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楚争雄记》

第 一 章  城破家亡

作者:黄易

刀光剑影,喊杀连天。
  城内城外,冒起数十股浓烟,隐见烈焰腾奔而起,方圆数十里内的高空,覆盖着浓厚的乌烟。时虽当午,秋阳挂天,但在黑烟遮蔽下,大地却是昏暗无光。
  城南外墙被撞破多处,敌人的擂木仍如毒龙般猛攻,却氏家兵,组成血肉的长城,拚死顽抗,阻挡从缺口潮水般涌入的凶残敌人,以他们的鲜血来换取每一寸的土地。
  却宛身披楚国大将惯用的绛红革,两边腰间各配一把铜剑,这就是名震天下的「铜龙」
  和「铜凤」。他以之纵横天下,在此等生死存亡之际,仍紧紧伴在他身侧。
  这楚国的第一勇将,挺立在内城城墙上,一改往日临敌从容的态度,面色凝重。
  城外广阔的平原上,敌人旌旗似海,一层一层的兵马,杀气连天,静待着最後一战的来临。
  却宛仰天誓言:「囊瓦!囊瓦!我却宛死必化作厉鬼,索尔之魂!」
  他手下八千家将,只剩下五千多人。城外十个望楼,於叁个时辰前,已经逐一失守,目下退守城内。全军覆没的厄运,迫在眉睫。
  却宛眼光迅速掠过左右十多名亲将,双目血芒闪动,大喝道:「好!我却氏之旅,自先祖却芒创业至今,历经十二代,只有战死之士,从没有投降之辈。」
  众将轰然应诺,决意死战。
  「轰隆!轰隆!」一连串震天动地的巨响,城南依城而的高楼,在漫天沙尘碎石中,像一个重伤的战士般,徐徐倒下,城南再不能保存。
  枕兵城外,兵力达四万的敌人,一齐喝采,使人震耳欲聋,掩没了庞大高楼倒下的声音。在嘈吵声的极限里,一时反而听不到任何声息,周围似乎正在上演无声的默剧。在混乱至极点的嘈吵声中,产生一种有规律和节奏的异音,一下接一下,直敲进却宛和他每一个亲将的心里去。敌人敲响了战鼓。
  城外敌人大军的前排部队,开始潮水般移动,向着曾是无敌象徵的却氏家城推进。
  一名身穿将军战胄的大汉,後面跟着十多名亲兵,迅速来到却宛面前,躬身施礼道:
  「大哥!却正不力,城南失守,敌人将在半个时辰内攻打内城。」
  却宛怜惜地看着这个从小至大都忠心跟随自己的小弟,他和身後十多个亲卫,无不负伤浴血;枉自己自负不世将才,竟连这个骨肉相连的亲弟亦不能保护,也说不清楚自己是无奈还是愤慨。
  却正道:「今日敌人一开始便猛攻城西的望楼主力,以致我方实力迅速被削弱,又拣城南最脆弱处强攻,使我等措手不及,若说没有深悉我方虚实的内奸帮助,实令人难以置信。」
  却宛沈吟不语,其实他早想到内奸的问题,敌人此次突然而来,事前竟无半点先兆,当然是掌握了己方的侦察布置,故能避过耳日。只是这点便可确定的是内奸所为。自己一向厚待手下,肝胆相照,想不到居然仍有出卖整个庞大家族的人!
  却氏为楚国大族,在春秋战国交替的年代,血浓於水,亲族的观念远比国家观念为强。
  却宛回首远眺城外,正南处一枝帅旗高举,上书一个「费」字,偏西处另一枝绣上「鄢」字的大旗,亦正随风飘扬。这两支大旗高出其他战旗半丈有多,在叁丈外的高空张牙舞爪,耀武扬威。
  不论敌友都晓得,这两个字代表了楚国两位着名的猛将,是权倾楚地的令尹囊瓦倚之为左右臂助的勇士。
  「费」代表费无极,「鄢」就是鄢将师,这二人与却宛和另一大族之首襄老并列楚国四大剑手,均是楚国的名将。
  邰宛心内暗自测度,这两人的大旗这时仍停在原地不动,但当它们推进时,将是一决雌雄的时刻了。
  战鼓的震响愈来愈密,叩动着整个战场上每一个人的心弦,不啻是催命的魔咒。
  却宛沈声道:「却正!」
  却正全身一震,似乎意识到他大哥将要发出的命令,眼中射出坚决的光芒道:「左尹,小将今日决定城在人存,城破人亡,其他一切,均不用说。」跟着霍然转身,拔出长剑,向城缺处而去;他十多个手下,纷纷抽出长剑,紧随去了。
  却宛心内一声长叹,也不挽留。毕竟兄弟心意相通,却止已先知自己心意,称他为「左尹」而不叫大哥,正显示他不要自己因他是至爱兄弟,故而命他逃走,想不到这一生对自己唯命是从的兄弟,唯一抗命的一次是在这等时刻。
  却宛忽地沈吟,似乎要下一个重大决定,好一会後,才断言道:「凌石!」
  身後众亲将中,一名大汉大步踏出。
  这凌石脸容古拙,木无表情,给人一种坚毅倔强的感觉。
  却宛手腕一震,不见如何动作,挂在左腰的「铜凤」宝剑,给他掣在左手中,金剑高指长空,剑身闪闪生光,稳定如石,就像是可以永远保留这个姿态,直到宇宙的尽头。
  却宛望着这个与自己出生入死的手下,虽然在这兵败城破的时刻,仍然不显露丝毫内心的感情,大感满意道:「你即拿我手中铜凤,到内院传我却宛之命,凡我却氏之人,包括夫人小姐,立即殉身,以免城破受辱。」语调坚决有力,没有分毫转圜馀地。
  凌石一言不发,接剑便去。
  望着凌石的背影消失在落城的梯阶下,众将神色不变。胜败本就是现实残酷,那时战败的俘虏,大多被充为奴仆,那就生不如死。他们昔日在却宛带领下,战无不克,今日末路穷途,宁可战死,也不能忍辱偷生。
  只有站立一旁,身材健硕的男子,却是面色大变道:「爹!」一对虎目,满是泪水。
  却宛一声断喝,阻止他出言道:「桓度,我以却家之主向你发出旨命,这是你最後一次流泪,此後你只可流血,不可流泪。却氏男儿,绝无软弱流涕之辈。」跟着又喟然一叹道: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却桓度垂首道:「孩儿不孝,终日沈迷剑术,不习兵法,以致今日不能分担破敌之责。」神情懊悔不已。
  却宛仰天一阵长笑,悲愤万状,背後众将何曾见过他这种神态,不禁激起拚死之情。他们对却宛的心情都非常了解,却氏与囊瓦,同属楚臣,目下变生肘腋,同室操戈,囊瓦这等恶毒,岂能不令人愤恨。
  却宛笑声忽止,道:「桓度不必自责,昔日你叁位兄长,均为深悉兵法的良将,但善泳者溺,一一战死沙场。凡事有利必有弊,所以你不留兵法,我从不勉强,一方面既因为尔母先後失去叁子,故留你在她身边,另一方面亦想你能继承家传剑法,发扬光大。今日希望你能借助击剑之术,令你得脱此劫。」
  四周众将一齐恍然,他们一向不大看得起这位小主公,因为从未见他披甲上战场,终日留在内院妇女群中;加上不知他剑术造诣如何,这时才明白个中原因。
  却宛又道:「中行,你立即助公子挑选二百死士,护送他逃往国外,东堡左侧,有一道,公子尽悉开启之法,由他带路便可。」说完哈哈一笑道:「囊瓦,任你其奸似鬼,也不知我却氏还有此最後一着。」
  大将中行道:「主公,不如由你和少主一同离去,我们在此牵制敌人。」
  噗!噗!一连串的声响,众将跪满一地,纷纷劝驾。
  却宛连鞘解下「铜龙」,递给却桓度,心内暗叹一声,若是二十年前,他一定毫不迟疑逃离此地;那时年纪还轻,有的是本钱,那怕不能东山再起,但今日年华老去,况且一生纵横,所向无敌,要他做那落荒之犬,不如光荣战死!无论希望怎样渺茫,唯有把复仇之想,托与亲儿。
  却宛向却桓度道:「他日你必须以铜龙宝剑,饱饮囊瓦的鲜血。」顿了顿续道:「我虽为楚国四大剑手之首,但对囊瓦此獠仍无丝毫制胜把握。尔须好自为之。」极目城外,费、鄢两人军旗,开始缓缓移动,敌人的战车漫山遍野迫来。
  却宛向跪在身前的众将道:「尔等不须如此,我心意已决,虽然毫无胜望,但誓教敌人付出惨痛代价!」
  却宛转身向外,高声大喝道:「费无极,你有否与木人单打独斗的胆量?」声音远远传去,震汤於整个战场之上。他为楚国有数高手,这一运气扬声,远近皆闻,很多原已受伤倒下的却氏子弟,一听主公之声,人心大振,伤病皆起,战场上顿时激战加剧,一片惨烈。
  费无极的语声远远传来道:「败军之将,何足言勇。却宛你休想作困兽之斗。你若自缚双手,跪地投降,留你全。」声音浑厚,馀音不歇,显示出精湛之功力。这人武功仅次於号称楚域第一高手的囊瓦和被誉为楚国四大剑手的却宛及襄老之下,乃非常高明的剑手。
  却宛不怒反笑,掩不住英雄末路的悲凉!
  敌军战鼓沈而有力地低鸣,一下一下直敲在却宛心头,费无极和鄢将师两人的大军,缓缓移动,决定胜负的时刻,在敌我双方的「久等」下,终於降临。
  却宛从手下取过一支重型铜矛,大步落城,心中升起一个奇怪的念头:自己从拥有一切,包括权力、富贵、美女,到现在将快一无所有,只感全无牵挂,有一种痛苦的快感。想起人赤裸裸而来,赤裸裸而去,追求的只是短暂的目标。除了成功顶峰的刹那兴奋,其他都是在苦苦经营中度过,而他目前至少还有一个明确的目,就是要放手杀敌,直至被杀。心中不由奋起万丈豪情,一声大喝,已有两个敌人被长矛挑飞。
  却家武学心法最重忘情,尽管在千军万马中,心境也如洪炉上的一点冰雪,冷然视物。
  这时却宛一旦抛开成败,心灵进至无波无浪的境界,长矛如毒蛇般吞吐,直杀进蜂拥而来的敌人群中。手下见他威武动人,士气大振,随着他冲越城墙的缺口,反杀出城外,一时杀声震天,展开人仰马翻的大混战。
  却宛如猛虎出柙,在敌人的刀戈剑海内来回冲杀,这时他身边的将士,已从最初的二千多人,减至五百馀人。忽然前面一阵骚动,一队浑身浴血的却氏子弟,护着一名大将,向他们方向退来,却宛心中一动,连忙指示下属分两翼杀去,把这队人马收归人己阵内。却宛眼利,一看那大将正是自己亲弟却正,他胸前一滩鲜血,面色煞白,已无生机。却宛抢前,却正见是大哥,眼角流下泪水,嘴颤动,却宛连忙俯身把耳贴近他边,听到却正微不可闻的声音道:「囊瓦!小心。」语声中断,原来已经死去。
  却宛悲恸欲绝,厉啸一声,重新杀入敌阵,长矛挥挑刺劈间,敌人纷纷倒毙,鲜血直喷飞上半空。
  在浴血苦战中,忽地所有敌人潮水般退开,露出一大片空地,剩下却宛一人,卓立其中,他的所有手下都给隔开了,远处虽仍传来零星的战斗,敌人显已控制了大局。
  费无极高大的身形排众而出,挺立在却宛身前两丈处,手中提着长剑,轻视地道:「你不是要和我单打独斗吗?」却宛心下狂喜,他现在虽然体力透支严重,但如能和这大敌单独决战,以他邰宛惊人的轫力和意志,搏个同归於尽,便非常理想。
  却宛长矛斜指向费无极,也不打话,大步迫去。
  费无极见却宛龙行虎步,剧战之後,依然不露分毫疲态和破绽,兼且知道他一上来必定采取攻势,如何肯让他蓄满气势,手中长剑化出一个个光环,倏地扩大,同走来的却宛迫去。
  却宛手腕一振,长矛化出万道寒芒,同时刺中费无极长剑化出的光环,登时产生一连串兵器相撞的交鸣声。
  环影化去,长矛蓦地破空而至,闪电般标向费无极的咽喉。这一矛胜在的是其速度。费无极也真了得,不退反进,长剑侧劈在矛身上,感觉长矛虚而无力,应剑向左方飞去。费无极大叫不妙,眼角人影一闪,却宛弃矛而上,一手抓着费无极的长剑,费无极运腕圈剑,削去了却宛四只手指,但长剑已缓了些许,欺身而上的却宛,一肘击在他胁下,登时撞断他几条肋骨。跟着却宛的手斜标而上,插向他的双目,费无极大叫我命休矣。不知为何却宛忽地滞了一滞,费无极连忙退後,左眼一阵剧痛,虽然保得了右眼,左眼还是给插中了。
  却宛忍着四指齐断的痛楚,正要把费无极双目插盲,一股雄浑的大力从後方攻来,令他慢了一步,只废了费无极的左目。那股大力同时击在他後背,他一口鲜血狂喷,反手向後攻去,背後的人使了一下巧妙的手法,化去他数拳,跟着双手闪电般拍在他背上:却宛听到自己骨头碎裂的声音不断传出,鲜血亦不断从眼耳口鼻标出来,当那双人手离开时,他巳不成人形。
  却宛模糊中看到眼前出现的一个高大阴沈、身穿红袍的人,脑中轰然一震,登时明白到却正临死要他小心囊瓦的意思。眼前的人正是囊瓦,自己和最亲爱的小弟,都是丧命在这奸人手里,他竟然亲自来督师。这个仇,只有留待桓度去报了。
  宛宛蓬的一声倒下,一代名将,含恨而殁!
  囊瓦仰天大笑,看着两手的鲜血,状极欢欣。
  道的出口在却氏家山城後一个密树满布的斜坡下,形势巧妙,匠心烛运,极易为人忽略。是却氏先祖被分封此地之初,特聘此中高手匠人建造,以之逃生保命,想不到历经十数代的风平浪静,到了却桓度才派上用埸。
  道的机关本早应腐朽不能用,幸而却宛一向居安思危,常密派亲信清理维修,所以大致上仍然完好。
  这条道是却氏的绝大密,除了一小部分最亲近的兄弟子侄外,其他人全不知哓。负责挑选二百死士,护法却桓度逃走的大将中行,也是第一次知道这一条道的存在。
  却桓度、中行和二百壮丁,全无声色地穿过树林,沿着後山溪涧,涉水逃进毗连山城的大别山脉。
  每一个人都知道这是生死关头,每一个动作都加倍小心,不敢弄出丝毫声响,以致拖累全军。
  他们身後的却氏城堡,陷进熊熊大火里,黑烟冲上半天,夹着千万人的杀和惨号,显已失守。
  却桓度强忍内心的悲痛。他今年二十五岁,十多年来一直舍兵法而精研剑术,自负不凡。但这样千军万马,对垒沙场,他却只可充其量担当一员勇将,何能督师取胜,心底一时悔恨交集。可是想起以乃父的将才兵法,在这等形势下亦只能束手长叹,自己远不及他,报仇的前景一片灰暗。而目下他却桓度却是唯一可报这灭家毁族之恨的人。却宛的音容,不由升现在他脑海里。
  只可流血,不可流泪。
  他立誓永记心头。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荆楚争雄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