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云》

第十四章 窃玉偷香

作者:黄易

朝霞一声娇呼,软瘫绣床上。韩柏埋首在她香美腻滑的粉颈和秀发里,贪婪地嗅着她动人的体香,知道自己的魔种又再精进了一层。

朝霞略张少许倦慵的媚眼,求道:“柏郎!我真的不行了,求求你放过朝霞吧。”

韩柏体内的精气正前所未有地旺盛,暗忖自己真要多娶几个娇妻才行。

男女交合时阴阳相交之气,对魔种裨益之大,实在难以估计。

若问他的魔种有何需要,则必是这二气和合所产生的养分。

魔门的采补和藏密的欢喜大法,求的无非是这种能造出生命的男女之气。自己身具魔门最高境界的魔种,自然而然能采纳这“生气”据为已有。由此亦可见道心种魔大法是如何诡异神秘。

只要想起里赤媚,他绝不会疏于练功,想到这里,暗忖趁自己现在状态如此之好,不若到邻房找柔柔继续练功,岂不美哉。吻了朝霞一口后道:“你既再难消受,就乖乖地在这里睡觉好吗?”

朝霞无力地点了点头,闭上秀目。

韩柏暗忖若现在摸到左诗房内,她会有什么反应?

旋又放弃这个想法,因为左诗比朝霞更脸嫩,人又正经,若如此向她施袭,纵使心内千情万愿,怕也下不了台,会怪自已不尊重她,若闹僵了,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反效果。

他离开了朝霞的身体,迅速披上衣服。

朝霞均匀满足的呼吸声由床上传来,竟酣然入睡,想来她的梦定必甜美非常。

韩柏心中一阵自豪,切实地体会到自已成为真止的男子汉大丈夫,一个能令女人完全满足的男人。

他蹑手蹑脚推门走出房外,还未看清楚,已给人一把揪个正着,范良极的声音在身旁响起道:“小子!你到那里去。”

韩柏低声道:“不要那么大声,会把人吵醒的。”一眼瞥见范良极胁下挟着个大酒坛,满口酒气,吃惊道:“你喝光了浪大侠的酒,不怕他回来跟你算账吗?”

范良极嘿然道:“来!坐下再说。”硬拉着他靠墙坐在静悄无人的长廊韩柏的心早飞到柔柔动人的肉体处,又不敢不应酬这喝醉了的大盗,惟有暗自叫苦。

范良极递过酒坛道:“让你喝几口吧!见你侍候得朝霞这么周到,也应有些奖励。”

韩柏接过酒坛,刚举起来,一震停下道:“什么?你一直在偷听我们行事?”

范良极嘻嘻笑道:“你当我是变态的婬虫吗?只听了一会,朝霞叫了那一声后,我便闭起耳朵,直到你把地板踏得像雷般响,我才给惊醒过来。”

韩柏恨得牙痒痒地,但自问不会因范良极的耳朵而放弃男欢女爱,惟有迫自己相信他不是变态的婬虫,举坛小心翼翼地先喝一小口。

一股清醇无比的芳香沿喉贯人脏腑的最深处,连灵魂儿也飘飘慾飞起来。

韩柏一震道:“好酒!”

范良极道:“喝多两口,包保你什么坏事都做得出来。”

韩柏再举坛痛饮,放下酒坛时,整个世界都变得不同了。

再没有半丝忧虑、半分担心。

喝酒原来是这么好的。

范良极道:“试过清溪流泉后,其它洒都没啥瘾头的,真惨!所以你定要把左诗弄到手,让她天天酿酒给我们喝。”

韩柏同意点头,心中叫道:好诗姊呀,我定要你乖乖跟着我,唤我作相公、夫君,又或柏郎,间中再来声好弟弟,唔!

范良极一把搂着他的肩头道:“小柏儿,我真的很感激你。”

酒醉三分醒,韩柏受宠若惊道:“你也懂说人话吗?”

范良极喟然道:“刚才终于听到了朝霞的欢笑声,我真的很快乐。”

这回轮到韩柏心中感动,范良极对朝霞的关怀,真的是出自肺腑,绝无半点花假。由他带自己去偷窥朝霞开始,到了此刻,其中的经历,只有他们两人才会明白。将来老了,回想起来,会是怎样的一番滋味呢?

范良极大力拍了他一下,缩回手去,道:“去吧!”

韩柏愕然道:“去那里?”

范良极出奇和善地反问道:“刚才你想到那里去?”

韩柏这才想起柔柔,不由觉得非常好笑,咭咭笑了起来。

范良极本要问他有何好笑,话未出口,自己早笑得前仰后合,失去控制。

喝醉了的人,笑起来时,那须任何笑的理由。

韩柏一边笑,一边扶着墙摇摇晃晃站了起来,按着墙走到柔柔的房门前,轻轻一推,竟推不开来,原来在里面栓上了门关。

韩柏怎会给个木栓难倒,内劲轻吐,一声轻响,木栓断成两截。

韩柏推门入内,再把门关上,然后轻叫道:“柔柔!你相公我韩柏来了。”

大床绣帐低垂,里面的柔柔一点反应都没有。

韩柏留心一听,帐内传来两把轻柔的呼吸声。

韩柏吓了一跳,酒醒了一半,暗忖难道柔柔这么快便去偷汉子,旋又暗责自己,柔柔怎会是这样的女人。

月色由窗外斜斜透射入来,温柔地遍绣帐那半边的房内。

韩柏轻轻走了过去,心儿忐忑跳着,战战兢兢拢起纱帐,一看下暗叫我的妈呀!这回真是天助我也了。

原来帐内有一对玉人儿并肩作海棠春睡。

柔柔身旁睡的不是他的诗姊姊还有谁。

柔柔向墙侧卧,睡在内边的美丽胴体在被内起伏有致;左诗俏脸仰起,被子轻起轻伏,使他不由幻想着被内诱人的情景。

月色斜照下,两女美艳不可方物。

这两个大美人,昨夜必是在床上相拥谈心,话题怕也离不开他。心中一甜,坐在床缘处,俯头下去,贪婪地细看左诗秀丽无伦的俏脸。

忽觉左诗的俏脸开始红了起来,不一会连耳根也红了。

韩柏大奇,喃喃道:“诗姊真怪,连睡觉都脸红,可能有先见之明,说不定梦到了我会对她轻薄。”

又突有所觉,眼尾馀光一扫,见到左诗露在被旁的玉手掀紧被边,轻轻颤抖着,恍然大悟,原来这美丽的好姊姊在装睡。

韩柏心中大乐,借着七分酒意,俯下头去,在她两边脸蛋各香一大口,低叫道:“诗姊姊,弟弟爱你爱得快要发狂了。”

左诗全身呈现一阵强烈的颤抖,被子都掩藏不了,还见朝着他的酥胸正急剧起伏,樱桃小口张了开来,不住喘气,却怎也不肯把秀目睁开。

韩柏被逗得*火狂燃,暗忖我若让诗姊你今晚不获雨露润泽,可真个是对你不起了。

对男女之事,他早非初哥,而是经验老到的高手,坐言起行,凑下去,痛吻左诗微张的红,另一手探入被子里去,恣意对这认了不到三天的美丽义姊尽情轻薄。

左诗在他的魔手侵袭下抖震扭动,喉头咿唔作声,小嘴却热烈反应着,紧贴韩柏嘴巴,丁香舌展卷翻腾,教韩柏这色鬼魂为之消。

脸墙而卧的柔柔原本均匀呼吸也倏地急速起来。

韩柏心中暗笑,原来两个都在装睡,柔柔当然不怕被他侵犯,甚至非常欢迎,刻下的装睡,是让自己更无顾忌去偷香窃玉而已。

这时他连什么魔种,什么练功全都忘了,完全沉醉在左诗身上。

左诗也算作茧自缚,若非她的清溪流泉,可能韩柏的胆子未必会大到这包天地步。

连韩柏自己也不知道,现在他正踏上由道入魔的过程。

道心种魔确是玄妙诡秘之极的魔门至高功法。

赤尊信将魔种强灌进韩柏的体内,与他作肉体和精神两方面的结合。

肉体的结合在赤尊信来说,是他可以控制的。他把自已强横的生命力和魔功,藉着类似藏密灌顶大法的魔门秘术,一股脑儿输进韩柏体内,使他体质和外形都出现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转变成现在充满奇异魅力的外貌和身形。

但精神的给合,却牵涉到两个迥然有别的元神,非是赤尊信所能控制或预估,只能听天由命。这也等若在韩柏的心灵内,有两个元神在斗争排斥着,争取控制权,这过程非常危险,动辄会把韩柏变成狂人。

幸而韩柏福缘深厚,遇上了秦梦瑶,才把他的魔性压下去。但有利必有害,若魔种的力量真被完全制伏,那魔种便再也不能进一步舒展发挥。而韩柏的成就将止于此,再难更有精进。

岂知花解语想吸取韩柏元阳里那点真阴,误打误撞下竟使两个一直互相排斥的元神藉爱慾为桥梁,融为一体,由那刻开始,两个元神合二为一,也可以说韩柏就是魔种,魔种便是韩柏,再无彼我之分。

这魔种成孕于男女爱慾之中,只有在那种情况里,魔种才能成形成长,有若胎儿在母亲体内,藉挤带的联贯才能吸取养分和成长。

韩柏体内不住出现的性慾冲动,实基于魔种本身对男女肉慾的渴求,就像胎儿对母体全心全意的索求。

只有在那情况下,魔种才能茁长,其理实是微妙非常。

愈热烈的情慾,愈能使魔种成长。

这成长的过程绝非一蹴可成的。

由柔柔到朝霞,以至现在的左诗,都提供了韩柏体内魔种最需要的爱慾。因为三女都深深爱上了他,对他既有情亦有慾,培植着他的魔种,若换了和花解语合体前的韩柏,怕连半句大胆无礼话儿也不敢向朝霞或左诗说出来,更遑论对她们挑情轻薄,恣意侵犯了。

亦是他这种风流浪子的由魔种衍发的情性,使三女死心塌地爱上了他,迷上了他。

男女之道,本来就是无所拘束,恣情任性。在魔种来说,行云布雨,更若呼吸般自然和重要。

她们慾拒还迎的反应,更进一步刺激着韩柏的魔种,使他沉醉其中,便想挑逗和反击她们。

这样往往来来,滚雪球般使魔种不住成长着。

幸如浪翻云所云:这魔种非是当日赤尊信植进他体内的魔种了,因为魔种的核心处,正是侠义善良的韩柏。此所以才能不流于魔道邪行。

当有一日魔种内最核心处那韩柏的元神,扩展成长至极限,魔种会变成道胎,而这道胎也是魔种,这才是魔门道心种魔大法的最高层次。

在韩柏来说,唯一能使真正的道心把整个魔种包容转化,就只有男女之爱,那是使魔种成长的真正养分。

他如此渴想得到秦梦瑶、朝霞和左诗,亦是这个道理。

不明内情的人看去,会觉得他是个贪花好色的浪子,哪知内里另有缘由。

由道入魔,再由魔入道,致魔道交融,就是道心种魔大法的过程和理想。

分。

左诗美目紧闭,剧烈地喘息着,再没有办法装睡。

韩柏站了起来,迅速脱去衣服,钻入被内,把美丽的义姊压在体下,为她解带宽衣。

左诗感觉着自己身上的束缚逐件减少,情慾却不断高涨,芳心叫道:来吧!我的好弟弟,诗姊姊心甘情愿做你的好妻子,心甘情愿把身体交给你,任你无礼,任你为所慾为。

当韩柏强壮的身体深深融入她体内时,她四肢缠了上去,眼角出欢乐的情泪,因为在那一刻,她知道空虚和苦难全过去了。

她衷心感激着浪翻云,没有他,绝没有今夜的幸福和快乐。

而在这刹间,她亦清楚无误地知道自已深爱着浪翻云,绝不会比她对韩柏的爱为少。

为了浪翻云,她会更全心全意去爱韩柏。

她和韩柏的第一个孩子,将会以“云”作名字。

就叫作韩云。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覆雨翻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