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后 记

作者:黄易

贞观十年,正月。
  长安大雪。
  徐子陵坐在福聚楼三楼东南角靠窗的桌子,凝望下方漫天风雪的跃马桥,一辆车子刚驶上桥头。可以想像每天有数以千计的人踏桥而过,却肯定没有人晓得此桥不但改变了他和寇仲的命运,也改变了天下的命运。
  他把压至眉头的帽子再拉下点,微笑道:"你来哩!"
  翻起衣领掩着大部分脸颊的寇仲来到他旁坐下,背着其他客人,舒服的挨着椅背,拨掉身上的积雪,露出灿烂的笑容,仔细打量徐子陵,双目生辉的摇头叹道:"多少年啦,我的好兄弟?"
  徐子陵欣然道:"刚好九年。完成探索两河源头的壮举后,你这小子返回宋家山城定居,小弟则隐于幽林小谷,自此没碰过头,没通过消息。"
  寇仲目光投往铺满白雪的跃马桥,桥上不见行人,双目射出缅怀的神色,叹第二口气道:"大道至简至易,原来治好国家竟是这么简单?世民把他在钱庄说的话付诸实行,竟成就眼前局面。不过坦白说,我有在暗中出力,助他整顿南方的豪强恶棍、贪官污吏。"
  徐子陵皱眉道:"你仍在舞刀弄剑吗?"
  寇仲笑道:"你好像不晓得我寇仲今时今日在江湖上的地位,白马之盟后我从没有和人交手,因为根本不用出手只要使人说句话便成。谁敢触怒我?否则世民的仁政,会无法这般快的施布于南方。"
  顿了顿叹第三口气道:"妃暄确是天下最有眼光的人,古来所谓的名君,谁及的上我们的大唐天子李世民?他以事实证明给所有人看,大乱后确是大治,且是前所未有盛极一时的黄金岁月。咦!长安首富为何还未滚至?"
  徐子陵一头雾水道:"长安首富?"
  寇仲忍着笑道:"还不是雷九指那人间最快乐幸福的老家伙,不过肯定他比很多人穷,因为赚的真金白银全用往修葺大河,弄得像以前好赌时般经常囊空如洗,世上竟有那么乖的大老板。"
  徐子陵道:"你对各人的状况倒很清楚。"
  寇仲道:"怎可能不清楚?过年过节总有人来探我,忙的老子不可开交,这叫退隐?他奶奶的。"
  徐子陵哑然失笑道:"我不想听你吐苦水,有没有见过小侯?"
  寇仲点头道:"见过他一次,他到来借阅顾恺之的真迹,听他口气,似乎风流如昔。
  咦!首富来哩!"
  时间是午市开始前半个时辰,兼之下大雪,三楼只几张桌坐有客人,雷九指以衣帽掩盖脸目,匆匆抵达,甫坐下低声道:"本应是我等你们,却不可怪我迟到,因为我给皇上抓起去问话,被迫出卖你们。哈!你们仍是十年前的模样,不像你们大哥我般变得更青春,更有活力,更有富贵相。"
  徐子陵摇头苦笑,寇仲佯怒道:"分明是你主动去拍世民马屁,出卖我们以换取荣华富贵,让老子向青姐告你一状。"
  雷九指闻青青之名大吃一惊,举起酒杯,赔笑道:"勿要错怪好人,问题出在侯小子身上,他向老陶订下上林苑最豪华的厢堂,而拍皇上马屁的却是老陶,认为小侯此举暗藏玄机,急不及待的飞报庞玉,累我立即被刑部的大爷们押见皇上,皇上只向我说了句”不要浪费朕的时间”,换作你是我该怎办?在得罪皇上或是出卖你两个小子间,应如何取舍?当然是出卖你们。大家喝一杯,我们的兄弟知情不会因任何事情改变。"
  寇仲和徐子陵拿他没法,举杯互敬,一饮而尽。
  雷九指欢喜的道:"行之的钟离书院办得非常成功,长安有不少人把儿子送往钟离让行之教导,只凭他曾为少帅军师的余威,足令他一炮而红,何况他却有两三度板斧。"
  徐子陵道:"不要顾左右而言他,世民是否来此路上?"
  雷九指笑道:"皇上当然希望立即赶来,全赖我拼死力谏,皇上则从善如流,不过你们明早必须入宫见驾,否则我会被推出午门斩首,你们不想累青青守寡吧?明白吗?"
  寇仲和徐子陵对视苦笑,他们本不愿惊动李世民,然而事以至此,有什么好说的。
  徐子陵不解道:"小侯因何如此张扬,要喝酒有很多地方可以选择,偏要挑选上林苑?"
  雷九指压低声音,神秘兮兮的道:"因为他要给少帅一个毕生难忘的惊喜。"
  寇仲剧震道:"秀芳?"
  雷九指欣然道:"哈!也不全关小侯的事,是我们刚远游回来的尚大家,指定要在上林苑见仲爷。"
  徐子陵探手轻拍寇仲肩头,安抚他激动的情绪,随又问道:"老跋呢?"
  雷九指答道:"尚未见他踪影。"
  寇仲压下心中的激情,目光投向街上,道:"来哩!"
  大雪纷飞中,跋锋寒着例行人稀疏的街上,往他们望上来,露出久别重聚的喜悦。
  雷九指扯着两人站起来,道:"勿要让尚大家久候,我们立即到上林苑去,还有达志和显鹤在那里等我们去尽兴呢。我结帐请客,你们到街上候我。"
  两人这么站起来,俊拔的体型气度,立即吸引其他客人的注视,他们怕被认出来,热起他们最不愿见的哄动,忙匆匆下楼。
  跋锋寒从对街悠然行来,探臂将两人拥个结实,长笑道:"今趟我们要好好一聚,十年哩!岁玉的流逝如白驹过隙,迅快得教人难以留神。"
  放开手,含笑打量两人。
  就在此时,三人同往街端瞧去,大雪中出现一个约八、九岁的可爱小女孩,蹦蹦跳跳提着一篮子鲜果往他们飞奔过来。
  三人为之愕然,小女孩喷着冷雾,气喘喘的在他们身前立定,孩子气的问道:"请问哪位是徐大叔?"
  徐子陵心中一动,微笑道:"是我!"
  小女孩把篮子递给他,欢天喜地道:"是我娘着明空送给你的。"
  徐子陵接过果篮,那叫明空的小女孩一声欢呼,就那么掉头原路跑回去,雨雪深处,隐一个女子优美的倩影,白衣如雪,裙下赤足。
  寇仲皱眉道:"婠婠!"
  徐子陵瞧着小女孩投入婠婠怀内,婠婠轻挥玉手道别,牵着明空,逐渐没入雪花迷蒙的深处,徐子陵道:"不知是他收的徒弟?还是亲生女儿?"
  跋风寒目光投往徐子陵手上的礼物,微笑道:"明月当空,是个充满意象的好名字。"
  雷九指结帐下楼,谈笑中,四人漫步于风雪漫天的长安街头,朝上林苑进发。
  (全书完)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大唐双龙传》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黄易的作品集,继续阅读黄易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