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 三 章 等待黎明

作者:黄易

在说出"我不想命毙长安"这句话的一刻,寇仲心中涌起万丈豪情,无人可改移的坚强斗志,入长安后种种挫折和失意,一扫而空。
  这句话字字发自真心,若他还不坚强起来,以舍刀忘刀的无畏精神,在劣境中奋斗不懈,后果不堪想像。
  谁够狠谁就能活下去这句跋锋寒的名句,于此时此地更是无可置疑。
  跟在后面的徐子陵、跋锋寒和侯希白默然不语,有会于心。晓得寇仲正向这长安重将展现他慑人的魅力。
  刘弘基呆看着马背上的寇仲,措手不及,无言以对。
  寇仲露齿微笑,回复从容道:"请恕我寇仲交浅言深,假设我们应付得不恰当,中土将大祸临头,此为危急存亡之秋。对我寇仲来说,能否登上帝位实在无关痛痒,最重要是吃尽苦头的老百姓能过和平统一的好日子,在关中我看得上眼的只有一个李世民,所以我绝不容他任人渔肉。烦大将军禀上唐主,我们到宏义宫后再不离开,直至你们皇上撤除一切欲加于秦王身上的惩罚。"
  刘弘基色变道:"少帅!"
  寇仲双目神光剧盛,语气乎静而坚决,淡然道:"我意已决。没有李世民,轨没有甚么劳什子的联盟。没有人比找我清楚塞外联军的可怕。面对如此劲旅,还要日防夜防被无耻之徒在后面暗扯我后腿,任人做这种蠢事肯定没我寇仲的份儿。我何不返回梁都?来个坐山观虎斗,再检便宜收拾残局,怎都胜过像秦王般被鼠辈害死。"
  刘弘基垂下头去,还策骑边沉思,忽然道:"少帅这番话发人深省,不过请恕弘基不能如实禀告皇上,我只会说少帅留在宏义宫开解秦王。唉!事情怎会弄至如此田地。"
  寇仲哈哈笑道:"原来大将军是性情中人,吾道不孤矣!"
  一夹马腹,座骑加速。
  刘弘基像要尽泄心头怨气般一声呼啸,立即全力加速,马蹄踢起扬天尘土,在月夜下朝宏义宫旋风般卷去。
  宏义宫是建于一座小丘上的宫城,规模及得上兴庆宫,外墙却更坚固,每隔五丈设置箭楼,正门向着长安方向,有斜道直抵丘顶上的宫殿群,气势磅礴。
  徐子陵心忖这地方除僻处长安城,远离长安宫城的权力中心外,论地方形势则着实不错,充满原野的清新气息,且有足够的防御力。单凭建成、元吉的兵力,要对付坚守此城的李世民肯定是力有未逮。由此观之,李渊该仍未有置李世民于死地之意。
  际此夜深之时,宏义宫外门城墙仍是灯火通明,人影幢幢,忽然一通鼓响,宫城外门大开,数十骑冲出,领头者赫然是秦叔宝和程咬金,迎上寇仲等人。
  程咬金隔远叱喝道:"原来是少帅大驾光临,老子还以为是那甚么娘的长林军,正要以滚油劲箭侍候。他奶奶的!谁敢来惹我秦王,我程咬金第一个和他拚命,天王老子都没有面子给。"
  秦叔宝与一众玄甲精兵人人神情愤慨,可以想像若来的其是长林军,至或李渊的禁卫,李世民的精兵猛将定是拚死护主,直战至最后一兵一卒,绝不退让。
  寇仲心忖这番话若一字不差传入李渊其内,老朋友程咬金已犯下死罪。朝刘弘基瞧去,见他只露出苦涩无奈的神色,显是对李世民的处境生出同情心。
  要知李世民正直仁爱的形象,早深植于大唐国军民心内,又屡立大功,而于甫返长安的第一天,立即发生掖庭宫火器爆炸事件。时间的巧合,充满以牙还牙的味道,令人可疑。只有李渊不是这么看,还厚彼薄此,自然激起李世民方亲兵爱将的公愤。
  在这一刻,寇仲猛地感到李世民被逐至此,非如先前想像中那么不利。
  两方人马,在门外官道相遇。
  秦叔宝见到刘弘基,冷漠地打个招呼,道:"少帅交由我们接待,请刘统军回城。"
  刘弘基摇头苦笑,向寇仲施礼道:"弘基有机会当再向少帅聆教。"一声告罪,领着手下原路而回。
  寇仲问道:"秦王在那里?"
  秦叔宝叹道:"我从未见过秦王如此沮丧失意,他仍把自己关在书斋内,不肯见任何人,你们可能会例外。"
  程咬金怒火僚天的道:"照我的意思目前最好的办法是反出关中,横竖洛阳仍在我们手上,又有你们支持,就看谁的拳头够硬。"
  寇仲苦笑道:"意气用事本身就不是办法,当然更非最好的办法,程老哥你仍是这副脾性。"
  转向徐子陵三人道:"我想一个人独自去见秦王,说几句交心话儿。"
  李靖在门外报上道:"少帅求见!"
  好半晌后,紧闭的门张开,露出李世民苍白木然的面孔,目光落到李靖旁的寇仲处,先示意李靖离开,然后默默回到斋内去。
  寇仲明白他的心情,紧随在他身后,顺手关门。
  李世民的声音传入他耳内道:"子陵呢?"
  寇仲转身倚门而立,瞧着以背向他木立斋内的李世民道:"他在外面,因我想单独和秦王谈话。"
  李世民转过身来,心疲力倦的道:"坐下说。"
  寇仲到一旁坐下。
  李世民仍呆立书斋中心,仰天叹一口气道:"或因是我一生人太顺利吧!特别受不起挫折和打击,现在我有失去一切的感觉!"
  寇仲耸肩轻松的道:"你没有失去一切,只是失去对令尊最后的幻想和希望,从这角度去看应是好事。因为再不用我们鼓励你,你也该知只有坚持和奋斗下去。"
  李世民隔几在他身旁颓然坐下,默默无言。
  寇仲淡淡道:"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吗?"
  李世民皱眉道:"你指的是……"
  寇仲笑道:"哈!竟当我的金石良言是耳边风?你当日对我们发动兵变之事犹豫不决时,我不是说过你返回长安后,形势会迫得你没有选择余地吗?只是连我都没想过一切会在第一天发生。你的王兄王弟摆明要把你赶尽杀绝,故而计划周详。令尊亦以去你而后快,只是一直苦无借口,现在机会来临!所以你才会闷在这里自怨自艾。"
  李世民摇头道:"我没有自怨自艾,只是感到难以接受。"
  寇仲道:"换过是我或子陵,肯定没有接受不接受的问题。现实就是如此残酷,谁够狠谁就能活下去。"
  李世民苦笑道:"你骂够了吗?"
  寇仲叹道:"差不多哩!"
  李世民往他瞧来,沉声道:"你们在这时候毫不避嫌的来见我,不怕令人起疑?"
  寇仲道:"这叫随机应变,又是改变策略。不瞒你老哥,你被逐于此,我们也不好过。
  幸好现在想通一切,索性向令尊摆明我们之所以肯和他结盟,全看在妃暄和你份上。他若敢降罪于你,我们就拉大队走人。他奶奶的!令尊当我寇仲是甚么脚色?惹怒我包他吃不完兜着走。"
  李世民呆想片刻,沉声道:"我的心很乱,你有甚么新的计策?"
  寇仲露出充满自信的笑容,道:"建成、元吉这一毒招是弄巧反拙,明眼人均瞧出你是遭他们陷害的。而令尊不公平的处理手法,更惹起公愤,只是敢怒不敢言。像适才领我来的刘弘基便是其中之一,由此推知,怀此心态者大不乏人。所以我索性赌他娘的一铺,向整个长安以行动表明我们的盟约系于你老哥身上,这叫置诸死地而后生。"
  李世民双目神光渐复,道:"若父皇没法下台阶,把心一横,我们定无侥幸。"
  寇仲微笑道:"没有寇仲还有个宋缺,可是大唐国肯定四分五裂,在关外忠于你的手下势将一窝蜂的投向梁都,巴蜀更不用说。在这样的情况下,没有李世民的大唐能同时顶得住阵容鼎盛的塞外联军和矢志复仇的少帅雄师吗?"
  李世民双目闪闪生辉,回复生机,凝望寇仲好半晌后,道:"那父皇岂非更害怕我谋夺太子之位?"
  寇仲点头道:"说得好!事实上经此事后,你与令尊再无转圜余地,只看谁先被放倒,形势更趋微妙。我们肯定正处于下风劣势,稍后我会将最新情况、好消息或坏消息一一向你老哥汇报。现在我只想问你一句话,你现在能否视长安为战场?"
  李世民愕然道:"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寇仲叹道:"若你肯把长安视为战场,将可把战场上那成则为王,败则为寇那一套,照本宣科的搬过来,明白吗?"
  李世民先呆看着他,好一会后嘴角逸出笑意,逐渐扩大,点头哑然失笑道:"对!骂得对!我之所以因父皇待我不仁而心痛欲绝、失去斗志,皆因并不视长安为战场。
  在战场上,岂会因受挫于敌而颓唐不振?战争是不择手段的,重要的是最后的胜利,世民受教哩!"
  寇仲离开时,清楚晓得李世民终于对李渊死心。
  寇仲来到徐子陵身旁,与他并立平台,倚栏遥望远方宏伟的长安城。
  徐子陵瞥他一眼,淡淡道:"秦王肯听你的劝告吗?"
  寇仲低声道:"我骂了他一个狗血淋头,他奶奶的,直至今夜他才肯抛开对李渊的幻想,脚踏实地的去做人,为妻儿手下耆想。老跋和小侯呢?"
  徐子陵道:"他们去争取休息时间,因怕明天有恶战。"
  寇仲皱眉道:"你好像也没瞌过眼,为何不上床睡觉?"
  徐子陵道:"我在等你,唉!累得你陷入这种九死一生的劣局,我的心很不安乐。"
  寇仲哈哈一笑,搂着他肩头,道:"一世人两兄弟,说这些话来干甚么?坦白告诉你,我们绝不会输的,我还认为形势愈来愈有利,愈来愈清楚分明。我们是别无选择,李渊也别无选择,最后只有退让。他娘的!我现在最想先宰的人是香小子。"
  徐子陵道:"我刚才望着长安,忽然想起一事,就是要小心对方用毒。昨天我在长安城东市门外遇伏,射来钢针上淬的毒非常霸道,令我差点不能消受。可知对方有用毒高手,而此人大有可能是烈瑕那小贼。"
  寇仲点头道:"大明尊教除《御尽万法根源智经》外可能还有本《毒经》,所以人人擅于用毒,烈小子的心那么毒,用起毒来当然更胜其他人。"
  徐子陵道:"我很少想到杀人,但烈瑕却是例外,我可以放过任何人,却不可以放过他。"
  寇仲明白他的感受,烈瑕杀宋金刚,令徐子陵无法释怀,种下解不开的深仇。道:"勿要尽想这些令人不快的事,改为我们光明的将来动脑筋。我们在这里,可是玄恕和三十名飞云卫却在李渊手上,变成谁都奈何不了谁的僵持局面。我刚才来时边行边想,假若李渊任我们在这里发呆,我们该怎办好。"
  徐子陵道:"难道你没想到办法吗?"
  寇仲笑嘻嘻道:"笨办法倒有一个,我们就呆他娘的一天,待到晚上从宝库潜回城内,着玄恕和雷九哥等从秘道离开,我和你、老跋、侯小子四人蒙头蒙面的从秘道潜入皇宫,宰掉香小子,来个他奶奶的下马威。哈!够痛快吗?"
  徐子陵道:"那岂非要和李渊决裂,世民兄的妻儿亲眷全留在掖庭宫,肯定会遭殃。"
  寇仲道:"所以我才说这是只逞匹夫之勇的笨办法,较高明是暂时放过香小子,只着一众人等开溜了事。"
  徐子陵摇头道:"这样只会坏事,因为李世民我们不但事事投鼠忌器,还失去击退突厥人的机会,最称心的人是颉利,因为我们只余杀出关中一途。"
  寇仲叹道:"想起杀香小子我便手痒,若非快要天亮,我便和你立即赶回长安行事。"
  徐子陵道:"小不忍则乱大谋,照我看李渊面对来自佛道两门和你少帅的双重压力,只好暂忍这口鸟气,不会愚顽至任我们在这里呆上一整天的。"
  寇仲苦笑道:"我也希望你的预感灵光,那我们现在该否回去睡觉?"
  徐子陵淡淡道:"我想在这里看日出,你先睡吧!"
  寇仲放开搂着他的手,细审他的神色。
  徐子陵皱眉道:"有甚么好看的?"
  寇仲抓头道:"真奇怪!师仙子的离开似乎对你影响不大,你现在的样儿似甜蜜至可滴出蜜糖来,究竟是甚么一回事?快从实招来。"
  徐子陵叹道:"你这小子,总要知道别人的私隐。说给你听又如何?青璇已答应委身下嫁我徐子陵为妻。"
  寇仲一声欢呼,弹上半空连翻三个觔斗,落回徐子陵旁,大笑道:"这是我今趟回长安后唯一的好消息。我明白哩!妃暄是要成全你们,也同时成全自己,无牵无挂的回静斋去哩!"
  徐子陵不敢肯定师妃暄是否再无牵挂,至少自己便永没法忘掉与她的精神爱恋。
  但事情发展至如今的地步,他能做的只是不辜负她的美意,全心全意的去爱石青璇,令石青璇得到女儿家最大的幸福。
  寇仲兴奋过后,颓然道:"我忽然睡意全消,可否留在这里和你一起等待黎明,希望明天运道好上些儿。"
  徐子陵目光越过长安城,落在其后方东边天际,道:"不用等,天开始亮哩!唉!你是否想起尚秀芳。"
  寇仲道:"我的心事怎瞒得过你,这方面你比我本事,可否指点一二?"
  徐子陵淡淡道:"在玉致来前,千万不要和尚秀芳共渡春宵。待玉致来后,再把整件事和盘奉上,尽告致致。"
  寇仲失声道:"甚么?我刚兴致致修好,便这么伤害她,试问我于心何忍?"
  徐子陵道:"她或者会明白的,只要得她同意,答应她只风流一晚,下不为例,你不是可心安理得的了结你的风流孽账吗?唉!早知如此,何必当初?我早警告过你,不过我真的没有怪你,男女间的事实非人力所能控制。"
  寇仲呆望东方,说不出话来。
  徐子陵采手搭上他宽肩,微笑道:"天真的亮哩!想不通的事,就由老天爷安排,希望我们的运道非是至此而绝,除此外我们还能干甚么呢?"
  寇仲双目随天色亮起来,猛一点头,道:"说得对!我要向致致作个诚实的乖孩子,全看她旨意办事。天亮哩!睡觉去吧!"
  ---
  猫饼干 扫校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