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十章 妖女圣女

作者:黄易

寇仲井中月一招漫天疾风,架开左右攻来两把大刀时,曲傲的第三门徒庚哥呼儿大步跨来,手中长剑迎头直刺。
  剑未至,寒气笼罩着寇仲整个前方。
  寇仲知此一剑乃庚哥呼儿全身功力所聚,趁自己忙于挡格他两名手下时,觑隙而进,厉害非常,反大感过瘾,刀势疾打,迎削而去。
  黄芒到处,发出一下震耳响音。
  寇仲凝立如山,庚哥呼儿却连退两步。
  两柄刀又再攻来,使寇仲难以追击。
  这两名铁勒高手武功虽佳,但寇仲可肯定自己只须三数招就可把任何一人收拾。但偏是当他们联手合击时,由于时间角度都迫得他不能全力对付其中一人,故而颇感有力难施。而从这亦可见两人施展的乃是一种玄奥的联战之术,合起来可制着比他们武功更强的对手。
  寇仲却是夷然不惧,豪气上涌。忽而左闪忽而右晃,硬是以迅若游鱼的奇异身法,避过敌刀。
  "嗖!"
  庚哥呼儿长剑又至,仍学刚才般一剑当头疾刺。
  虽是简单无比的一剑,寇仲却生出无法闪躲的感觉,运起井中月还击。
  "当!"
  寇仲井中月黄芒再盛,再次架开敌剑。
  今趟庚哥呼儿被震得退开三步,而寇仲亦往后移了小半步。
  两人同时大吃一惊。
  寇仲惊的是庚哥呼儿这一剑无端功力骤增,远胜前剑,弄得自己也气血翻腾起来。
  假如他下一剑亦照此比例增进,他不吃败仗才是怪事。
  庚哥呼儿惊的却是寇仲的韧力,要知他这名为"狂浪七转"的独门招数,乃曲傲所创三大奇功之一,每一刀都能吸取对方少许功力,转而增强自己的剑势,奇诡非常。
  那知寇仲的真气不但蓄而不泄,且奇寒无比,使他虽勉强吸得少许,却是难受无比,故而第二招交手,比前一招更要多退一步。
  至此才知为何以化名任少名的曲特之能,仍要饮恨对方刀下。
  此时背后刀刃劈风之声又至,寇仲心念电转,知道如此下去,自己必将陷进完全捱打和被动的形势中,心中已有计较。
  寇仲刀随身转,似是迎向背后左方之刀时,蓦地似蟹儿般侧移,变成面对右方砍来的长刀,井中月芒气剧盛,斜指敌人。
  那铁勒高手但感对方怪刀黄芒暴张,刀气迎头冲至,大有千军万马冲杀而来之势,登时锐气全消,窒了一窒,不知该进还是该退。
  本是无懈可击的联阵之局,立时露出一丝绝不该露出的破绽。
  寇仲一声长笑,腰板猛挺,神态变得更是威凌无俦,信心十足。
  井中月有若迅雷激电般往那铁勒高手画去。
  "当!"的大响一声,那人运刀架着。
  岂知黄芒暴闪,劈得那人连刀带人,倒摔往外,未触地前已气绝身亡。
  庚哥呼儿这时才回过气来,由此可知四人交手的紧凑迅快。他见状大惊,冲前劈出惊天动地的第三波狂浪。
  战场上战况加剧,集中到高台四周去,不断有人溅血倒地,惨烈之极。
  另一把剑又由左侧杀到。
  寇仲装出挡格的姿态,井中月虚晃一招,到敌剑临头时,才疾移半步,敌剑从他鼻尖掠过,只差分毫就可把他的身子剖开。
  井中月顺势往侧平削。
  "当!"
  这个高手给他震得口喷鲜血,跄踉跌退,一时再无攻击之力。寇仲压力大减,长笑跨步,一抖井中月,如裂岸惊涛般往庚哥呼儿攻去。
  庚哥呼儿还是首次遇到有人能以硬接的方式,避过他的"狂浪七转",早心胆俱寒,竟不敢接刀,往后飘飞。
  寇仲也不追赶,哈哈一笑,接应徐子陵去也。
  ※        ※         ※
  徐子陵刚落在高台边沿处,十多名守在台上的铁勒人分作两批,部分迎来拦截,部分拥到那被绑柱上的黄衣女四周,严守着最后一关。
  徐子陵知道若不能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法,击倒守于这最后防线的铁勒人,让那铁勒美女及时赶回来,不要说救人,自身亦可能不保。
  而且眼前攻来的铁勒人,武功明显高出刚才遇上的铁勒武士,尤其当中一个持枪巨汉,枪未至,枪气已压体迫来,强横非常,那敢小觑,一个腾跃,来到三丈许的高空,竟能再运气翻身,横往竖立台中那支木柱移去。
  下方的铁勒人那想到徐子陵在空中仍能灵活如鹰,可一再翻飞,一时阵脚大乱,最要命是徐子陵可借着触柱之力,随意改变落点方向,教他们更是无所防范,不知如何应付。
  说时迟,那时快。
  徐子陵一掌拍在木柱上,同时贴柱滑下,狂猛无匹的劲气,向守在木柱下的六名铁勒武土当头压下。
  这刻他们就算生出要先斩杀被缚美女之心,亦无法办到。
  娇叱声中,那出色的铁勒美女已赶到台上。木柱忽然寸寸碎裂。
  众敌这才知道徐子陵那一掌的作用,同时更清楚徐子陵掌劲的厉害。
  不过一切都迟了。
  那黄衣女子骤脱木柱的束缚,往后倒下时,徐子陵已把她挟起,斜冲上天,并发出长啸,招呼刚刚赶到的寇仲一起离开。
  ※        ※         ※
  寇仲领路,徐子陵挟着那黄衣女子,一口气奔了二十多里路,到了另一个小山丘才停下来。
  徐子陵把黄衣女子放在草地上,皱眉道:"真奇怪,她该是给点了穴道,但无论我怎样为她通经活络,她仍是昏迷不醒。"
  寇仲学他那样蹲在草地上,伸手拨开她的秀发,两人同时目定口呆。
  我的娘,世上竟有气质动人至此的美女?若她紧闭的眼内有配得超她绝世花容的美眸,即管宋玉致、沉落雁、单琬晶那种级数的美女,亦要逊让三分。
  寇仲呆望着她有如山川起伏的优美体态,晶莹似雪又充满张弹之力的肌肤,吁出一口凉气道:"倾国倾城之美大概就是这样子,难怪两帮人马要为她打生打死。"
  徐子陵深吸一口气道:"只看她乌黑的发质,雪白的肌肤,便如天生丽质该作何解。
  我从未见过这么漂亮诱人的秀发冰肌,美丽得近乎诡异。"
  寇仲奇道:"你说得对,本来见着美女总会心热,为何刚才我却是心生寒意呢?"
  徐子陵由头把她瞧到落脚,却没法在这匀称无可比喻的身段上,找到任何足以破坏她完美无缺的半点小瑕疪,反而是愈看愈感到她那种难以言喻的美丽透着的眩人诡艳。
  寇仲叹道:"她会否根本不是人呢?横看竖看她都像精灵多过像人,人那有这么美丽呢?"
  徐子陵声音转冷道:"你好象忘了原先蹲下来看她的原因哩!"
  寇仲这才记起是要设法解开她被封的穴头,尴尬道:"因她美得太惊心动魄了。咦!
  为何你的脸色这么难看?"
  徐子陵摸了摸自己的脸庞,思索道:"或者是因为我刚才想为她打通穴道时用了太多真力吧!"
  寇仲暗中给徐子陵打了个眼色,口上却道:"该是这个原因了!"
  徐子陵和他最有默契,站起来道:"我去瞧瞧有没有敌人追来,你在这里看看有没有办法弄醒她吧!"
  寇仲那还会不知机,道:"还是一起去看为佳!"
  伸手搭着徐子陵肩头,同时把真气送入他经脉去。
  ※        ※         ※
  两人走得离那绝代美人儿至少有三十丈的距离,寇仲才低声道:"非常不妥,以前就算在你力战之后,脸色也不会白中泛青,现在经我输入真气后,你这青色才退去。"
  徐子陵点头道:"这女人不但美得邪门,人也邪门得很,看来我是着了她道儿。天下间那有我们解不开的封穴的手法呢?难道点她穴道的强得过跋锋寒吗?这是不可能的。"
  寇仲苦笑道:"若点她穴道的是曲傲又如何呢?别忘记曲傲的功力只是差毕玄少许?"
  徐子陵失声道:"你碰到曲傲吗?"
  寇仲没好气道:"若碰上曲傲,还有命儿在这里和你研究是否救了个妖女回来吗?
  唉!这么美的妖女,竟使我觉得即使被她害死都是心甘情愿。"
  见徐子陵正狠狠盯着他,忙道:"刚才那批人是曲傲的手下,那使剑使得不错的自称是曲傲的三徒儿庚哥呼儿。另一边的人则是独霸山庄,只听名字便知也不是什么好人了。"
  徐子陵皱眉道:"他们为什么会为这妖女打起来呢?"
  寇仲摇头表示不知道。搂着徐子陵肩头步下山坡道:"见到她那诡异的美丽,我便有胆颤心惊的感觉,红颜祸水怕就是这级数的动人尤物。告诉我,你曾想象过有人竟可比单琬晶、沉落雁、李秀宁她们更美吗?"
  徐子陵摇头表示未见过,同意道:"我们唯一的选择,确是走为上看。咦!为何你愈走愈慢了。"
  寇仲颓然坐下,捧头道:"小陵啊!你教教我吧!假若我们真是好人作贼办,人家姑娘确是清清白白的,却给我们疑神疑鬼的害得给铁勒人擒回去,又或被野兽吃掉,我们的良心会安乐吗?"
  徐子陵亦茫然坐在山坡底另一块石上,道:"但怎样解释我脸上会现青气呢?"
  寇仲问道:"在救起她之前,你有否和什么特别厉害的人交过手?"
  徐子陵点头道:"确是碰上个使双刃的铁勒美女,但她尚未有资格伤我。"
  寇仲道:"曲傲的武功古古怪怪的,像那庚哥呼儿便能以一种奇怪的方法增强力道,或者那铁勒美人儿暗中伤了你都说不定,所以错怪她为妖女的可能应是存在的。"
  徐子陵深吸一口气道:"她或是个丝毫不懂武功的弱质女子,否则便是武功高明得连我们都察觉不到她体内的怪异真气。唉!我也不知该怎样处理她了。"
  寇仲思量道:"照道理这该不会是个为我们而设的陷阱,因为她怎知我们会去救她呢?"
  徐子陵沉吟道:"但为何我们总有不妥当的感觉?"
  寇仲长身而起,断然道:"回去看看再说吧。"
  ※        ※         ※
  那神秘诡艳的美女仍静静地躺在草地上,这时乌云已过,星斗满天,她的艳光更是诡秘迷人。
  远处传来阵阵狼。不知是否因嗅到战场上的血腥气味,故联群而至。
  两人躲在一处草丛后,犹豫难决。
  自出道以来,他们还是首次陷在这种进退两难的情况里。
  寇仲凝望着她起伏有致的动人酥胸,轻轻道:"看她的模样儿,绝不该超过二十岁,就算她的师傅是毕玄或傅采林,也难使她的功力足以深藏不露至可瞒过我们的地步。"
  徐子陵哂道:"若她是另一个似师妃暄……天……"
  两人同时剧震,显是想到同一个可能性。
  寇仲低声道:"我的奶奶!若她是阴癸派那要与师妃暄决斗的嫡传弟子,这一切都变成有可能了。"
  徐子陵沉声道:"这个可能性太大了。任少名是曲傲的儿子,恶僧艳尼则是阴癸派的人,否则为何会缚她在柱子上一副等我们去救的样子。"
  寇仲点头道:"定是这样。走吧!看她能躺到何时?"
  话虽如此,两人却只说不走,没有离开。蓦地一声狼。在近处响起。
  两人心神全集中在黄衣女身上,登时吓了一跳。
  几头饿狼从山坡奔了上来,见到黄衣女,立即狼目生光,扑了过去。
  美女一动不动。两人按捺不住,疾掠而出,逼走饿狼。
  ※        ※         ※
  几经辛苦,两人终于弄好了以树枝树藤扎做的担架。
  这虽费时失事,但为了不接触她的身体,即使多费工夫也要如此做了。
  他们提心吊胆,着意防备,把她柔若无骨的动人肉体放到担架上时,才松了一口气。
  寇仲苦笑道:"回去再说吧!"
  两人抬起担架,飞快地跑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大唐双龙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