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云》

第十一章 洞房花烛

作者:黄易

韩柏轻轻关上门,看着娇羞无限的朝霞,背对着他在整理预备着他们今夜洞房的床被褥,藉以避免与他四目相对。

朝霞丰匀婀娜的背影确是非常动人,以前每次看到,他都会难遏冲动之感,想不到有着这美妙背影的女主人。现在终于名正言顺全属于他,可任他恣所慾为,那心痒难搔的快感,差点使他要引吭高歌,以作舒和庆贺。

朝霞弄好床,背着他坐在床缘。

韩柏搓着手。有点诫惶诚恐地走过去,到她背后学她般侧身坐在床缘,一对大手按上她两边香肩,手着处柔若无骨,朝霞的发香早钻鼻而入。

朝霞身体颇起一阵强烈的颤抖,以微不可闻的低声道:“刚才下来时,范先生在你耳旁说了些什么话?”

他暗忖范良极叫他今晚定要把生米煮成熟饭。让陈令方无从反悔,这样的话,怎可以告诉她,随口应道:“他要我把你给他作义妹。”

朝霞道:“你们不觉得骗人是不对的吗?”

这句话有若冷水浇头,把他夺得美人归的兴奋心情冲洗得一干二净,怔了怔,心想自己全是为了她好,竟给她以“骗人”这两个不好听之极的字来总括了他和范老鬼的伟大“义举”。深吸一口气后,站了起来,走到窗旁,望往左远方南康市的稀疏灯色,似正要向天上的明月分争几分光,冷然道:“为了你,我杀人放火也肯做,何况只是骗个人!”朝霞抬起发着光的艳容,“噗哧”笑道:“相公怎会是杀人放火的那种人,但骗人则是无时无刻,随时随地都会做,否则朝霞怎会给你驴到手上。”

韩柏听到她唤他作相公,惊喜地转过身来,脑筋恢复灵活,道:“你喜欢被我骗吗?”

两人眼光一触,立像两个钩子般扣个结实连环。

朝霞眼中闪过为他颠倒迷醉的芒,用力点头道:“喜欢!”韩柏喜得跳了起来,然后用一个大动作屈膝跪在朝霞跟前,仰首道:“请娘子再唤三声相公来听听!”朝霞羞人答答不依地扭动了两下,然后咬着下轻轻道:“相公,相公,相公!”韩柏大乐,伸手慾往朝霞的玉手抓去,忽缩了回来,认真地道:“我不要这么快碰你,我先要把你看个够,和你说个够,才慢慢一寸一寸地碰你,保证不会有半寸的遗漏。”

朝霞看着跪倒跟前的英伟男儿,只觉自己整个身体都像被火焚烫着那样。直到这刻,她才明白什么是恋爱,什么是幸福。只要能做眼前这风流惆傥的男子的女人,不管他用什么手段得到自己,她也不会计较。当喜运临身时,谁还有馀暇去理会别的事情?

朝霞甜丝丝地站了起来,把他从地上拉起,柔声道:“相公:妾身为你宽衣好吗?很夜了!”韩柏微笑道:“夜有什么关系?今晚我绝不会让你睡的,你相公我会令你快乐足一晚。”

朝霞的信脸更红了,玉手轻颤,怎样也解不开着指处的那颗衫纽。

自懂人事以来。从没有男人的调情话曾令她这样意乱神迷.脸红心跳,手足发颤的。

包便她心动的是韩柏一言一语、一举一动都是那么出乎自然,发自真心,教人对他绝对信任。

朝霞横他一眼道:“相公不准我睡,朝霞只好拚着整晚不睡?”

韩相的忍耐力和定力终于崩溃,近乎粗暴地一把将她接个结实,使她丰腴的肉体紧密无间地靠贴着自已。

朝霞“嘤哼”一声,他解衣的一对纤手给夹在两人胸口处,向离她俏脸不足三寸的韩柏嗔道:“你看够说够了吗?”

韩柏邪笑道:“今次你再没有手可腾出来阻隔我亲你的嘴了。”

朝霞勉力仰开挺茁的酥胸,把玉手抽出,缠往韩柏强壮的颈项,深情无限道:“今次你怎还须恃强行凶呢?”脚尖微一用力,往韩柏靠去,自动献上香,任这使自已倾醉的风流浪子品尝。

两人的热情似熔岩般由火山口流出来,烧焦了彼此身心内整片大地。

两个年青的躯体剧烈交缠磨着。

韩柏的头脑忽地清明起来,整个人松弛冷静。灯火下房内的一床一椅,都像突然间清晰起来,而他甚至能透视每件物品背后存在着那神秘的真义。

朝霞一对美目却再也张不开来,仍是热烈地以她的丁香小舌伸卷着。

韩柏掠过一个奇怪的想法:就是这美女以后也离不开他,完全在他的操控里,自己要她快乐,她便快乐;要她痛苦,她便会受尽磨折.想到这里,怜意大盛,离开她的樱,低声道:“我以专使大人和韩柏的双重身分保证:我会令你一生幸福快乐。”

朝霞娇躯一颤,眼里亮起感动的芒,无限温柔地道:“还差一个身分我方可以安心信你。”

韩柏愕然道:“我还有别的身分吗?”

朝霞羞涩地点头道:“当然有:就是朝霞的好夫君。”

狂喜涌上韩柏心头。

忽然间,那种澄明清晰的感觉更强烈了,对像是朝霞,她身体的每一都分,上下里外、言笑动静均给他窥视个透彻无遗。

至此他才明白浪翻云今早告诉他的话内真正的含义。

他修练魔种的其中一个方法,就是要藉男欢女爱的时刻进行。只有当生命达到那么浓烈的境界时,他才能体会和把握魔种的潜能,加以发挥和吸收,至于如何做到,则天下间只有他自己一个人能去探索寻找。不过现在总算有点眉目了。

朝霞伸手过来待要替他继续宽衣,给韩柏一把揪着了她的玉手,以看猎物那满带饥饶的眼光瞧着她道:“娘子:让为夫来侍候你。”

只要是女人,在那种情况下,都应知道男人向她说“侍候”的意思。朝霞躯体发软,倒入这真正爱惜自己的男人怀里。

天地在旋转着,充满了希望和生机。

幸福填满了她寂寞了多年的芳心。

自懂事以来,她首次真正热烈地渴望着被男人侵犯,被男人占有。

韩柏亦是全身一震,忽然间感知到身体内每一道经脉的确切状况,清楚无误地知道内气流走的情态和路径。

他用手轻轻捏着朝霞巧俏的下巴,抬起她火烧般赤红的俏脸,轻吻一口后道:“我还未看够,没有说够,不过却想一边爱你,一边好好地看你和跟你说话。”

风行烈离开谷姿仙所在的后花园,白素香提着灯笼在等候他,为他引路回客馆去。

两人并肩走出府堂,踏足在碎石成的路上。

白素香低声道:“倩莲得到公子的爱宠,我这做姐姐的很为她高兴,若不是有你在旁,我们怕她会以谏来阻止小姐的婚礼,我最清楚她外柔内刚的性格。”

风行烈吓了一跳,提心吊胆道:“现在有没有人看顾她呢?”

白素香欣赏地瞟了他一眼,轻声道:“放心吧:谭嫂现在陪着她,公子真的多情,倩莲幸运透顶哩。”

风行烈英俊潇.文才武略莫不超人数等,出道以来,对他表示情意的江湖娇娃,数也数不清有多少位,不过他为人高傲自负,等闲姿质者绝不放在眼内,直至遇上了艳绝当世的靳冰云,才堕进情网,不能自拔。

甚至以谷倩莲这可人见对他的情深一片,也是在饱经患难后才逐渐打进他紧闭着的心扉。

白素香虽姿容出众,仍未能使他心动.换了她不是谷情莲一同成长的好姐妹,早已含蓄地使她知难而退,但现在爱屋及乌,无情话半句也说不出口来,惟有默然不语。

这时来到客绾前。

白素香停了下来,举起灯笼照着路旁长出来的花卉道:“行烈:你看看。”

借着灯光,风行烈看到花丛襄长着几株香兰,花作紫色,美丽夺目。

白素香在他旁柔声道:“这种紫兰长出来的小紫花名“香衾”,插在鬓边,只要每天一两滴水,十天半月也本会凋萎,香气袭人,是敝府的名花,别处都没有,你嗅到那香气吗?”

风行烈早已满鼻溢看清甜沁心的香气.点头赞道:“真香!”话一出口才感不妥,白素香分明巧妙地向自己示爱,因为她的名字恰好有个“香”字,香衾岂非正是她白素香的罗衾?

白素香含羞道:“行烈要不要摘两朵,送给心中所爱的人。”

她不说一朵而说两朵,分明把自己和谷倩莲都包括在内。

风行烈知道在此等关头不能含糊混过去,若无其事道:“花摘下来始终会萎谢,不若让她们留在那里,等待明天出来的太阳煦拂不是更好吗?”

白素香玉容一黯道:“花若得不到惜花人的欣赏,怎么香怎么美不是也没有意思吗?震北先生告诉我们,香衾之所以这么香,是要把蜜蜂引来,让他们吸啜,好将花粉传播,生命才可延续下去。开花结果。”

风行烈想不到她如此坦率直接,错愕下向她望去,在灯笼映照下,低垂着头,高挑窈窕的白素香,有种说不出的神秘艳,颇有几分靳冰云飘逸如仙的气质。

他心中叹了一口气,刚想摘一朵来插在她鬓旁,使她笑逐颜开,但又知这必会惹来情孽,自己仍未有再纳一妾的野心,犹豫间,白素香伸出玉手,摘下一朵香衾,温柔地插在他襟头,平静地道:“行烈:香不香。”

风行烈慾拒无从,苦笑道:“好香!”他不但嗅到香衾的香气,还有这美女内体散发的女儿幽香。

白素香幽怨地瞅他一眼,领头进入客馆,道:“来吧:不要教人家等得心焦了。”

风行烈魂为之消。

双修公主谷姿仙坐在亭内,持着玉箫,美目神色不住变化,一忽儿露出缅怀迷醉的神色,一忽儿哀伤无奈,教人生怜。

浪翻云的影子不住在她心湖里浮现。

他会否及时赶来?

跋不来也罢了。自己纵使死了,只要他能间中想起她,她就死而目瞑。

一股自暴自弃的情绪填据了她的芳心。什么复国大业。对这时的她来说一点实质的意义也没有。不过她知道很快便可以回复过来,她有这种坚强的意志,只浪翻云是唯一能令她心软的人。

为何她的命要比别人苦?自懂事以来,她就知道白已与快乐无缘,注定不能和爱上的人结成夫妻。

成抗是个很单纯的青年,对她畏敬有加.但她却知道对方永远得不到她的芳心,有慾无情,而这亦是她选择上他的一个最重要条件。

当然成抗亦是个修练双修大法的好材料。

想到这里,心中一动道:“成公子,是不你来了?”

成抗的声音在亭旁的小径响起道:“是的:公主。”

比姿仙听出他语气中带着坚决的味道,心中奇怪。

这时雄伟高大的成抗来到她身前。两眼一平时看也不敢看她的畏怯,深深地盯在她美艳的俏脸上。

比姿仙柔声道:“公子坐吧:姿仙也想和你聊聊。”

成抗摇头道:“不用坐了,我只想向公主说几句话。”

比姿仙迎着他比平时大胆了不知多少倍的眼光.点头道:“公子有话请说,不要藏在心里。”

成抗终于敌不过她清澈明媚的眼光,垂下头去,鼓足勇气道:“公主,我想走了。”

比姿仙平静地道:“婚姻是你和我间的事,为何要理会第三者的想法?”

成抗痛苦地道:“成抗配不上公主。”

比姿仙柔声道:.“公子怎可有这想法,若你不配,姿仙就不会选你作夫婿,异日你修成大法,晋身一流高手之位时,你会发觉现在这想法是多么可笑。”

成抗抓紧铁拳,猛地抬起头来,额上青筋暴现,有点声嘶力竭地叫道:“我不配:每次在公主脸前.都感到自惭形秽,我……”

比姿仙缓缓站起,来到他身前。伸出玉指按在他嘴处,眼中充满怜惜之意,温柔地轻轻道:“我们太缺乏接触和了解了,成公子,吻我吧!”当谷姿仙的手指离开他的边时,成抗三魂七魄所馀无几。

比姿仙仰起俏脸,闭上美目,静待他的亲吻。

成抗提起大手,想把她拥入怀里,倏又垂了下来,向后连退数步,喘息着道:“公主是我心中不可冒澶的女神,我……我做不到。”

比姿仙叹道:“回去好好睡一觉吧,过了明天.你便是姿仙的丈夫,而姿仙再不是高高在上的女神,而是和你同床共枕的妻子。”

成抗颓然道:“可是我知道公主爱的是浪翻云,而不是成抗。”

比姿仙愕然道:“为何你会有这想法?”

成抗道:“公主那次用来烹茶给浪大侠的茶具,到今天仍放在床几上,我……我不是怪你,成抗和浪大侠根本无法相比,而且我最尊敬浪大侠,怎能和他争你?”

比姿仙美眸掠过使人心碎的幽思,轻叹道:“浪翻云怎会和你争我,不要胡思乱想了,明天会很忙呢。”

成抗慾言又止,最后毅然点头去了谷姿仙再叹一口气。

这等隐秘的事究竟是谁告诉成抗呢?

应不会是谷情莲,因为她并不知道自己和浪翻云的关系。

难道是白素香?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覆雨翻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