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云》

第三章 执子之手

作者:黄易

风行烈盘膝坐在主府后花园石亭中的石桌上,全神调气养息。

自得谷姿仙度过*女元阴后,体内澎湃不休的真气由动转静,静中又隐带动意生机,另有一番天地。今早与年怜丹一战,名符其实从鬼门关兜了一个转回来。

当时只觉真气涣散,全身经脉逆乱无章,若非丹田仍有一点元气,恐怕要命绝当场。所以浪翻云断然着谷姿仙委身救他,而谷姿仙亦抛开矜持娇羞,立即献身于他。

最难消受美人恩,他以后定要尽力让她幸福快乐。

这些年来她受了很多苦,现在应是得到补偿的时候了。

双修府大劫过后,躲在后山的人回到府里,趁着谷姿仙三女忙这忙那时。他偷空到这里打坐练功,以应付任何突发的事件。双修府之战,只标志着一场席卷江湖战争的开始。

脚步声响。

比倩莲款步而至,一把拉起他的手,往后门走去,啾他一眼道:“这么快便要避了我们吗?为何偷偷跑到这来了。”

握着她温软的玉手,风行烈充满了幸福的美好感觉,道:“告诉我”当日你不是整天担心我和你小姐要好后,会不理你吗?为何现在毫不担心了。”

比倩莲推开后门,拉着他走了出去。

院后是一条平坦的道路,路尽处是齐整的石级,通往林木婆娑的山上她回头嫣然一笑道:“现在形势有变嘛?”

风行烈和她拾级而登,沿途景色怡人,恬静清幽,心情大佳笑道:“变成怎样了?”

比情莲道:“若照以前的情况,小姐乃一国之君,我和素香姊连嫁你作妾都没有资格,只能作陪嫁的婢女,也不能为你生孩了,你说我是否感到命运凄惨呢?更怕你因我们地位卑微,生出轻视之心,所以……”

风行烈轻责道:“你太不了解我的为人了。”

比情莲低声道:“倩莲心情矛盾,只因太爱你啊!还在怪人家。”

风行烈心中一软,连声抚慰,又奇道:“那为何这情况又会生出变化呢?”

比情莲欢喜地道:“现在夫人和老爷回来了,小姐坚持要把王位交回他们,我知道小姐这么做,全为了你,因她看穿了你这人有若闲云野鹤,最怕拘束,现在小姐既无王位在身,我和香姊自可嫁你为妾,为你生孩子,你说倩连还要担心什么呢?”

这时,石阶已尽,两人来到一块草坪上,前面古树参天,隐见一座雅致精巧的楼阁,掩映林内。

风行烈看着眼前美景,想着美若天仙的谷姿仙,暗忖得妻如此,夫复何求,拉着谷倩莲问道:“夫人答应了吗?”

比倩莲道:“本来她不肯答应的,全赖小姐说服了她,条件是将来你和小姐生的第一个孩子,不论男女,都要继位为王,来!莫让夫人和小姐等得心急了。”

拉着他往楼阁走去。

风行烈一颗心忐忑跃动起来,原来到此是要正式拜见未来的岳丈和岳母,看谷情莲如此煞有其事,谷姿仙又曾和双修夫人母女私下商量妥当,不问可知待会要谈的必是双修府复国和三女的终身大事,不知如何,他竟紧张起来。

林路走尽。

林内空地处矗立着一座古式古香的木构建,楼阁是等楣式的重翘堞,高翘远出,跃然慾飞,极有气势。

比倩莲道:“这楼是依我们无双国的楼阁图则建成,你看美不美?”

风行烈点头赞叹,旋又奇道:“为何风格这般接近中土的建规格,除了颜色较为特别外,你不说出来,我真猜不到是无双国的楼阁。”

比情莲道:“我们无双国是汉代大将军霍去病流落到域外的手下建立的,自然深受中土影响。那第一代的祖先其后娶了瓦剌人为妻,才逐渐同化。”

风行烈这才明白,暗忖若是如此,将来纵到无双国终老,应不会有不习惯的问题。

比倩莲偎入他怀里,吻了他脸颇,才欣喜地放开他的手,领着他走进屋内。

厅内陈设比之主府更是考究,一几一椅,莫不工巧精美,壁上挂有字画,书内景物不是亭台楼阁,就是草原美景,使人猜到必是取材自无双国的景物。

不舍和谷凝清含笑坐在大厅对门那方的正中处,右边坐的是垂首含羞的谷姿仙,和立在她椅后偷看着他的白素香。

左边有张空了出来的大椅,扶手是两条雕出来的苍龙,椅背盘着一只振翅慾飞的雄鹰。

比倩莲向不舍和谷凝清施礼后,一蹦一跳走到谷姿仙椅后,和白素香并立椅后两旁。

比凝清看着谷情莲,怜爱地道:“这个小精灵,没有一刻肯斯文下来的。”又同风行烈柔声道:“行列请坐!”

风行烈依礼节问好后,坐到那空椅子里,一阵感触,暗忖自己终于有个温暖的家了。

这种感觉,除了在厉若海临死前一刻,他从来没有由乃师身上得到分毫。

整个童年就在厉若海冷酷严格的训练下度过,养成了他孤傲的性格。

遇上靳冰云后,他本应得到一直欠缺的东西,可是无论和冰云如何亲密,冰云对他总若天上美丽却不真实的云彩,使他的心不能真的平静下来,找到归宿的净土。

但在这一刻,他忽然感到拥有了一切,上天再不欠他分毫。

这时一个明眸皓齿,年不过十七八的小俏婢捧着托盘走了出来,上面放了四杯泡好了的茶,奉给坐着的四人。

当这俏丫环向他献上香茗,俏脸忽地红了起来,玉手抖颤,杯中的茶都了小半杯到托盘上。

俏丫环低声道:“公子请用茶。”

风行烈见她娇俏可人,接过茶后微笑问道:“这位姐姐怎样称呼?”

俏丫环手足无措道:“公子折杀小婢了,叫我玲珑吧!”

转身再向不舍和谷凝清奉茶,到送茶给谷姿仙时,给谷姿仙搂看她的小腰,同风行烈甜甜一笑道:“这是姿仙的贴身小婢,现在行烈应知她因何在你面前手忙脚乱了。”

玲珑大羞下额头差不多垂低至可碰到微隆的酥胸上去。

风行烈恍然,原来这是陪谷姿仙嫁入他风门的俏婢,禁不住暗叹自己艳福无边。

比姿仙放开了手,俏婢玲珑一阵风般逃回内堂去。

不舍含笑看着眼前一切,心中涌起无限温,禁不住伸手过去拉看谷凝清的手。

比凝清别过脸来,深情地看了自己的男人一眼,才向风行烈道:“若依无双国的规矩,王儿大婚,全国须庆祝三天,不过现正值非常时期,故而一切从简,我已着人在内堂备好香烛,待会行烈和姿仙拜过天她和历代先王,便成夫妇。”顿了顿绩道:“至于倩莲和素香,我破例收她们为义女,嫁与你作妾。行烈你有没有意见?”

三女又羞又喜,垂下头去,又忍不住偷偷看他,窥察他的反应。

风行烈知道这刻不能有任何犹豫的表现,长身而起,来到两人身前,拜谢下去,叩头行大礼。

三女亦慌忙来到风行烈旁边,和他一齐跪下行礼。事情如此定了下来,只待到内堂交拜天她,三女就正式成为他风家的不舍道:“行烈坐下再说,我们还有要事商讨。”

镑人坐好后,不舍道:“行烈若再遇上年怜丹,可有胜算?”

风行烈沉吟片晌,皱眉道:“若能给我一年时间,行列有信心和他一决雄。”

他这样说,表明现在仍及不上对方。

不舍摇头道:“行烈你错了,不过亦不能怪你,因为其时你并不在场,当时浪大侠拚着硬挨了里赤媚半拳,以剑气伤了年怜丹经脉,据浪大侠估计,他没有三个月的时间,休想复元,所以若要歼除此魔,必须在这珍贵的二个月内进行,如让他复元,我们的胜算更少了。

比姿仙失声道:“大哥受了伤吗?为何我一点觉察不到?”

不舍赞叹道:“浪翻云确是名不虚传,看准里赤媚生性自私,不肯全力出手,兼之被震北先生伤之在前,他才敢以身犯险受他半拳,换回怜年丹的内伤,使他短期内不敢向我府寻。”

比情莲忍不住好奇问道:“为何会是半拳,而不是一拳?”

不舍眼中射出仰慕之色,点头道:“这句话问得很好,天下间亦只有浪翻云才能把里赤的一拳变作半拳,亦只有他的绝世身法,才可以比里赤媚快出半线,故能纯以速度移位,化去他半拳的力道。”

比姿仙颤声道:“虽说里赤媚受伤在先,但他的天魅凝阴至寒至毒,半拳亦非同小可,大哥不会有事吧?”

风行烈答道:“姿仙放心,你大哥已臻当年传鹰仙去前与天心浑融为一的境界,没有任何伤势可把他难倒的。”

不舍点头道:“行烈说得对,为父曾私下问过梦瑶姑娘,她笑说若浪翻云真的受了重创,里赤如何肯乖乖撤退,只从这点,已可知你大哥的伤并不碍事。里赤媚真不简单,姑不论其手段,他仍是截至目前为止,第一个伤得浪翻云后能全身而退的人。”

比姿仙这才放下心事,同风行烈深情她道:“烈郎!明天我们动身追杀年怜丹……”

风行烈一愕道:“我们?”

比姿仙嗔迫:“当然是我们,你休想撇下妻妾,孤身上路,姿仙绝不许你。”

比白两女见谷姿仙要这样管他,暗暗偷笑。

风行烈无奈地耸肩一声长叹,说真的!处此新婚燕尔,他焉舍得撇下三女。他忽想起一事问道:“两位老人家伤势如何?”

不舍深深看了谷凝清一眼后道:“我们幸好有天下最神妙的疗伤大法,以时日,自能复元,不过没有几个月的时间绝对不行。当那日来临时,就是我们重返无双国的时刻了。”

比凝清俏脸赤红,又欢喜又嗔怪地白了不舍一眼道:“你这人在小辈前亦口没遮拦,这等荒唐话儿都可说出口来。”

不舍大笑道:“行烈莫怪我为老不尊,可能我把自己抑制得太久了,一一放任,比之平常人更是狂热,好了!让我们到内堂去吧!”拉着谷凝清,起身往内堂走去。

三女全羞红了俏脸,正想急步离去。

人影一闪,风行烈张开双手,拦着三女去路。

比姿仙走在最前头,差点撞进他怀里,慌忙止步,嗔道:“让开!”

风行烈一改平时的冷傲,嬉皮笑脸道:“真如此急不及待吗!”

比姿仙气得直跺脚,又拿他没法。

比情莲伸指戳在他胸口道:“小子!未过门就想欺负我们吗?”

白索香在谷姿仙身边风点火道:“小姐,不要怕他,这人只是得个唬人样儿吧!”

比姿仙一挺酥胸,红着脸娇喝道:“你待要怎样?”

风行烈见这一妻二妾如此俏皮动人,直酥进骨子里去,抱拳道:“三位娘子息怒,我只是有个提议,想说出来让娘子们参详参详。”

比姿仙一呆道:“什么提议?”

风行烈“不怀好意”地微笑道:“今晚我们就以天和地作我们的新房,星星和月儿作见证,温泉作我们洞房的大床,不知三位娘子意下如何?”

三女一听全飞红了脸儿,想不到这夫婿变得如此浪荡多情,如此可爱。

比姿仙垂下螓首,点头道:“人家早说这会陪你到温泉去,只有一个要求,就是你须在石池旁燃点花烛,否则怎算洞房。”

风行烈移往一旁,让手道:“谈判完成,请进内堂与风某行礼成亲。”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覆雨翻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