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十二章 白马之盟

作者:黄易

连续五天,水师船载春中土的联<口军队,开赴武功城西渭水北岸的前线战场-到李世绩把八弓弩箭机和大蹶飞石送至,大局已定-孤军作战的颉利,已乏扭转乾坤之力。
  徐子陵回柢前线,寇仲正和李世绩、麻常、宣永、白文原、--天志、尉迟敬德、长孙无忌等一众大将于主帐内商议军情,见徐子陵到,寇仲结束会议-与他并骑驰出垒寨外-来到可远眺敌营的一座山丘上,互道离情。
  无名在高内工缓缓盘旋,翱翔于日没前的霞云底下。
  寇仲道:"老跋和小侯刚返长安,你碰到他们吗!"
  徐子陵摇头道:"渭河战船往来频繁,应是失诺交臂。颉利方面情况如何?听说他仍按兵不动,怎会变得这么乖的,小心他另有计划。"
  寇仲微笑道:"颉利失去平反败局的机会,在他后方的三座城池,正大幅增强兵力,且由薛万彻和冯立本率领一支三万人的精锐部队,驻扎于岐山城外,假若颉利敢分兵西袭,保证他吃不完兜书走。"
  徐子陵皱眉道:"薛万彻和冯立本."
  寇仲道:"这招够绝吧?没有任何说话和行动比委他们以重任更可显示我们对以往敌对派系的信任.-不但可以安投诚者的心,兼可稳定一众军心民心。现在突利一众兄弟安然撤走,即使老薛和老冯蠢得向颉利投诚-下面的将士肯跟随他们吗?颉利更会不敢接受-因怕招来我们的攻击。现在颉利阵脚大乱,士气低落,进退维谷,要求的是一个体面下口的机会。"
  接善道:"石之轩有否出现?"
  徐子陵把事情说出来,叹道:"他老人家只此一个破绽,而恰好是这个破绽-令他最后得悟正道,离苦得乐,青漩亦因此原谅他。"
  寇仲陪他歉戏不已。仰望晴空,心中浮现尚秀芳的玉容娇姿,徐徐道:"遢记得当年在洛阳,我们偷进皇宫-旁听秀芳为王世充和世民兄献曲-其时我生出奇异的感受,秀芳人虽在那里以她的曲艺颠倒众生,我却像瞧到她整理好行装-准备开始另一段飘泊江湖的旅程。
  唉-她不属于任何地方,不属于某一个人-她是属于曲艺和歌道、艺术的追求,使她不住寻觅保心内的某一p同标。"
  徐子陵一呆道:"她不肯嫁你吗?"
  寇仲道:"可以这么说。那晚在武功别馆,我一边听善一队又一队水师战船驶经渭水的破浪声,一边享受青她全心全意的奉献和温柔,切身体会最难消受的美人恩宠。心中既哀伤又快乐-肯定毕生难忘。她清晨离我而去时,我故意装睡,却没漏过她下床穿衣梳妆的每一点每一滴的声音。唉-我的娘,当时真怕忍不住像个孩子般痛哭流涕求她不要离开我。"
  徐子陵为他心中一阵惆怅,涌起难言的感慨,想起远在慈航静斋的师妃暄,道:"终有一天,她倦了-自然会回到你的身旁来。一寇仲遥察敌寨,道:"致致有甚么话说?"
  徐子陵道:"我来前-楚楚、小陵件和鲁叔刚柢长安,皇上亲到码头迎接鲁叔。致致嘱我告诉你,会静心等待她的大英雄凯旋荣归。雷大哥的钱庄在朱雀大街找到理想铺位,刻大兴土木,赶在几天内开张,善你滚回去参加由皇上主持的开张大典。"
  寇仲哑然笑道:"他老哥终于找到在赌桌外的乐趣。照你看,青青姐是否真的对他有意思呢?"
  徐子陵道:"毫无疑问,你可以放心。若你看到雷大哥见到青青姐那耗子见到猫、被管得贴贴伏夫却又甘之如馆的表情,包保你笑破肚皮。"
  寇仲伸个懒腰道:"苦尽甘来-我们终捱到好日子。李世民的而且确是我们的好兄弟,全盘接受行之的提议-我方诘人各得其所。行之要在钟离开学堂的事亦有善落,他定比白老夫于出色百倍,肯定不会被官家价扰,因为管城的是志叔,哈!"
  徐子陵心中一暖,道:"我对战争非常厌倦,应否主动找颉利说话,彻底把僵持不下的局面解决。否则让颉利无所善落的流窜回北塞,会做成严重的破坏。"
  寇仲哈哈一笑道:"择日不如撞日,就令天把事情解决,明天我们返回长安,免得雷老哥怪我们缺席盛典。"
  两人齐声叱喝,拍马朝敌寨驰去。
  "寇仲、徐子陵求见大汗!"
  寇仲遥喝过去,敌寨内立即一阵骚动,传出蹄音得得,显是有人立即飞报颉利。
  寇仲笑道:"颉利对我们晓得汗帐设于这座山丘背后,肯定大惑不解;还以为我们纯从营阵寨垒布置-瞧破文微。不知我们是凭猎鹰飞返的位置,找出他老人家藏身之所,只此一善,尽收先声夺人之效。"
  徐子陵仰望星空,营地熊熊火把亮光,映得刚入黑的天幕火红一片,在火光不及的高处,无名盘旋不休,耀武扬威。
  寇仲叹道:"没有任何一刻,比此时令我更感智珠在握,几可预见颉利屈服的情况,甚至他会如何反应,说甚么话,也可猜个十不离八、九。哈-这家伙将会扮作凶兮兮的恶模样,摆出一副宁为玉碎不作瓦全之心,心底却知正重蹈刘武周柏壁之败的覆辙。既恐惧李世民那套乘敌粮绝追击的一贯作风,更害怕追杀他的人是我寇仲。所以只要我们给他一个下台阶的机会,他会立即称兄道弟,扮出识英雄重英雄的款儿-接受退兵的条件。"
  徐子陵微笑道:"最怕是你的估计落空,我们则要费尽力气杀出敌营。"
  寇仲道:"这情况不会出现,整个局势全在我们控制下,颉利不得不为儿郎置想-为将来青想,为金狼突厥族青想,为能卷土重来篑想上洹么多理由,他除屈服外还有何选择?即使他的败军残将可重返大车原,亦无力与突利争雄。唉!真希望可追他把老赵交出来。"
  徐子陵道:"何须欺人太甚,经此一役,颉利再不会信任趟德言,现在放他一马又如何?"
  寇仲双目眯起,精芒电闪,道:"来了!"
  急骤的蹄音于敌营响起,一行数十骑从敞开的寨门冲出,领头者是康鞘利,直抵两人丈许前勒马。
  战马人立而起-康鞘利喝道:"大汗善我问两位,夜诂敌营,所为何由?"
  寇仲朗朗道:"我们是专诚来找大汗畅谈心曲-绝无丝毫恶意。"
  康鞘利容色稍绶,点头道:"少帅勇气过人,康鞘利佩服,请两位起驾。"
  掉头领路。
  寇仲和徐子陵交换个眼色,拍马紧随其后,寇仲的猜估-至少应验一半,颉利碓有握手言和之意。
  在汗帐外的空地上,生火铐羊,四名赤书精壮上身的突厥勇士,把被铁枝串起的羔羊涂汁转动烤烧,香气四溢中割下羊肉送子主客两方品尝。
  寇仲和徐子陵分坐颉利左右两旁,与炖欲谷、康鞘利和八名大酋头团团围火,席地而坐,独不见赵德言,只颉利和寇、徐三人下有羊皮垫。盛载羊奶的皮囊在各人间传递,喝两口后立即转手给右方的人。战士们则把守四方,气氛在紧张中透出融洽的意味。
  颉利并没有如寇仲清估的摆出想择人而噬的凶霸模样,审慎客气。
  颉利喝两日羊奶后,递给正大赞手执的羊腿肉嫩香浓的寇仲,转人正题道:"撇开我们敌对的立场不说,少帅碓是中土寥寥可数几个有资格与我对垒沙场的人物之一-另一个是宋缺,听说宋缺有种过人的魅力,能令每一个手下甘心为他效死命。我还以为传言夸大,但当遇上少帅后,始确定世上果真有像宋缺和少帅这般充满个人魅力的统帅。我不是要讨好你-
  而是要你明白-今晚我们能并肩坐在这崟共用羊奶-是我发觉自己根本没法拒绝见你而非是要向你求和,在我颉利的军事生涯里,我有信心最后的胜利,必属于我。"
  寇仲心中泛起创造历史的动人感觉-颉利果如他所料是色厉内荏,生出退缩之心。虽然谈判的过程绝不容易,因颉利在这方面是经验丰富的老手。
  可是一切已控制在自己的手心内,要和要战,全在他一念之间。
  寇中目光投往星空,脑海一果浮现那夜雨连绵清寒的一夜,尚秀芳透窗下望,天真的道:"少帅啊!又一队战船经过哩!"洹么多人开往前线,真的不会发生冲突吗?"
  寇仲的手铙过她的小蛮腰,按在她没有半分多余脂肪,多一分嫌肥、少一分嫌瘦的灼热小腹处,俯头贴上她香嫩的脸蛋。她对战事的一窍不通,反令他生出战火远离的感觉,遂对她道:"愈多人到前线去,战争的机会愈为减低。现在我如你般对流血感到彻底的厌倦,再不会令战争因我而发生。"
  尚秀芳娇体发软,倚人他怀崟去-星眸半闭、喘息首道:"明早人家离开时,少帅须闭q口装睡,因为秀芳怕受不住离别之苦,让离别俏悄的成为过去-明白吗?大坏蛋。"
  颉利的声音于此时传人他耳内道:"少帅在想甚么?"
  寇仲正深情地追忆尚秀芳那一句"大坏蛋"所惹发的激情风暴-闻言道:"我在想书塞外的大草原,千姿万态的地表,被草甸草原、森林草原和干草原覆盖的宽广大地、干旱和令人生畏的大沙漠,延绵起伏、杂草丛生的丘原,以及草原上的湖泊,湖岸营帐树立、牛羊成群,无垠的原野直伸展往天地的尽极,是上天赐给塞外兄弟任他们驰骋纵横的天然牧场,不论满天白云、或是漫空星斗,大草原、水远是那样迷人。"
  他们一直以突厥\刚交谈,在座的每一人均听得清楚明白,不知是否想起尚秀芳,他的声音充满丰富的感情-把水源丰沛、土壤肥沃,牧草茂美的大草原的驰想和憧憬娓娓道出,听得连侍候他们的突厥壮士的动作也慢下来,生出思乡的情绪,嗷欲谷、康鞘利和一众酋头,默然无\叩。
  颉利点头道:"原来少帅对大草原有这么深刻的感受。"
  第一趟欢好后,尚秀芳在他怀里哭起来,当他不住为她揩派安抚-仍无济于事时,尚秀芳咬善他耳朵道:"秀芳不是因明天的离别而哭泣,而是感驱d能锵牖鹄?\1?(、-
  (、。-.(、(?、)。。。
  寇仲再次返回现实,仍柔肠百结,轻轻道:"我寇仲心中的大汗,是大草原上、水远没有人能击倒的霸主,大草原是属于大汗的,正如中土是属于我们的。只有相互和平共处,我们可尽情享受上天的恩赐,只要大汗点头,我们将依先一刖承诺,让大汗满载而归。做兄弟怎都好过做敌人,否则象将是两败俱伤的局面。既影响大汗在草原上没有人敢挑战的威望,也把我们扎土。。二??*-?(,(?。,();。、?,。、。。、(。二二"*?、,((,??。,。,。。。,。
  好一会后,颉利点头道:"少帅算得相当够朋友,若我颉利仍然拒绝,是不--举-只--唐国止。与大草原划清界线,以后不插手大草象你何寇仲苦笑道:"大汗明鉴,换善你是我寇仲,当突利、古纳合兄弟和、口萨等刚看在我情面退出这场干戈,我转过头来又向你保证不管大草原发生任何事,绝不插手,即使他们面对存亡之厄,我仍坐视不理-则兄弟情义还算是甚么!"
  颉利双目立即凶光大盛-沉声道:"少帅若以为我颉利不得不接受你任何条件,少帅是大错特错。"
  气氛倏地紧张起来,谈判似濒临破裂的危险边缘,没有人吭半口气-只他们两人的对答在营地内回荡。
  徐子陵亦为定仲头痛,两人的分歧如南辕北辙,根本没有妥协的余地。
  寇仲微笑道:"若我们谈不拢,全面的激战立即展开-我们固不好受,可是大汗即使能返回北塞,将立即要面对分别来自中土和大草原的敌人挑战、实乃智者不取。这样吧-一人走一步,我寇仲立誓以后不论情况如何发展,我和子陵绝不插手塞内外任何事,从此退隐江湖。以后大汗再不用担心我两人四处捣乱,我已表明立场,现在只需大汗一句说话。"
  颉利朝他瞧来-双目闪闪生辉,道:"此话当真?"
  徐子陵暗松一口气,颉利终找到下台阶的机会。要知塞内外之争,始终是个谁强谁弱的问题,颉利南侵失利-不代表他、水远失利,只是忍一时之气。而颉利先后在奔狼原和渭水灌吃过寇仲大亏,对寇仲的忌惮尤在突利或李世民之上。若和谈条件包括自己和寇仲金盘洗手,退隐山林,长远来看,对颉利有利无害。当年颉利肯和突利和解,是形势所追,现在的情况是历史重演-以颉利现在的兵力,即使在渭滨胜出,仍无力扩大战果,还要担心大草原随时出现的突变情况-怕突利乘势扩张,而自己则陷入在中土的苦战里。
  寇仲断言道:一我以寇仲和徐子陵的名字立誓,若大汗肯和气收场。返回家乡,我俩立即退隐江湖,、水不参与塞内外任何纷争,否则天诛地灭。不过大汗亦须与梁师都划清界线,以后勿要过问我们与他之间的斗争。"
  颉利凝望善他-接善仰天大笑-道:"这算那门子的道理?你们可以管大草原的事,我们却要舍弃在中土的兄弟?"
  寇仲道:"让我来个实话实说,大唐统一中土,尚须一段时间,而统一后,还要一段更长的日子休养生息,恢复元气,理顺民情。根本无力又无心去管大草原的事。大汗令趟满载而归,对族人是有所交待。更重要是争取得最宝贵的时间,处理你所面对的许多事情。否则以后形势如何发展,恐怕大汗和我均无法预测。"
  颉利目光投往簧火,沉声道:"你们对少帅的提议,有甚么说话?"
  其中一个年纪较大的酋头道:"对我们双方来说,战则无利,和则有利-这是我俟利安达的见解,由大汗作最后决定。"
  嗷欲谷道:"少帅肯退隐山林,显示出他渴望和平的诚意,请大汗考虑。"
  颉利目光扫过众酋,道:"还有没有别的意见?好!"
  颉利向寇仲采手,断然道:"一切依约定办事。明天早上我和唐主在渭水之滨以白马之血为证,共结和盟,三年内各不得干涉对方的事务。"
  寇仲暗叫厉害,颉利碓是谈判高手,于此时刻提出三年内互不侵犯之约,偏是合情合理,因是顺差寇仲的话来说,教他难以拒绝。哈哈一笑-伸手与颉利紧握。
  众酋头立即爆出震营喝釆声。
  一场风暴,终成过去寇仲举起另"手的羊腿狠咬一口,道:"大汗厉害!"
  颉利笑道:"彼此彼此。"
  -----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