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云》

第十一章 荡女散花

作者:黄易

韩柏骑着灰儿没精打回到官船,看到范良极兴高烈,在跳板旁指挥着一队官兵,把十多箱不知载着什么东西的木箱运往船上。

韩相跃落地上,奇道:“侍卫长你在弄什么鬼?”

范良极恭敬答道:“箱内有十多缸盛了这里最着名“仙饮泉”的泉水,还有其它制酒的工具和材料,都是依着女酒仙开列的清单采购的。”

韩柏找了个借口.把想过来趁热闹的马雄支使开,教他先带灰儿回船,叹了一口气,不知应怎素开口向范良极说出刚才的怪事。

范良极终发现到他的异样,关切道:“小柏你是否不舒服了?”

韩柏于是一五一十,将刚才遇到白衣美女的事和盘托出。

范良极拉着他走到一旁,出奇地温和道:“小柏你不要自责,纵使你没有遇到她,她始终会来找你。”

韩柏一愕道:“这话怎说?”

范良极道:“她既懂高句丽话,要的又是万年参,自然是与高句庞有关的人,知道有关万年参和我们不知道的妙用。”接着叹了一口气道:“其实我一直担心此事,朱元璋既懂开口向高句丽王要万年人参,自然知悉有关人参的事,反而我们这个两人使节团对这些人参如何服用?有何妙用一无所知。到时说不定立刻揭穿身分,你说我多么烦恼。”

韩柏道:“这白衣女是何人我们都不知道,况且我们那有万年参给她。”

范良极诡异一笑道:“你大小看我了.我范良极何等样人,那会蠢得把偷来的东西双手捧上给朱元那混蛋,除了送了一株给兰致远外:剩下的十六株万年参给我扣起了八株.你要送那白衣女一株乃轻而易举的事,只是盈散花这样来明枪我独行盗的东西,她必须付出比万年参更高的代。”

韩柏骇然道:“她竟是十大美人里以放荡着名的盈散花?”

范良极道:“绝对错不了,尤其那女扮男装的美女和她形影不离:最是易认,十大美人里,我最清楚她的秘密。”

韩柏呆看着他。

范良极得意笑道:“不要以为我专爱偷窥美女,只因这盈散花其实是我的同行,一个不折不扣的女飞贼.所以我才要和她一较高下。把她贴身的一块宝玉偷了,让她知道天外有天,盗外有盗。”

韩柏更是瞠目结舌,嗫嚅道:“原来是个女贼。”

范良极满足地叹了一口气道:“我跟踪了她整整三个月,失败了十多次后,才勉强得手,此女盗术之精,只仅次于我,她的武功亦可跻身一流高手之列,当然比不上我们,但已足可纵横江湖了。”

韩柏道:“可是现在她控制了我们的死穴,若给他把我们的底子揭开来,愣严还会不知我们是谁吗?”

范良极兴奋起来道:“那次我虽胜了她,却是赢得不够味儿,今次她送上门来,我定要她失去宝贵的贞操。”

韩柏大笑起来,失声道:“这荡女有何贞操可以失去,你不是说过有很多人和她有上一手吗?”

范良极往四周看看,这:“我们先到船上再说。”

两人回到船上,这时舱厅焕然一新,布置得美仑美奂。

来到上层时,长廊静悄悄的.柔柔等谈话的声音隐隐从左舱房中传出,陈令方的房却是他打鼻鼾的呼噜呼噜声。

进房后关上了门,范韩两人在窗旁的高背扶手檀木大椅坐下。

范良极煞有介事道:“我跟了盈散花这么久.其中一个收获就是发现了她放荡的大秘密,凡是和她上过床的男人都中了她的诡计。”

韩柏一呆道:“难道上床也有诡计可言吗?.”范良极道:“当然有,偷东西的是盈散花,上床的却是她的拍档秀色,你明白了没有?”

韩柏恍然大悟,旋又皱眉道:“那秀色岂非很吃亏吗““

范良横道:“秀色是闽北女门的传人,专事男女采补之道,有什么吃亏可言,此正是一家便宜两家着数,所以才如此合作偷快。”

韩柏道:“女儿家的名声不重要吗?何人还敢娶她。”

范良便道:“若盈散花要选婿,保证新知旧雨以及慕名之士,必在她门外排了队由中原直延至西藏的长龙,尤其是她出了名无论和那个男人一夜之欢后.都绝不会让人第二次碰她,所以若有那个男人能得到她的第二晚,保证立即名扬天下,声名直追庞斑和浪翻云。”

韩柏哑然失笑道:“事实上她却从没有和人上过床,所以根本不会成爱情俘虏,哼:若她给我……给我……”

范良极邪笑道:“给你操过后,保赞她离不开你,是吗?专使大人。”

韩柏自信十足道:“正是如此!”范良极皱眉道:“此女差点比我还多计,弄那个秀色上床不难,要将她盈散花摆在床上,让你大快耳颐,却是非常伤脑筋的一回事。收服了她,会对我们京师之行非常有利,若收服不了她,以后她还不知会弄出什么花样招来,最怕……”

韩柏道:“最怕什么?”

范良极道:“我有一个不祥的感觉:就是万年参只是她一个初步目标,此女眼角极高,野心又大,定有更厉害的事要做。”

韩柏道:“来来去去还不是偷东西吗?啊!”忽地脸色一变,往范良极望去。

范良极苦笑道:“你想到了,若她要万年参,大可到船上来取,她又不知道船上竟有浪翻云和我在.凭她的偷术还不是手到拿来。所以她只是以此牛刀小试,测探我们的反应.看看我们是否会因此被她控制了。”

韩柏张开了口,喘着气道:“她是想到皇宫内偷东西,只有我们才可掩她安然进出皇宫。

范良极忽地捧肚笑得眼都流了出来,喘着气道:“还有某么比这更荒谬的事。竟有后生小女贼敢来迫我独行盗范良极、覆雨剑浪翻云和你婬棍韩柏到皇宫去偷东西,你说天下间有此这更好笑的事吗?”

韩柏不快道:“你再叫我作婬棍,我以后一定断了你收义之路,莫忘左诗还未给你斟茶上呢。”

范良极投降道:“嘿:让我给你另起一个外号,免得叫顺了口,传了出去,那就糟边了。”

韩柏道:“这还差不多,快给我想个像样些的外号,免得将来有人要我报上名号时,欠了点可以扬名立万的东西。”

范良极两眼一转,抱拳道:““浪子”韩柏,这外号又顺口又绝,意下如何?”

韩柏念了几遍,大喜道:“这外号真的不错,快给我宣传一下,免得某他人给我起了其它外号时,改不了口。”

范良极道:“这个容易。只要通知马雄,告诉他有株万年参给一个叫“浪子”韩柏的人偷了,保证追缉你的悬赏贴满全国的街头巷尾。使你……

炳哈……立时扬名立万……哈哈……”

韩柏先是一怒,按着亦忍不往捧腹大笑起来。

“咿呀!”门推了开来,左诗走进来道:“柏弟和范老为何笑得如此开?”

范良极苦忍着笑,向左诗招丁道:“诗儿快过来斟茶认我作大哥,这是你的相公夫君柏郎兼柏弟答应了我的。”

左诗俏脸飞红,知道平日众姊妹的闲谈全给他尽收耳内,才会知道她们怎样唤韩柏,莲步姗姗走了过来,从放在几上的茶斟满了一杯茶,递给范良极,福身柔声道:“大哥用茶!”范良极眉开眼笑接茶一饮而尽道:“这是买一开二,女酒仙成了我的乖子,小雯雯变成我的乖义女。真是划算得很。”

左诗不依道:“大哥你究竟偷听了诗儿多少说过的话?”

范良极摊手道:“本侍卫长负起全船安全之策,自然要圣起耳朵监听一切。”

左诗想起一事,双颊潮红.转身慾逃,给韩柏一把抓着她的心手,道:“诗姊到那里去了?

左诗给他拉到身旁,俏脸却别向房门那边,不敢看他们.跺足道:“我要去检查那些制酒工具。”

范良极向韩柏喝道:“对义姊拉手拉脚成何体统,还不让你诗姊去赶酿几坛清溪流泉出来,免得浪翻云回来后拿他的覆两剑追杀我。”

韩柏笑嘻嘻站了起来,拉着左诗的手依然不放,涎着脸向左诗道:“更大逆不道的事我也对诗姊做了,拉拉手实属闲事,来:诗姊:我培你去制酒。”

范良极冷哼道:“你给我留下来,否则的话明年此人都制不出半滴清溪流泉来,小心我叫回你以前的大号。”

韩柏吓得连忙放开左诗软柔温的可爱纤手。

左诗奇道:“柏弟以前的大号怎样称呼哩?”

韩柏吓得抓着她的香肩,推着她往房外去,威严下令道:“妇道人家,最紧要三从四德,以后不准再问这些男人间的事。”

左诗丝毫不以为忤,笑着推门去了。

韩柏松了一口气,靠在门上道:“本专使事务繁忙.有屁快放。”

范良极掏出烟管,从剩馀的天香草抽了几丝.放在管上.点燃后一二吸个剩尽,嘿然笑道:“当然是要点你一条明路.令你可把十大美人尽量收进私房内享用,包括那美丽的小尼姑在内。

戚长征肩上托着美丽的战利品,直至远远离城,才在一个幽森的树林停了下来。大力在褚红玉高耸的圆臀打了一记重的,才把她抛在一丛矮树上,跌得她四脚朝天,先前椒女的高姿态荡然无存。

褚红玉气得满脸热泪地爬了起来,怒叱一声往他扑去,才冲前又颓然坐倒地上,显然尚有穴道被制。

她悲呼道:“我定要把你这杀千刀的恶徒碎万段。”

戚长征笑嘻嘻来到她坐倒处,一副泼皮无赖样儿,笑吟吟看着她,忽地拔出匕首,在她眼前扬威耀武她抛上抛下把玩看。

褚红玉骇然把娇躯逐寸逐寸尽量移开,直至背脊撞上一颗矮树.才退无可退。停了下来。

戚长征蹲着跟来,匕首一伸,刀锋贴在她巧俏的下颌处,用力一挑,褚红玉“呀!”一声仰起了俏脸,望着他颤声道:“你想干什么!”戚长征匕首下移,“飕!”的一声,盏破了她胸前的衣服.却没有伤及她的皮肤。

褚红玉花容失色,低首往自己胸口望去,赫然发觉衣服连亵衣都被挑破,不但露出一大截丰满的胸肌,连深深的*沟亦春光尽。

她刚想叫喊,匕首再上托,贴着下颌把她的俏脸挑起,回复先前的姿态。

褚红玉受刀锋所胁,不敢妄动,颤声道:“你想怎样:尚亭不会放过你的。”

戚长征望进她放开的衣襟里,吹响了一下口哨,道:“尚亭当然不会放过我。不过你以为我肯放过你吗?”

褚红玉回复了勇气,狠狠道:“你这种婬行,怎配称好汉?”

戚长征哈哈笑道:“若我是好汉,敢问尚夫人为何要来取我的命?你我无冤无仇,既然不为任何原因亦可置我于死地,我要夺你贞节,快乐一番,你能怪谁?难道只可以任你对付我,我老戚仍要充好汉器重你,不碰你吗?”

褚红玉一时语塞。

今次湘水帮应楞严之请对忖怒蛟帮,说到底只不过为了湘水帮的利益,若怒蛟帮被歼,湘水帮就可往北大肆充势力,夺取怒蛟帮的地盘。

戚长征凝视着她长而媚的俏目,露出雪白好看的牙齿笑道:“你们明知今次楞严是与方夜羽合作对忖我们,若是成功,整条长江将会落入方夜羽的控制里,蒙古馀孽得此战略得势,便会发动战争,使生灵涂炭。你们如此助纣为虐,又算那门子的英雄好汉?”

褚红玉呆了一呆,尚亭应邀出手,想的只是和朝廷拉上关系,争取自身的利益,并没有顾及戚长征现在指出可能出现的后果,一时无辞以对。

戚长征匕首贴着她的脸往上移,到了她嫩滑的脸蛋处,用刀身轻轻拍打了两下,赞道:“真是吹弹得破:好了。老戚时间无多。要好好享受一卜尚亭的美娇娘,让他知道来惹我们的后果,就是连娇妻也保不了。”

褚红玉骇然道:“不要:求你不要,其它什么我都可以给你和告诉你。”

戚长征索性坐了下来收回匕首,蛮有兴趣地道:“若你献上的情报有价值的话,说不定我会放过你的。”

绪红玉气得差点哭了起来,可是回心一想,忽地发觉直至这刻,此人表面虽是凶横霸道,一副黑道恶少的模样,其实到现在仍没有做出什么越轨的行。换了一般邪婬之徒,至少会先偿手足之慾,不会只是那么装样子给人看了。

心神稍定下.首次往他望去.只见对方眼神清澈,一点*火之色也没欠奉。

点了点头.褚红玉低声道:“你想知道什么就尽避问吧。”

戚长征道:“我问一句你答一句,不要迟疑,若我觉得你在编故事.我会立即把你占有,那时求饶也没有用。明白了吗?”

褚红王垂头道:“问吧!”戚长征微微一笑道:“楞严的人是其么时候找上尚亭,派了其么人来?”

褚红玉唯恐他误会在砌词,迅速答道:“是西宁派的“游子伞”简正明,那是半年前的事了,那时方夜羽仍未发动对付尊信门和干罗山城.我们见商正明是八派的人。信用上应没有问题。

答应了他,现在想反悔亦来不及了,谁敢同时得罪方夜羽和楞严。”

她心中暗赞戚长征的老到,这第一个问题她是不能推说不知道答案的,而人的心理很奇怪,一开始说了实话,会自然一直说实话下去。

按着戚长征问了一大串问题,都是关于楞严方面的人如何与他们联络,不同派别的人如何聚在一起参与对付怒蛟帮的行动,有什么切口暗话,有时他又会忽然问起早先曾问过的问题,看看前后有没有矛盾出入,使一直在黑道里长大的褚红玉也心悦诚服对方问话的技巧,不敢隐瞒,乖乖地如数奉上。

戚长征又再问了几个问题,都是有关方夜羽的手下在当地的活动,然后伸掌在她身上拍下几下,解开穴道,笑道:“算你乖吧:夫人回复自由了。”

褚红玉芳心升起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竟似很想再给他拷问多一会。

戚长征站了起来笑道:“你的胸脯生得真美,我倒想你刚才骗骗我。”

褚红玉往胸前望去,羞得连忙把衣襟拉紧。原来她刚才全神答问题下,竟不知道衣服敞开露出了左右大半边rǔ房。

戚长征道:“希望不要再见了,否则莫怪老戚刀无情。”转身慾去。

褚红玉叫道:“且慢!”戚长征回过头来,奇道:“还有什么事?”

褚红玉啾了他一眼轻声道:“我回去会和尚亭谈谈,告诉他刚才你曾说及的那种情况。”

戚长征再露出他那招牌笑容。走了回来,缓缓伸出手来,在她脸蛋拧了一下,道:“你最好不会那么天真,我们曾调查研究过中原大小家派帮会的领导人,恕我直言,令夫被列入心胸狭窄,眼光短小之辈,若他知道你曾和我说过这些话,必会怀疑你曾对他有不忠的行为,所以最好编个较像样的好故事来敷衍他,至于以后会有怎么的发展,真要天才晓得了。”

戚长征看着她迷惘的眸子,俯头下去.在她上轻轻一印,长啸声中,迅速离去"褚红玉怔在当场,自己是有夫之妇:早先是迫不得已.但为何刚才竟任这英武洒脱的男子拧自己脸蛋,又吻自己的。

戚长征对尚亭的恶评,并没有令她生出恶感,因为尚亭就是这么一个人。而且令她感到怒蛟帮不愧是有魄力远见的大帮会,早就对各门各派的情况做足工夫,不像湘水帮般只是斤斤计较眼前小利,对戚长征的认识便是个好例子,尚亭还以为可轻易把戚长征手到擒来,先立一功,岂知己方纵是布下如此阵容,竟闹了个灰头土脸。

自己今次参与行动,骨子里其实是想得到暂时离开尚亭的机会,对这师兄,她已无复初恋时的热情.所以嫁他整整两年,她都以种种葯物避孕。

不愿为他生孩子,两人间的关系因此不断恶化。

忽然她又想起戚长征掉她到草丛内前,重重打在她隆臀上的那一记,心底忽地泛起一股滋味,俏脸不由红了起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覆雨翻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