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 六 章 绝处逢生

作者:黄易

寇仲感到石桌、桌上的香炉,从炉内袅袅升起的沉香烟,至乎整座石亭,就在傅釆林出剑的一刻全消失掉。它们当然不会真的消失,皆因他的精神感觉全集中到傅采林的奕剑上,不以目视,只以神遇,故变成其他一切再不存在。最微妙是他竟然循傅采林剑势的移动,"间接地"把两人间客观真实的事物,于他与天地结合后的心内重新"描绘"出来,重得回石桌、香炉和石亭。
  他终于晋入精妙如神的入微境界,这一切并非侥幸得来,天下间,他寇仲是唯一与三大宗师全动过手的人,可以说是给迫出来的。
  井中月在鞘内找出一寸,发出龙吟虎啸般的刀鸣清音,似若来自十八层地狱的魔咒,又若九天云外传来的天籁,刀体泛起的黄芒,则如今夜没有露面的明月忽然从其内升上虚空。
  奕剑泛起青湛湛的异芒,画过超乎人间美态,具乎天地至理的动人线条,绕过香炉,又贴着炉侧往他击至,炉内升起的沉香烟像铁遇磁石般被吸引,改成水流般窜往奕剑的锋尖,刹那间累凝而成一球烟雾,剑锋化为一点青光,似若云霞缭绕里的不灭星光,流星般往他双目间的位置奔来。此点星光有书勾魂摄魄的魔力,只要他道心稍有空隙破绽,必为其镇压魂魄,被其所乘,美至极点,可怕至极点。
  他终于面对着天下无双的奕剑之术,剑法至此,确臻达登掌造极的化境。
  傅采林的奕剑术是感性的,其精微处在于他把全心全灵的感觉与剑结合,外在的感觉是虚,心灵的感觉是实。如不明白傅釆林的境界,寇仲根本没有坐在这里与他刀剑对奕的资格。
  "呛"!
  井中月出鞘,刀锋昼出一个完美的小圆圈,充满着秘不可测却合乎天地理数的味儿,一股螺旋劲在圆圈内开天辟地的诞生。
  星点消去,沉香烟球仍似锾实快的往他飘来,但恰好被螺旋劲破散。
  寇仲虎躯剧震,上身摇晃。
  倏地桌子上方现出漫空星点,每一点都似乎在向他攻来,又每一点都像、水恒不动,有如天上的星空,在变化周移中自具恒常不变的味道,寇仲立知自己落在下风。
  他这才横刀前方,攻守兼备,天人合一,即以傅釆林之能,亦难寻其空隙破绽,更难发挥以人奕剑,以剑奕敌的仙法,故借助沉香烟气,来一招投石问路,寇仲虽化解得漂亮,但已从无迹变为有迹,被傅采林以剑法牵制。
  寇仲再掌握不到傅釆林的奕剑,忙收摄心神,达到井中月的至境,视眼前点点剑锋凝起的精光如无物,心知止而神欲行,刀鞘横扫。
  刀鞘到处,精光应而消去,香炉重新出现眼前,沉香烟仍从炉内轻逸的飘起。
  寇仲在气机感应下,刀鞘回收,井中月往炉底挑去,如给他挑中,炉子夹着香烬烟火往傅采林洒去,以傅釆林之能,也说不定会名副其实的给闹个灰头土面。
  傅釆林唇角逸出一丝笑意,奕剑一摆,似攻似守,可是隔桌的寇仲却清楚感到在他挑中香炉的一刻,对方的剑必可后发先至的命中他的手腕,那种感觉怎样也没法以常理去解释。
  寇仲心叫不妙,始知对方先前的一招实为奕剑术式的不攻,旨在诱使他主动攻击,而现在已为傅采林的宝剑所奕,不但从主动变成被动,连感觉也为其所制,若不能扳回劣势,数招内即要落败身亡。
  侯希白颓然道:"这是没有可能的。"
  包括出城秘道在内,四条秘道全被降下的巨石封闭,整座宝库被密封起来,没有任何出路。
  石桌的机括失去效用,连本来用作装载邪帝舍利的地穴也不能复原关闭。
  跋锋寒试着可否再掀起桌子,又试图把桌子往下按,可惜都没有出现奇迹。
  徐子陵安坐不动,忽然微笑道:"我和寇仲试过陷身库内陷阱,寇仲说鲁大师在机关书内写下为不损天德,须在绝处予人一线生机,所以必有破解之法,只是我们仍未找到而已!"
  麻常生出希望,却苦恼道:"若解法不在此桌,该在那里?"
  跋锋寒点头道:"除非杨素欲把此库变成他密封的坟墓,否则全部封闭实不合情理。杨素请鲁妙子设计此库的原因,是要谋杨坚的天下,而非自掘坟墓。"
  麻常道:"让我作个假设,如杨素从宝库发动兵变,接战失利,被迫逃回宝库,由于有追兵在后,不得不封闭宝库,那会是怎样一番情况?"
  侯希白叹道:"当然像我们现在般,只要能出去,肯付出任何代价。"
  跋锋寒拍腿道:"此正为封闭宝库的用意,如杨坚要杀杨素,杨素有两个选择,一是悄悄从秘道离开长安,以后隐姓埋名;一是发兵叛变,战若失利,咦!有些儿不妥当,伤兵残将能逃命已是不幸中的万幸,那有还击的力量?"
  徐子陵道:"西奇园的井底秘道是宝库未开放前的唯一入口,入库后可开启城内和城外的三条秘道,让杨素的人可经由三条秘道从城内或城外进入,集中于宝库内,然后杨素关闭通道出口,待将士装配休整完成,再开辟最后一条秘道,此为破釜沉舟的策略,令手下将士为他拚死效命。"
  跋锋寒精神大振道:"此条秘道必直指太极宫的心脏,是擒贼先擒王的道理。"
  侯希白苦笑道:"开放的机关在那里呢?"
  徐子陵目光落到本藏邪帝舍利的地洞处,其他三人不由自主循他目光瞧去。
  侯希白首先弹起,扑到地洞旁,嚷道:"子陵快来主持大局。"
  徐子陵移到地洞旁,单膝卜跪,采手按往洞底,好半晌后大喜道:"果如所料!"一运功按卜去,扎扎声中机括发动,水流冲击的声音立时应手响起。
  跋锋寒等无不紧张至透不过气来,生死成败,将由此决定。
  徐子陵刚站直身体,隆隆声在放置箭矢的库内传出。
  四人不约而同抢入该库内,一道石门出现于东壁壁间,露出一条黑沉沉的地道。
  侯希白大喜狂呼道:"这叫天无绝人之路,我们有救哩!"
  在决战的过程中,必须没有胜败之心,否则落于下乘。
  寇仲终深切体会到宋缺这番金石良言的含意。他正因希望能把傅采林迫离坐处,故生出胜败之心,被傅采林看破下着,比如在对奕的过程中,对手瞧穿瞧透自己的棋路,就此后发制人,步步抢先,势将迫得他寇仲陷人死局,直至输掉整盘棋,输掉他的小命。
  更令他骇然的是傅釆林奕剑发出的剑气,把他的井中月锁紧,如他保持原式不变,当刀锋挑中香炉时,奕剑刚好刺中他手腕。他唯一应变之法,是准确捉摸依循现时情况傅采林奕剑的攻击点,设法追傅采林跟他作剑刀相对的硬拚一招,藉以挽回颓势。如他撤刀回收,由攻变守,傅采林将剑势暴涨,在气机牵引下逢隙必入的攻来,除非寇仲肯离椅远遁,否则在桌面这窄小的范围内,寇仲绝挨不了多久。
  而老天爷可怜,清楚奕剑术是甚么一回事的寇仲比任何人除徐子陵外,更心知肚明以此唯一解法去迫傅采林硬拚,恰好陷入被傅釆林宝剑所奕的死胡同,完全落在傅釆林算中,不需丰富的想像力,亦知傅釆林不会错失此一良机,以奕剑之术主导桌上的决战,直至他落败。
  傅釆林晓得寇仲的后着,寇仲却完全没法掌握对方的剑招变化。胜败之数不容有失,博采林可非一般高手,而是宁道奇般的宗师级高手,他须寸土必争,否则必饮恨告终。
  寇仲心念电转,哈哈一笑,井中月离手螺旋激射,刺往香炉。
  失去井中月,他还有井中月的剑鞘,而傅采林必须挑飞井中月,如让一点香灰溅到他身上,以他的身份地位,将难有面目继续比拚下去。
  寇仲差点生出胜券在握的胜败之心,因为他自问已可预计到傅采林的下一步棋。幸好受过教训,心神反比任何时刻更澄明清切,天地人三者浑然无彼我之分。
  左手刀鞘往前点出,右手收往胸前。
  跋锋寒高举燃亮的火昭子,映照善广阔达十丈的地下室,徐子陵、侯希白、麻常三人立在他身后,在四人前方是一道达二十级往上延伸的长阶,右方是另一条秘道的深黑入口。
  麻常道:"照距离约略计算,石阶上方的出口肯定在皇宫的范围内。"
  侯希白皱眉道:"照石阶的宽度,出口至少一丈见方,若出口确在太极宫内上,这么把盖子打开,不惊动宫内的禁卫术才奇怪。"
  徐子陵道:"这方面我并不担心,鲁大师的设计必然非常巧妙,不易被人看破。看!近更处不是有个启门的把手吗?"
  跋锋寒同意道:"子陵的看法不会差到那里去,但左方那条秘道通往何处呢?"
  侯希白擦亮火昭,笑道:"我也好奇得要命,待我去寻幽探胜吧!"
  麻常欣然道:"我陪公子去采路如何?"
  跋锋寒道:"小心点,不要触动任何机关,我们弄清楚这可能关系到明天成败的出口后,再来会你们。"
  侯希白和麻常兴高釆烈的去了。
  徐子陵和跋锋寒拾级而上,直至尽处,后者轻敲出口的石板,咋舌道:"至少有一尺厚,杨公宝库确是名不虚传,不但鬼斧神工,更是玄机处处。"
  徐子陵握上机括的铜制把手,深吸一口气道:"事实上我们正冒着极大的风险,鲁大师设计宝库是针对三十多年前的情况,太极宫又曾经多番改建,希白的担心不是全无根据的。"
  跋锋寒叹道:"事情发展得太快,今夜至明天充满不测的变数,很多地方我们均无暇细想,如非寇仲发现林士宏现身城内,我们仍没想过尹府会是个能致命的陷阱险地。所以这个险不能不冒,只有借助这新发现的秘道,我们始有奇袭李渊的机会。"
  徐子陵道:"我们确是粗心大意,唉!我忽然又想到另一个致败的破绽,唉!怎办好呢?"
  跋锋寒感到整条背脊凉飕飕的,倒抽一口寒气,道:"我在听着!"
  徐子陵苦笑道:"就是黄河帮与我们的关系。"
  跋锋寒摇头道:"我仍未明白。"
  徐子陵道:"当日泄漏风声,我匆匆赶往洛阳见李世民,岂知黄河帮的老大陶光祖刚与香贵的好豪赌一场,仓卒下寇仲只好说动雷大哥代我应战,把上林苑赢回来。香玉山是晓得我们和雷大哥关系的人,这几天黄河帮在长安活动频繁,以香玉山的狡猾多智,不起疑才怪。只要他们抓着一个黄河帮的头目,凭尹祖文的七针制神,定可把我们三千精锐秘密潜入长安的事铐问出来。"
  跋锋寒色变道:"难怪李渊忽然变卦,一心干掉我们。"
  徐子陵道:"幸好我们的三千劲旅入长安是这两天的事,对方尚未准备就绪,更怕打草惊蛇,给我们溜掉,所以仍没动手,若我们不能扭转这局面,明天之战绝不乐观。"
  跋锋寒的目光落到徐子陵握着的手把上,沉声道:"所以这个险更是非冒不可,拉动机括吧!"
  徐子陵暗运一口气,提聚功力,缓缓拉动铜把。
  "扎扎"机括发动的声音立时响起,接善石盖往一边移开,露出美丽的星夜,石与石间更发出"吱吱"磨擦的吵耳声,把地道的宁静破坏无遗。
  两人给吓得脑袋一片空白,出口既在空旷没遮没掩之处,声音速传,不把附近的禁卫惊动才怪。
  他们尚未有机会说话,只是头皮发麻之际,叱喝和兵刀风声从出口外四方八面传来,徐子陵和跋锋寒能想到的是"完蛋大吉"四个字。
  傅釆林历角逸出另一丝笑意,就在脱手而出的井中月射上香炉的一刻,他手上青芒闪动,奕剑同时点中香炉,没有半分误差。
  井中月碰触香炉,却没有发出应有的劲响,香炉更纹风不动。
  寇仲那想得到傅釆林有此应变奇招,竟凭其绝世功力,以隔山打牛的方法,化去井中月的螺旋劲,心叫不妙时,井中月以同样速度,向寇仲倒撞过来。
  奕剑破掉寇仲的怪招后,昼出一道美丽的弧线,先往寇仲左侧弯出,再弯回来,但进击的位置乃寇仲左方的空处,照道理不能对寇仲做成任何威胁。
  寇仲却是有苦自己知,只有他身在局内,始感受到奕剑的玄虚。
  由于他坐在石桡上,要避过反撞回来的井中月,惟有侧身躲闪,可是奕剑生出强大的吸摄力,且随着剑势弯来不住增强,加重压力,带得他左手前挑的刀鞘不但失去准头,且是如铁遇磁地被奕剑牵引得往左扯去,使他不得不全力应付,那就再无余力闪躲自己的宝贝井中月。如此剑法,确是骇人听闻。
  在这决定成败,生死悬于一线的危机关头,寇仲左手生变为死,右手死变为生,突然左手紧握本是贯满真劲的刀鞘竟似鸟脱囚笼般骤感一松,再不受奕剑牵引,证明寇仲猜想得没错,傅采林是以力引力,以剑气牵引他的鞘劲。
  "波"的一声,井中月被他握回手内,扭身扫劈,刀鞘同时回收。傅采林露出讶异神色,奕剑像在空中狂草疾书级画出无数深具某种难言美态的线条,瞧得寇仲眼花缭乱,无从入手,不知该选劈何处,倏忽间对方又把制动权操诸手上。
  寇仲的刀再劈不下去,左手刀鞘挑出,护身真气化为气墙,隔桌追去,只要掀翻香炉,亦算小有所成,最理想当然是香炉应劲往傅采林撞去。井中月反手搁到肩膊-动作行云流水,生出连绵不断的持续感觉。
  两人交战直至此刻,井中月和奕剑仍未有半记碰击,但其中的凶险变化,却非任何笔墨可以形容。
  傅釆林一阵长笑,奕剑在桌面炉子上方画出一个圆圈,其中心恰是寇仲挑击之处,寇仲的气墙如水遇干棉地被吸啜得一滴不剩,不能形成任何威胁,这一招更使不下去。
  以人奕剑,以剑奕敌,傅采林仍是着着领先,牵善寇仲的鼻子走,若如此发展下去,到寇仲技穷之时,肯定命绝于此。
  寇仲却是夷然不惧,哈哈一笑,洒脱地把刀鞘往后抛掉,右手井中月使出绝招方圆,先劈后刺,笔直射向傅采林无形却有实的剑圈。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