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八章 妙计破敌

作者:黄易

寇仲正要有所行动,却给徐子陵一把扯着,正奇怪时,徐子陵凑到他耳旁道:"仲少你别忘了现在是争霸天下,不是去逞强斗狠,要讲点策略才成。"
  寇仲一呆道:"你有什么妙计呢?"
  徐子陵低声道:"记得我们由九江来巴陵那艘战船吗?船头还装了尖铁,若速度够快,保证可把这艘巨无霸硬生生拦腰撞断。"
  寇仲大乐道:"你这小子其实比我还狠,平时却要装成淡泊名利的道学先生。嘻!
  你不觉得自己今晚很不正常吗?"
  徐子陵没好气道:"快来吧!"
  ※        ※         ※
  仍留在船上的卜天志给他们弄醒过来,到搞清楚是什么一回事时,动容道:"让我遣人立即通知香将军,若能擒得朱媚,等若废去朱粲一条手臂。"
  寇仲忙道:"敌人非是省油灯,必在岸上布有暗哨,你们这么千军万马的掩去,敌人不走就是呆头鸟,副帮主只可依我们的计划行事。你负责撞船,我们负责下水拿人,这叫分工合作,明白吗?"
  徐子陵接着问道:"朱媚很厉害吗?"
  卜天志一边点头表示同意寇仲的话,同时答复徐子陵道:"朱媚等若朱粲的脑袋,却貌美如花,毒似蛇蝎,在她的流云袖下,已不知多少英雄好汉饮恨收场。"寇仲笑道:
  "在水底还有什么流云袖可施展出来,今趟看她如何美如何狠好了。"卜天志忽地叹道:
  "两位公子不但行事出人意表,想出来的方法更是妙想天开,天志受教了!"
  当下立即召唤手下,悄悄起锚开船,往上游方向驶去。
  ※        ※         ※
  战船缓缓掉头,船上百多名巨鲲帮战士人人强弓劲箭在手,准备对敌人迎头痛击,十二台投石机亦蓄势待发。
  自两人成功击杀任少名后,巨鲲帮众对他们奉若神明,这刻为他们效命,自是士气如虹,人心振奋。
  寇仲和徐子陵持弓立在看台处,指点出目标的位置,卜大志则不断发出指令。战船缓缓加速。
  江上一片宁静,只有江水拍岸的声音,让人感受到大自然那永无休止的步伐。天上明月斜照,江水粼光掩映。
  数百艘大小船舶,一点都不知道即将而来的战争。
  到了离孤零零泊在外围的目标巨舶约二百来丈时,战船往对岸弯去,势子更速。
  寇仲向徐子陵道:"要争霸天下,必须广揽人材,否则纵使有此妙计,我们亦没有能力施行。"
  徐子陵瞧着满张的帆子,默然不语。
  寇仲忍不住道:"小陵今晚为何这么积极呢?"
  徐子陵凝视变成已在正前方的巨舶,沉声道:"你是我在这世上最好的兄弟,既然答应了你要助你取得”杨公宝库”,不积极点怎行?"
  寇仲心中一暖,说不出话来。
  徐子陵探手搭着他肩头,轻轻道:"同时也是为了素姐,这些人既在香小子府内布有内奸,当然清楚素姐和我们的关系,假若奈何不了我们,说不定会向素姐入手,所以我们必须生擒对方一两个带头的人,交由香小子用刑迫供,务要把内奸寻出,素姐的安全才有保障。"
  战船势子加速,快似奔马的破浪朝巨舶拦腰撞去。
  敌人这时才知不妥,警号大作,人影闪动。但已来不及改变即将来临的命运。似神圣不可侵犯的宁静立被粉碎。
  卜天志大喝道:"动手!"
  巨石箭矢,像雷暴般往敌舰投去,一时杀声震江。
  寇仲和徐子陵亦射出手上劲箭。
  木屑碎飞,帆桅断折,敌人中箭惨叫声中,"轰!"的一声巨响,装了生铁的舰头像疯牛般重重拦腰撞在敌舰脆弱的右舷处。
  船裂木折的声音连串响起,敌舰立往相反方向倾侧打转。
  战船亦猛然剧震倾侧,一阵刺耳的磨擦声后,擦着对方船头,战船往外弯开,回复平衡。
  寇仲和徐子陵腾身而起,横过两船间的虚空,往破了一个大洞仍在打转的敌舰扑去。
  敌人乱成一片,灯火熄灭,也不知有多少人掉进江水里。
  四周船只上的人全被惊醒过来,吵成一片。
  寇仲落到对方看台时,巨舶已开始倾侧下沉,敌人根本无心恋战,纷纷借水逃遁,乱得像末日来临。
  极度纷乱中,他看到两个体态婀娜的女子破窗而出,投往江水里,身手灵活迅捷。
  寇仲哈哈一笑,追着去了。
  徐子陵却落在船头,有如虎入羊群般,见人便打,挡者披靡,这时甲板因船身倾侧,变成了个斜坡,中招者都朝下滚往江水去,狼狈之极。
  忽地一声暴喝在身后撑起,由上而下,破风声至。
  徐子陵杀得兴起,看也不看,踼飞了一名敌人后,反手一掌拍去。
  "蓬!"
  徐子陵被震得差点滑下斜坡时,那人亦被他反击之力迫得跄踉跌退。
  其它敌人得此缓冲,乘机逃命。
  此时卜大志的战船又回来了,箭如雨发的往江上浮沉的敌人射去。
  徐子陵猛提一口真气,回过头来,与敌人打个照面,赫然是曾有一面之缘的大江会二当家”虎君”裴炎。
  只见他一对凶睛不住闪动,显是因试出徐子陵功力强绝,生出怯意,不住往斜坡顶退去。
  巨舶已沉下大半,甲板上除他们外,再不见任何人。
  徐子陵缓缓迫去,两手撮掌成刀,遥遥发出真劲,制着对方,从容笑道:"二当家也要逃命吗?"
  裴炎一摆手上大刀,停步呸的一声厉喝道:"杀了你这小子才走也不迟。"
  徐子陵闪电横移,隔空一拳打去。
  裴炎大吼一声,险险跌倒。原来因徐子陵改变了位置,出拳角度巧妙无伦,登时击中了他右肩,不但剧痛攻心,差点连刀子都丢掉,本来他也非是如此不济,问题是他根本无心恋战,又早寒了胆子,故才被徐子陵所乘。
  这时他逃走之心更盛,正要后撒,徐子陵鬼魅般来到他右侧,无奈下厉叱一声,刀交左手,拚命反击。
  徐子陵采游走战术,无论裴炎如何闪躲,他总能迫得他硬拚,震得他左手发麻,无法施出平时的五成功夫。
  此消彼长下,裴炎左臂再中一指,大刀堕地。
  裴炎魂飞魄散,使出压箱底的本领,故意滚下斜坡,双腿疾踼,凶悍之极。
  徐子陵一声长笑,双拳齐出,正要一举制敌时,一股尖锐之极的破风之声,从左侧疾射而至。
  当他猛然醒悟敌人一直躲在舱门处时,敌剑笼罩了左方的空间,剑气弥漫。
  徐子陵剎那间判断出来袭者功力最少要胜裴炎两筹,假设自己不全力应付,可能要吃大亏,无奈下放过裴炎,转身挥手,硬接敌剑。
  "蓬!"
  掌剑交击。
  徐子陵被震得血气浮动,横移两步。
  那人则借势飘飞,落在倾斜的帆桅上。
  裴炎刚滚到甲板斜坡部,没入江水里。
  那偷袭者一身黑衣,瘦长英俊,脂粉之气极重,长笑道:"今趟算你们狠,但终有一天我白文原会好好报答你们。"
  再一个翻身,没进江水里。
  他的声音忽而暗哑,忽而尖亢,正是那在舱内说话的人。
  此刻江水已浸至徐子陵脚下,巨舶终于沉没。
  ※        ※         ※
  寇仲这时在水底追了近里许远,到离两女不及四丈时,两女左右分开逃走。
  在暗黑的江水中,寇仲认定其中一人,发力追去。
  从对方潜游的美妙姿态,他可肯定眼下这条美人鱼是游秋雁,尤其是她光滑的秃头,更是别人无法假冒的。
  寇仲已和她多次交手。
  若论水底功夫,他绝及不上她这水上专家,但他在内功和手脚上均远胜于她,故不愁她可飞出他的掌心。
  前面的游秋雁似是气力下继的缓了下来。
  寇仲心中好笑,知她不是要发暗器就是要撒网,诈作毫不知情的加速潜去,同时手握腰间的鞭把,准备给她来个意外的惊愕。
  三丈、两丈、一丈。
  游秋雁猛一旋身,网子迎头罩至。
  寇仲倏地下潜,右手轻抹,长鞭脱腰而出,水蛇般往游秋雁绕去,左手伸指点在网沿处。
  真劲借网传去,游秋雁娇躯剧颤时,鞭子缠上她修长的玉腿,封闭了她的穴道。
  寇仲一把将她抱个结实,升上水面。
  上游处仍是喊杀阵阵,江上的搜捕游戏显是方兴未艾。
  寇仲在游秋雁的香唇吻了一口,笑嘻嘻道:"雁姐想在江中亲热,还是待上岸再温存呢?"
  游秋雁气苦地瞪了他一眼后,紧紧闭上美目,这是她目下唯一表示抗议的无奈方式。
  寇仲搂着她爬上一道浅滩,把她压在身下微笑道:"我上趟放你,还以为你会心中感激,怎知对我最凶的竟是你,贵帮主身体好吗?"
  游秋雁瞪开美目,冷冷瞧着他道:"杀了我吧!"
  寇仲凑到她晶莹如玉的小耳旁,咬着她耳珠道:"不!我仍要放你!"
  接着拍开她的脉穴,弹起身来,豪情万丈道:"因为我喜欢你的俏样儿,当日贵帮主搂着你的小蛮腰时,累得我都不知多么想当帮主。哈!不过我终不是也抱了你亲了你又摸了你吗?"
  游秋雁跳了起来,美目滴溜溜转了好一会,叹道:"寇仲你莫要后悔,有机会我绝不肯放过你的。"
  寇仲探手在她脸蛋摸了一把,淡淡笑道:"其实你是爱上了我,所以才特别恨我,只是你自己不知道吧!我们走看瞧好了。"
  游秋雁不知是气自己给他摸时不懂闪躲,还是心中对他爱恨难分,猛一踩脚,转身便去。
  看着她美好的背影逐渐远去,寇仲不由想起东溟公主和徐子陵间那种暧昧的关系,接着又想起李秀宁,叹了一口气,往上游赶回去。
  天际终现出第一道曙光。
  ※        ※         ※
  是役寇仲和徐子陵大获全胜,震动了整个巴陵城。
  敌人遭擒者三十多人,其中有三个是女的,包括昨晚登岸的女婢在内。死伤者由于随水下飘,所以难以点算。
  萧铣和香玉山知道将军府内暗藏内奸,都非常紧张,立即展开调查。
  云玉真却有点不高兴,既怪两人没有通知她就私下去对付敌人,更怪两人没得她同意,却指使她的手下去作战,颇有越权之嫌。
  不过在寇仲的温柔手段下,很快她就回嗔作喜,与两人谈笑如常。
  到晚闶保寇仲问起查探内奸的事,香玉山面色沉下来道:"早已知机逃了。"
  素素接口道:"她是我的一个贴身小婢,自今早出门便失去踪影。唉!想不到我待她亲如姊妹,她竟会做这种事。"
  香玉山苦笑道:"她自幼便侍候我,想不到竟会给人收买了。"
  徐子陵皱眉道:"她懂武功吗?"
  香玉山愕然摇头。
  寇仲叹道:"你给人骗了,若我猜得不错,这小婢必是遭了毒手,好使你以为已没有了内奸的问题。"
  素素剧震道:"小梅!"泪水同时夺眶而出。
  徐子陵怨怪地瞪了寇仲一眼,扶起素素,进入内厅加以劝慰。
  寇仲拍额后悔道:"是我不好!"
  云玉真低声道:"你们对素姐确是好得令人没话说。"
  香玉山沉吟道:"怎样才能把这内奸挖出来碎尸万段呢?"
  寇仲望了内厅一眼,又长长一叹,沉声道:"只是他令素姐伤心落泪,我便不肯放过他。给我把那被活擒女婢提来,我保证可从身上得悉内奸的身分。"
  ※        ※         ※
  女婢被带到偏厅,寇仲挥手命其它人全退出厅外。
  这女婢年华双十,长得颇为娟秀,虽是脸色苍白,但却神色坚决,显是不肯轻易屈服。
  寇仲挨坐太师椅内,微笑道:"姑娘请坐!"
  小婢摇了摇头,紧抿嘴唇,摆明不会说话。
  寇仲好整以暇道:"只要你肯答我几个问题,我可以立即放了你,让你好好享受你的大好青春。"
  小婢呆了一呆,眼睛射出难以置信的神色,但旋又摇头。
  寇仲知她不肯相信世上有这么便宜的事,笑道:"谁不知我寇仲是个好人,你的主子要杀我,并非因为我做过什么坏事,只为对”杨公宝库”起了贪念,所以你的主子才是坏人。哈!这道理多么简单,不明白的就是笨蛋。"
  小婢虽没说话,但俏脸再不绷得那么紧了。
  寇仲拍胸道:"就让我这好人作出保证,只要你肯答三条问题,我就放了你。"
  小婢娇躯微颤,垂首哑声道:"若我答了你,但你又硬指我说谎,那……"
  寇仲截断她道:"是否说谎,大家都心知肚明,例如假若你稍有犹豫的情况,又或说得断断续续,便分明在编故事,那就不用继续下去了!"
  小婢咬着下唇道:"真的只问三个问题?"
  寇仲摊手道:"当然!我岂是言而无信的人。"
  小婢勇敢地与他对视,俏目生机尽复的道:"只要我没有犹豫,说话更没有断断续续,就可以走了吗?"
  寇仲肯定地道:"就是这样。不过假若你犯上这些错误,我立即废了你武功,并把你卖落最低级的嘧樱让你每天至少接十个客,明白吗?"
  小婢听得脸色大变,而事实上寇仲根本不懂得如何可废她武功,更不会卖她落青楼,全是一派恫吓之言。
  好半晌后,小婢点头答应。
  这么便宜的事,换了任何人都难以拒绝,寇仲正是摸准她这种心理,不愁她不入圈套。
  寇仲虎目寒芒亮起,瞧得小婢心中发毛垂首时,沉声道:"你叫什么名字?"小婢愕然道:"我叫小秋。"心想这么容易,不知是否算作一个问题。
  寇仲拍几道:"第一个问题过关了!"
  小婢忍着心中狂喜,轻轻道:"寇公子请说第二个问题吧!"
  寇仲柔声道:"第二个问题是,嘿!你的主子是谁?"
  小婢迅快答道:"媚公主!"
  寇仲欣然道:"恭喜姑娘连过两关,答完下个问题后,我会亲自送姑娘出城与家人团聚,最好不要回媚公主那里去了。如此声名狼藉的主人,黏上了随时有祸,今趟当作是个教训好哩。"
  小婢低声道:"公子问吧!"
  寇仲故意默然半晌,到小婢紧张得浑身不自然时,倏地喝道:"昨晚谁把信交给你?"
  小婢猛地张口,却说不出话来。
  寇仲暴喝道:"不能过关!"
  小婢泪水涌出,急叫道:"我不知他的名字啊!"
  寇仲不容她有思索机会,喝道:"他有多高!"
  小婢不敢犹豫,答道:"比我高半个头。"
  接着寇仲连珠弹发的连问十多个问题,最后长身而起道:"我知道他是谁了,这便送姑娘离开,不要哭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