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 五 章 春风得意

作者:黄易

寇仲一阵风般冲入兴庆宫,花萼楼前随来的二十多名宋家好手,在飞云卫协助下,正从马车卸下行装,见到寇仲笃临,抛下手上的工作,肃立致敬。
  寇仲匆匆打个招呼,冲上台阶,直入花萼楼底层大堂,宋玉致在四名女婢侍候下,身穿湖水绿色的衣裙,肩披轻纱,垂青燕尾形的发髻,令她优美的娇躯彷若蒙上一层薄雾,正风姿绰约、轻盈地移步走向靠近龙池的一扇窗门,似要欣赏窗外迷人的春光湖色。
  四名女婢首先发现寇仲,忙欠身施礼,整齐有致的娇声嚷道:"参见少帅。"
  宋玉致秀躯轻颤,"啊"的一声转过身来,让寇仲得暗使他梦萦魂牵的如花娇颜。
  如非四名女婢在旁,寇仲肯定自己会不顾一切把她拥入怀,先亲个嘴儿,轻怜蜜爱更不在话下。此刻只能冲至她身前,执起她一对柔荑,嗅着她阵阵迷人的体香,激动的道:"玉致。"
  宋玉致任他握着玉手,俏脸飞上两朵红晕,喜上眉梢的道:"寇仲。"
  寇仲忙向她打个眼色,宋玉致连耳朵都红透,轻轻道:"你们退下。"四婢应声而去。
  不待四婢离堂,急不及待的寇仲早一把搂个软玉温香抱满怀,正要寻找她的香肩,宋玉致热情如火的举起香臂,水蛇般缠上他的颈背主动献上初吻。外面的世界忽然消失,只剩下火热的激情,过往所有恩恩怨怨,对他们再无关重要。他们的关系似在这刻开始,直抵天终地极的极尽。假如天地在此一刻崩塌他们会一无所惧、两心合一的共渡宇宙的尽头。唇分。宋玉致娇躯抖颤,不住喘息秀脸火红,星眸半闭。
  寇仲差点要抱她进房,只恨忽然浮现尚秀芳的玉容,心中涌起神伤魂断的罪疚感觉,叹道:"唉!玉致我……"
  宋玉致勉力张开美唇,高挺笔直令她性格尽显的鼻子正嗅吸着他呼出的气息,秀眉轻蹙,审视他道:"为何你欲言又止?在玉致心中,仲郎的功业是旷古烁今,没有人可以比拟的。适才玉致入城看到举城欢腾的情景,感动得哭起来。人家今趟来是要好好奖赏你,全心全意的爱你。"
  一阵爆竹声道于此时从宫外城中某处传来,为她的说话作最佳的说明和陪衬。
  寇仲发觉她确眼皮微肿,忍不住轻亲她眼睛,亲她令自己越看越爱的鼻子,道:"我又犯错哩!"
  宋玉致蛲首稍仰,离开他少许,喜孜孜的道:"你是指楚楚姐吗?傻瓜,人家只会高兴仲郎是个有情有义的人怎会怪你。玉致会派人到梁都把楚姐姐接来长安,我们会相处得很好的。"
  左一句仲郎、右一句仲郎,寇仲给她唤得心酥骨软,也更添歉疚惨然道:"不是楚楚,是尚秀芳。"
  宋玉致的反应完全出乎他意料之外,只横他一眼,仍是满脸欢容,轻柔的道:"还有别的美人儿吗?快一并给玉致从实招来。"
  寇仲摇头道:没有哩!真的没有。唉!是我不对,我不该……"
  宋玉致封上他嘴,在他想进一步索吻前离开,以这甜蜜的动作阻止他说下去,柔情似水的道:"就当功过相吧!尚才女肯作玉致的姐妹,是玉致的荣幸。"
  寇仲大喜道:"真的吗?"
  宋玉致佯作不悦道:"人家何时骗过你呢?仲郎啊!你为天下百姓做的美事,令玉致只希望能在下半辈子好好奖赏你,使你快乐。"
  "秀宁公主到。"
  宋玉致一把推开闻得李秀宁到即心怀鬼胎的寇仲,道:"玉致和秀宁公主有很多私话儿要说,快去办你的事。爹着我暂不告你,颉利的大军会在你最意想不到的时刻出现。"
  "踢。谁?"
  忙至此刻,仍有大批臣僚在恭候李世民召奂。
  负责安排见驾的杜如晦和房古出见徐子陵、可达志联袂而来,不敢怠慢,一边使人飞报李世民,一边领两人迳入书斋。
  李世民亲自迎出房来,欣然道:"我正和魏卿谈得高兴。大家是自己人不用任何避忌,噢!免去一切宫廷礼节。"
  徐子陵笑道:"皇上该自称为朕才合君臣礼规。"
  李世民神采飞扬哑然笑道:"子陵竟来耍我?哈!好!恭敬不如从命,子陵以后勿要怨我竟敢向你和寇仲称孤道寡。"
  一手挽着徐子陵,另一手挽着颇为受宠若惊的可达志,跨步入御书房。魏征起立迎接,满脸笑容,显是与李世民相处融洽,如鱼得水。
  李世民没有坐往龙案,先着可达志和魏征坐往一边,自己则扯着徐子陵并排坐对席,笑道:"魏卿教朕选拔人物而不党于私,负志业者则咸尽其才。字字金石良言,朕省情良多。
  魏卿所言甚是,在现今的情势下,只有不问亲疏不念仇怨,唯才是用,信任无疑,我大唐始有望振兴,不致辜负未间主对我们的期望。"
  徐子陵有会于心,事实上李世民早有这番心意,却仍耐心聆听魏征同样的忠告,且出言夸赞正显露他的宽容大度,乐于听臣下发表意见,鼓励他们表示意见。
  魏征心悦诚服的道:"皇上适才对微臣指出人臣之对帝王,多顺从而不稍逆,甘言以取客,而此正为皇上保痛恶绝者。所以嘱微臣等以后发言,不得有隐定要直言皇上过失。"李世民欣然点首道:"凡能直谏无己心,可以施于政教者,朕必以师友之礼待之。"
  别头向徐子陵道:"我不知多么希望能到福发楼找你们把酒言欢,只恨无暇分身。"又向可达志道:"可将军是子陵兄弟,有甚么话直说无碍,朕必尽力完成可将军心愿。"
  李世民的精明旷达,使可达志为之动容,遂把事情出来。
  李世民哈哈一笑道:"此等小事,若朕竟然拒绝,还有颜面见子陵吗?"
  接着向内侍吩咐,立即传召温彦博。
  可达志想不到如此顺利,连忙起立正要跪倒谢恩,被李世民一把扶起,情词恳切的道:
  "子陵和少帅之所以看得起我李世民,是因他们认为我李世民能为天下带来统一与和平,而非灾难和战事。于朕眼中,华夷一家,且有杨广前车之鉴,朕绝不容自己犯上同样错误。不同的民族是可以和平共存,对各方都是有利无害的。"
  可达志露出感动神色,道:"皇上打算如何应付塞外联军?"
  李世民微笑道:"这方面朕交由少帅全权负责。少帅的心现在变得很软,联军中不乏他的战友兄弟,达志应可放心。"
  魏征起立躬身道:"臣下之见,眼前实不宜与塞外联军正面交锋硬撼。虽然微臣对少帅有十足信心,且肯定在少帅领导下,我们赢面较大。"
  李世民着可达志和魏征两人坐下,负手步至桌前,目光落在案头李渊亲传予他的国玺处,眉头轻蹙道:"魏卿这提议教朕好生为难,少帅不顾生死、视权位如草芥来助朕,请的是一个义字,现在若我甫登皇位,立即推翻前诺龟缩于长安而不出,坐看塞外联军到处破坏抢掠,怎对得起少帅,更无法原谅自己。"
  可达志露出赞许神色,徐子陵却有另一套想法,对李世民如何驾御群臣,人尽其材,他早有体会。现在其话锋犀利逼人,非是要魏征哑口无言,而是要激励魏征再动脑筋,想出方法解决难题,冒死极谏。更以此秤量魏征魏征待要起立陈词,李世民又移到徐子陵旁坐下,微笑道:"我们就当魏卿关锵门关赔。"
  魏征显然被李世民虚心纳谏的诚意感动,沉吟片刻,恭敬道:"有两个原因,可以支持微臣的看法,首先皇上今天即位,而太子和齐王余势未消,国内百废待举,统一大业尚有余波,不宜因征战致有重大伤亡,影响国情民情的安定发展。其次是即使战胜,徒加重中土与塞外诸族的仇怨,早晚必将再为患于我。微臣愚见,请皇上参详。"
  (缺一行)
  魏征道:"少帅大智大勇,只要我们如实告诉少帅,他必有两全其美之法。"
  可达志拍腿道:"这是最佳办法。达志亦有八字真言,让皇上参详,就是”虚则实之,实则虚之”。"
  李世民、徐子陵、魏征三人同时动容。
  徐子陵道:"达志是否在提醒我们?"
  可达志微笑道:"可以这么说。其中的一个原因是大汗并没有向我透露丝毫他的作战计划,显示他对我的猜疑,令我再不愿追随他,效忠于他。更重要是我认为以寇仲之能,必可达到魏先生的要求,把兵祸化解于无形。而我这般进言,说到底仍是为突厥族着想,不想我族树立新大唐如此强大的劲敌,且深信皇上华夷如一的诚意,相信寇仲中外和平相处的承诺。最后仍是一点私心,希望皇上善待我留居长安的本系族人。"
  李世民冷静的道:"达志纯是揣测猜想,还是把握到蛛丝马迹。"
  可达志沉声道:"联军集结于太原北疆的时间长得不合情理,更不符大汗爱用奇兵的一贯战术。从北疆至此千里之遥必难避过你们耳目。即使能抵关中,途中必饱受狙击摧残。我敢肯定圣者之所以匆忙离开,正因联军已成功偷入关中,可于数天中抵达长安城外。"
  李世民猛地立起,断然道:"朕立即要见寇仲。"
  御书房内寇仲听罢可达的见解笑道:"哈!好小子。我不是说你达志,指的是颉利那老小子,我岳父更是目光如炬,嘱致致提点我,联军可在任何一刻突然出现。"
  徐子陵淡淡道:"少帅的心情很好哩!"
  寇仲轻松的道:"好得差点要高歌一曲,只怕你们受不了我的腔子。哈!咦?你们的神情为何如此凝重?有甚么大不了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老子根本不怕甚么联军。"
  李世民叹一口气,向魏征道:"魏卿可把心中想法,如实禀年少帅。"
  寇仲向坐在他旁的魏征讦道:"有甚么话要和我说的?"
  魏征遂再把己见说出。
  寇仲听得眉头大皱,先往徐子陵瞧去,后者笑道:"有甚么好看的?你不认为魏先生的话有道理吗?"
  李世民恳切道:"一切由少帅定夺。"
  可达志默然不语。
  寇仲向徐子陵赔笑道:"陵少认为对的,我这个小少帅怎敢反对,我只是在心中比较敌我形势。魏先生说得对,我们是名副其实的阵脚未稳,民情如此,军事上如此。即使少帅军、宋家军、江淮军三军及时赶至,我们仍有指挥和配合上的问题,新来甫到立即投入作战,对方却是蓄势而来,演练充足,我们将更难以乐观。他奶奶的熊!他颉利小子若来个甚么实则虚之,我就还他一个虚则实之,一切包在我身上。"
  李世民大喜道:"少帅想到应付之法?"
  寇仲笑道:"我的脑袋今天特别灵活,颉利潜行千里,终要现形。不过待他来至近处,我们才怵然惊觉,那就非常糟糕。所以眼前头等大事,是要弄清楚对方经由那条路线攻来长安?"
  李世民道:"颉利要避开我们采子耳目,会……"
  可达志起立施礼道:"达志想往见族人,告诉他们皇上的恩赐,请皇上俯允。"
  李世民尚未说话,寇仲笑道:"大家兄弟,有甚么避忌的,快给我坐下。"
  可达志摇头道:"我待会立即起程赴山海关,异日有缘再和各位兄弟把酒谈心。"
  李世民点头道:"达志放心,你的族人会在长安安居乐业,是朕对达志的承诺。"
  徐子陵起立道:"我送达志一程。"
  两人去后,李世民续下去道:"他们会采取较偏西的路线,泾州的山川地势,最适合隐蔽兵马行藏,倘他昼伏夜行兼之在今日之前,我方无暇分神确能避开我们耳目。"
  寇仲问道:"泾州有甚么重要城池?"
  李世民道:"泾州最重要和具战略性的城池是武功,位于渭水之北,有官道直抵咸阳,离长安不到百里,距咸阳更近。倘若攻陷咸阳,即可控制渭水便桥切断渭水南北两岸通道,进可攻长安,退可守咸阳。"
  寇仲双目亮起来,道:"我们如能守稳武功和咸阳,颉利岂非进退两难?"
  李世民欣然道:"世民正有此意。颉利若要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入泾州,必须大幅削减兵员,轻骑简装,更不能携带大量粮草,故若不能迅速攻陷城池,补给方面立即出现困难。"
  魏征道:"咸阳和其北面的泾阳城齿相依,我们必须同时固守三城。塞外联军虽可从武功至咸阳途上的高陵县取得粮草补给,不过数量有限,只够他支持多十天至十五天,还得看人数而定。"
  寇仲讶道:"先生对关中形势,竟娴熟至此,教人惊异。"
  魏征叹道:"昔年追随密公时,曾多番替密公定进攻关中的计划,如今一切已成过去!"
  李世民道:"长安形势的变化,肯定大大出乎敌人料外,不但长安军民一心,不伤丝毫元气,且消息不会外泄,对我们非常有利。世民先派出军队,大幅加强武功、咸阳和泾阳城防,其他一切全权交给少帅负责,即使少帅决定与颉利正面对撼,世民全无异议。"
  寇仲笑道:"魏先生的提议发人深省,我寇仲更非好勇斗狠之人,何况联军中有我许多兄弟在其中。哈!忽然问我又感到胜券在握,皇上请下令犒赏三军,昨晚辛苦的兄弟全体好好休息,一切事全交给我的属下去做。只要三城稳如铁桶,此战必成。"
  李世民道:"少帅用的当是精兵战术,要世民拨多少人马给你?"
  寇仲微笑道:"不用劳烦皇上一兵一卒,我的三千精锐便成。"
  李世民道:"少帅须我如何配合?"
  寇仲沉吟道:"问题在我的部队彻夜未眠,至少要好好休息四个时辰,才可出发,事实上你的手下亦有同样情况。"
  李世民思量道:"那我作两手准备,一边下令须出战的部队休息,另一方面集结船队,把装备粮食运上战船。三支先头部队于戌时前出发分赴三城,定可在天明前巩固城防。然后我亲率主力大军与你会合。"
  寇仲伸个懒腰道:"趁现在尚有点时间,我要逼陵少带我去见他的美人儿,看能使陵少倾心的女子,究竟如何令人心动。"
  -----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