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云》

第七章 针锋相对

作者:黄易

鼓乐声中,一摹人拥进舱厅来。

带头的是个脸目冷峻,双目神光悯悯,身裁高瘦硕长。年不过四十的中年男子。身穿青色长衫,双手负后,冷静沉狠之极,看来显是楞严无疑。

随后小牛步是个扎沟绕颊的凶猛大汉,一身军服,腰配长剑,比对君楞俨的长衫便服,使后者更是显眼和身分特别,这人应就是胡节。

跟在这两人身后是一对身穿劲服的男女。

男的背插长刀,身裁矮瘦,可是一对眼特别明亮:女的背看长剑,生得百媚千娇,英姿爽佩,非常惹人注目,邓色差点儿直逼白芳华,虽欠了后者的妓媚风姿,却多了白芳华没有的阳刚健美。

冉后是一个乍看以为是十二、二岁的小孩,细看下头手部比一般小孩子大得多,原来是个株儒。

最后是八个身穿军服的将领。

范韩等见对方如此阵仗,不由有点紧张起来。

场内大小辟儿已起立迎逛。

韩柏地想站起来,给范且极先发制人,扯菁他衫角,才知机不动。

最后除了韩怕外,全场所有人都站了起来,同楞严等施体。

带头的愣俨和胡节来到韩怕的主台前,微笑还礼。当两人发现谢廷石也在座里,都明显现出惊异之色。

楞严的眼光落到韩柏脸上,眼中神光凝射,忽然离众而前,笔直往韩柏走去。

众人都大感愕然,不知他意慾何为。

韩柏心中有鬼,给他看得心惊胆颤,勉力堆起笑容。

楞严脸上挂看高深莫测的微笑,步上主台,伸出双手,往韩柏探过来,竟是要和韩柏拉手。

、这时连范良极也慌得不知如何应付,要知这种拉手的见面礼,流行于江湖娴道,作用多是要互试斤而,但以楞严的高明,拉手之下那还不知韩柏的内h底子和虚贸。

由此亦可见楞严对他们动了怀疑之心,甚至看穿了他们就是韩棺和范良极,才不怕有失礼节。

韩怕事到临头,便冷静下来,咬牙伸手,和楞严精瘦有力的手握个正看。

范良极暗叫一声完了。

陈令方左诗范豹等亦无不一颗心提到了喉咙顶。

愣俨拉看韩拍的手,哈哈一笑道:“本官出身武林,今日一见专使神采照人,显亦贵国武林一流高手,忍不住以江湖礼节亲近亲近,专使莫要见怪。”

众官员恍然大悟,原来中有如此因由,怎想得到其中剑拔弩张的凶危。

韩柏感到对方由两手送入一丝似有若无的真气,钻进自己的经脉里去,无奈下运起无想十式的少林内功,迎了过去,同时微笑道:一人统领豪气干云,我朴文正结交也来不及,怎会有怪贾之意。”

楞严何等高明,一触对方内助,立知是正宗少林心法,大为错愕。

要知他早从方夜羽处得知这使节团和韩范两人失粽的时间吻合,所以动了疑心,故特而出手相试,暗忖韩柏身具魔种,走的是魔门路子,以他楞严在魔功上的修为经验,试探下对方定要无所遁形,怎知试到的竟是少林内功。

也幸好韩柏因缘巧合下,习到无想心法,否则若是别派功法,也难释楞严之疑。所谓“万法归宗一少林”,域外各国,凡是仰慕中土武功者,莫不到少林习艺。据愣俨所知,数百年来朝鲜均断断缤续有人到少林去球技,故此这“朴文正”懂得少林武术,一点不稀奇。

当然,假设楞严现在要正式和韩怕比拚内力,韩怕为了保命,被逼下不得不运起本身真正的功力,自然漏出底细,但在这种试探式的内劲交接里,他只凭少林心法已可应付裕馀,毫无问题。

楞严神色丝毫不变,放开了韩拍的手,转向白芳华一揖道:“不见埕有一年,白小姐艳容胜昔,可喜可贺。”

自芳华检还礼,垂首道:“芳华怎当得起大统领赞赏。

旁边的范韩暗哼一声,暗忖原来两人真的有牵连。

陈令方和楞严关系菲浅。一天未撕破脸皮,表面上仍寓同一系的人,恭敬道:“陈令方见过大统领。”

楞严微笑点头,没有说话,转身走回胡节那蔓人里,然后步往虚位以待的右边客席台上。

到楞严等人坐定后,众人纷纷坐下,自有美妓斟酒侍奉,献上美点,歌舞表演亦继续下去。

白芳华凑到韩怕耳旁,低声道:“那一男一女和那株儒是人统领二一名形影不离的贴身侍卫,各有绝技,尤其那株儒更是周身法宝,切勿因某矮少而轻视之。”

韩柏见骗过楞严,本洋洋得意,总白芳华如此一说,又糊涂起来,弄不清她为何提醒自己,腐他小心,难道她不是楞严的人吗p别想望向范良极,看它的眼色,如转大汉水师提督胡节长身而起,以姦雷般的雄壮声音举酒向他道:“这杯酒是向专使大人赔罪的,未将手下儿即心切大人安全,故而行为莽撞,请专使大人不记小人过,多多原谅。”

韩柏慌忙举酒和他对饮一杯,频说没有关系。

胡节生了回去口哈哈大笑道:“想不到大江之上,毛贼如此猖獗,不知专使擒到的八名小贼,现在何处,若能交由未将处理,说不定能从其口中探出贼巢,加以剿灭,这亦是皇上派末将到此统领水师的旨意。”

韩柏心中暗骂:你胡节明知挪八个小表不是由他擒拿,偏说成是它的事,明着要人,假若自己推说不关他们的事,则责任全落到马雄和力园身上,试问他们官小刀弱,如何阻止得对方要人。陈《f方没有官职在身,对此更没有发言权力。

范良极哈哈一笑,悠然答道:“有关防护之事,提督大人向本侍卫长查询便可。那八名毛贼外看虽似是对付陈公,但我们却怀疑他们志在我们这使节团献与责朝天子的贡品,试问万年宝参既能使人延年益寿,青春常驻,谁能不动心?而观其行动时间,拿捏之准,当必有官府中人内通消息,如此欺上作反之事,严重极矣,所以我们才要求把这八个毛贼带上京师,交给赀朝天子,楞统领胡大人是否别有意见呢?”

韩拍和陈令方暗暗为之拍案叫绝,范良极如此一说,明示除朱元璋外,谁也难避嫌疑,所以若有何人强来要人。不就摆明是幕后指使的人吗?

胡节为之语塞,惟有道:“原来背后有这原因,那就有劳侍卫长了,不知船上护卫是否足够,可要未将派出好手,以策万全。”、范良极待要砌词推却,谢廷石哈哈笑道:“提督大人请放心,万年宝参事关皇上,本司怎敢疏忽,大人请放心。”

楞严淡淡道:“本官来此前,不知布政司大人竟在船上,否则亦不用瞎担心肘肛卜道:“皇上有旨,要下官负贾专使大人的旅途安全,下官怎敢不负上削鲷蝴椰缸韵肛一.“谢大人带看专使绕了个大圈子,到武昌游山玩水,又没有事先请准,不怕皇上等得心焦吗?”

韩范等人暗呼厉害,楞严不直接询问使节团为何到了武昌哇,却派上谢廷石不通知朝廷,自把自为,让朱元璋心焦苦待的天大罪名,确教谢廷石难以应寸。

心纠廷石立时脸色一变,韩柏哈哈一笑代答道:“大统领言重了,这事绝不能怪布政司大人匕实是出于我们要求,为的还是贵朝皇上,事关这些万年胁参,虽具灵效,若欠一种只产于贵部的罕有泉水做引子,便大减效力,为此我们才不惮绕了个圈子,沿途访寻,幸好皇天不负有心人,终给我们找到了。”九江府督李朝生恍然道:“原来侍卫长大人命下官运来十二践仙饮泉的泉水到船上,是有如此天大紧要的原因:”

楞严暗忖对方似非作假,不由半信半疑,知道问下去亦问不出什么来,话题一转道:“三年前,贵国派使来华,下官曾和他交谈整夕,对贵国文物深感兴趣,唤:我的记忆力真不行,竟忘了它的名字……”

这次轮到韩范陈二一人心中狂震,陈令方挥官已久,怎知高句丽三年前派了什么人到朝廷去,眼下楞严分明是再以此试探韩柏这专使的真伪,因为若韩柏真是来自高句丽,怎会不知己国曾派过什么人到京师去?

眼看要被当场拆穿身分,韩柏耳里响起白芳华的传音道:“是贵国的御前让政直海大人。”

韩柏不知对方是整治他还是帮助他,无可选择下,散件欣然地向楞严道:“大人说的心是敝国的御前议政直海大人。本使和他不但稔熟,直夫人还是我的干娘,却不知他和楞大统领有此深交,说来都是自家人了。”心中却对白芳华的拔刀相助,既惊h疑,又爱又喜。

忧的是对方已悉破了他们的身分,喜的却肯定了她不是楞严的人。

她为何要帮他们?

她又怎会这么熟悉朝廷的事?

陈范与三女及范豹等全愕在当场,不明白为何韩怕竟叫得出那百句丽官员的名字,除非这韩怕是由真的朴文正所乔扮的。

更诧异的是楞严,他本中方夜羽报知它的讯息里,推测到这两人是由韩-拍和范良极假扮,可是首先是陈令方这深悉高句丽的人对他们不表怀疑,吆是由负责高句丽使节团事务的边疆大臣谢廷石陪耆他们从山东来此,自己亦试过他的内功与磁种无关,现在又答得出直海的名字,以他心志如此坚定的:口:人,信心至此亦不禁动摇起来。.那次直海来华,因要瞒过蒙人耳目,所以是极端秘密的事,连谢廷石等唯一解释就正亦不知道,朝上得悉此事的人寥寥可数,所以韩柏若知此事,.-皿他确是货真价赁的专使。

楞严心中不忿,顺口问道:“不知直海大人近况如何~这七年来有没有升官呢?”

这次连白芳华也俏脸微变,帮不上忙。

谁能知道楞严和直海间是否一直互通讯息?楞严此间,愈轻描淡写,愈给韩柏发挥想象力的馀地,其中愈是暗藏坑人的陷阱。

韩柏心中叫苦。

范良极向鳞台的谢廷石打了个眼色,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暗示韩怕脑袋受损,很多事情会记不清楚。

谢廷石为官多年,兼之人老成精,鉴貌辨色,怎会不明白范具极的意思,知道若要瞒过这专使曾因贼劫而头脑受伤一事,必须助这专使一臂之力,及时笑道:“专使来中土前,直大人设宴为专使大人饯行,下官亦蒙邀参加,直老比我们两人加起来的酒量还强,身体壮健如牛,怪不得能愈老官运愈隆,半年前才荣升副相,他老人家不知多么春风得意哩:”

楞严至此怀疑尽释,因为无论为了任何理由,谢廷石均不会为韩拍和范良极两人犯上欺君之罪,怎想得到其中竟有此曲折。

韩柏范良极和陈令方齐齐暗里抹了一把冷汗。

陈令方怕楞严再问,举杯祝酒,气氛表面上融和热闹起来。

韩柏趁机挨往白芳华道:“白小姐为何提点本使?”

白芳华风情万种横了他一眼,若无其事道:“我儿你似接不上来,怕你的脑袋因受了损害,把这事忘记了,故提你一句吧:专使莫要怪芳华多此一举。”接耆根嘴一笑道:“谁知直夫人原来是专使的干娘,那当然不会轻易忘记。”

韩柏给弄得糊涂起来。

首先为何白芳华会知道它的脑袋“曾受损害”,显然是由兰致远或它的手下处获得消息。

可是这方可以是通词,其实她根本知道它是假货,故临危帮了他一个大忙。

她若不是楞严的人,又应属于那一派系的呢?否则1怎会通高句丽三年一匹秘宁派使来华的那人是谁也能知道?

妞劣郝她身属那个派系,为何要帮他呢?刚才他还会不客气地开罪丫她。

韩柏差点耍捧青脑袋叫痛。

白芳华凑过来道:“我究竟帮了你的忙没有?”

韩拍的头痛更剧,若答“有”的话,分明告诉对方它是假冒的,否则怎会连干娘丈夫的名字都不知道,含糊应道:“只是白小姐的好意,已教本使铭感心中,不会忘记。”

自芳华像对先前的事全不升怀地娇笑道:“专使大人要怎样谢我?”

韩柏愕然道:“白小姐要本使怎样谢你?”

白芳华揪他一眼道:“芳华要你一株万年鑫参。”

韩柏吓了一跳道:“这怎么成?”

白芳华王容转冷道:“我不理,若你不设法弄一株给我,若华绝不会罢休。”

范良极的传音在他耳边响起道:“答应她吧:这妮子看穿了我们,不过最好加上些条件。令她弄不清你是否因怕被揭穿而答应她。”

韩怕叹了一口气,把嘴凑到她耳旁通:.好吧:但是有一个条件,就足……就是……”

白芳华催道:“就是什么?”

韩柏再等了一会,都听不到范良极的提示,如他一时亦想不出须附加什么条件。

白芳华不耐烦地道:“男子澳大丈夫,吞吞吐吐成品么样子。”

这时叉有人来向韩柏祝酒,扰攘一番之后,韩柏望向白芳华,只见她废起秀眉等待他说的条件,暗忖条件若是要对方不揭穿他们,等若坦白承认自己是冒充的,故这条件万万不可。但如此轻易送一株万年参给对方,亦等如暴露身分,否则何须怕它的威胁?

更想深一层,说不定白芳华仍未能确定他们是真货还是假冒的,故以索参来试探他们的虚实,想到9--曰一酌,心中一动,在她耳旁低声道:“条件就是白小姐须被我亲一个嘴:”

白芳华呆了一某,瞪了他好一会后道:“这么简单的条件,专使大人为何要想了那么久p”

韩柏眉头一皱,计上心头叹道:“我本是希望一亲芳泽,但又怕小姐断然拒绝,那就什么也没有了,所以才改为亲嘴,小姐意下如何?”

白芳华深深看了他一会,甜甜一笑道:“好吧:不过除了亲嘴外,你绝不能碰我其他地方。”

韩柏见她说这话时似硕还喜,姿韵迷人之极,心中一酥,待要多说两句轻薄话儿,例如那个嘴要亲足一个时辰,诸如此类……两下清脆的掌声,把它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全场静了下来。

拍掌的原来是楞严。

所有目光一时都集中到他身上去。

楞俨安坐椅上,望向韩怕,微微一笑道:“今晚难得如此高兴,让我手下的儿郎,也来献艺助兴可好?小矮:”

坐在他身后的休儒一声尖叫,跃离椅子,凌空打了一个筋纠,落到厅韩柏和范良极对望一眼,均人感不妥,偏又无法阻止。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覆雨翻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