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四章 地刀宋智

作者:黄易

寇仲瞧着从上游驶来的风帆,截停徐子陵道:"你看这艘像不像昨晚那艘挂着宋阀旗帜的船儿,现在只是那旗子给除下了。"
  徐子陵淡淡道:"想知道还不容易。"忽然跳上靠岸的一方大石,运气叫道:"请问宋小姐在船上吗?"
  声音朝着逐接近的风帆远远传去。
  寇仲愕然抬头,难以相信地瞧着高踞石上的徐子陵,大惑不解道:"你不是很反对我接近宋玉致吗?为何今天一反常态,积极到这等骇人的地步。"
  徐子陵露出个真挚的动人笑容,油然道:"你根本早就认出是昨晚那艘船,仍要装模作样,所以无论我说什么,你总有方法作出我现在所做的事。所以小弟索性成全你好了。够兄弟了吧!"
  寇仲捧腹笑道:"你够风趣才真。这么来耍我,哈!笑死我了!"
  ※        ※         ※
  两人先后落到甲板上去,宋玉致冷冷瞧着他们,檀口微张道:"掉头回航!"站在她身后的宋爽忙发出命令。
  风帆上的水手立即忙碌起来。
  寇仲欠身施礼道:"宋小姐在大江上来回奔波,不知是否为了我两兄弟呢?"宋玉致冷冷瞪了他好一会,忽然摇头叹道:"你们怎能办得到的呢?"
  徐子陵淡淡道:"小姐的消息真灵通。"
  宋玉致没好气的道:"除非又聋又盲,才会不知道,任少名之死令整个九江大乱起来,没有人能控制得住。铁骑会正将怒火发泄在城内的武林人物身上,死了很多人,听说楚军亦正和铁骑会冲突火并呢。"
  寇仲和徐子陵听得面面相觑,暗忖那岂非连累了很多人。
  宋玉致见座驾船成功掉头,逆流而上,柔声道:"两位公子请赏面进内用点酒菜好吗?"
  两人进入窄小至只容放下一张圆桌和十多张椅子的小舱厅,立时愕然。
  对着舱门那边挤了七、八个人,只其中一人四平八稳的坐着,显是最有身分地位。
  此人年在四十许间,身材修长,肤白如雪,瘦窄的脸庞上有一双满载幽郁但却机灵智能的眼睛,加上一张多情善感的嘴和五缕长须,这一身文士装束、风度翩翩的男子,十足诸葛武侯再世下凡。
  见到两人进来,他长身而起,微笑道:"在下宋智,欢迎两位公子大驾光临,请坐!"
  竟是宋阀的第二号人物"地刀"宋智!寇仲回过神来,施礼笑道:"原来是宋二爷来了。"
  宋智欣然道:"坐下再谈。"
  寇仲和徐子陵坐好后,宋智这才入座,其它宋阀高手都站到宋智椅后,只有宋玉致和宋爽立在两人的一方。
  徐子陵尴尬道:"宋小姐等为何不坐下来呢?"
  宋智从容笑道:"有老夫代表他们坐下来嘛!两位公子今趟能在铁骑会高手如云的重重围困中,巧施妙计,斗智斗力,击杀任少名,此战必然轰传天下。不过愈出名烦恼愈多,未知两位公子对日后有何打算呢?"
  两人见宋智对当时的情况如若目睹,心中凛然,知他必有眼线布在铁骑会内。宋智又道:"有一事未知两位是否早已知晓,任少名实是铁勒"大盗"曲傲的儿子,此人横行西疆,无人能制,论威望仅次于武尊毕玄,但残忍好杀处,毕玄却要瞠乎其后。"
  寇仲和徐子陵大感错愕。
  曲傲之名,他们是当日偷听宋玉致和沉落雁的对话得来的。宋玉致还向沉落雁强调曲傲和杜伏威暗中勾结,对付李密。想不到他竟与任少名是父子关系。
  不过他们却丝毫不惧。
  寇仲耸肩道:"打算非是没有,但宋二爷却可能听不入耳,因为我兄弟只打算把一批盐货运到关中缺盐之地,狠狠赚他娘的一大笔。"
  听到寇仲又说粗话,宋玉致表面虽大皱眉头,但芳心中却涌起亲切而难以形容的刺激感。
  宋智默然片响,忽然仰头一阵长笑,瞧往窗外阳光漫天的河岸,含笑不语好一会后,目光才再次落在两人身上,哑然笑道:"两位公子是否不把我宋智当作朋友了呢?"
  寇仲身后的宋玉致带点不屑地道:"我早说过这人没半句真话哩!"
  宋智颇感奇怪地瞥了侄女一眼,才正容道:"若两位公子志只于此,便既不会刺杀任少名,更要以此来作交换桂锡良当上帮主的条件。老夫说错了吗?"
  寇仲若无其事道:"宋二爷怎会看错,不过我说的亦是真话。"
  徐子陵接口道:"这趟运盐到关中,实是我兄弟俩的一个心愿,好磨练下自己。"
  宋智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轻经道:"”杨公宝库”是否在关中呢?"
  两人更是心中暗凛,这宋智不愧宋阀的智囊,竟把事实推测了七、八成出来。寇仲叹道:"二爷真厉害!"
  宋智淡然道:"为何不索性做大一点?"
  寇仲不解道:"怎样才能做大点呢?"
  宋智微笑道:"无论两位要多少盐货,我们也可供应。"
  寇仲与徐子陵交换了个眼色后,摇头道:"我两兄弟最怕受人管束。"
  宋智截断他道:"两位不是怕受人管束,而是不想屈于人下,我宋智若看不通此点,今天亦不会说出这番话来。"
  宋玉致接着道:"二叔啊!玉致早说过他们不知天高地厚的了!"
  宋智笑道:"玉致勿要说意气话,谁能杀死任少名,谁就有资格像寇小兄和徐小兄般说话。"
  再凝视寇仲一眼才燃须微笑道:"现在南方形势已因任少名之死扭转过来,环顾群雄,只有林士宏和萧铣尚可与我宋家一争短长,两位若有志于天下,何不谈谈彼此合作的可能性呢?"
  寇仲和徐子陵都升起奇异的感觉,感受到击杀任少名后的风光。否则凭什么和这宋阀的第二把交椅人物平起平坐,更遑论高谈合作了。
  寇仲沉吟片时,点头道:"只有在一个情况下我们才能真的同心协力,就是贵阀阀主能把玉致小姐许配与我寇仲。"
  一直没有作声的其它宋阀高手齐感愕然,宋玉致更"啊"的一声娇呼,霞生玉颊,喜怒难分。
  只有宋智冷静沉着如故,盯了寇仲好一会后,哑然失笑道:"寇小兄的野心真不少,打的更是如意算盘。"
  徐子陵平静无波,令人一点看不出他内心的想法。
  寇仲却是面无愧色,油然道:"聘礼就是”杨公宝库”。"
  宋玉致差点想即场捏死寇仲,尖叫道:"不!我不会嫁他!"
  宋爽最疼宋玉致,忍不住插入道:"玉致早给定下亲事呢!"
  宋智举手阻止两人说下去,瞧瞧寇仲,又看看高深莫测的徐子陵,点头道:"寇小兄确是争天下的人材,若我宋阀当面错过,家兄必会怪责。"
  宋玉致剧震道:"二叔!"
  宋智向她微笑道:"”杨公宝库”仍是遥不可及的事。何况此事必须尔父点头才行,玉致何用惊惶?"
  寇仲欣然道:"宋小姐安心好了。异日只要你亲口说个”不”字,我寇仲怎会厚颜相强呢?"
  其它人无不点头称许,欣赏寇仲的心胸风度。
  只有宋玉致紧抿芳唇,但亦没有再出言反对。
  宋智笑道:"事情就这么大致决定,两位小兄须否我们的协助呢?"
  寇仲摇头拒绝,压低声音道:"二爷大可考虑与萧铣结盟,那林士宏便当腹背受敌,难有作为了。"
  宋阀方面的人无不动容。
  宋智双目精芒电闪,好一会后才道:"我们一向和巴陵帮河水不犯井水,但也没有什么交情,这么……"
  寇仲笑道:"这可由我两个负责穿针引线,现在我们即返回巴陵,无论萧当家意下如何,我们亦可教二爷知晓。"
  宋智呵呵笑道:"和两位小兄说话,快人快语,实是痛快淋漓,不若就由玉致陪两位一道回去,看看萧当家的意思好了。"
  宋玉致抗议道:"二叔!"
  宋智微笑道:"此事关系重大,玉致乃最适合的人选,更可表示我宋家的诚意。"
  宋玉致狠狠瞪了寇仲一眼,无奈地叹了一口气道:"玉致领命!"
  ※        ※         ※
  三人登岸后,朝与香玉山等约定的泊船处赶去。
  宋玉致故意堕在后方,不与两人一道走。半个时辰后,巨鲲帮那两艘船出现在山坡下方处,寇仲倏地停止,累得宋玉致差点撞到他的宽背上去。
  徐子陵则毫不停留朝下掠去。
  宋玉致在他后侧皱眉道:"你干吗要停下呢?"
  寇仲凝望下方,沉声道:"你看到船桅上挂的红白旗吗?那代表有敌人在船上,但船上的人仍然安好。"
  宋玉致瞧着下方林岸处冒起的船桅和飘扬的红白旗,色变道:"那为何你让徐子陵一个人去冒险呢?"
  寇仲微笑道:"首先小陵有独自应付任何危险的能力,其次是我方的人仍能自由行动,可见事情非是十分险恶。"
  宋玉致不悦道:"但我们呆站在这里不是浪费时间吗?"
  寇仲别过头笑嘻嘻道:"只要有宋小姐陪我,就不会有浪宝时间的问题。"
  宋玉致俏脸微红,狠狠道:"寇仲你记着,就算爹和二叔答应了,我宋玉致也绝不会嫁给你的。你这人根本没有半分诚意。"
  寇仲淡淡道:"假设我有诚意,小姐是否会回心转意?"
  宋玉致装出个没眼看他的娇俏表情,故作漫不经意的道:"若要你这人有诚意,太阳也会从西方升起来哩!"
  寇仲这时听到徐子陵发出的三声连续鸟鸣,道:"来吧!宋小姐是注定了要跟着我寇某人的。"
  不待她反责,往下掠去。
  ※        ※         ※
  在战船的甲板上,一边是香玉山、云玉真、卜天志、陈老谋等人,另一边却是突厥年青一代最超卓的高手跋锋寒和东溟派的新主子东溟公主单琬晶。
  看双方的神态,显然尚未动过手。
  跋单两人的武功虽胜过香玉山等人,但香玉山方面却是人多势众,亦非是易与。
  寇仲和徐子陵领着宋玉致掠上甲板,加入香玉山的阵营后,跋锋寒和单琬晶立成弱方,但两人却不露半点不安神色。
  跋锋寒看到风姿独特的宋玉致,双目一亮,笑道:"这位姑娘是……"
  单琬晶接口道:"原来是宋家小姐玉致,不知为何会和这两个小贼一道回来呢?"
  宋玉致与单琬晶显然相识,淡淡道:"公主若要和这两个小……嘿!小子过招,切勿把玉致算在其内,我宋家是不会管你们的事的。"
  香玉山和云玉真等都大感不解,弄不清楚宋玉致和他们间的关系。
  云玉真不知是否生出妒意,故意挨到寇仲身旁,亲热地凑在他耳边道:"你们竟真的杀了任少名,多么教人难以相信啊!这对狗男女比你们早半个时辰来了,坚持要等待你们。"
  寇仲点了点头,向跋锋寒哈哈笑道:"跋兄的武功比任少名如何呢?"
  跋锋寒淡淡笑道:"未动过手,怎知高低。今趟专诚在此恭候两位大驾,正是要弄清楚谁高谁低的问题。"
  宋玉致这才知道他是跋锋寒,不由仔细打量起他来。只觉他无论外型风度,均不逊于寇仲和徐子陵,锋芒露得来不但不惹人厌,还平添一种非常引人的魅力。
  徐子陵皱眉道:"我们和跋兄从来没有什么真正的过节,何用动辄生死相拚。但我们并非怕了跋兄,只是生出惺惺相惜的敬重之心吧了!"
  跋锋寒想不到他说话如此得体,愕了片晌,苦笑道:"我虽和寇兄徐兄没有甚么过节,但可惜跋某的两位红颜知己都欲杀两位而甘心,跋某岂能袖手旁观?"
  寇仲微笑道:"跋兄若真能袖手旁观,事情自可迎刃而解,不信吗?哈!让我做个试验你看,小陵!站出去让公主把你杀了吧!切勿还手。"
  一直没有作声的单琬晶勃然大怒道:"寇仲你先滚出来受死,看我敢否杀你。"
  寇仲哈哈笑道:"各位看吧!公主若非下不了手杀小陵,何用找我仲少来代替呢?"
  "锵!"
  单琬晶拔出佩剑,踏前两步,脸寒如冰的以剑尖遥指两人道:"都给我滚出来,我宰掉你两个小贼,更不需人帮手。"
  香玉山肃容道:"公主务请三思,一旦有人流血,势将结下难以解开的仇怨,以致纠缠不休。"
  单琬晶冷冷道:"这是我与他们两人间的事,外人最好不要插手。"
  云玉真娇笑道:"跋锋寒算是外人吗?"
  单琬晶斩钉截铁道:"他也不会插手。"
  跋锋寒洒脱地坐在船栏处,好整以暇道:"我仍是那两句老话,如是一对一的公平比拚,跋某绝不干涉。"
  寇仲苦笑道:"公主明知我们不愿伤你,这可不公平得很哩!小陵!你去打头阵吧!"
  徐子陵大步踏出,来到单琬晶身前半丈许处,平静地道:"公主请赐招!"
  单琬晶美目射出无比复杂的神色,凝视了徐子陵片刻后,像下了决心似的,忽地玉手一挥,蓦然间化出千万道光影,剑气弥漫,把徐子陵完全笼罩在内。
  众人早知她剑法高明,但仍想不到如此惊人。
  徐子陵看着她的剑锋化作一点寒星,当胸奔至,竟仍没有任何反应动作。
  寇仲双眉上扬,眼睛射出凌厉的神色,不瞧徐子陵的情况,只狠狠盯着单琬晶平静得骇人的眼睛。
  只有他才明白徐子陵正以生命作豪赌,好化解这段纠缠不清的仇怨。
  跋锋寒亦露出讶异之色,手按到刀柄去,只不知他是要阻止这事的发生,还是在防止寇仲等旁观者出手。
  香玉山、云玉真、卜天志、宋玉致等却同时色变,但事情来得太快了,连惊呼都不及时,单琬晶的剑尖离徐子陵胸口只有一寸。
  寇仲微微俯前,双目电光闪射,只要单琬晶这剑真的透徐子陵胸口而入,他就会不顾一切的将单琬晶扑杀。
  跋锋寒的目光凝定在寇仲身上,亦是蓄势以待。
  剑气催得徐子陵破烂的衣衫往后狂扬,可是他昂然立在那里,一对虎目闪烁着神圣而秘不可测的光辉,脸容静若不波古井,一点不把这决定他生死的一剑放在心上,连眉头都不皱半下。
  就在决定生死的一刻,单琬晶的眼神终于出现变化。
  那是既苦恼又愤怒的微妙表情。
  剑气倏收,锋尖斜斜朝上滑去三寸。
  利刃刺入徐子陵左胁。
  徐子陵清楚感到剑锋及骨而止,然后单琬晶抽剑疾退。
  鲜血狂涌而出,但徐子陵仍是稳立如山,没晃动少许。
  到这时仍没有人惊叫作声,两条船上百多人都似变了哑巴。
  寇仲松了一口气。
  跋锋寒目光回到徐子陵身上,眼内先闪过赞赏的眼色,接着是一现即消的凶厉杀机。
  单琬晶退到船头尽处,低头察看染到剑锋上的徐子陵鲜血,铁青着脸颤声道:"徐子陵!为何不还手?"
  徐子陵深吸一口气,运功收止伤口流出的鲜血,柔声道:"公主的气消了点吧!"
  单琬晶胸口剧烈地起伏着,抬头瞧着徐子陵,缓缓摇头道:"气是永不会消的,但偷盗账簿一事就此作罢。"
  腾身一个空翻,消没在岸旁的密林里,最出奇是没有招呼跋锋寒一道走。
  众人的目光落在有点尴尬的跋锋寒身上。
  云玉真惊魂甫定,娇喝道:"公主走了,跋公子还不走吗?"
  跋锋寒摇头苦笑道:"变了心的女人,有什么好追呢?"
  身形闪了闪,就像忽然消失了般的离开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