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三章 反败为胜

作者:黄易

无论任少名身边有多少人,他总会一眼就给辨认出来。
  这不单是因他在额上纹了一条张牙舞爪约半个巴掌大的青龙,更因他特异的形相和凌厉的眼神。
  任少名的皮肤闪亮着一种独特的古铜色,整个人就像铁铸似的。高度比得上徐子陵和寇仲,配着黑色劲装和白色外袍,对比强烈,显得他格外威武。
  他有一个宽宽的密布麻点的脸庞,眼窝深陷,眉棱骨突出,眉毛像两撇浓墨,窄长的眼睛射出可令任何人心寒的残酷和仇恨电芒,冷冷地瞅着徐子陵与寇仲。
  他比常人粗壮的大手分垂两边,各提着一个头颅般大而沉重精钢打成的流星锤。
  他左边是那艳光四射的"艳尼"常真,右边则是个又高又瘦的文士,脸庞尖窄,配着嘴唇上的胡须,有点像头山羊,但眼睛却明亮冷静。
  当恶僧来到常真的身旁时,那高瘦文士首先开腔笑道:"在下崔纪秀,见过徐兄寇兄。"
  徐子陵和寇仲交换了个眼色,均心中懔然。
  这崔纪秀乃林士宏手下第一谋臣,被林士宏这个楚帝封为国师,向以智计著称当世,今晚的陷阱,极可能就是由他策划布置的。
  果然崔纪秀笑道:"所谓初生之犊不畏虎,所以当人人都以为两位知难而退,在下却断定两位必会兵行险着,碰巧竟给在下猜对了。"
  "艳尼"常真发出银铃般的娇笑声,美目彩光流溢,扫了两人几遍后才道:"两位哥儿身手不凡,若肯归倾会主,会主必不会薄待两位。"
  任少名冷哼一声,悠然道:"若要归顺,必须拿出诚意来。也不用我教你们怎么做吧!"
  寇仲道:"可否先让我两兄弟商量一下。"
  任少名点头道:"随便!"
  寇仲搭着徐子陵肩头,凑到他耳旁轻轻道:"今趟不投降,必然没命。"
  口上是这么说,但却暗在他肩上捏了一记,表示是诈语。
  徐子陵见任少名全神灌注,会意过来,同时感到寇仲在他肩上暗以手指写了"战"
  和"钓丝"三个字,忙低声道:"除非他亲手击败我们,否则怎能就这么不战而降呢?"
  寇仲点了点头,离开徐子陵,哈哈笑道:"会主若想我们归降,先要击败我们两人,那我兄弟俩立即把”杨公宝库”的秘密如实奉上。"
  整个场地数百人竟是寂然无声,只有火把烧得"僻啪"作响。
  任少名嘴角逸出一丝不屑的笑意,看样子得要答应时,崔纪秀插入道:"假若会主分别击败两位,是否又作数呢?"
  寇仲心中恨不得打他两拳,故作骜讶道:"我们两个小子乃后生小辈,兼之现在既伤且疲,若对会主单挑独斗,是否有些不尊敬他老人家呢?"
  "恶僧"法难把手中长达丈半的巨杖提起少许,再重重顿在地上,不但发出一下闷响,还似令大地亦微见晃动,狂笑道:"就让贫僧来侍候两位小哥儿吧!何用劳烦会主呢?"
  徐子陵淡淡道:"假若大师输了,可是等若会主也输了呢?"
  法难立时楞住,双目凶光毕现。
  任少名再冷哼一声,道:"我若不亲自出手,也难教你两人心服,来吧!"
  语毕往前跨出。
  他踏出第一步时,四周的气氛立时变得肃杀沉重,随着他跨出第二步,一股庞大无匹的凛例气势,朝寇仲和徐子陵迫涌过来,若换了一般庸手,早便胆战股栗,弃械败走了。
  至此寇仲和徐子陵才切身体会到这名震南方的黑道霸主的威势。
  围困着寇仲和徐子陵的铁骑会众,自然而然往四面退开,让出更广阔的空间予圈中的决战者。
  寇徐两人知道此人性烈如火,跨出第三步时,便立即会发动狂猛攻势。乘机诈作撑不住他的气势侵迫,往后退去,一刀一枪,虚晃作势。
  后方的人怎知他们意在七丈许外横过空中的钓丝;更怕殃及池鱼,退后再多让出三丈许的空间。
  只要多移后四丈,就可抵达钓丝的下方了。
  两人心中这时只想到溜之夭夭。
  此消彼长下,任少名气势骤盛,健腕一抖,两个流星锤化成无数反映火炬光芒的红芒,像蜂飞蝶舞般,震慑全场。
  寇仲和徐子陵见到任少名的功夫,才明白为何宋玉致会说他们不知天高地厚。能把沉重的流星锤舞得这么出神入化,乃他们事前从未曾想象过的。
  惊人的压力并非只来自任少名所在的前方,而似是由四方八面挤压而来。
  更使人震骇的是任少名借火光的反映,自己就若忽然隐了形般,躲在芒影的某处。
  两人进退不得,更不要说什么超越棋盘的弈剑之术了。兼之此时乃力战之后,使不出平时的一半功力。
  蓦地其中一团芒影,挟着劲厉的风声猛撞往寇仲左肩处。
  这时寇仲方才惊觉,大喝一声,挥刀挡格。
  当的一声大响,寇仲跄踉侧撞到旁边的徐子陵身上。
  芒影散去,露出状似魔神的任少名,左右两个流星锤,又奔雷掣电的直往失了脚步的寇仲推去。
  狂猛的气流,迫得数丈外的旁观者亦要后撤,首当其冲的寇仲和徐子陵,苦况更是可想而知。
  任少名不惜损耗真力,凭气劲把两人压制得动弹不得,正是要以速战速决的战术,好在手下面前立威。但使他吃惊的是两人在力战之后,仍能有此强撑的韧力。现在见寇仲败势已成,那肯错过机会,立以雷霆万钧之势,准备一举把两人制着。他这记双锤出击,乍看似是要同时击杀两人,事实上却颇有分寸,刚中含柔,可点对方穴道。
  寇仲猛撞在徐子陵身上,后者却出乎包括任少名在内的所有人意料之外,虎躯一挺,硬把寇仲反撞得往任少名双锤迎去。
  任少名大感愕然时,寇仲已得徐子陵补充真气,不但气血回复畅顺,还趁任少名愕然间露出那一丝空隙,挥刀劈入,快得没有人能瞧得清楚。
  任少名疾退半步,闷哼一声,流星锤左右合拢,准确无误地把他长刀夹在锤间,反应之快,教人叹为观止。
  "啪!"
  长刀中分折断。
  寇仲骇然提着断刀后退时,流星锤化作漫天芒影,铺天盖地朝他罩来。
  他暗叫娘时,徐子陵的长枪由他胁下穿出,疾射往芒影的核心处。
  芒影散去。
  以任少名之能,亦被这奇招迫退两步,破解了他排山倒海的攻势。
  "当!"
  右手流星锤侧撞枪头,震得长枪荡了开去。
  徐子陵给他震得手臂酸麻时,寇仲弃下断刀,接过长枪,大喝一声,变化出千万道光影,罩往任少名,大有横扫千军之概。
  任得这铁骑会主想破脑袋,也不能明白寇仲接了他全力一击后,为何反能悍狠尤胜刚才,对他发动这么剧烈的攻势。
  任少名的气势不由窒了一窒,只好一个旋身,竟闪入寇仲枪影里,流星锤以快打快,迎上寇仲的枪锋。
  寇仲的枪法立变得无法开展,改而手执枪柄正中,以枪锋和尾左右挡击对方愈趋凌厉的流星锤。
  两人使到急处,只见锤影枪影翻腾不休,内中两条人影兔起鹘落,作动辄可立判生死的埋身搏斗。
  徐子陵这时飞临任少名头顶之上,他清楚把握到寇仲已是强弩之末,那敢迟疑,把逃走之念完全排出脑海之内,冷喝一声,两手疾往任少名头盖抓下去。
  旁观的数百人直到此刻都有透不过气来的感觉,更不要说吶喊喝采,全场静得不合常埋。
  "当!"
  长枪在寇仲手中断作两截,持枪的寇仲鲜血狂喷,却在流星锤触体前游鱼般往外移开,使任少名以为万无一失的一锤点在空处。
  任少名这才低马坐股,两锤迎上头顶徐子陵的双掌。
  "蓬!蓬!"
  徐子陵整个人被反震得拋往明月映照的虚空去。
  寇仲跌出了三丈有多,累得旁观者纷纷后退。
  可在他脚步尚未站稳时,突然冲天而起,双掌追上徐子陵那在空中拋掷的身体,运劲猛托,同时狂喝道:"小陵走!"
  任少名一声长笑,先弹上半空,再疾往两人横移过去。
  徐子陵反手一把扯着寇仲的衣领,拉得他和自己一起更升高两丈,再把他往外拋去。
  众人见两人败局已定,还想逃走,均纷纷发出嘲笑和辱骂的喝倒采声。
  包围网往四外扩大,一副猫儿戏鼠的格局。想看看任少名如何玩弄他们。
  任少名后发先至,追到两人身后丈许处,顺手先把流星锤插回背上,再探手往两人抓去。
  最令人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
  忽然在虚空中的寇仲和徐子陵分了开来,还停顿了剎那的光景。
  任少名不禁大为惊异,因他已感到自己再难在半空停留和发力,但对方却似能凌空稳住身子,还可借力反弹,当他正为跟前异状震骇得魂飞魄散之时,两人劲箭般倒射回来。
  地面众人亦齐声惊叫,但已无从阻止即将发生的事。
  这时任少名一口真气已尽,再无法变招抗敌,而对方却能全力出手,此消彼长下,相差岂可以里计。
  "蓬!蓬!"
  任少名分别架着了寇仲的一拳和徐子陵的一掌,正要借力退避时,脖子竟给一条软鞭由背后绕来捆个结实,欲退无从。
  然后头顶剧痛,被徐子陵戳指刺中天灵重穴。
  "砰!"
  寇仲换气旋身,在他连鞭拋飞前踢中他胸口。任少名胸骨尽碎,鲜血狂喷。
  法难、常真、崔纪秀等大骇掠至时,两人借击中任少名的反震之力,再往上腾升,足尖又点在钓丝处,大鸟般冲天而起,往八丈外另一根钓丝落去。
  "蓬!"
  任少名的尸身重重掉到地上。
  ※        ※         ※
  寇仲和徐子陵从大江爬上岸近时,离开九江足有十里之遥。
  此刻天尚未亮,但两人均筋疲力尽,伏在岸边的泥阜处,动弹不得。
  寇仲喘着气呻吟道:"终干掉任小子了,唉!他真厉害,恐怕风湿寒都杀不了他。
  但却……噢!"
  徐子陵勉强抬头看了他一眼,又把脸贴回泥淖里,辛苦地道:"你也不知自己现在狼狈样子多么可笑,痛吗?"
  寇仲喘息道:"不笑就没有事,想不到在这种情况下,都给我们刺蛟成功。哈!哎哟!"
  寇仲歇了半晌后,又道:"横竖要到洛阳去,不若顺道宰了宇文化骨,好为娘报仇。"
  徐子陵叹道:"千万莫要得意忘形,今趟能杀死任少名,是有点幸运的成分。可能因他多行不义,终于恶贯满盈。而宇文化骨虽时运不佳,受挫失利,但怎都有宇文阀在背后撑腰,宇文伤更是与”天刀”宋缺齐名的宗师级武学巨匠,仲少你还是专心去争你的天下吧!"
  寇仲默然片刻后,沉声道:"但我怎可看着你一个人去冒险呢?"
  徐子陵道:"一切都待找到”杨公宝库”再说吧!咦!有船驰来呢!"
  一艘中型风帆,出现在下游弯角处,迅速驶至。
  寇仲极目望去,喜道:"看到吗?船上插着宋阀的旗帜,定是宋玉致来找我们。"
  徐子陵沉声道:"我们功力未复前,不宜与任何人碰头。"
  寇仲点头同意,与徐子陵爬到一堆乱石里,硬着心肠任那艘船来了又去了。
  ※        ※         ※
  到天明时,两人凭着互补真气的奇功,恢复了八、九成的功力,又到江里洗澡,虽仍是衣衫破烂,但丝毫不能影响他们各有自己风采的体型外貌。
  他们就近摘了些野果充饥后,展开身法,朝与香玉山约定的那河弯赶去。
  当两人奔上一座山丘的高处时,立时受到四周美景吸引,停了下来。
  天上白云冉冉,左下方长江冲奔而来,江水粼粼,对岸的山峦反映着日光,右方土地开阔平坦,一个小村庄点缀其上,仟陌交错,被翠色浓重的群山环绕作衬。在一片恬静中惟只江水滔滔,澎湃奔流。
  寇仲涌起像大江般奔腾不止的豪情壮志,大喊道:"寇仲来了!"
  回音在两岸间飘荡轰鸣。
  徐子陵亦感胸怀扩阔,自昏君被杀,他们逃离江都后,尚是首次感到这种海阔天空,任我翱翔的动人感觉。
  寇仲重重吁出一口紧压胸口,令他血脉沸腾的豪情壮气,徐徐道:"由今天开始,天下再没有人敢小觑我两兄弟,谁要这么做,最后都须付出惨痛的代价。"
  徐子陵的心情亦出奇地好,笑道:"这话仍是言之过早,我们是靠联手之力,又因预作布置,才能干掉任少名。应该说下次若再有人来对付我们时,就必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会教我们更难应付。"
  寇仲伸了个懒腰,道:"我现在最怕是没有人来供我们磨练。嘿!你在看什么?"
  徐子陵回头凝望九江城的方向,道:"你看不到扬起的尘头吗?说不定是追兵赶来呢。"
  寇仲怪叫一声,领头冲下山坡去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