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云》

第三章 道消魔长

作者:黄易

一点灯火,在武昌府长江岸旁迅速移动。

啼声的达。

一个瘦弱的身形,一手策马,一手持灯笼,正在连夜赶路。

灯火照耀出一张年轻的脸,看样子是十七、八岁的年纪,穿的虽是粗衣麻布,一对眼睛非常精灵,额头广阔1884—1895年恩格斯的著作以及马克思和恩格斯的书信。第 ,令人感到此子他日必非池中之物。

这时他神情焦灼,显然为错了渡头而苦恼。

马停。

他跃下马背,走到空无一人的渡头尽端,苦恼地叫道:“这回惨了,回去时那恶人管家必要我一番好看了。”

江水滔滔,对岸一列民居透出点点灯光,份外使人感到内里的温暖,又那样地使人感到孤独和隔离。

马儿移到他身后,亲热地把马头凑上来,用舌舔他的后颈。

少年怕痒缩颈,伸手爱怜地拍着马嘴,苦笑道:“灰儿啊灰儿,你可知我的心烦得要命,去吃草吧!”

那人张开没有神采的眼睛,待要说话,忽地身子弯曲起来,一阵狂咳,张口一吐,一团瘀黑的血雾狂喷而出,满渡头。

少年大惊失色,一手将他扳过来。那人两眼一翻,晕死过去。

少年从未遇过这等事,一阵手足无措后,才定下神来,暗忖:“救人事大,此事不可不管,前天曾听人说东山村来了个神医,日下唯一之计,是将他送到那里。”目标既定,忙叫道:“灰儿灰儿!”

那匹灰马长嘶一声,乖巧地奔至两人身旁。

少年轻拍马颈,柔声道:“灰儿灰儿!蹲下蹲下!”

灰儿顺从地蹲了下来。

少年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将那年轻汉子搬上马背,一声令下,灰儿撑起马脚,立了起来,少年乘势跃上马背,一抽绳,两人一骑,消没在岸旁的黑暗里。冰冷的河水使上官鏖和翟雨时精神一振,他们没有时间为牺牲的怒蛟帮兄弟悲痛,顺着水势往下游泅去。

那是将他们带离险境的最快方法。

两人落到水里便像鱼兄回到家乡。

怒蛟帮是水道的霸主,以洞庭湖起家,故而这次宴会,翟雨时选了“抱天览月楼”,看似无意,其实却是极其厉害的一着棋子,令位列“黑榜”的“十恶庄主”谈应手也只好眼睁睁目送他们逃去。

湍急的水流不一会已将他们送往下游五里外的远处。

转了一个急弯后,水流缓慢下来。

两人打个手势,一齐往岸旁游去。

爬上岸后,均感力尽筋疲,这处是岳阳城外的郊野,四周全是黑压压的树林。

翟雨时将耳朵贴在地上,不一会弹了起来,乎静地道:“长征和接应的兄弟来了!”

上官鹰对他竟能从步声听出来者是己方的人并没有丝毫惊异,因为这是怒蛟帮的第二号元老“鬼索”凌战夭的设计,不但在鞋底装上了特别的铁码,怒蛟帮人还可以道消灰长一种特别的节奏和步伐走动,以资识别,此等看来没有什么意义的细节,往往能在敌我难分的混战里,发挥出惊人的作用。

黑暗的森林里传来“”的声音,一群人敏捷地扑了出来,在上官鹰前一起伏下见礼。

上官鹰急扶起当先的年轻壮汉,道:“长征请起,不必多礼!”

年轻壮汉卓然而立,双目闪闪有神,肩宽脚长,一脸勇悍,正是被誉为怒蛟帮第二代里的第一高手“快刀”戚长征。

翟雨时踏前一步道:“有没有遇到敌人?”

戚长征道:“没有!我们一接到讯号,便依早先定下计划,到这里来接应你们,现在连我在内共有四十八人,足可以应付任何的危险。”

上官鹰苦笑道:“但却仍不足以应付像谈应手那种高手,除非是浪大叔在此!”

戚长征全身一震道:“什么?是‘十恶庄主’谈应手?”

翟雨时沉声道:“没有详说的时候了,长征你立即召回放哨的兄弟,同时将我吩咐预备好的水靠和浮袋取出来,我们立即换上。”

上官鹰愕然道:“这岂非愈走愈远?”

要知岳州府位于洞庭湖之东,快马半日可到,但若顺江流走,水向东流,只会愈逃便离洞庭湖的怒蛟帮总坛愈远。

戚长征一向对翟雨时的才智敬服之极,但他乃率直性急的人,忍不住道:“在离此半里处我预备了快马,若抄小路回洞庭,明早前便可到达,以我们的实力,逃总可以吧?”

翟雨时沉声道:“谈应手一向与逍遥门关系密切,假若谈应手归附庞斑,‘逍遥门主’莫意闲又岂能例外。”

上官鹰脸色一变道:“逍遥门的副门主孤竹和“十二逍遥游士”最擅跟踪追慑之术,若要对付他们,的确令人头痛,我明白了,雨时!”扭头向众手下道:“立即换上水里,吹起气袋。”按着微笑向戚长征道:“长征!我们多久未曾在水里比赛过?”说时伸出右掌。

戚长征伸手和他紧握,眼中射出炽烈的友情和对帮主的崇敬,坚定地道:“无论到那里,我也会奉陪到底。”

翟雨时将手加在他们之上,道:“不要忘了我那份,我们可以由这里一直比到武昌府。”

半个时辰后,志切救人的少年在山野里迷了路。

灯笼燃尽。

四周是无边际的暗黑。

伏在身前马鞍上那人的气息愈来愈弱。

少年急得几乎哭起来。

数年前他曹随人去过东山村一次,但在这样前不见人后不见店的黑夜里,要凭着褪了色的记忆去找一个小村庄,就像要从水里把月亮捞土来。

的达蹄声,是那样地孤寂无助。

“呀!”

少年惊呼起来。

二百多涉外的疏林间,隐约里有点闪动的火光。

一夹马腹,向前奔去,就像遇溺的人看到了浮木。

一所破落的山神庙出现眼前,灯火就是由其中传出来。

少年跃下马来,牵着马,穿过破烂了的庙门,进入颅内。

在残破不堪的泥塑山神像前,三支大红烛霹霹啪啪地燃烧着,一个慈眉善目、眉发俱白的老和尚,盘膝坐在神像前,低开似闭的眼正望着他,看来最少也有八十多岁。

少年道:“大师!有人受了伤……”也不见那和尚有何动作,眼前一花,他矮胖的身体已站到那受伤的男子旁,默察伤势。

少年本身虽不懂武技,但却是生长于着名武林世家的童仆,知道遇上高手,机灵地退坐一旁,不敢打扰。

和尚将男子从马背上提到地上平放,便像搬个稻草人般毫不费力,同时从怀里取出一盒银针,乍看间似是双手乱动,转瞬里男于胸前已插了七支亮闪闪的长针。

男子呼吸转顺。

灰儿的的达达,溜往庙外吃草去了。

和尚舒了一口气,这才有空望向少年。

“小哥儿?不知高姓大名?”

坐在一旁的少年呆了一呆,嗫儒道:“问我吗?”一向以来,在主人府中来往的高手,眼尾也不望他一眼,这和尚无论神态气度,均远胜他所遇到的武林人物,竟然如此和颜悦色和他说话,怎不教他受宠若惊。

和尚一脸祥和,鼓励地点点头。

少年道:“我是府主在一棵柏树旁拾回来的弃婴,所以跟他姓韩,名柏。”

和尚低开似闭的双目猛地睁开,眼睛像星星般闪亮起来,瞬又敛去,道:“好!好!

名字和人同样的好,现在告诉我你怎会救起这个人。”

韩柏连忙将经过和盘托出。

和尚沈吟片晌,摇头道:“怎会是这样,天下间有那些人能伤他?”

韩柏一呆道:“大师,你认识他吗?”

和尚点头道:“你救起的人在江湖上大大有名,被誉为白道武林新一代中最出类拔萃的高手,叫风行烈,说起来,他与我们‘净念禅宗’还颇有渊源,所以这事找吏不能不管。”

韩柏两眼也睁大起来,道:“大师原来是‘净念禅宗’的高人,真令人难以置信,我竟遇到‘净念禅宗’的人!”

韩柏执役于武林世家,乎日耳濡目染,听了不知多少绘影绘声的武林逸事,而最令他心生景仰的,就是并称武林两大圣地的“净念禅宗”和“慈航静斋”,这两地都罕有传人行走江湖,秘异莫测,怎知竟教他今天遇上了。

韩柏指了指那仰躺在地上的风行烈关心地道:“他会有事吗?”

和尚叹了一口气道:“生死有命,侵入他身体的真气阴寒无匹,兼之他木身真元奇异地败弱,我只能暂保他一命,能否复原,便要看他的造化了。”雪白的眉毛,忽地耸动起来,道:“有人来了!”

韩柏留心一听,果然远方沙沙作响,是鞋子踏在枯叶上的声音,听步声只是个不谙武功的普通人吧,但谁会往这等时分在山野间走动?念头还末转完,一个沉雄豪劲的声音在庙外响起道:“想不到荒山野庙,竟有过客先生,若不怕被打扰,我便进来借一角歇歇。”

韩柏虽仍未见人,但对方如此有礼,不禁大主好感。

和尚乎和地应道:“佛门常开,广渡有缘,往来是客,岂有先后之别?”

对方哈哈一笑道:“有意思有意思,竟有高人在此。”

一人大步入庙。

韩柏一看下吓了一跳。

来人身形雄伟,足有六尺以上,但脸目丑陋,一对黄睛似醒还醉,手比普通人长了最少二至四寸,肩上搭着一只黄鼠狼,背上背了把长剑,胁下来着个小包袱。

那人环目一扫,叹道:“我还是要走了!”

和尚和韩柏齐感愕然。

那人微微一笑,露出和他丑脸绝不相称的雪白牙齿道:“我原本打算在此为肩上这畜生脱皮开膛,烧烤送酒,谋求一醉,但这等事岂能在大师面前进行?”

和尚微笑道:“酒肉穿肠过,佛在心里头,兄台如此美食,怎能不让和尚分一杯羹?”那人脸容一正道:“佛门善视众生,酒肉虽或不影响佛心,但总是由杀生而来,大师又有何看法?”

韩柏心中大奇,大师已明说不戒酒肉,这人理应高兴才是,为何反咄咄逼人,查根问底,揭人疮疤,不知不觉间,他已站在和尚那一边。

和尚丝毫不以为件,淡然自若道:“有生必有死,既有轮回,死即是土、生即是死,兄台杀此黄鼠狼,似乎造了杀孽,但换个角度来看,却是助他脱此畜道,假若能轮回为人,它还要谢你呢。”

那人哈哈一笑道:“答得好,左边这狼腿便是你的。”生了下来,将黄鼠狼丢在地上。

“铮!”

背后长剑出销。

和尚和韩柏眼睛同时一亮。

长剑比一般的剑要长了尺许多,剑身狭窄,但精芒烁闪,一看便知是好剑。

和尚眼神一亮,动容道:“贫僧广渡,不知兄台高姓大名?”

那人迳自用剑为黄鼠狼去皮拆骨,一边道:“萍水相逢,管他姓什名谁,大师不要着相了。”

韩柏心想这人行为怪异,但转眼便给他的动作完全吸引,这长达五尺的剑,本应极不方便作屠刀之用,但在那人魔术般的动作下,长剑有节奏地前弯后转,条上忽下,黄鼠狼像冰化作水般解体,不一会已成一份份割整齐的肉块。

那人外型粗犷,一对手却雪白纤长,与他毫不相衬。

那人又站起身来,若也不看,手一动,剑回到背后销内,不闻半点声息,就像长剑是有眼睛的长蛇,会找路回到自己的洞穴。

广渡大师叹道:“庖丁解牛,不外如是!不外如是!”

那人喟然道:“高高低低,无能有能,也不外如是!”眼神掠过躺在地上的风行烈,似乎对他胸前插的七日长针视若无睹,再移往韩相脸上道:“小兄弟,外面那匹马是你的吗?”

韩柏刚想答是,猛地改口道:“不!是我家府主的,我……我只是他的仆人。”心下一阵自卑。

那人深望他一眼道:“那是有高昌血统的良驹,好了!你们在此稍待一会,我这就往取柴来生火,好好吃他一顿。”

韩柏要出言表示愿意帮手,那人早迈步门外,转瞬不见。

剩下广渡大师、韩柏、躺在地上的风行烈,和烧得霹啪作响的红烛。

广渡大师望着那人离去的方向,脸上神色充满了惊异。

“唉呀!”

一直躺着不言不动的风行烈呻吟了一声,将两人的注意力扯回他身上。广渡大师站起移至风行烈身边,忽地神情一动道:“又有人来了!”韩柏这次运足耳力,却一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三章 道消魔长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覆雨翻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