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楚争雄记》

第 三 章  亡命天涯

作者:黄易

桓度一剑当先,铜龙化作一片金光寒芒,护在身前,以势如破竹之威,杀进敌阵。想起家所流的血,登时杀气腾腾,把仅馀的一点畏怯,抛之於九霄云外。
  他家独门剑法,最重「守心」,这是把一切精神,维持在一个一尘不染、毫无杂质的境界。也可以说是忘情,丝毫不起恐惧之心,所有喜怒哀乐,甚至父子亲情、夫妻之爱,也弃於心外。
  家「武书」认为人心譬如一潭湖水,若有丝毫情动,湖水便混浊和动汤起来,不能映物:只有丢尽凡情,湖水才能归原一池清水,照见众生形相。剑法才可不滞於情,发挥尽致。
  桓度自九岁开始练剑,他平日虽爱和族中美女混,练剑时却极端专注,守心的功夫尤胜乃父,欠缺的只是实战经验和饱饮敌人鲜血後生出的杀气。
  就在这冲进敌阵的刹那,他自然而然地步入这守心的境界,呼吸变得缓慢悠长,全身毛孔放松,所有感官,全部发挥作用。不单只眼耳口鼻,连全身的皮肤,也处在高度的警觉状态,身旁四周敌人的每一下动作,一举剑、一扬戈、一挥盾,敌人的欲前欲退,即使在眼光不及之处,他却是了然於胸,可迅速决定策略。
  桓度身内家战士的血液奔腾流动,血管收窄,使鲜血迅速运转,供给了最大的能量。十多年的苦修,倏地具体表现出来,他的剑如毒龙出海,在万道金芒的掩映下,像水银泻地般,硬撞进敌方的盾牌和剑阵里。
  敌方兵将,早先被他一剑断树的雄姿吓破了胆,现下再见到他这般威势,纷纷退避。桓度霍地杀入敌阵,铜龙到处,敌人即血倒下,竟遇不上叁合之将。紧跟身後的二百家将,目睹少主武艺惊人,所向披靡,一时人心大振,积蓄着的那股逃命的窝囊气、家破人亡的怨愤,像大山爆发般喷涌出来,上下一心,死命杀敌,霎时天惨地愁,血雨刀光,瞬眼间整队人已深入敌阵。
  火势愈来愈猛烈,加上山风呼呼,不时引起新的火头,就在一片大海里,展开惨烈的突围血战。
  白望庭在高处俯瞰战局,山林处处火头,冒起浓烟烈火,一方面照亮了整个战场,另一方面又产生大量浓烟,加以杂树丛生,使人视野不清,场面混乱,合围之势变成混战局面,难以发挥以众凌寡的战术。这时白望庭才深感後悔,不应低估这个养尊处优的家公子,心想若不能早杀此人,异日终成大患。
  桓度刚劈飞了敌人的头颅,忽感有异,他的「身体」告诉他,背後正有几支利器,从极刁钻的角度,向他急速刺来:几乎在同一时间,他看到前方和左右两侧出现了十多名持戈战士,同以极快的速度向自己推进,才醒悟自己已身陷重围,遇上最棘手的局面。他的铜龙蓦地反手回旋,立刻响起一连串叮当之声,身後刺来的长戈纷纷被铜龙格飞,他心中反而大叫不好。因他从与背後敌戈接触的刹那,试出敌人力量沈雄,且有馀力,兼且每一个敌人的功力都非常平均,显然精於合击之术。他方自心下懔然,面前又有叁支长戈闪电般刺到。
  桓度大喝一声,铜龙迅快出击,几乎在同一时间挡开眼前夺魄勾魂的叁击,他绝不停滞,身子同时向前冲去,剑柄在擦身而过时,回手撞在左侧大汉的胁下,一阵骨裂声音中,大汉侧跌开去,把另一个从旁攻来的大汉,撞得倒飞而去。
  桓度身子前冲的同时,恰好避过背後刺来的四枝长戈。他此刻虽然伤了两人,心内却知不妙。他记起父亲曾提过费无极除了精擅剑术外,对长戈也颇有心得,所以特别从手下中精选了一批天资过人的勇士,训练戈术,将杰出的叁十六人,称之为长戈叁十六骑。这叁十六尤擅合围之术,若果在平原之上,任他们乘马持戈攻击,据称天下还没有保得住性命的人。
  所以长戈叁十六骑的威名,令人闻之色变。费无极又不断训练後补,遇有人阵亡,立即补上,所以这叁十六骑,便像永不会短缺的钢铁阵容;幸好现在是荒山野岭,兼且火头处处,他们还未能尽展所长,否则纵多一个桓度,也只有引颈待戮的份儿,但眼前形势仍是相当危险。
  在危急中桓度回头一望,看见卓本长等被分隔在数丈外,浴血苦战,敌人中赫然有中行在内,蓬的一声!桓度胸中燃起熊熊烈火,仇恨直冲上脑际,就在这刹那,一股尖锐的劲风当空剌来。桓度心下一懔,迅速横移,肩头一阵剧痛,被长戈叁十六骑的其中一戈所伤,他手中铜龙左右划出,汤开刺来的另两戈,又就地一滚,穿过一个火堆,这才避过另外两戈。
  他心下警惕,知道自己受仇恨之心所扰,所以心起波澜,才有此失着。连忙重守剑心。此时眼前寒芒点点,数柄长戈如影附形,紧跟而来,这叁十六骑果真名不虚传。
  向他冲来的持戈战士共有十多人,但最先攻到的只有四人,这四人四枝长戈生出嗡嗡的震响,分攻他前额、持剑的右手、左腰和右脚,笼罩了他身体的每一个部分,而且刺来的时间拿捏奇准,纵使他当时避过,势必引起敌人的连锁反应,至死方休,桓度这时滚地一避,敌人立即把握利用,把他迫上死地。
  桓度此时心底出奇平静,忽然他发觉敌人刺来的四戈中,露出了一线奇怪的空隙,在电光石火间,他恍然这是因为他滚过的小火堆,恰好在冲来的四人当中,其中两人为了避免踏入火堆,稍为偏侧了身子,四人一向习惯了以某一种阵形推进,目下这特别的情形,却使他们不能百分百吻合平时操练了千百次的阵势,所以露出一个破绽。当然若非桓度精於守心之术,亦难从这杀气腾腾的场合,观察到如斯细微的变化。
  桓度躬身前标,长剑闪电般劈在两枝长戈上,长戈应剑向两侧,撞在另外两枝长戈上,完全化解了敌人的攻势。铜龙没有一刻拖延,沿戈而上,两颗斗大的头颅,和着鲜血,直飞上半空。他得势不饶人,又闪入敌人群内,长剑忽地展开细腻的手法,贴身与敌人展开血战,持戈敌人顿时魂飞魄散,他们善於攻坚冲杀,近身搏斗则非其所长,转眼又有人中剑倒下,鲜血溅满桓度的衣襟。
  桓度知道目下虽占上风,但又岂敢久战,一伸脚踢在一个火丛上,登时扬起漫天火屑,直向敌人罩去,跟着身子急退,凭记忆向卓本长等方向退去。
  桓度退向卓本长的方向时,卓本长亦正杀往他的方向,这时他身边剩下一百人不到,其他的都给冲散了。
  两人也不打话,二人一心,连忙向山野里窜去。
  众人一阵急逃,穿过大别山时,已是第二天的正午时分,他们逃命时一鼓作气,至此无不筋疲力尽。
  桓度停下脚步,回头环视众人,发觉连卓本长在内,只剩下六十四人,且全部带伤,甚为狼狈。
  卓本长脸上一道血痕,由左眼角斜划止於嘴角,形状恐怖。
  卓本长脸色不变道:「这是中行留下的。」
  桓度颔首道:「我誓必手刃此人。」
  卓本长眼中闪过炽热的仇恨,话题一转说:「我们虽然逃过大难,但形势较前更凶险百倍,尤其当囊瓦知道少主你武艺惊人,一定不择手段要置你於死地。」
  桓度一阵沈默,知道卓本长所言非虚。今日敌人不来则已,否则一定有搏杀自己的能力,思索间,卓本长的声音又再响起道:「下一步少主以为应如何走?」桓度心中一动,泛起一种难言的感受;这是开始逃亡以来,卓本长第一次真心真意询求自己的指令,显出桓度以自己的生命和胆识,赢得了下属的尊敬和钦佩。
  桓度微笑道:「如果我们一齐逃走,目标巨大,不出百里,定遭敌人擒杀,唯一方法,就是化整为零,分散潜逃,幸好离城之时,我身上带有大量黄金玉石,足供各人的生活衣食无忧。待会你助我分与各人,要他们用此财货,在楚地从事各行各业,异日我东山再起,必会召集他们,报这毁族血恨。」
  说完望向卓本长道:「我将孤身逃往国外,你则须留在楚国,负责联络众人。」
  卓本长见他眼中射出坚走的神色,心中掠过熟悉的印象,忽想恍然,原来宛也是经常露出这种使人遵从的眼神,连忙答道:「谨遵主公吩咐。」话才出口,忽想起这是对宛的尊称。
  桓度似乎毫不察觉卓本长对自己在称谓和语气上的改变,仰天长长呼出一口气道:「这一着将大出敌人意料之外,囊瓦啊囊瓦!我们的生死斗争,就由这一刻开始了。」
  卓本长忽又压低声音说:「主公,昨夜那棵树你是否早做了手脚?」桓度莞尔道:「我知道瞒不过你的,那树被劈断前,早给我用小刀剜空,不过仍遮上一块树皮吧了!」
  两人一齐大笑起来。
  在山野间经过了接近七日的路程,桓度终於走到通往夏浦的官道夏浦位於长江之旁,是当时楚国接近郢都的一个大都会。过去这段日子,触目都是森林山石,一旦走上这人来车往的官道,桓度生出重回人间的感觉。他不知道应逃往那里,若以他身为宛之子的身分,真是无处可去。
  这时北方以晋国为首,与居於南方的楚国争夺霸主之位,天下诸国,不从晋则从楚。自己既不容於楚,而父亲宛又因事楚而长期与晋为敌,故晋也以杀已为快;新兴的吴更视己父为死敌,所以天下虽大,真是难有容身之地。
  想到这里,桓度意冷心灰,目下不要说灭楚复仇,就算要自保,也不是易事。
  况且当夜从楚军重重围困中逃出,可说是露了一手,必然更招囊瓦之忌。想他麾下高手如云,一定会在自己逃出楚国之前,追杀自己,所以目下的处境仍是非常可虑。
  一边思索,一边在官道上急步走着。
  大路上的交通颇为繁忙,除了步行的商旅行人、赶集的农夫,还间中驰过载货的骡车和马队。
  当时通商的风气相当盛行。春秋末、战国初,在中国历史上是个大转捩的时代,不独春秋时代的国家,先後蜕去封建的组织而变成君主集权,并且好些已有蓬勃发展的趋势,比如工商业发达、城市的扩大、战争的剧烈化、新阶级的兴起、思想的开放,此时都加倍明显。
  例如稍後的白圭,便以经营谷米和丝绸为主,其他如制盐起家的猗顿、冶铁的郭纵,都是富埒王侯。於此可见当时经济的高度发展。楚国为当时最强大的国家,工商的进展,又凌驾於他国之上。
  而又因军事上的需要,诸国开辟了很多新的道路,连带促进了都会的繁荣,所以桓度上这直通夏浦的官道,才会见到这种热闹的场面。桓度一方面被这繁荣的景象引得精神一振,另一方面却是心下惴然,以囊瓦的实力和精明,一定不会放过握守这些交通重点,布下足够的人手截杀他这漏网鱼儿,前途可说艰险重重,他唯有见步行步了。
  每当有马车经过,他都躲往一旁,避免撞上追兵,真有寸步难行的感觉,尤其是他在深山旷野多日,满面于思,衣服破烂,尽管不是桓度的身分,怕也会被兵卫截查,惹上麻烦。
  桓度又走了一阵,离夏浦还有叁里,心下正盘算着如何瞒过城门的关卡入城,一阵马蹄声在後方响起,桓度心中一动,留心一听,这次马队最少有叁十骑以上,又有车轮辘辘声,连忙避入道旁的丛林。
  一队兵马,护着辆华丽的马车,缓缓驰至,兵卫甲鲜明,鞍上和马车上都刻有一对张牙舞爪的雄狮。
  桓度全身一震,认得这正是声名仅次乃父,并列楚国四大剑手的襄老的独家徽号。
  这人据说剑术出神入化,尤在费无极和鄢将师二人之上,性格凶残,以杀人为乐,是囊瓦辖下主管侦察情报的头儿。尤其可怕的是这人手下网罗了各式各样的人才,平时多留驻楚国的都城郢都,这次远途来此,不问可知,自然是要狩猎他桓度。今日他处境的凶险,比他想像中还要糟,落在这着名凶人手上,那就生不如死了。
  另一方面,他又颇感自豪,囊瓦出动了这张头牌,证明很看得起他桓度,不禁精神一振,决意周旋到底。
  车队缓缓驰去,桓度脑中灵光忽现,醒悟到车内乘载的,必是老人或女眷,否则车行的速度,不致如目下的缓慢,嘴角不由露出笑意,身形展开,全力向马队追去。
  刻有襄老徽号的车队,缓缓驰向夏浦,前面的骑士忽然向後面的车队打手势示意停下。。
  这队骑士都是襄老的亲兵卫队,带头的骑士队长更是一脸精明、身经百战的神气,一待车队停下,他反而回骑驰往马车旁,一面挥手示意手下里两名带头的骑士上前视察,又吩咐後面的手下,阻止後来的行旅前进,似乎车内有极端宝贵的事物。
  他的手下散开队形,团团护着马车。
  那骑士队长低下头,在垂布帘车窗前,轻声道:「姬夫人莫要受惊,前面路中心不知为何倒下了棵大树,待我们检查过大树是否有人蓄意砍断,便可清理移开,继续行程了。」
  车内有女声轻嗯一声,温柔悦耳。
  另一个女声响起问道:「戚队长,姬夫人想知道何时可进夏浦。」出声的女子,该是婢女的身分。
  戚队长道:「大约在黄昏时分进城,入城後半个时辰该可到达主公在夏浦的临时别宅了。」
  他款款细谈,在道旁丛林内的桓度,却几乎骂遍他们的十八代祖宗。
  他一方面庆幸自己手脚高明,在断树拦路上用了点心思,若非细心观察,很难知道是他蓄意折断;而且他挑选的这棵树,早已枯槁,所以任何人也会当是碰巧自然倒下,不会怀疑其他。
  另一方面,这戚队长精明厉害,反应敏捷,一见有树挡路,立即回马护卫,使他想躲入车底的企图难以实现,心下喑急。
  这时前面检查断树的两人,挥手通知戚队长,表示没有问题,戚队长连忙下令,登时另有两骑驰出,准备帮助两骑清理道路。他们中有人取出粗绳,准备以座骑把大树拖开。
  桓度忽地一震,醒悟到自己心情急躁,「守心」的功夫荡然无存,耳目的灵敏大打折扣。刚才下骑前驰时,众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前方,如果他能把握那一丝空隙,早可仗着绝世身法闪进车底,就是因为心中受着成败的影响,竟错过良机,大感可惜,连忙收摄心神,静待第二次机会。
  绳索一头套在树身上,一头缠在马鞍,骑士大喝一声,两脚一夹,健马放开四蹄,大树隆隆移开,枝叶和路上的黄土磨擦,一阵沙尘扬上半天,恰好一阵强风吹来,漫天黄尘,直向屯队吹去,众骑上俯首掩目,以免尘埃入眼。
  桓度暗叫一声天助我也。身形轻盈如狸猫,略一纵跳,闪入车底,神不知鬼不觉。
  戚队长一声令下,车队徐徐前进,速度加快了少许。显然时间受了点延误,所以要增加速度,赶在日落前,进入夏浦城。
  桓度平贴在车底,手脚如蝙蝠般抓紧车底的木架,心情出奇的轻松,此次竟由敌人护送入城,世事的确是无奇不有。又想起先後两次都是以断树为救星,亦是异数。
  蹄声,马车沿路前行,车上除了传来柔和的呼吸声外,不闻其他声音。桓度好奇心大起,揣恻着车内那夫人的身分,不知她为何要来此与襄老相会。
  途中那戚队长又数次回马向车内夫人报告行程,那夫人一声不出,只有那婢女间中回应,这时连桓度也知道这戚队长是藉故引那姬夫人说话。
  忽然一队骑士以高速从背後赶来,在车队身旁擦身而过时,骑士们放慢速度,其中一人沈声道:「属下展成向姬夫人问好。」中气充沛含劲,显是高手。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荆楚争雄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