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云》

第一章 鄱阳逐浪

作者:黄易

来船点点火光亮起。

秦梦瑶至静至极的道心一尘不染,澄明如镜。围过来的廿八艘快般,乍看似是杂乱无章,其实隐隐分作三组,左右两翼每组十艘,中间略堕后的一组只有八艘。

真正的好手应在那八艇之上。

秦梦瑶俏立在艇头,迎着夜风.衣袂飘飞,俨若凌虚御风的仙子。

敌艇上船头处各有六名壮汉,运浆如飞.迅速迫近。

火箭均架在弓弦上,蓄势待发。

浪云头项竹笠。身披蓑衣,神态闲逸,一点不似感到事情的急迫性。

终于进入射程里。

“嗤嗤”声响个不绝。

右边那组快艇百多技燃烧着火焰的劲箭射上鄱阳湖的夜空,画着美丽的弧线,往秦浪两人的小风帆火雨般来,照得方圆十多丈的湖面血红一片,显好看又可怖。

素梦瑶感到艇尾有一技船浆探进湖水里。

她眼看前方,自是看不到浪翻云落桨,甚至听不到任何声音,却能像是自已伸展肢体般感到木桨探进湖水里那微妙的力感。

浪翻云出手了。

眼前是点点火焰.骤雨般往首当其冲的秦梦瑶射过来。

小风帆速度剧增。

惊人的速度!

小风帆忽地给举上了湖面,飞鱼般顺着水势往外斜冲开去。

火箭全都落空。

敌船上传来惊讶的呼叫。

秦梦瑶心中暗笑,若浪翻云这驾船的大行家竟会给这些小箭难倒,傅出去将会是天大的笑话。

敌船鼓声雷动。

三组艇再分了开来。

是接近的右方那一组改变方向,打横抢来慾拦腰截击。中间那组八艘艇,转了个急弯,改由尾后追来。最远左方那组则掉头斜斜向正前方驶去,准备在去路处布下包围网,教他们即管避过由左方冲来的拦腰截击,仍脱不出他们这下一重的封锁。

只要能拦上他们一阵子,后面的八艇即可至,前后夹击,在战略上。敌般的应变确是无懈可击,只从这点推之,当知对方有高手在主恃。

可惜对手是天下无双的浪翻云"秦梦瑶闭上美目,无视敌人射来的第一批火箭,感受害浪翻云持着的木桨在湖水里画着曼妙无比的线条。

船桨忽地震颤了一下,带起一道强烈的暗流。

暗涌激撞在船底处。

小风帆再次给托离湖面,同时改变了船向,偏往左方。

浪翻云哈哈一笑,船浆一收一伸,激撞在船尾的湖水里。

浪花上半天,反映着漫天激射而来火箭的闪光,小艇箭矢般往拦腰迫来的敌艇射去,第二轮的火箭全都射空,落到船的后方。

浪花落下时.一点都溅不到小风帆上去.可见小艇飞离速度是如何迅快。

秦梦瑶闭上的美目泄下了一滴晶莹泪珠,因为她终于“看”到了浪翻云天下无双的覆雨剑了,不过这一次是一枝木桨。

那又有何分别?

秦梦瑶只凭感觉.就知道浪翻云掌了剑道的至理。

那就是天道,亦是自然之道、天然之理。

浪翻云覆雨剑法的精粹是来自洞庭湖的湖水。

这明悟使她心生感动。

掌握了水性,就是掌握了天道。

所以他才能玩魔术般利用了水性,做出眼前所有这些不可思议的事来。

敌阵队形立时乱了起来。

秦梦瑶通明的剑心甚至可感到敌艇上的人心中的寒意。

笔有此不战自乱的情况。

气势上浪翻云全面地压倒了他们。

一个接一个的水花在船尾爆往天空。

浪翻云再一声长笑,运腰下坐,船头翘了起来,速度激增下,敌人第三轮火箭尚未及射出时,小风帆破入了敌人的中间处.擦身而过。

“锵!”秦梦瑶飞翼剑出鞘。

漫天剑气由她手里似太阳光束般往左右两艇激射而去。

两艘敌艇上共二十多人.连秦梦瑶的剑是长是短还未看清楚,不是给剑气震得兵器脱手,东歪西倒扑进水里.就是知机伏下避祸。这还是秦梦瑶剑下留情。

小风帆狂风拂过般由敌艇阵中穿出去,半刻停留也没有,距离拉至五丈之远。

本由前后方夹攻过来的另两组快艇,全落了空.急忙转舵追来,和吃了亏的那组快艇擦身而过。

浪翻云木桨弹上半空,忽变成数十度桨影,以肉难以觉察的高速,拍击湖水.没有先前爆上丈许高的水花,连一滴水都没有激起。

秦梦瑶感到十多道暗涌往追来的敌艇激射过去。

“蓬蓬”之声不绝于耳,前排的十二一双快艇似玩具般被暗涌掀起船头,然后往侧翻跌,敞人随艇齐给掀翻到水里去,后至的快艇则撞在覆沉了的艇上.也倾侧翻倒.溃不成军。

小风帆船尾再爆起水花.速度不减,迅速离开。

“锵!”飞翼回到鞘内。

蓦地秦梦瑶秀目寒芒一闪。

浪翻云则间哼一声,连桨一拨,小风帆奇迹地往横移开了五尺,“蓬!”水花四溅里,红日法王由水下弓背弹出,若风帆尚在原定航线,刚好给他的背撞个止着,保证会断为两截。

眼看他用力过猛,要冲天而起时,他凝定半空,高度刚不过船桅的顶端。

要知他正全力上冲,这样要停便停,实在有乖自然物性。

那停顿还不超过眨眼的一半时间,然后他以比上冲更惊人的高速,往横移来,一足伸出,点往船桅。

换了一般高手,定以为他想断船桅,但秦浪两人只从他身体移动带起的风声,知道了这一脚若给点在船桅处,力道会沿桅而下.落至船身,硬生生把小帆船从中折断。

他的目的仍是要把秦浪两人分隔开来.好全力对付其中一人。

目当然是秦梦瑶。

于此亦可见此人战略高明,看出了浪翻云的不好惹。

秦梦瑶静立船头,没有半点动手拦阻的意思。

浪翻云嘴角牵出一丝笑意,头一摇。顶上的竹笠飞离头项,闪雷般往红日法王旋飞划去。

红日法王“咦”了一声,点往船桅的脚不得不收了回来,手掌暴胀,一把拍在竹笠旋转着的边缘处。

若他不收脚,竹笠会在足尖点至船桅的同时,割人他的腰里,分了力道在那一的他,将挡格不了竹笠合蕴着的惊人劲道。

“蓬!”

竹笠在他的大手印下化作漫大碎粉。

浪翻去遥生感应,上身晃了半晃。

红日法王白发白眉一齐直竖,精光闪烁的眼往浪翻云射去,一声长啸.人往船头的前方抛去,借势化劲。

小风帆破浪而前,往红日法王落点冲去。

红日法王鲜红的喇僧袍猎猎作晌,湿透了的衣服就藉那下抖动出千万点水珠。往船头的秦梦瑶罩去"秦梦瑶静立不动,雨珠来到她身前三尺许处,像碰上隐形的墙壁般落下,重归湖水里。

这时红日法王有若金刚天神的雌伟身形.背着船头,双足接触湖面。

小艇冲至他背后丈许的近距离。

红日法王仰大一笑,双足点在湖水上,如若实地般弹了起来.凌空运腰转身,手掌暴胀,往秦梦瑶脸门抓来。

秦梦瑶伸手披出背后飞翼,往前似缓似快地推出,迎上红日法王快得看不清楚的一抓,竟恰到好处地把对方狂猛的攻势完全封挡。

因为两人并非在实地上交手,距离位置髓着小艇的高速前进不住变化,所以看似毫不费力的互相一击,其中计算的精确,实非一般高手所能想象。

红日法王五指箕张,每只指头都动了起来.在有限的指动幅度里作着奇异的动作,就像五件武器般往秦梦瑶的飞翼攻去。

秦梦瑶娇叱一声。飞翼一颤下抖出十道剑影,封锁了对方每一指的攻势。

“叮叮当当”连串爆晌。

船头窄小的空间两条人影撞到一堆。

红影白影旋缠在一块儿.再分不出谁打谁来。

指剑交击发出的劲晌没有刹那的停下。

蓦地剑芒暴胀。

红日法王仰身迫离秦梦瑶的剑圈。到了船头外的两丈许虚,“飕”一声往横斜下,没入水里。

船头的空中飘下一块红色衣布,竟是红日法上被割断了的一小截袍服。

小风帆迅速前去,晃眼间由红日法王下水处旁丈许掠过。

后面的敌艇在远方乱成一团,再无法追来,也不敢追来。

红日法王没入水后再不见任何影踪。

秦梦瑶回剑内.静静站了一会后,轻叹道:“若非红日法王因大哥的竹笠以致元气未.梦瑶是否能将他迫回水里,实是未知之数。”

戚长征见着躺在地上,刚和自己有合体之缘的赤躶娇姬,心中的妒恨痛苦差点令他仰天嘶喊。

罢才水柔晶搂上鹰飞脖子的景像,阴魂不散地纠缠害他。

他一声未叹,慾掉头离去,眼角扫到水柔晶腿上绑着的匕首。心中忖道:她能为我自杀,显然对我的爱毫无虚假,冲着这一点就不能置她不顾。

长刀点出,落到水柔品的娇体上。

水夫晶穴道被解。仍在迷糊间小口张开,叫道:“长征!”她坐了起来,见到戚长征冷冷看着她,一点感情也没有,就若看着个陌生人那样。

水柔晶娇躯一震,站了起来,待要扑入戚长征怀里.戚长征喝止道:“你这水性杨花的贱人,由今天起你还你,我还我,休想我再会受骟。”

水柔晶俏脸血色一下子全都退掉,捧着胸“向后连退两步,想起昏倒前的事,焦灼万分叫道:“长征:你误会了。”

戚长征仰天悲笑道:“亲眼见到还有误会,你这贱人一见旧情人,明知对方狼心狗肺仍投怀送抱.献上肉体和香吻,这叫作误会,大概你是想不到我这么快会回来罢!”水柔晶泪水不受控制涌出眼眶,娇体摇摇慾堕,凄然狂叫道:“不是那样的,你听我的解。”

戚长征冷然道:“你做过的事,任你舌灿莲花,休想使我改变主意。以后你行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各不相干。哼!”转身便去。

水柔晶凄苦冤屈涌上胸臆,像给大铁当胸了-下,往后跄踉跌退,直至躶背靠上荒庙的破壁。

眼看着戚长征出庙而去,耳内忽晌起戚长征的传声道:“乖柔晶.我爱你,快扮作自杀的样儿,可不要真的自杀。”

水柔晶呆了一呆间,戚长征走得无影无踪。

她压住心中的狂喜,直扑到门前,扮作绝望伤心地狂叫道:“长征,你不要走啊!”庙外静情悄的,只有秋风吹拂的呼啸声。

水柔晶无力地追到庙心处,拔出匕首,指着两rǔ间心脏的位置,半疯狂地笑了起来道:“你走吧:走吧:我要死给你看。”

“柔晶!”一个美和的声音在庙外远处晌起,带着一种使人愿意顺从的力量。

水柔晶至此不由深深佩服戚长征的智能和策略,诈作一惊下匕首反指向声音来处。

人影一闪.鹰飞嘴角带着个懒洋洋的笑意,立在身前.微笑道:“死是那么谷易的吗?”灼灼的日光集中到她动人的躶体上。

水柔晶狠狠道:“你这恶鬼,刚才以郫鄙手法.使长征误会我而走了,我要和你拚命。”

鹰飞冷笑道:“左一句长征、右一句长征,你不怕我妒忌起来,待会和你相好时不懂怜香惜玉吗?”眼光又在她赤躶的胴体上下游移着。笑道:“你的身体仍是那么美,难怪能把那小子迷得晕头转向。连我都要旧情复炽呢。”

水柔晶往后退了几步,靠着墙壁.尖叫道:“不要过来!”庞飞狂笑道:“你是我的女人,就永远是我的女人,我要你生便生,死便死,那由得你作主。”

水美晶眼中射出坚决的神情。

鹰飞看在眼里,一移身,往她凌空抓去。

水柔品惊叫一声,反手把匕首往自己胸口插去。

鹰飞心中暗笑,若你能在我眼前自杀.以后我的名字可要倒转颤来写才行,弹出两道指风,刺向水美晶的腕穴。

岂知水柔晶匕首倏地翻过来,向他推出.气劲嗤嗤,竟是蓄势而发,全力出手。

鹰飞心感不妥,难道自杀竟是假的.正要变招先拿下水柔晶,一道强至无可抵御的刀气,由大门涌入,接着刀光闪处,戚长征人刀合一,往他杀至。

鹰飞错在心神全集中到水柔品的胴体上,连背后双钩都未及取出,匆忙间分出小半力道一掌劈往水柔晶,另一掌全力往戚长征刀锋迎去。

刹那间形势逆转,他变成两面受敌。

戚长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一章 鄱阳逐浪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覆雨翻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