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 八 章 时来迟到

作者:黄易

子时五刻,掖庭宫,密议室。
  寇仲、徐子陵、李世民、跋锋寒、侯希白、尉迟敬德、长孙无忌、杜如晦、房玄龄、秦叔宝、段志玄、王玄恕等围桌而坐,商研大计。
  定仲放下已逐字逐句向众人读出来的常何密函后,总结道:"常何送来的消息,证明我们所料无误,建成、元吉定下于玄武门伏袭我们的全盘计划,不过却没有提及突厥人,可见建成于此事上仍瞒着常何。"
  李世民道:"从常何处我们大致上掌握了敌人的作战计划,使我们得以从容布置,我们明天不但要打三场漂亮的胜仗,更要尽量不扰及平民百姓,以免惹起慌乱,所以事后的安顿,同样重要。"
  杜如晦干咳一声道:"防人之心不可无,虽说常何与少帅交情深厚,本身是明白事理的人,可是常何一直是太子的人,更忠于皇上,人心难测,若他明则投诚我方,暗里仍为太子劾忠,那么这封密函,便是个陷阱。"
  房玄龄接着道:"如晦的话不无道理,因把密函交到少帅手上的人是箫让,更教人起疑。萧让一向属李孝恭的系统,虽与常何有交情,但这等背叛太子,背叛皇上的大事,常何理该不敢向他泄漏。"
  李世民微笑道:"两位卿家不用担心肃让,他之所以有今天,全赖淮安王叔保荐于父皇,王叔更向我保证过他可以信任,不过我们确应有防人之心。"
  段志玄道:"常何虽是今夜玄武门当值的指挥官,不过他之下尚有敬君弘和吕世衡两位副统领,全是对皇上忠心耿耿的人,事发时未必肯站在我们的一方。"
  寇仲哈哈一笑道:"首先我敢保证常何不会有问题,当年我扮丑神医为张婊妤治病,与他一起领教过建成的卸责与无义,故今天他于此形势下仍忠于建成,就是大蠢蛋。何况即使他仍摇摆不定,只要兵符敕书驾到,也会知所选择。至于他手下将士更不足虑,兵符在握,谁敢不乖乖的听命行事。"
  跋锋寒笑道:"终于到题哩!成败关键,就看我们能否控制皇上,控制皇宫皇城,那时玄武门常何的禁军,刘弘基的城守军,全落人我们的手上,其他再不足虑。"
  寇仲一拍身旁徐子陵肩头,叹道:"得杨公宝库者,可得天下!想不到我们兜兜转转,最后仍是回到杨公宝库这条老路上。"
  又向李世民欣然道:"现在我们把宝库送给你,所以天下就是你的。哈!"
  众人一阵哄笑,气氛登时轻松起来,不若先前的紧张,回复寇仲等一向谈笑用兵、临危从容的作风。
  寇仲微笑道一明天的事,对我来说,只是牵涉到生死的一场棋奕游戏,凭着杨公宝库,我们展开以人奕剑,以剑奕敌之术,先发制人,掌握时机,敌人将被我们牵着鼻子走。而尚有一件重要的事我仍未有告诉请位大哥,在我见师公前李孝恭曾私下与我说话,劝我立即离城,我坚持反对并痛
  陈利害,看来他已被我打动。小弟当然不敢向他泄漏秘密,可是在形势发展至某一情况,我包保他会投向我们的一方。"
  众人一阵哄动,精神大振。李孝恭乃李渊近身御卫之首,有他投诚,等若已成功控制皇宫。
  李世民大喜道:"少帅能说服刘弘基,当然能打动河间王。"
  侯希白叹道:"此为我们少帅寇仲不战而屈人之兵的魅力。"
  寇仲笑骂道:"不用希白你这小子来拍我的马屁。"
  李世民道:"明天我们能否成功,在于我们可否营造出一种形势,令人别无选择,只好投向我方,所以我想把攻击尹府之举排到最后,当对付少帅和宋家联军的禁卫军受到控制后,即改以城卫军把尹府重重包围,而麻常所率的三千精锐则于掖庭宫聚集,让我们可以优势兵力,一举击垮长林军和突厥人。"
  寇仲点头道:"秦王之言甚是,所谓别无选择,是要令所有人晓得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靠向秦王你老人家。要做到此点,必须对建成、元吉格杀勿论,令皇上也只余一个选择。"
  徐子陵道:"打击面意小,战场的范围愈受局限,伤亡愈少,惹起动乱的可能性愈低;我们亦愈能保持元气,以应付南下的塞外联军。"
  房玄龄道:"微臣和如晦可先起草诸式御旨檄文,届时只要皇上盖玺签押,大事可成。"
  此时庞玉和李靖联袂而至,报告最新的情况。
  庞王道:"臣与刘弘基取得联系,他答应不论宫内发生任何情况,均按兵不动。他另外派出侦骑,秘密监视林士宏部队的动向,等待秦王进一步的命令。"
  跋锋寒欣然道:"此为天大喜讯。"
  李靖道:"麻常的部队分散往城内十二处据点,静候攻打尹府的最佳时机。"
  李世民向庞玉道:"敌人方面有甚么异动?"
  庞玉道:"情况正常,只是在人黑后程莫于皇城西北卫所结集一支约六千人的禁卫军,该是用来对付麻常部队的禁军。至于束宫太子方面,长林军仍如前集结于长林门,太子的将领先后悄悄进人东宫,为明天作准备。"
  跋锋寒道:"有否毕玄的消息?"
  庞玉摇头道:"突厥人仍是行综未明,他们最有可能藏身之处,应是元吉西内克的齐王府。"
  李世民道:"现在是甚么时候?"
  长孙无忌道:"子时七刻。"
  李世民道:"我们尚有半个时辰作准备,大家好好休息,我们从秘道人宫后,这里交由李大将军主持大局,事成之后,我李世民必论功行赏。"
  众人轰然应哈,叫得最大声的是寇仲。
  李世民打出手势,众将起立离开,只余下寇仲、跋锋寒、徐子陵、侯希白、王玄恕、尉迟敬德、长孙无忌和李世民。
  跋锋寒仍在瞧着寇仲,哑然笑道:"秦王的论功行赏令你那么兴奋吗?是否要秦王赐个官儿你尝尝当官的滋味?"
  寇仲笑道:"正是如此,但秦王若肯赐我告老归田,小弟更是于愿足矣。"
  李世民欣然道:"你给我打退塞外联军,其他一切好商量。"
  众人大笑,气氛轻松,若有旁人在,作梦都想不到他们待会要去出生人死,好完成一统天下的大计。
  侯希白道:"我们现在是否回房打坐休息,好养精蓄锐。"
  李世民微笑道:"要休息,待到御书房休息吧!父皇集结禁卫以应付麻常的人马,对我们有百利而无一害,因维持宫城与皇城的外围防御,不能少于二千人,所以现时皇宫的守卫将大幅削减,有利我们的行动。尹府的出口已被封闭,现在我们立即潜人皇宫,在御书房好好布置后,希白可安寝无忧
  的直至父皇驾临。"
  寇仲哈哈笑道:"到时我会弄醒他的。"
  瞧着分隔两条秘道的活壁,寇仲叹为观止的道:"我一直没法想通如何可利用杨公宝库谋反,因为即使能从城外运进大批兵员,又在兵力上占有绝对优势,但要攻破皇宫仍是难比登天,何况杨素没可能在兵力上胜过杨坚。现在当然清楚明白,皆因宝库可直入皇宫,最妙是杨坚像世民尊翁般以为遣
  娱乐秘道只能从内开放,所以每晚均可安寝无忧。"
  李世民道:"文帝生性多疑,不肯信人,出人白王宫的这条秘道就是在此心态下筑建的,杨广当是知情者,故与杨素合谋把此道与宝库接通,若对付杨勇之计不成,便起兵作反。唉!现在颇有点历史重演的味儿,只不过当年杨广没付该实行而已!"
  在火光映照下,李世民脸上露出沉痛的神情,显是因想到自己取代杨广的位置,牵动要对付父兄的矛盾心情,暗自欧戏!
  侯希白摇头道:"这并非历史重演,而是杨广种恶因得善果。秦王为的非是本身荣辱,而是救万民于水保火热中。"
  寇仲为冲淡李世民的愁怀,笑道:"成大事者岂区小节,为保命而奋斗更是天公地道。
  哈-让我这机关圣手负责开闩放壁。"
  尉迟敬德和长孙无忌闻言抢前,分别拉开左右把活壁锁死的重钢门闩。
  寇仲双掌按上活壁,缓缓把活壁推开,露出尺许空隙时,徐子陵忽然虎躯轻颤,低呼道:"不好!有人来!"
  寇仲亦听到从皇宫那边传来微仅可闻的异响,心中想到尹府被封闭的出口,心叫不好时,徐子陵闪身而出,迅如鬼魅般往尹府出口掠去。
  寇仲接菁抢出-低呼道:"火熠!"
  侯希白亮起火个紧跟两人之后,追了出去。
  跋锋寒沉声道:"有人开放另一端的出人口。"
  李世民、长孙无忌、尉迟敬德、王玄恕和随行的三十名飞云卫,人人紧张至一颗心儿提至咽喉处,亦暗呼幸运,因为只要稍早或略迟,均要错恨难返,局是这么凑巧,可见冥冥中自有主宰。
  由于人口离尹府的出口只十多丈的距离,以寇仲和徐子陵的身手,应有充裕时间弄掉顶死开关的木方。
  果然几下呼吸的时间,徐子陵和寇仲各捧着一条木方,与侯希白退回活壁后,跋锋寒立即抓上设于活壁的门把,把活壁回复原状。
  寇仲把木方交给尉迟敬德,把耳朵贴上活壁,道:"子陵助我!"
  长孙无忌接过徐子陵提着的木方后,徐子陵双手按上寇仲背心。
  寇仲道:"加上锋寒更好。"
  跋锋寒依言照办。
  寇仲梦呓般道:"他娘的!不是巡兵,只有一个人,此人的功力不错,他奶奶的竟是踏地无声,却瞒不过我这功夫比他更好的人。"
  李世民等虽是心情紧张,仍忍不住心中好笑,寇仲正是这样一个人,无论情况如何恶劣吃紧,他仍是玩世不恭,爱开玩笑,不忘娱人娱己。
  寇仲片刻后又道:"他在打开出口的门关,出口开哩!"
  徐子陵和跋锋寒的真气源源送进他体内,三人在真气传送上合作惯了,令寇仲的耳力以倍数提升,换过另三个人,即使内功与他们相等,由于路子不同,绝无法达致同一灵效。
  寇仲透过厚达两尺的活壁,一丝不漏把地道内的声响尽收耳内,骤听到尹祖文熟悉的声音响起道:"情况如何?"
  另一把阴阳怪气的声音答道:"一切依计划进行,你们方面是否一切顺利?"
  寇仲猛震一下,失声道:"我的老天爷,差点撞破我们好事者竟是韦公公。"
  李世民等无不听得面面相。对李渊一向忠心耿耿,深得李渊信任的韦公公,竟是与魔门勾结的叛徒。
  跋锋寒提醒道:"不要说话,留心听。"
  尹祖文的声音传入寇仲耳内道:"士宏的人即将由地下库道入城,一切顺利妥当,唯一问题是寇仲小贼的人忽然分散各处,不过不用担心,我们会严阵以待。"
  韦公公道:"李渊刚把最宠爱的三位妃子召往延嘉殿陪他渡夜,宇文伤父子、尤楚红婆孙、褚君明夫妇奉命到延嘉殿保护他们。李渊待会将不会如常到御书房,而是留在延嘉殿,这一切全在秘密中进行,只有河间王李孝恭和一众李渊的亲信近卫才晓得李渊今晚不在原来的寝宫过夜。"
  尹祖文冷笑道:"李渊真的听教听话。"
  韦公公冷静的道:"因要应付寇仲那支人马,已抽空了禁卫军,李渊又没有胆子,宫内的禁卫大部份均调去保卫他,所以其他地方防守薄弱,只要行动迅速,配合我们一手营造的形势,加上我和婠儿作内应,我们定可成功。"
  尹祖文道:"我们鼓于何时发动攻击?从那一门突人延嘉殿?"
  韦公公道:"你们要在准寅时三刻由东门进袭,到处放火,制造混乱。李孝恭于延嘉殿的近卫部队兵力薄弱,虽说没有庸手,但你们该吃得住他们。"
  尹祖文道:"一切依公公吩咐。"
  韦公公道:"不是依我吩咐,而是依婠小姐的吩咐,她才是阴癸派之主。好哩!把盖子关上吧!我还要去侍候李渊。今晚的口令是天下统一,万世流芳。"
  盖子合上,足音远去,出口由密关变为可以随时从外方开放。
  寇仲转过身来,面对众人,挨在活壁上倒抽一口凉气道:"好险!"
  众人呆看着他。
  寇仲道:"原来婠婠的眼线竟是韦公公,难怪婠婠能对宫内的事了如指掌,他奶奶的,皇上明天不会到御书房去,而是龟缩在延嘉殿。"
  众人齐齐色变。
  寇仲微笑道:"还有一个好消息,是婠婠亦在殿内,只不知她是扮作宫女还是小太监。"
  徐子陵倒抽一口凉气道:"婠婠!若有她在,加上韦公公,我们恐无法一举控制全局。"
  寇仲道:"不但有娘妮和韦公公,字文伤、尤婆子、神仙眷属夫妇全体在场,那颜历亦该在那一果胡混,场面真够非常热闹。"
  跋锋寒皱眉道:"不要猛卖关子,时间无多,还不从实招来。"
  寇仲把韦公公和尹祖文的对答重述一趟,道:"这叫天命在我,听几句话足可扭转我们的命运。"
  侯希白沉吟道:"这么看,韦公公应是阴癸派的人。"
  寇仲道:"这是当然的。韦公公说不定是祝后的师兄之类,否则不会叫婠儿那么亲切。"
  李世民沉声道:"我们要改变计划。"
  寇仲笑道:"我们不怛要改变计划,还要扮作林士宏,只有这样,才可以享受到婠美人和韦公公的里应外合。"
  跋锋寒哑然失笑道:"好计!"
  尉迟敬德不解道:"我们为何扮作林士宏的人?"
  李世民欣然道:"这方法叫鱼目混珠,全体蒙头蒙脸,少帅对吗?"
  寇仲开怀大笑道:"果然是我寇仲的头号对手,守卫延嘉殿的近卫兵力薄弱,我们有五百人便足够,一半人扮林士宏的贼军,一般人扮护驾的禁卫,大事可期。"
  徐子陵微笑道:"外面的秘道不但可通往皇宫,还可通往皇城西南禁卫所的甲胄库和兵器库,把玄甲精兵装扮为禁卫,只是举手之劳。"
  侯希白道:"皇城的禁卫和宫内的禁卫服饰没有分别吗?"
  长孙无忌道:"只是肩饰有别,我们制着宫内的禁卫,可轻易改装。"
  李世民道:"时间紧迫,我们须立即行动。"
  寇仲应喀道:"遵旨!到长安后,直至刚才一刻,我们才真正转运。哈!"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