺腑。现今天下形势分明,已成二分之局,而关中能令我寇仲顾忌者,惟只李世民一人而已。我寇仲若只图私利,目下只须坐视不理,唐主明天必褫夺秦王兵权,至乎把他贬谪远方,你我双方结盟将变得毫无意义,因我寇仲绝不会与勾结突厥人的李建成和李元吉合作。突厥人既如李世民已去,我们的盟约功亏一篑,定将大举南下,直扑长安。在长安军心动摇下,大将军是知兵的人,当悉结果如何?还认为我寇仲是危言耸听吗?"
  刘弘基听得面色忽晴忽暗,最后垂首道:"少帅这番话何不直接向皇上提出。"
  寇仲微笑道:"因为我不想命毙长安。"
  刘弘基骇然往他瞧来。
  ---
  猫饼干 扫校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