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云》

第四章 当众迫婚

作者:黄易

浪翻云和烈震北并肩登阶而上,言笑甚欢。

烈震北的脸色反常地红润,而不是平时病态般的苍白。看得人心悸神颤,担忧至极。

秦梦瑶悠然走在两人身后,蛮有兴趣地听着两人的对答,不时露出会心的微笑,教人忍不住生出好感。

陈守壶、赵岳和谭冬跟在最后,不断警觉地往山下回望下去,观察有没有敌人的踪影。

比姿仙一瞬不瞬看有着浪翻云,脸上现出动人心魄的喜意,和风行烈迎了上去。

浪翻云目光落到谷姿仙的俏脸上,亲切一笑道:“公主愈来愈美了。”

比姿仙欣悦地垂下了头,显示出女儿家的娇羞。

浪翻云伸手扶起要向他拜倒的风行烈,拿着他的手仰大长笑道:“厉兄。。有徒如此,当能含笑九泉之下。”

风行烈心中涌起对长者的孺慕,激动地道:“浪大侠当日于行烈落难时的援手之情,行烈没齿难忘。”

浪翻云放开了他的手,亲切地道:“见到你像见到韩柏,都不由我不打心底里欢喜你们。”眼光落到两旁好奇地打量他,又不时偷看秦梦瑶的谷倩莲和白素香处,先向谷倩莲道:“这位美丽姑娘定是连范良极和韩柏也要既头痛又疼爱的小妹妹了,行烈你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众人想不到浪翻云对他们的事如此清楚,大为讶异。

比倩莲在浪翻云的目光下,羞人答答地道:“大侠不要信他们两人说的所有关于小莲的坏话,我是很乖很乖的。”

浪翻云哈哈一笑,向白素香道:“这位姑娘!我们是否曾有一脸之缘呢?”

白素香吓了一跳,想不到当日扮了丑女都瞒不过他的法眼,含羞报上了名字。

烈震北兴致极高,向各人道:“来!让我为各位引见慈航静斋三百年来首次踏足尘世的仙子秦梦瑶小姐。”

比姿仙风行烈等齐齐一震,往走上前来的秦梦瑶行见脸礼。

风行烈看到秦梦瑶,生出一种奇怪之极的感觉,顿时想起了靳冰云。

她们都有着某一种使人倾倒心仪的绝世气质,却又是迥然有异,非常难以形容。

比姿仙想着的却是为何她会和浪翻云联袂而来,两人究竟是什么关系?

秦梦瑶客气地和他们招呼着,可是总令人感到她所具有那超然于人世的特质,形成了一种难以亲近的距离感。

亦是这种距离和远隔,使人觉得若能得她青睐,将是分外动人和珍贵的一回事。

烈震北伸手搭着浪翻云的肩头大笑道:“想不到烈某在这生人最后的一天里,能和浪兄把臂同行,实乃生平快事,不若我们先进府内,边喝酒边等待贵客的来临。”

浪翻云丝毫不以为意地向谷姿仙笑道:“我想着的却是公主亲手烹调的野茶,公主莫要让浪翻云失望了。”

比姿仙由统率全府的英明领袖,一变而为天真可人的小女儿家,雀跃道:“那天烹茶的工具全保留在我房内,我立即拿出来招呼你,可不要笑我功夫退步了。”

比倩莲和白素香齐叫道:“让我们去拿!”你推我撞,抢着奔进府堂内,大敌当前的愁,一扫而空。

众人不禁莞尔。

烈震北道:“姿仙行烈你们先陪浪兄和梦瑶小姐进去,我吃完葯便来。”迳自去了。

谭冬三人道:“我们留在这里,好监视敌人的动静。”

比姿仙道:“切勿和敌人动手。”然后向浪翻云道:“大侠请!”

浪翻云深深看了她一眼,想起了纪惜惜,一阵感触道:“公主请!”和她并肩往府堂走去。

风行烈向秦梦瑶微微一笑道:“梦瑶小姐请。”

秦梦瑶报以笑容,跟在他旁,追在浪谷两人背后,齐往府堂正门缓步走去。

前面的谷姿仙低声道:“我知道你会来的,但又担心你不来,现在你来了,真的很好!”

浪翻云道:“知道公主有事,无论怎样我也会来的。”

比姿仙偷看了他一眼后,轻轻道:“我还以为长江一别后,以后无缘再见,不过是否不再见面,反而更美呢?我可以把最好的形像,永远留存在你心中。”

浪翻云微笑往她望去道:“你在我心中永远是那么风姿绰约、楚楚动人,什么都改变不了这印象,公主请放心。”

比姿仙娇躯一震道:“有了这几句话,姿仙纵使立即死去,亦心满意足了。”身子靠了过去,让肩头碰上浪翻云的肩头。

后面的风行烈把谷姿仙对浪翻云的情款深深、亲昵举动尽收眼底,出奇地心中半丝嫉念也没有,深切地体会到两人间那超越了普通男女情慾的忘惰爱恋,有的只是欣赏情怀。

身旁的秦梦瑶温婉地道:“风兄消除了体内种魔大法的馀害,因祸得福。梦瑶真替风兄高兴。”

风行烈往她望去,犹豫片晌,问道:“请问令师姐芳踪何处?”

秦梦瑶平静答道:“云师姊应已回到静斋去,风兄有什么打算?”

风行烈苦笑道:“我不知道!”

秦梦瑶感到他心中浓烈的哀伤和无奈,怜意大生。在她所遇到的年青男子里,除了韩柏、方夜羽和戚长征外,风行烈是第四个令她看了第一眼就生出特别好感的人,轻轻一叹后,回复她那平静无波的心境。接着心湖里不由自主地泛起韩柏那恼人的脸容,热烈的眼神。

风行烈沉浸在对靳冰云的思念里,默然无语,跨过门槛后,忽然问道:“梦瑶小姐是否认识风某的好友韩柏?”

恬静清冷的秦梦瑶,闻言娇躯一颤,问道:“风兄为何忽然提起韩柏?”

风行烈愕然道:“我也不知道!”

秦梦瑶知道这天资卓绝的年青高手感应到自己心中对韩柏的思念,幽幽一叹道:“认识的!”不知是何缘故,自受伤之后,反更不能遏制地不时念着韩柏,想起被这无赖调情时自己反常的放纵和忘忧。

浪翻云刚遇她时,曾出奇地迫她表白对韩柏的态度。浪翻云并非普通的人,其中自有深意。

难道自己真的对这可爱的小无赖情难自禁,真是冤孽!

风行烈见提起韩柏后,秦梦瑶的冷漠立时烟消瓦解,代之而起是一种难言的幽怨和感怀,心中一震想道:原来她真的爱上了韩柏,这家伙真个得天独厚。

秦梦瑶嗔怪地瞪他一眼道:“风兄莫要胡思乱想!”

傍她这么一看一说,风行烈反感到有种打破了这仙女般的美女那与人世隔绝的禁忌的快意,忍不住炳哈大笑起来。

秦梦瑶出奇地俏脸红了一红,刚好此时浪翻云闻笑回过头来,看到秦梦瑶这罕有的神态,一笑道:“我欢喜梦瑶现在的样子。”

秦梦瑶回复她的恬静无波,淡然自若道:“韩柏何时把大哥你收买了?”

这时四人来到府堂里一角的大台旁,浪翻云为谷姿仙拉开椅子,让她坐下,笑道:“有情而无情、无情而有情,在劫难逃,终有一天梦瑶能明白我这局外人的说话。梦瑶请坐,行烈为你拉开椅子了。”

秦梦瑶俏脸再红,原来她竟忘了坐下。心中惊叫道:为何我受了伤后,竟不时为那无赖脸红?秦梦瑶啊!这究竟是什么一回事。

像她这种高手,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心不在焉的。但刚才听到浪翻云“在劫难逃”一语,竟有片刻失神,怎不教她骇然大惊。

可恶的浪翻云又故意指出这点,令她更是无以自处,芳心乱成一片。

唉!自己二十年来的清修,难道就如此毁了吗?

幸好这时谷倩睦和白素香兴高采烈捧着茶具从内堂跑出来,解了她尴尬的处境。

比姿仙站了起来,迎了过去,在二女协助下,开始在一旁的茶几上开铛煮水。

烈震北然而至,脸色回复清白,坐到秦梦瑶对面,沉声道:“梦瑶今天绝不宜动手。”

风行烈凛然望向秦梦瑶,暗忖天下间除庞斑浪翻云外,谁可伤她?

秦梦瑶淡淡一笑道:“先生好意,梦瑶心领了,生死何足道哉,梦瑶与红日法王之战势在必行,这是梦瑶对师门的唯一责任,绝不愿逃避。”

烈震北仰大长笑,道:“好!只有静庵方可调较出秦梦瑶来,谁也不行!”

风行烈心头一阵激动。

先是浪翻云对烈震北仅有一天寿命,表现得毫不在意;现在则是烈震北对秦梦瑶的视死如归以长笑处之,都表现出他们视生死如无物的心胸气魄。

比倩莲托着茶盘,上而的四只小杯子均斟满了滚热的茶,香气腾升,跟在谷姿仙后,来到台旁。

比姿仙伸出纤美雪白的双手,轻轻拿起一杯,递给秦梦瑶道:“梦瑶小姐高义隆情,远道来援,姿仙谨代表双修府上下各人,敬小姐一杯。”

秦梦瑶含笑接过,一饮而尽,才放下小杯子。

两女各具惊人美态、绝世娇姿,看得浪翻云和烈震北古井不波的心都不由油然惊叹。

风行烈则不用说,眼都呆了。

比姿仙提起第二杯茶,屈膝微一躬身。盈盈递向烈震北道:“对先生姿仙不敢言谢,先生永远是姿仙最敬爱的长者,姿仙和倩莲素香都是先生的乖女儿。”

烈震北一笑接过,啜个干,肃容道:“有这么三个乖宝贝,烈某还有何憾事?”转向浪翻云道:“浪兄当明白我今天的兴奋心情,这是烈某期待了毕生的大日子。”

白素香哗一声哭了出来,伏在谷倩莲背上,不住抽搐,累得谷倩莲陪着她眼红红的,泪花滚动。

烈震北摇头道:“傻孩子!”

比姿仙把小嘴凑到白素香耳旁,安慰了两句后,拿起笫三杯茶,送到浪翻云眼下,娇痴地道:“由今天开始,姿仙要学梦瑶小姐那样,唤你作大哥,喝了这杯茶后,大哥以后都要怜我疼我,不得反悔!”

浪翻云仰天长笑,充满欢娱之情,拿过杯子,送至鼻端,深深索了一下,道:“真香!

”一饮而尽,微笑道:“双修大法,果是不同凡晌,看看是谁家男子有福,可配得上我这迥异流俗、兰心慧质的好妹子,必然亨尽人间仙福。”说到最后那句,眼光扫向风行烈,大有深意微微一笑。

换了其它人,都会对浪翻云这几句话,摸不着头脑。但在埸各人,均明白到浪翻云所指的是谷姿仙因为自幼修习双修大法的基本功,是绝不如一般女性看异性的浮面肤浅,而是深入地感触到对方真正的内涵,故能看破浪翻云已达到超越了人世肉慾的道境,就若当年跃空仙去前的传鹰。

赞她迥异流俗,自是因她清楚表示出会将对浪翻云之情,转化作纯洁无瑕的兄妹之爱,如此兰心慧质的娇娆,怎能不教他叹服。

浪翻云想起左诗,希望她现在已得到了真正的幸福。

风行烈听到“享尽人间仙福”一语,一颗心卜卜跳了起来,想到谷姿仙精擅双修大法,若能和她作鱼水之欢,那种动人处确是不作他想。

这时谷姿仙把最后一杯茶送至他面前,垂头道:“过去姿仙多多得罪,还望风公子大人大量,既往不究,这杯茶算是我向公子赔罪了。”

比倩莲化哀为笑道:“烈郎喝了这杯茶后,以后再不准向小姐说硬话儿,要像浪大侠般怜她疼她了。”

风谷两人都给她说得大感尴尬。

烈震北欢喜地道:“还不赶快把茶喝掉。”

风行烈从谷姿仙手上接过热茶,当指尖相触时,两人同时轻颤,目光交缠了电光石火的刹那,才同时撤回目光。

风行烈举杯朗声道:“公主请原谅在下愚鲁之罪。这一杯风某只喝一半,另一半当是在下向你回敬。”

他整个人忽然发出亮光,一时虎目神光电射,罩着谷姿仙,半点畏怯也没有。

众人呆了一呆,想不到一向儒雅温文的风行烈有如此惊人之举。

虽说是江湖儿女,不为礼教馀风所拘束,但仍是深受男女之防影响的。

合喝一杯酒,只限于共谐秦晋的男女,称为合卺酒。

当日浪翻云以共享一杯打开了左诗紧闭的心扉;今天的风行烈却以半杯茶公开迫谷姿仙向他明示以身相许之意。

最明白其中究竟的是烈震北,知他因体内三气汇聚,彻底提升了他的气质,使他连平常的举动,也深合燎原百击那慑人的气势,教人无从抗拒。

风行烈轻啜一口,喝掉半杯茶,稳定的手把剩下半杯茶的杯子递至羞得脸红过耳的谷姿仙低垂螓首下的眼前去。

比倩莲放下托盘,和仍满脸泪渍的白素香来到谷姿仙左右。欣喜地把她挟持着,教她慾逃无从。

浪翻云拍台叫绝道:“快刀斩乱麻,得势不饶人,小子真有你的。”

秦梦瑶嘴角含笑,看着这对似有情似无情的男女,涌起温馨的感觉,暗忖胆大妄为的韩柏若如此对自己迫婚,真不知应如何招架才好。

比姿仙偷偷看着眼下那小半杯茶,心中既怨又喜。

怨的是此人大男人得可以,竟在众人面前以泰山压顶之势,硬架人家上轿,迫她投降;喜的却是风行烈这种不可一世的英雄霸气,和浪翻云的放荡潇酒一样,均是自己梦寐以求的真正男子汉典型,教她身软心颤,慾拒无从。

风行烈则是痛快之极,直至此刻,才感到自己真正在享受生命,就像使出了厉若海所教的横枪势,心中充满了杀于千军万马间那一往无前的豪雄气势。就算给对方断然拒绝,亦属快事。

比姿仙终忍不住抬头望向风行烈,一看下暗叫一声“罢了”,伸出手来,抓紧风行烈的大手,就在他手上低头把茶啜干了,然后若无其事地到浪翻云旁的椅子坐下,风情万种横了风行烈一眼道:“风公子满意了吗?”

浪翻云和烈震北齐齐鼓掌喝采,就若市井里好事起哄之徒,不世高手的风范荡然无存。

秦梦瑶向浪翻云笑道:“这时若有清溪流泉就好了,是吗?浪大侠。”

浪翻云哑然失笑,接着神色一动,悠悠往外喝去道:“贵客已临,为何还不上来一会。”

里赤媚的声音由山脚下的远方传上来道:“浪兄休要如此客气,折煞我等了。”

接着是喧天而起的奏乐声。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覆雨翻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