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 三 章 玄武门之变

作者:黄易

寇仲、李世民并肩步出掖庭宫北门,朝玄武门方向走去,随行者有王玄恕、长孙无忌、尉迟敬德、三十名飞云卫、三十名玄甲精兵。
  玄武门北门敞开,禁卫军如常站岗把守,没有丝毫异样。
  寇仲仍在思索杨虚彦死前的肺腑之吉,事实上每个人心中都存在着欲望的妖魔,一个不好给它控制,成其奴隶,像杨虚彦般至死方休。他寇仲何尝不是有过平霸天下的心魔,幸好终从造欲望的泥淖脱身,不致令中上陷进无休止的战火内。
  当他想到在大草原纵情驰骋!凝视广阔无垠的地平及其以外无所知的境界,他更感觉到接近自己,接近生命的中心。自决定助令世民统一天下后,他心灵的地平无限地开阔,而决定性的时刻就在眼前。
  玄武门守卫肃立致敬,深长的门道,代表通往未来的捷径。
  把门的将颌是常何副于之的敬君,趋前沉声道:"禀告秦王,少帅,盾牌置于门道内,臣将死守入口。"
  从寇仲和李世民的角度瞧进去,三重门道静悄无人,两边城墙如常有禁军站岗,东西两堡和六座哨楼矗立两旁,气象肃穆。
  李世民点头道:"敬卿小心,不求杀敌,只求自保。"
  敬君弘恭敬道:"末将明白,愿为秦王、少帅效死命。"
  寇仲清楚感受到"秦王、少帅"的效应,他和李渊的结盟之所以受全城军民欢迎,皆因他已成大唐国最可怕可畏的敌人,其威胁尤在塞外联军之上。现在他舍弃一切,把帝座拱手让子李世民,而李世民又一向被唐室上下视为英主,加上知李渊阻力尽去,自是上下一心,拥戴他和李世民。即使没有龙符,敬君弘仍会欣然随常何投诚他们的一方。
  众门卫齐齐致敬。
  敬君弘发出命令,排列在门道内两旁的持后禁军近百人全体移前,现出后面挨墙的数十面大型钢盾。
  李世民打出行动的手势,与寇仲并肩步入门道,飞云卫、玄甲精兵流水从两旁急步奔入,取得钢盾后朝前冲去。
  王玄恕大喝道:"列阵!"
  战士们抢出深长达五丈的门道,在外面阔逾十二丈的通道布防,分作三排,前排坐地、第二排蹲立、后排站起,各举盾牌,形成可柢御箭矢强攻的盾牌阵,最后一排盾牌斜举,状如铁桶,密不透风。
  同一时间以百计的长林军从第二重门道杀出,前矢如飞蝗般射来,"叮叮咚咚",尽被钢盾挡飞。
  马蹄声轰天而起,从东宫北门传来,显示李建成正如常何早先密函所透露的,须长林军从东宫杀至,断他们后路。
  掖庭宫方面足音雷动,由徐子陵、跋锋寒、侯希白助阵,麻常、宋法亮、宋爽、宋邦卒须指挥的三千精锐,从掖庭宫赶来迎击李建成的部队。
  寇仲和李世民更晓得李孝恭会于此时率领程莫的五千禁卫军,从横贯广场进入东宫,断去建成后路,令建成不能于失利时退守东宫。而以李靖为主、秦叔宝和程咬金为副的二千玄甲精兵,则从延嘉宫开出,令可达志在玄武门的五百长林军前后受敌,进退无路。
  不待李世民吩咐,敬君弘的人全体退入门道内,结阵把守,让寇仲和李世民没有后顾之忧。
  寇仲向尉迟敬德和长孙无忌道:"有劳两位留在大门为敬副统颌押阵。"
  尉迟敬德和长孙无忌你眼望我眼,皆因他们的职责是不离李世民左右,拚死维护李世民的安全。
  李世民微笑道:"有少帅在此,你们还须担心本王安全吗?何况本王有自保之力,还不遵从少帅之令,否则大门有失,我们休想有一人能活命。"
  话犹未已,玄武门外杀声震天,长林军开始以快骑矛箭,硬攻第一重门道。众人可以想像李建成此时的狼狈,如非常何投向他们,敬君弘的人当是配合而非阻截,任长林军长驱直入,与可达志的人前后夹攻,将他们杀个片甲不留。
  尉迟敬德和长孙无己心忙领命而行。
  李世民与寇仲对视一笑,道:"可达志该识相吧?"
  寇仲从容瞧去,王玄恕指挥的盾牌阵没有还过一箭,而敌人的箭根本不能损伤己方分毫,此时箭势衰竭-无复先前的凌厉,可达志只余近身强攻一途。墙头、哨楼和东西堡垒禁军涌出,人人手持弩弓,却按弓不动,李世民所谓"可达志该识相"便是指此,因他们居高临下,可轻易射杀任何对手。
  寇仲不理后方激烈的攻防战-大喝过去道:"达志还不收手?"
  可达志的声音响起道:"住手!"
  "叮咚"不绝的箭触铁盾声倏地停止,这边静下来,尤显得玄武门外的吵闹。
  寇仲轻拍李世民肩头,接着往前一个翻腾,越过铁盾阵,面对神色慌惶的敌人。
  可达志排众而出,刀子仍留在鞘内,哑然苦笑道:"我可达志从未试过陷身如此四面受敌的窘局,少帅确有出神人化的谋略,达志服啦!"
  李世民腾身而起,落在城头处,常何现身他旁,高呼道:"秦王万岁!"
  墙堡和哨楼众军齐声呐喊,重呼一喔。接着是断去可达志后路的玄甲精兵的呼应,声音直冲云霄,虽仍称李世民为秦王,但此时不啻已视之为大唐天子,否则何来"万岁"。
  "秦王万岁!"
  第三轮呐喊是从外墙传至,显示李世民和寇仲控制全局。
  寇仲微笑瞧善可达志,道:"非是你达志作战不力之罪,只是建成无能,不得人心。
  哈!我和你一场兄弟,由始到终仍是兄弟。今趟不用你投降,只要你一句说话,我们可并肩到福几楼喝酒聊天。你的人当然大摇大摆的离开。太子的人只要愿意改向秦王效忠,秦王既往不究。"
  可达志报以苦笑,接着别转雄躯,先扫视己方将士,见人人脸色如土,喝道:"你们听到吗!"
  李建成方面的将领以冯立本军阶最高,闻言应道:"我们愿向秦王投降,任凭秦王发落。"然后喝令道:"弃械投降!"率先抛掉兵器,领头下跪,不片刻建成方全体兵将,全体弃械下跪,只余三百突厥战士,静候可达志的命令。
  可达志以突厥话从容道:"我们可保留兵器弓矢,却必须退出这场战争。"
  转向寇仲道:"我们该到那里去休息,请少帅赐示?"
  寇仲欣然道:"李靖将军会为达志妥善安排。我和秦王先处理好建成,再回来找你去喝酒,哈!上天真的待我们两兄弟不薄。"
  寇仲、李世民、常何并肩立在外墙头,整个形势呈现眼下。
  麻常的三千精锐,队形整齐的移师至玄武门外,布成阵势,追得李建成那近三千人的长林军不得不撤往玄武门右侧,列阵以迎。玄武门外伏尸处处,可见攻打玄武门,令建成方面损失惨重,徒劳无功。
  李孝恭接收东宫的军队仍未见踪影,不过该可在任何时刻出现。
  寇仲大喝过去道:"奉秦王之命,肯投降者免死。"
  李建成策马而出,双目喷善急怒交集的火焰,狂喝道:"常何你竟敢出卖我,枉我一手把你提拔,你还算是人吗?"
  常何昂然应道:"太子心存不轨,却来怪我不是。常何只知大义所在,其他一切无暇顾及。太子若肯投降,秦王可念在兄弟情份上,免你死罪。"
  千军万马对峙于玄武门外,却是鸦雀无声,只余两人的对答,震响门外。
  李建成厉声道:"要我投降?你们已经中毒,是外强中干,将士们!上!胜利必属我们。"
  寇仲和李世民听得你眼望我眼时,李建成一声发喊,状如疯汉般领头往麻常指挥的兵阵冲去。
  长林军力面却没有一个人肯随他送死。人人勒马原地,只剩李建成单人孤骑冲击少帅、宋家联军的兵阵。而教人可怜的是李建成竟似茫不知没有人跟随般,还不住高喊着"上!
  上!上!"
  寇仲和李世民心叫不妙,麻常狂喝道:"发箭!"
  寇仲偕李世民抵达御书房外,李神通和封德彝迎上来,前者道:"皇上苏醒后,坚持要到御书房,我们不敢阻拦。"
  寇仲皱眉道:"他清楚发生过甚么事吗?"
  封德彝答道:"秀宁公主向皇上解释清楚,皇上只听不语。"
  李世民道:"秀宁呢?"
  李神通道:"仍在御书房里,陪伴皇上。"
  寇仲拦着要进御书房的李世民,坚决道:"最好让我一个人人去见他。"
  李世民发呆片刻,终点头同意。
  李神通向寇仲道:"少帅随我来。"
  两人进人守卫重重的御书房,直抵御书房门外,李神通隔着紧闭的门道:"禀告白三上,少帅求见。"
  会后,房门张开,露出李秀宁疲倦的玉容,迎上寇仲的目光,秀眸射出令寇仲心颤的复杂神色,柔声道:"少帅请进。"
  寇仲与李秀宁擦肩而过,李秀宁在外轻轻的为他关上房门,只剩下寇仲和坐于龙桌后的大唐皇帝李渊。
  李渊的神识仍未完全回复过来,脸色苍白,在书在广阔的空间映照下,不单更显其孤独凄凉,更令他像忽然衰老许多年。
  他默默瞧善寇仲接近,沉声问道:"建成?"
  寇仲颓然道:"我们本意留他一命,可是他执迷不悟,于玄武门外被乱箭射杀。"
  李渊龙躯一颤,仰首望往屋梁,双目泪花滚动,倏地长身而起,负手移到后窗,背善寇仲道:"李渊尚未谢过少帅救命之恩。"
  寇仲行到龙桌前止步,叹道:"皇上不用放在心上。"
  李渊沉默片刻后,缓缓道:"你们如何整顿残局。"
  寇仲恭敬的道:"现在文武百官齐集太极殿外,等待举行结盟大典,若皇上愿借此机会,向群臣公布继承人选,寇仲可代表少帅军、宋家军和江淮军宣誓向大唐效忠,如此大唐统一天下之大业,十成八九,请皇上定夺。"
  李渊旋风般转过身来,双目精光大盛,冷然道:"少帅功业得来不易,竟肯轻易放弃?"
  寇仲夷然道:"若我寇仲有一字谎言,教我永不超生。皇上该比任何人更明白当皇帝的苦与乐,我寇仲弃皇座而不惜,是要弃苦得乐,此当由世民兄去担承,而我则是乐观其成。
  现时大唐仍处于成败未定的关键时刻,必须立即稳定军心,振奋士气,万众一心的迎击塞外联军,皇上明察。"
  李渊容色绶和下来,叹道:"少帅确是很好的说客。"
  寇仲苦笑道:"过去的已成过去,我们必须面对将来。长安全在世民兄的控制下,只待皇上向群臣宣示圣意。"
  李渊颓然道:"罢了!今次我大唐险为奸邪颠覆,朕且自身难保,凡此都要由我李渊负上最大责任,我再无颜坐在这个位置。少帅请着世民来见我,我会立即把皇位让出,在太极殿外宣示后,即退居安义宫,至于建成和元吉方面,就向众文武百官交待,他们勾结外人,意图破坏结盟,行刺少帅,伏诛于玄武门。"
  寇仲为给足他面子,连忙下跪道:"谢主隆恩,微臣寇仲尚有一个请求,万望皇上俯允。"
  李渊绕桌而前,把他扶起,苦笑道:"坦白说,我自晓得少帅亦是神医莫一心之后,对少帅不但非常佩服,且是真心欢喜少帅,难得你胜而不骄,建成和元古实是望尘莫及。有甚么请说。"
  寇仲尴尬的道:"董妃想独自往洛阳定居。"
  李渊微一错愕,幸好局立即准碓捕捉到寇仲说话背后的含意,嘴角逸出一丝苍凉的笑意,点头道:"如少帅所请,淑妮的性子,确不适合长居保宫之内。尹妃亦须与乃父一起离城,我以后再不愿见到她们。"
  寇仲踏出御书房,在外面等候的李世民、封德彝、李神通、李秀宁忙围拢过来。
  寇仲却道:"毕玄等人的忽然离开,令我生出不祥的预感。"
  四人摸不看头脑,不明白他为何忽然说的是跟与李渊见面风马牛毫不相关的事。
  李世民点头道:"确令人生疑。"
  寇仲道:"我们不得不作最坏的打算。假设是塞外联军已潜近关中,所以毕玄接报后立即离开,因为成败再非决定于城内而是在城外。对敌人来说,我们是意乱意对他们有利。以毕玄的身份地位,也不宜直接介入政治的斗争中。更何况毕玄以为我们必败无疑,根本不用劳他大驾出手。"
  李神通点头道:"少帅之言甚是,突厥人一向来去如风,攻人之不备,怎肯错过趁乱一举攻破长安千载一时的良机。"
  封德彝额手称庆道:"幸好我们现在雨过天青,长安没有丝毫动摇,皇上究竟有甚么指示?"
  他最后一句说出众人的心声。
  李秀宁微嗔道:"寇仲!"
  笑意从寇仲嘴角扩展,忽然一把执起李世民双手,哈哈笑道:"趁世民兄这对手尚未变成龙手,先握个够本。
  李神通和封德彝喜出望外,要知若让李渊仍居帝位,虽说权势大幅转入李世民之手,可是他终是名义上的大唐天子,背叛他的人不会有好日子过。李世民当上皇帝则完全是另一码子的事。
  李世民一呆道:"勿要夸大。"
  寇仲笑道:"世民兄清楚我的性格,不过今趟却捉错用神。你父皇要立即见你,当知我没半字虚言。结盟大典将变成传位大典,也是我寇仲宣誓效忠李世民兄的大典,哈!"
  李世民反平静下来-道:"我们该如何应付颉利的大军。"
  一个反应尽显李世民的优点,不但没有被喜讯冲昏做袋,且掌握到寇仲提及塞外联军的背后深意。因为决定权己来到他李世身上,须他把握时机,作出决定。
  寇仲道:"既蒙新皇信任和恩准,此事立即由微臣去办,以飞鸽传圭白送出信息,保证九天之内,大唐国来自各方的精锐勤王部队,将于关中平原、长安之北、大江之南集结,向人侵的外族显示我中土军民的勇气、精神和团结。"
  说罢放开李世民双手。
  李世民笑道:"我仍是那两句话,寇仲说的,就是我李世民的话。"说毕晋见李渊去也。
  -----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