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楚争雄记》

第 五 章  与美偕行

作者:黄易

第二日黄昏时分,襄老收到消息,有个形迹可疑的青年,在夏浦以西江水的上游出现,还有几十个陌生人,同时间分别抵逵该地。这跟却桓度和他的子弟兵的情形,非常吻合。
  一接到线报,襄老不疑有他,连忙尽起手下,快马赶去。
  他驻扎的大宅一时间只剩下基本的护卫和仆,他自恃声名赫赫,并不以为有人敢来冒犯他。任何人若敢在太岁头上动土,都要想到事後受到报复的恶果。
  襄老大批人马离开了不一会,一辆灰色的马车,在暮色中缓缓驶过大宅旁的道路。恰好对面有另一队骡车队经过,顿时响起车轮嘈吵的声音,加上骡嘶人声,场面一时呈现混乱,假设有人在对街观看,视线恰被隔断。骡车队慢慢离去,灰车向另一个方向开出,路上恢复平静。
  这一切都没有瞒过桓度的双目。这都是巫臣的巧妙安排,此辆灰色的马车,趁刚才的混乱,载走了艳着天下的美女夏姬。
  他心中大感刺激,一则很想知道巫臣这样精密的安排,会否失败;另一方面能看到夏姬的花容,亦是人生一大快事。却桓度再不迟疑,紧蹑而去。
  天色很快暗黑下来。今晚月色良佳,路旁的景色清晰可见,灰车在前面转了几个弯後,来到一个道路交汇处,忽地同样外形的另叁辆马车,从隐蔽处驶了出来,分向四个不同的方向驶去。马车的速度开始增加。任何人若发现夏姬的失踪而加以搜查,现在一定大感头痛。
  甚至在事後很久,襄老也必然会混淆好一阵子,摸不清逃人的去向。致阻延了行动,巫臣这安排确是简单有效。
  这一着桓度也没有想到,幸好他一直紧跟着马车,又知道夏姬的真正目的地,所以毫无困难跟着载有夏姬的马车去了。
  夏姬坐在车内,心情紧张,巫臣虽然势力庞大,安排巧妙,手下又多能人巽士,但看他对襄老仍是十分忌惮。
  襄老实在是个非常讨厌的男人,言语无味,不解温柔,尤其是他身具异味,性情暴虐,举手投足,无不使她活在苦海裹。她虽然服侍过不少男人,却以此人最为可厌,何况还要在他的凶威下强颜欢笑。
  夏姬眼角溢出一滴泪水。她像飘浮水上的鲜花,虽在未枯前不可方物,却完全不能由自己控制,此刻亦是如此。无尽的冀求和渴望,完全没有成功的可能,尽管能和巫臣相偕逃往国外,她只是依从着另一个较佳的男人,这是否就是上天加诸於她身上的命运,看来她只好认命了。
  轰的一声,马车蓦然停下,夏姬从无尽的愁思中霍然惊醒。
  车外跟着是一连串兵器交鸣声音,夹杂着怒喝,忽地四周都是剑戈之声。夏姬知道必是有追兵赶来,而隐身在暗处保护自己的巫臣手下,则走出来护卫,但若是襄老亲来,自己将全无逃生的机会了。
  在车後紧跟的桓度,骤然见到一群身穿黑衣的武士袭击马车,与随东护送的巫臣乒下对上了手,也大叫不好,以为襄老识破玄虚,赶来拦截。但很快他便知道对方和襄老无关。五十多名黑衣汉虽然不乏高手,实力庞大,却不是襄老、龙客、郑樨和万悉解那类特级高手,所以这是另一股势力。
  却桓度心下稍安,静心细察双方形势。黑衣武士在人数上和实力上都拥有绝对的优势,巫臣的人显已不敌。这并不是说黑衣武士那方的实力强大过巫臣,而是巫臣的实刀最少分了一半去应付襄老突然赶回的突变上,兼且人手又要在沿途各地接应,所以顿时在这敌人的集中攻击下,吃了大亏。
  哗啦一声,马车开出,巫臣的手下护着马车死命冲出重围,黑衣人的攻势加强,巫臣的手下一一倒下。
  却桓度右手握上铜龙的剑柄,心想这该是我出马的时候了。
  夏姬坐在停下来的马车内,并没有往车外看,她不是惊怕,而是对命连完全失去抗拒的意志,只能听天由命了。
  车门倏被推开,一个满面于思、衣衫褴褛的男子,从门外看进来,一动不动地盯着自己,明显为自己艳光所慑。这类情景几乎无时无刻不发生在她身上,尽管如襄老等和她朝夕相对的男人,也时时目瞪口呆地注视着她的一举一动,或是一皱眉、一蹙额。
  她的目光大胆地回敬这各男子,她虽然只有二十四岁,但历尽沧桑,早没有小儿女的羞涩。忽地心神一动,这男子虽然没有梳洗,衣衫破烂,却自然有一股高贪的气质;且身材健硕,眉目间清秀温文,使人有种风流倜傥、文武双全的印象。双眼更是利如鹰隼,令人生出爱慕和倚赖之心。
  那人的目光在她身上巡逡了一会,才收回目光。夏姬灵敏的感觉告诉她,这人所看的部份,足以显示他是「欣赏女性」的大行家。一般世俗的人,看女人很自然便去看她的面貌身段,但这男人的眼光,却包括了她的耳珠、小指、颈项、腰身等等,这些地方更能看出女子的真正面目。她亦知道在观察後,对方非常满意。这类事巳多次在她生命中发生;但不知怎地,这次却特别有种前所未有的兴奋。或者是这男子和她年纪相若,想起那些老头儿,他们乾枯的身体,老人的稳重保守,都令她索然无味。
  那男子道:「夫人请随我来。」语调中含有使夏姬遵从的力量。
  这时打斗声音加剧,男于忽的伸手进来,抱起夏姬,手中出千道寒芒,直冲出夏姬给那男子拦腰抱起,眼前尽是刀光剑影,不禁闭上双目,身体不时剧烈地震汤着,转急弯时身体似欲飞去;但觉纵跃飞跳,兵刃声渐渐远去。忽然几滴液体落在睑上,入口微咸,夏姬张目一看,那年轻男子肩上染满鲜血,有些正滴在自己睑上。
  男子似乎对她的睁眼生出感应,侧头一笑,露出一排雪白的牙齿,这时夏姬才想到他不是巫臣的人,心裹反而有种自由和舒畅的感觉。
  在月夜下两人迅速奔驰,转眼来到城南的高大城墙下,男子身形不停,一条连着挂钧的飞索,从他身上射出,准确地钧在城墙上边。男子低喝一声:「抱着我!」夏姬顺从地双手攀上男子的颈项,触手是他强壮结实的颈侧肌肉,两人这下身体相贴,一股年轻男子的独有气息,令她感到新鲜剌激。两耳生风时,他们巳到了墙头上。
  两人迅速离开夏浦城,又避过大路,很快来到一个无人的山头。眼前是黑压压的树杯,从高望去,树林外便是滚滚向东流去的长江,在月色反射下澄明如镜,一艘巨舟,泊在江心,夏姬心神一震,这不就是巫臣的舟驾,心神惊疑不定。
  那男子放下夏姬,她感到他有点依依不舍,显然留恋自己在他怀裹时的感觉。那男子居然不乘机占点便宜,非常君子,远胜她过往所遇见的其他的男人,心下更感激他对自己的尊重。
  山风吹来,拂起她一头秀发,她觉得面上有点痕痒,双手自然把头发向後抹,侧头一看,那男子正目瞪口呆盯着她,不禁嫣然一笑。那男子有点不好意思,借故环首四望。
  夏姬撕下衣服的下摆,走向那男子低声道:「让我看看你的伤口。」
  男子犹豫了片刻,伸手要撕开肩头衣服,夏姬的纤手阻止了他的动作,温柔地拉开他肩上的破衣,见到血巳停止溢出。
  男子坐在石上,夏姬连忙为他包扎,伤口幸而不伤及骨骼筋脉,并不影响他的行两人并排坐在石上,一时默然不语,那像逃命求生,更像一对幽会的情侣,共同享受无声胜有声的时刻。
  这男子正是桓度。刻下内心的灵智正在交战,不知应否把她交回巫臣,夏姬巳成无主名花,只要她不反对,便可以把她据为己有,如此尢物,正是男人最宝贵的财产,想到这裹,不禁咽了一口涎。
  夏姬垂头望着膝前的小草,轻声问道:「你是谁?」桓度脱口道:「在下桓度。」
  夏姬全身一震,侧头望来,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却桓度禁不住升起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触,两人遭遇虽不同,但耍逃脱魔爪的心境却是一样,却桓度有的是高强的武功和才智,夏姬有的却是绝世美貌。
  夏姬道:「令尊一代人杰,被奸人所害,令人扼腕。」
  乍闻父亲之名,却桓度凛然一惊,暗忖自己身负家族血仇,怎能恋栈美色,但如此佳丽,又是难舍难离,心下痛苦不堪。
  他第一次在车厢内看见她,便被她至美的脸容、无伦的秀气和成熟美女的万种风情所吸引,难得她正义而有灼见,令人敬重。
  却桓度下意识地取出怀内匕首,就利用刀锋在面上刮削起来,胡子纷纷落下。一直以来他并不觉得有整理仪容的需要,但在夏姬这美女的目光下,自然而然刮起胡子来。
  夏姬有趣地望着正在刮睑的却桓度,原本被于思遮盖的面孔,露出分明的轮廓,心中无限温柔欣悦。
  夏姬柔声道:「公子打算怎样处置妾身?」桓度刚完成了刮胡的任务,闻言一愕,这一问坦白直接,表达了任君处置的心意。这样一句话出自这迷人尤物的香,试问天下那个男人能拒绝这美丽香艳的要却桓度听到自己软弱地道:「却某现下自身难保,怕会牵累夫人。」
  他知道自己正徘徊於崩溃的边缘,夏姬若再加哀求,自己一定不会拒绝,那时既要照显自己,又要照顾这娇柔的女子,後果真是不堪设想。
  一阵破风的声音傅来,救了却桓度。他连忙一伸猿臂,搂着夏姬笔直地住前方的树林风驰电掣地奔去。
  树林茂密非常,月色通过树叶照下来,化作一点点的金黄,左右不远处都传来异声,却桓度拣了株树干特别粗横的大树,夹着夏姬,往枝叶浓密处窜上。
  桓度站在树干开叉处,背贴树身,两手绕过夏姬不堪一握的蛮腰,把她紧贴身上,由於夏姬身形高挑,两人几乎是面面相对。
  夏姬全身柔若无骨,香肌丰满,充满弹性和青春活力,桓度立时显示出原始的反应,紧贴着他的夏姬立即清楚感到,嘤咛一声,双手紧缠着桓度,一副任君采摘的态度。却桓度燃起了熊熊的欲火,唯一能阻止他要放手大干的理由,便是这实在是不适宜於动作和说话的地方。
  树下的四周人影闪动,把却桓度的注意力从夏姬修长火热的玉体移开。
  附近周围最少有十多个人来回搜索,他们并非巫臣方面的人,否则便会用巫臣和夏姬约好的暗号联络。只不过未知是早先截驾的战士,还是襄老方面的人,假设是後者的话,他处境更是危险。
  左下方响起一个男性的声音道:「官兄,那小子带着夏姬,应该是来了这裹,但夏姬的专船还未开走,证明夏姬尚未登船,此事令人难解。」
  另一个沙哑的声音应道:「赤兄之言有理,但试想夏姬天生媚骨,风骚动人,这等年轻小伙子有何定力,怕巳背着巫臣,在隐蔽处及时行乐了。」说完附近各人一齐嘿嘿淫笑。
  却、夏两人听在耳裹,又是另一番滋味。夏姬丰满的肉体在桓度怀裹一阵扭动,使却桓度感到高度肉欲的刺激,同时升起无限怜爱,双手轻轻在夏姬的背臀来回爱抚。两人不敢弄出半点声息,默默享受那销魂的滋味,既香艳又惊险。
  另一个声音道:「那小子剑法高明,为我生平仅见,巫臣之下何来这等高手?」早先姓官的男子道:「会否是襄老方面的人?」姓赤的沙哑声音响起道:「不论如何,我们都要把夏姬抢回来,否则公子怪罪下来,我们都要吃不消。」跟着一番商议,定下截查的路线,这才散去。
  却桓度在夏姬耳边道:「巫臣有没有教你应变的方法?」夏姬连忙想起当日巫臣交给她的烟花讯号,连忙点头道:「噢!在衣内。」她双手紧缠着桓度,丝毫没有松手的意思,不啻要却桓度探手入她衣内取物了。
  却桓度强忍着探手入夏姬衣内的冲动,有点贪婪地嗅着她如云秀发的芳香。一边道:
  「你一定要听着。」
  夏姬在喉咙唔了一声,蚀骨销魂,一双明眸凤目,半开半闭,仰起媚态横生的俏睑,巳是情思难禁。
  这一下真的要命,桓度几乎要朗诵却宛的名字,眼下如不能摆脱情欲的难关,不但会破坏构思好的计画,一个不好,夏姬亦一定会被这不知名的势力掳去,或是落回襄老的魔爪裹,自己灭族的大仇不但不能报,还惹来天下人耻笑,为家族留下臭名,想到这襄,宪智逐渐清醒过来。
  却桓度突然把嘴靠近夏姬的身边,强忍着吸啜她圆润耳珠的行动,连气轻喝道:「襄老!」
  这两字有如透心灵药,夏姬全身一震,两眼睁大,射出惊惧的神色,却桓度不由一阵怜惜。这娇美的女子,受尽襄老的淫虐,听他的名字,即惊惧如斯,心想若有机会,一定要搏杀这凶人。
  桓度说:「你一定要照我的话去仿,否则不但我性命难保,你也要落回襄老手上。」他故意提出他的生死,又再提襄老的名字,夏姬为他为己,都要听命而行。
  夏姬果然悄脸一变,脸上艳红的色泽逐渐消淡,眼睛回复清醒时的明亮,泛着纯美的光辉。却桓度发觉这才是她最引人心弦的地方,她的神色和气质,变化万千,丰富动人,一时媚态引人,如荡妇淫娃,万种风情;一时又如清纯少女,答答含羞;有时却高雅孤傲,有时又温婉从人,使和她在一起的人,目不暇给,神不守舍,每一刻部有新鲜不同的惑受。尢其是她一双会说话的明眸,可以清楚传达出她的心意和感受,雏怪这麽多人为她不能自拔,的确是有道理的。.夏姬轻摇他一下道:「怎麽了?」语声含有嗔怪的意思。
  却桓度从沈思中惊醒,道:「一会儿我要留你在此,当听到我一声长啸时,须立即发出讯号,巫臣自然会……」话还未完,夏姬双手再度缠了上来,丰满的娇躯死命挨紧桓度,眼睛湿润;想到这个使自己第一次动了真情的男子,这样便要离去,他日相见的希望有如镜花水月,怎不教她伤心欲绝。
  却桓度理智的堤防又彻厩崩溃,一把捧起夏姬的悄脸,狠狠地吻在她丰满温润的红上,心神迷醉,刚想作进一步的行动,夏姬用力挣了两挣,却桓度不解地离开了她的嘴。
  夏姬吹弹得破的悄脸上满布红霞,在月照襄明艳不可方物,神情却非常坚决地道:「你走吧!我会照顾自己的了。」
  却桓度心中感动,知道刚才曾提到自己的生命危险,夏姬是为了自己,才这样毅然要他离去。
  却桓度深深地望了这美女一眼,将她放好,跃落树下,转眼消失在丛林茂密处。
  看着这夺得自己芳心的男子远去,夏姬两行清泪,夺眶而出。
  月亮挂在西天,离天亮还有个把时辰。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荆楚争雄记》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